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春秋五霸——晋文公

一、骊姬之乱

  晋文公,生于公元前697,卒于公元前628年,名重耳,春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晋国国君,与齐桓公齐名,为春秋五霸之一。
  公元前六七六年,晋武公的儿子姬诡诸?#22363;?#20102;君位,号称晋献公。晋献公还是太子的时候,武公为他娶妻贾姬。贾姬无子。后来他又娶过两位夫人,一个叫狐姬,是大戎主的侄女,生子重耳,一个是小戎允姓女子,生子夷吾。献公的父亲武公晚年时,又娶了个年轻夫人叫齐姜,是齐桓公的女儿。这齐姜青春年少,过门不久,就和姬诡诸勾结上了,到武公死后,诡诸干脆把他的继母娶了过来,做了夫人,后来还生了两个子女。男的就是申生,女的就是后来嫁给秦穆公的那个长女,名叫伯姬。这样,献公就有了三个儿子——重耳、夷吾和申生。若按年龄说,申生最小,但因为申生的母亲是齐桓公的女儿,所以“子以母贵?#20445;?#34987;晋献公立为太子。
  献公五年(公元前六七一年),?#26102;?#25915;打骊戎(即西戎族)。骊戎主又送给献公两个美女。这两个人是姐妹俩,姐姐叫骊姬,妹妹叫少姬。那骗姬生得十分美貌,又会花言巧语,所以很得献公宠爱。
  过了几年,骊姬生下儿子奚齐。献公就想废掉齐姜,更立骊姬为夫人。有一天,他召来了太卜郭偃问道:“废齐美,立骊姬,好不好?”郭偃占卜后说:“不好啊,不吉利!”献公一心宠爱驱姬,不信他的?#21834;?#20110;是又请来了另一个太卜有另一种方法占卜,谁知他也说:“先后不分,长幼无序,不应该立骊姬为夫人。?#26412;?#31649;如此,献公还是选定吉日良辰,来到太庙祭告?#20439;?#23447;,册立骊姬为夫人。
  骊姬被立为夫人后,在文武百官中引起了不少议论。大卜史苏私下和大夫里克说;“不好了,晋国快要灭亡了,这可怎么办?”
  里克大吃一惊,问:“亡晋的是难呀,”史苏说:“还不是新夫人骊姬。”
  里克摇摇头,表示不信。
  史苏进一步解释道:“唉,夏桀宠幸妹喜,夏朝灭亡;纣王宠幸妲己,使商朝灭亡;幽王宠幸褒姒,周朝崩溃。今献公宠幸骊姬,晋国还能不灭亡吗!”
  里克听了,边点头,边感慨地说:“有理,有理。”

  献公把骊姬立为夫人后,还想立奚齐为太子,就和骊姬商量。骊姬一听,感觉时机还不成熟,怕大臣们反对,便跪?#24405;?#24826;惺对献公说:“申生早已立为太子,为天子、诸侯和世人所知。如废申生立奚弃,妾宁愿去死。”说罢声泪俱下。
  再说,晋献公有两个?#27597;?#22823;夫。一个叫梁五,一个叫东关五。晋国百姓都称他们为“二五”。这两人专会阿谀奉承、?#31302;?#28316;须。谁知献公偏偏?#19981;?#20182;们,委以重任,派在外地视察国事。骊姬想立奚齐,心里早已火烧火燎,可是还得装模作样。她想把此事交给“二五”去办,但又不便直言明说。骊姬身边有个能说会道的优施,捉摸透了她的心事,便乘机献计说:“夫人想立奚齐为太子,这还不容易嘛?以封疆为名,把三位公子封分在外,不就可以从中?#24826;?#21862;?!”
  骊姬听罢转忧为喜,忙说:“谁能替我办这件大事呢?”
  优施说:“我听人讲,外臣‘二五’办事周详。只要他俩肯出头露面,还愁太子立不成吗?”
  于是骊姬准备了大量的金银财宝,让优施重贿梁五和东关五。“二五”接受骊姬的东西后,受宠若惊,他们合计向献公进言说:“曲沃是晋祖始封的土地,又是先君宗庙所在处,是个非常重要的地方。蒲地与屈地(在山西吉县)濒临黄河,紧挨戎狄外族,是边防要地,这三个地方应?#38376;?#33258;己人去镇守,如能让太于申生去曲沃,重耳、夷吾去蒲地和屈地,主公居中指挥,晋国江山定能坚如磐石,固若金汤”。
  献公听完“二五”的?#29575;觶?#24819;了想说:“让太子外出,不怕别人说闲话吗?”
  东关五说:“太子,是未来的国君;曲沃,是宗庙所在地。太子去曲沃是再合适?#36824;?#20102;。”
  献公说:“?#36873;?#23624;两地荒芜凄凉,怎?#26149;?#23432;呢?”
  东关五回答道:“不设防便是荒地。一建城池,荒野之地就变成热闹的都市了。”
  献公不知是计,听信了“二五”的话,便命申生去守曲沃,太傅杜原款?#26377;?#36741;佐;重耳去蒲地,狐毛跟从;夷吾到屈地,吕饴甥相随。为掩盖众人耳目,选派工匠到三地加?#22363;?#22681;,建筑房屋。
  三公于远离晋都,只有骊姬的儿子奚齐和少姬的儿子卓子留在献公身边。骊姬大玩手段,献媚取宠,越发得到献公的喜爱。
  在公子远出以后,晋国常常发生战事。公子申生等不免经常回到晋都来商议国家大事,问侯君父健康。骊姬本来就厌恶申生,一见他回来,就忧虑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了。献公二十一年秋天的一个晚上,骊姬作了一场恶梦,梦见了申生的母亲齐姜。
  第二天一早,骊姬传唤太子申生进宫。
  骊姬说:“昨晚我梦见你生母进宫来了,想是我儿久没祭祀了。”
  申生马上表?#20037;?#22825;就返回曲沃祭奠。
  第二天,申生匆匆忙忙回到曲沃,在宗庙里大祭齐姜三天。祭奠完毕后,申生按照惯例,将祭奠用过的猪、牛、羊?#28909;?#31867;,派人送给献公享用。这时,献公正在外面打猎,骊姬便叫人把毒药撒在祭肉上。两天后献公回来,厨师们忙把申生敬献的祭肉烹调成各种佳肴美味,让献公品尝。献公正要夹肉,骊姬突然阻止道:?#38712;?#36947;来的食物,?#20801;?#20877;吃吧。”
  骊姬随即泼了一碗肉?#28291;?#22320;上立刻烧起一个土包。又唤来一?#36824;罚?#21890;了一块肉,狗惨叫了?#24178;?#23601;死去了。献公还有点不相信,又叫来身边的一个小官,叫他吃?#24405;?#32905;后,也立刻身亡。
  在骊姬的挑拨下,献公大发?#20570;?#31435;刻发出诏命,要拿太子申生问罪。
  申生得知这一消息,又惊?#21046;?#25163;下人劝他?#24188;擼?#30003;生说:“父亲已经老了,没有骊姬,食?#26707;?#21619;,夜不能寐,我如果?#24188;擼?#36824;要让父亲背上恶名。”不久,便自杀于曲沃宫中。
  重尔和夷吾听说申生死了,就前往晋都询问。
  骊姬又向献公挑拨说:“申生撒毒药,看来重耳、夷吾是知道的。”
  两公子得知骊姬又在暗算他们,就?#37027;?#22238;到了各自的封地。多疑多忌的献公见两公子不辞而别,越发信以为真。立即派出军队,兵分两路,去追捕重耳和夷吾二人。
  追兵来到蒲城,进入宫中,抓住重耳。一个名叫勃抵的小官逼着重耳自杀。重耳挣脱束缚,翻身?#20248;埽?#21187;抵举刀便?#24120;?#32467;果只砍下了重耳的半截?#36335;?#34966;子。
  另一路追兵来到了屈城,夷吾跑到梁国(在陕西省韩城西南)。



二、里克除奸

  公元前六五一年夏天,晋献公在前往参加齐桓公主持召集的诸侯会议的半路上,突然得了急病,只好返了回来。
  骊姬坐在献公的病榻旁,伤心地说:“唉!您病成这样,一旦有个三长两短,重耳、夷吾?#20547;?#25171;了回来,可怎么办呀?”
  献公当下传令召荀息进宫。
  献公问道:“荀爱卿,你说什么叫忠信呢?”
  苟息立刻跪倒在地连忙说:“尽心为主公办事是忠,?#20102;啦桓?#21464;主意为信。”
  献公感到了?#21442;浚?#23601;让苟息全力辅助太子奚齐。
  数日后,献公去世。荀息遵照献公的遗嘱,扶奚齐做了新的国君,自己当了宰相,总管国家大事。外臣梁五、东关五也加封为左右司马,率领晋兵。
  晋国大夫里克和邳郑,对荀息扶立奚齐大为不满。里克说:“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也能做国君,那如公子重耳呢!”
  二人见到苟息,直截了当地说:“主公刚去?#28291;?#37325;耳、夷吾二位公子还在外边,你身为国家大臣,不迎长公子就位,却扶立了小老婆生的弱子,恐怕理上不通吧。况且晋国人民对骊姬乱政早已恨之入骨,假使秦国出兵,国内叛乱,你拿什么办法对付呢?”
  荀息说:“我受失君遗命,扶助幼主,除了奚齐,我不知还有他人。如果力不?#26377;模?#21482;有一死,以谢九泉下的先君。”
  邳郑劝说道:“这样死去,未免太不值得了。我看还是改变主意?#26705; ?br>   荀息说:“我以‘忠信’向先君作过保证,宁可去死,也?#26707;?#21464;主意。”
  里克、邳郑见荀息铁石心肠,就告辞出来,另想别的办法。
  后来,里克、邳郑收买了个大力士,给他换上晋君卫队的服装,混杂在王宫卫队里,在给献公办丧事的时候,把幼主奚齐刺死在灵堂上。这时,灵?#23194;?#22806;一片哭喊声。荀息苦心经营一场,落到这等地步,不禁伏在献公柩前痛哭起来,说着就要碰柱而死。
  骊姬急忙叫人拦住,劝说道:“幼主虽死_还有卓子,也可扶立为君嘛。”荀息听着有理,重振精神,杀死了数十名守灵的卫士,另派可靠的卫队守灵。
  荀息把丧事草草办毕,就赶快召集文武百官把九岁的卓子扶上王座,立为晋国新的国君。
  左司马梁五见大?#31085;?#21482;是缺少里克、邳郑,便奏本说:“幼主的死一定与里克、邳郑关连,今天众大臣都来朝祝贺新君偏偏不见这两个人,请立即派兵去捉拿。”
  荀息说:“司马不必疑心,里克邳郑是先君的老臣,那会做这不忠不孝的事呢!”
  退朝后,梁五很不满地对东关五说:“我看荀息是个胆小鬼,做事谨小慎微。不除里克、邳郑,晋国的大权怎能弄到咱们手里呢!”
  东关五说:“你说该怎办好呢?”。
  梁五便把自己早想好的一套计谋告诉了东关五。
  当天晚上,晋大夫骓遄家里,突然?#36784;?#26469;一个名叫屠岸夷的大汉,因他和骓遄自幼很好,就将梁五、东关五如何收买他,让他在安葬献公时,趁机杀死里克、邳郑的计谋说了一遍。骓遄听了大吃一惊,说:“你若不去,料定“二五’还派他人去?#26705;?#19981;如将计就计。”
  荀息一班文武官员为献公送葬那天,屠岸夷拉住二五,挥刀结果了他们的性命。士兵们一见,?#28216;?#22823;乱,四处逃窜,屠岸夷跳在一块石头上,高声呼喊着:“大伙不要慌乱,公子重耳领着秦国的兵马已到城下,我奉老大夫里克命令,?#32972;?#22904;?#24120;?#20026;太子申生报仇,迎接重耳回国,?#29238;?#25105;的就站过来”
  土兵们听说重耳要当国君了,呼啦一下子站过一多半人马。
  屠岸夷立即领兵乘胜追击,里克、邳郑、骓遄等?#21340;追?#29575;领家丁,一齐杀进朝里,摔死?#20439;?#23376;,?#26460;?#20102;荀息和骊姬。



三、秦晋大战

  里克连杀奚齐、卓子两个幼主和大臣荀息之后,暂时掌握着晋国的大权,派人去请逃亡在外的公子重耳回国。
  重耳听了晋国使者的话后,一时摸不清国内的情况,说:“父王在世的时候,我违命出逃?#26707;?#29579;去世后我也没有尽孝,那还有脸回去当国君呢?”
  晋献公二公子夷吾,从屈城逃到梁国后,和梁伯的长女结了婚,并且生下个孩子,取名叫姬圉。夷吾时刻在打听晋国的动静,献公一死,,他就派跟他逃亡的大夫吕饴甥带了一队人马,偷偷打回他的封他屈城。当时,献公还没有安葬,辅国大臣荀息也顾不上去讨伐他。
  不久,夷吾听?#36947;?#20811;杀了奚齐、卓子和荀息,重耳又不想当国君的消息后,心里十分庆?#25671;?#36825;天,晋国派屠岸夷、梁繇靡两位大夫来迎接夷吾回国为君。
  跟随夷吾的大夫隙芮说:“这事可不能轻信啊,咱们在外许多年,家里情况不了解,匆匆忙忙回去,万一上了当呢?!”
  夷吾地说:“这该怎么办?”
  隙芮献计说:“依我之见,要做国君,应有贤臣、睦邻这两条。现在里克、邳郑一班老臣在朝主事,西边的秦国势力最强。咱们先用厚利收买他们,取得内外的支持,才能返国。”
  夷吾采纳了隙芮的建议,命史官写了两封信,托屠岸夷带给里克和邳郑,信中赞扬里克身居虎穴,铲除奸贼,为晋国立了大功,然后又说,待自己做了国君,便封他为相国,并封给里?#36865;?#22320;一百万亩,封给邳郑土地七十万?#19969;?#22839;吾还特意写了一封长信,派人送给秦穆公,求他出兵助自己返国,答应事成之后,将晋国河西的五座城池划归秦国。
  秦穆公接到书信后,就命大将公孙枝带领三百辆兵车,护送夷吾返回晋国,做了国君,这就是晋惠公,时间是公元前650年。
  夷吾即位后,秦国大将公孙枝住在晋都,索取晋惠公许给的河西五城的土地。这时,晋惠公却有点舍不得了。
  大夫吕饴甥说:“土地是祖宗留下的,怎能轻易送给别国呢?”
  里?#31169;?#21147;反对他的主?#29275;?#35828;:“主公是依赖秦国力量做了国君的,不能失信于秦国,我看还是给了为好。”
  隙芮生气地说:“若给秦国五城,晋国就失去一半疆土!”
  里克抱怨地说:“既是先君打下的江山,?#32972;?#20309;必许人呢?”
  隙芮大声喝道:“里克,你那里是为秦国争地,分明是向主公讨要你那一百万亩封地!”
  邳郑怕这样闹下去里克要吃亏,用胳膊推了下里克,里克便?#36951;?#32780;?#26707;?#35328;了。
  惠公听从了吕饴甥的主意,并让他给秦穆公写了一封长信,信中说:自己刚刚为君,?#26707;?#39588;以五城予秦,待国内稍稍安定后,再行划拨。并派邳郑带了一些金银财宝送往秦国。
  邳郑动身后,里克送了一程又一程。
  隙?#21069;?#20013;对惠公说:“里克不怀好意,说国君夺了他的大权,又不肯给他的封地,早就对主公不满了。邳郑临走时,他俩又不知在?#27490;?#20160;么,其中必定有鬼,不如趁早杀掉,以绝后患。”
  惠公说:“里克有功,怎能将他杀死呢!”
  隙芮说。“里克连杀两君一臣,罪大恶极,君主念他回国保驾功劳,这是私事,清算他?#26412;?#20081;政的罪行,才是公事。国君怎能以私利而忘公义呢?”
  惠公犹豫了一会儿,说:“如此?#36947;矗?#20320;去杀死他?#26705; ?br>   隙芮和里克早有冤仇,听了惠公的命令,带领人马很快包围了里?#20439;?#23429;。站在高处喊道:“晋公诏命,没有里克,晋君难立,这是功劳,但里克连杀两君一臣,罪不容诛。君?#26707;?#20197;私利废大义。里克快自刎?#26705; ?br>   里克据理?#20826;?#35828;。“我不杀奚齐、卓子,惠公怎么做国君呢?真是欲加之罪,?#20301;?#26080;辞!”说完,拔出宝剑含恨自刎。
  后来,邳郑从秦国返回晋国,隙芮又在惠公面?#38712;栽?#38519;害。晋惠公轻信隙芮之言,将邳郑等八位老臣统?#25104;?#27515;。这就是晋国历史上有名的屠杀大臣?#24405;?br>
  晋惠公即位不久,晋国连遭几年风?#20826;嬖郑?#24196;稼收成很少。
  公元前六四六年,又遇一场大旱?#37073;?#26354;沃、绛州一带庄稼大?#24049;?#27515;,几乎一无收成。晋国难民扶?#38386;?#24188;,背井离乡,四处逃?#27169;?#22269;库吃空,士兵挨饿,怨声载道。
  要熬过荒年,务必向秦国求借,可是许给秦国的五座城池,连一座也没有给,怎?#26149;?#24847;思再张?#35840;兀?#22839;吾心中十分矛盾。
  隙芮说:“主公不必忧愁,我们并不是拒绝割让五城土地,只是说,待国内安定后再给,我们?#19978;?#31206;国借粮,它若不答应,就是秦国不是了,那时,我们拒绝割让五城,他们也就没啥说的了。?#34987;?#20844;于是就命大夫庆郑带着书信和珠宝玉器,前往秦国借粮。
  秦穆公召集大臣商议,穆公很?#26707;咝说?#36319;大臣们说:“夷吾许我河西五城土地,?#20004;?#19968;座也不给,他倒借粮来了。你们?#21040;?#36824;是不借?”
  秦国大臣蹇叔和百里?#26705;?#30334;里奚原是虞国大夫,晋献公假虞灭虢后在秦国任职)不约而同地回答说:“天?#21482;?#24180;,哪个国家也免不了。救灾如救火,晋国的难处,好比秦国的难处,这是人情常理,主公还是借给?#26705; ?br>   秦穆公说:“我给晋国的好处,已经?#27426;?#30340;了”
  大夫公孙技说:“这?#29575;?#20040;,我们借给他的多,他们还的也多,无损于秦国的富强,如果他不还我们,晋国人民就在对岸,人心归秦,我国威望将会更高。”
  刚从晋国?#20248;?#20986;来的邳郑之?#20110;?#35961;,一心要为父亲报仇,说:“晋君残无人道,天灾人祸一齐至晋,这是上天的?#22836;!?#31206;国可趁晋国发生饥?#27169;?#36215;兵伐晋,机不可失啊。”
  穆公严肃地说:“负我的是晋惠公,挨饿的是晋国百姓。我们不能因为憎恨晋君,而得罪晋国百姓啊。”
  于是秦穆公发出诏命,借给晋国?#29976;场?#20182;征集车?#23613;?#39532;匹、船只,并派?#28216;?#25226;粮食护送到晋国首都。那时,?#28216;?#27700;?#20248;希?#21040;黄河、汾河沿岸,到处是秦国运粮的车队、船队。晋国百姓听说秦穆公送来了?#29976;常?#37117;十分感激。
  不料第二年,秦国?#24049;?#27969;域也遇到特大旱?#37073;?#22823;片麦苗枯死,所收无几。?#36947;?#20063;?#26705;?#36825;一年晋国的麦子反而获得了大丰收。
  秦穆公想起头年蹇叔、百里奚所说的话来,深感欣慰:?#32610;?#26159;丰歉难料呀!如果去年不借给晋国?#29976;常?#20170;日可怎么开口向人家借粮食呢?”
  邳豹颇知惠公的为人,就说:“晋惠公是个贪得无厌,不守信用的昏君,我看不一定借给。”
  秦穆公不以为然地说:“人心换人心,我看晋君会借给咱们的。”于是,便命大夫泠至出使晋国,临行时也带了大量珠宝玉器等礼品。。
  开始晋惠公想起秦国的好处,答应借给秦国一部分?#29976;场?br>   大夫隙芮立即阻拦说:“君给秦国?#29976;常?#20063;将给秦土地吗?”
  惠公说;“我只答应借粮给他,谁说给秦国土地来?”
  隙芮说:“君只报秦借粮的小恩,而忘秦君辅助的大德,是舍大报小,不合情理。”
  大夫庆郑说:“去年我奉命到秦借粮,秦君一无推辞,晋国人民都夸秦君的美德,如今我们不借给秦国?#29976;常?#19981;仅秦国埋怨,就怕连国内平民百姓?#19981;?#21453;对的。”
  吕饴甥说:“秦借粮给晋,是为求地。我借粮给秦,向他求什么呢?”
  大夫虢射对晋惠公说:“去年我们晋国发生饥?#27169;?#26159;老天爷让秦国来消灭我们晋国,?#27426;?#20182;们却借给我国?#29976;常?#30495;是愚?#28291;?#20170;年秦国发生饥?#27169;?#26159;老天爷让我们去攻打秦国,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咱们赶紧去联合梁国,乘机讨伐秦国,共分秦地,才是上策。”
  晋惠公本是个忘恩负义的吝啬鬼,听了吕饴甥、虢射的话,正?#29486;?#24049;的心意,于是连连点头。秦国使臣泠至气愤地说:“我们国君?#24515;?#31206;晋之好,不要晋国一寸土地,借粮食给晋国人民,现在你们不念旧情,恩?#32972;?#25253;,我回去将如实向我君报告。”
  吕饴甥和隙芮等人大声喝道:“要吃晋国?#29976;常?#38500;非用秦兵来取。”
  泠至气愤地离开普都,回秦国去了。

  晋惠公背信弃义,没有借给秦国?#29976;常?#20351;秦穆公大为恼火, 他决定调集三军兵马(一军约万余人),攻打晋国。
  秦穆公同宰相百里奚亲自率领中军,大将西乞术、白乙丙保驾,大将公孙枝统率右军,公子絷统率左军,杀奔晋国而来。
  边境告急,可?#34987;?#20102;晋惠公和一班文臣武将。
  大夫庆郑说:“秦国发兵,还不是因为我们?#21796;?#32473;?#29976;常桓?#35753;城池。依臣所见,还?#21069;?#27827;西五城交给人家?#26705;?#30465;得再动干戈,晋国遭殃。”
  晋惠公大怒,要将庆郑斩?#31069;?#32463;过虢射求情才免去死罪。
  晋惠公组成?#21280;?#20845;百辆,率领三路大军,向西进发,准备迎战秦国。途中,庆郑见惠公?#20439;?#37073;国送来的“小驷马?#20445;?#22909;心好意地劝说道:“今遇秦国大敌,主公?#20439;?#24322;国的马,它不熟悉晋国道路,恐怕于君不利?#26705; ?br>   惠公非但不听,还?#20826;?#36947;:“你还敢多话!”
  这时,秦军已东渡黄河,连战连捷,长驱真入,一直打到了晋地韩原。晋惠公命令部队在离韩原十里处安营扎寨,并让大夫韩简前往秦营刺?#21483;?#23454;。韩简回平后报告说:“我看秦军兵精将勇,人数虽然比我军少点,可土气和强我军十倍!”
  惠公听了非常生气,说:“这是庆郑的言语,长他人志气,灭自?#21644;?#39118;。我誓与秦军决一死战!?#26412;土?#38889;简到阵前请战。
  双方在龙门山下,摆开阵势,撕杀起来。顷刻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混战之中,晋惠公?#20439;?#30340;“小驷马?#20445;?#27668;力已尽,又遇秦国大将公孙枝,惠公让大将家仆徒接战,公孙枝有万夫不当之勇,家仆徒那里是他的对手,不多会儿便败退下来,“小驷马”被惊得狂奔乱跑,终因不识途径,陷入泥潭,拔不出腿来。正在十?#27835;?#24613;的时刻,晋将庆郑冲杀过来,惠公高声叫道:“庆郑将军快快救我!”
  庆郑看了惠公一眼,说了几句风凉话:“国君乘小驷马挺稳当,你就等着别人来救你?#26705; ?#35828;着扬鞭策马而去。
  战斗以晋军大败而告终,秦国俘虏了晋惠公和家仆?#20581;?#34402;射等一批晋军将领,六百辆?#21280;擔?#36867;脱的只有一百来?#23613;?br>   秦穆公点视将校时,只是不见大将白乙丙一人,便派兵到处搜寻,原来白乙丙与晋将屠岸夷交手后,扭打在一起,滚入窟中,两人力气用尽,还抱着互不放手,军士只得将他们拆开,抬到兵车上。屠岸夷做了俘虏,被秦军斩?#31069;?#22909;一员勇将,落了个可悲的下场。
  秦穆公押着俘?#19981;?#21040;秦国,想把晋惠公杀掉。大将公孙技却认为:杀了,对秦国也无多大好处,驱走,还会有人收留,可能留下后患,倒不如仍立他为君,让晋国归还河西那五城土地,让太子圉作为人质,留在秦国,使秦晋两国?#26469;?#21451;好相处。
  秦穆公称赞说:“公孙枝有卓?#23545;都 ?#20110;是他把晋惠公暂时安置在灵台山的离宫里,派了一千名秦兵严密看守着。
  晋君被俘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秦国。穆公夫人?#24405;В?#26187;惠公的同父异母姐姐)听说捉住了她的弟弟,整日哭哭啼啼,让人们在后花园里垒了个高台,台下堆上许多柴草。她和太子身穿素服,往在台上的小屋里,不吃不喝,发誓说:如果不把惠公放归晋国,她就在台?#29486;?#28954;。伺候她的待女慌忙向秦穆公报告。
  穆公听了大为震惊,立刻?#24895;?#20365;女,回去报告夫人,很快就?#22836;?#26187;君回国。?#24405;?#36825;?#30928;?#25481;素服,下了高台,回到宫里。
  晋国吃了败仗,惠公终于刻让了河西的五城土地,把太子圉作为人质留在秦国。



四、重耳逃难

  晋献公的长子重耳,四十三岁那年,因骊姬陷害,被武士勃抵追赶到蒲城,砍了一只袖子,逃到狄国(在今陕西渭水一带)。当时跟随他逃难的,还有晋国的一帮文人武将,较有名的是狐毛、狐偃、?#36816;ァ?#39759;仇、狐射姑、颠颉、介于推、先轸等人。
  狄国是个小国家,国君热情好客,听说晋国公子重耳和一帮有名望的人到了,特意用厚礼接待,把这一伙“难民”安排得舒舒适适,狄君还把征服咎如(赤狄别名,隗姓)时,收纳的两个漂亮女子嫁给他们,小的叫季隗,嫁给了重耳,生下两个儿子,取名伯鲦、叔刘。大的叫叔隗,嫁给了?#36816;ィ?#29983;了个儿子取名?#36828;堋?#20182;们找下这个好靠山,一住就是十二年。那时,重耳觉得自己已经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哪里还有出头的日子呢?
  就在第十二个年头,狐毛、狐偃?#20540;?#25910;到重尔的舅父、狐?#38386;值?#30340;父亲狐突写来信,上面说,晋惠公从秦国回到晋国后,立即下令,把韩原没有救驾的庆郑斩?#31069;?#20182;又把宠臣隙芮叫到身边,认为重耳在外面笼络诸侯,迟早是晋国的祸害,不如趁早把他们除掉,邵芮推荐勃抵除掉重耳。
  于是,惠公便把勃提召来,赏以重金,并答应说,杀死重耳后,还可给他个大官做。
  重耳把这事给人们一说,大伙都劝他快快离开狄国。
  狐偃、?#36816;?#35828;:“现在天?#29575;?#40784;国最强,各国诸侯?#36861;?#20381;?#21073;?#36824;是去投奔齐桓公?#26705; ?br>   重耳回到家里对夫人季隗说:“晋国来人要杀我,我在这里已经呆不下去了,你跟孩子们可要好好保重,如果我二十五年后还回不来,你就不必等我了。”
  季隗哭泣着说:“男子汉志在四方,?#24944;?#20320;是晋国的公子,就放心走?#26705;?#20160;么二十五年,那时我都成老太婆了,还改嫁什么……”

  重尔一行上路不久,掌管盘缠行李的头须就一个人偷偷溜了。
  重耳要去齐国,先得经过卫国,他们没盘缠,一路上吃尽了苦头,走了几天,才来到卫国。守城门的人问他们是哪里来的,?#36816;?#35828;:“车?#29486;?#30340;是晋国公子重耳,要到齐国,请开门借个道儿。”
  守关士兵听说是晋公子重耳,便飞马快报卫君,卫文公固嫌当年卫国修建国都时,晋国没肯帮忙,又听说重耳是逃难来的,所以不肯开关计路。守门的士兵说:“我们国君不知道重耳是什么人,请你们往别处去吧。”
  魏仇怒道:“卫毁(卫国国君)真是个小人,等着瞧?#26705; ?br>   ?#22253;?#21497;息道:“蛟龙失水,还比不上蚯蚓呢。我们就咽下这口气吧。”
  这帮“难民?#20445;?#21482;好兜了个大圈儿绕过关去。
  这一天,他们饿着肚子走到中午,来到一个叫五鹿(在今?#24189;?#28654;阳东?#20445;?#30340;地方。他们看见一?#21495;?#22827;正蹲在地边吃午饭,重耳让狐偃跟他们要点。农夫们说:“我们哪有多余的给你们吃呀?”
  狐?#20154;擔骸?#19981;给饭吃,就把碗借给用一下好吗?”
  一个农夫说:?#26263;?#26159;怪可怜的。”说着他就捧过一块?#37327;?#22403;来,笑着说;“吃这个?#26705; ?br>   魏仇大怒,挥拳就要打,狐偃赶忙拉住魏仇,并且接过那块?#37327;?#22403;来,露出笑脸说:“公子啊,这可是个吉祥的兆头。咱们弄点粮食还不容易嘛,要想占领土地,可就难了,老伯把这土给我们,还不是上天赐给我们土地嘛!快快拜受才是。”
  重耳听了这番话语,便拜领了这块?#37327;?#22403;。
  没有要到饭吃,重尔几乎饿昏,介子推割下自己大腿上的一块肉做了一罐肉?#28291;?#37325;耳吃完后,大家又继续?#24189;选?#36825;就是介子推股啖君的故事。
  就这样,重耳一行饥一顿,饱一顿地总算到了齐同。当时,齐桓公正在笼络各路诸侯,建立霸业,重耳是个挺有名望的人物,齐桓公就派大臣到关外迎接,又人摆酒席给他们接风,还把一个名叫齐姜的远房侄女嫁给了他,并拨给他们二十多辆车马,派专人接待。这帮‘难民”有吃有住,就象在狄国一样,又过上了安?#21442;任?#30340;好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36824;?#20960;年,齐桓公病死后,齐国众公子争位不休,国内发生了混乱。狐偃、?#36816;?#31561;人感到住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就打算到宋国去。
  可是重耳却满足于现在这种?#24808;?#30340;生活,不愿再四处流离颠沛。
  于是,狐偃、?#36816;?#21483;了几个人,在一?#32654;?#26705;树下,商量让重耳离开齐国的办法,却被几个采桑叶的侍女听到了,她们回去就告诉了齐姜,齐姜虽然也舍不得和重耳分开,但一想,总不能让晋国公?#28216;?#25152;作为呀,于?#21069;?#26263;下了决心,准备送他回国,便和狐偃等人一块想了个办法。
  一天晚上,齐姜设宴,乘机把重耳灌醉,叫来魏仇、颠颉把重耳抬到车上,然后朝宋国(在今?#24189;?#30465;商丘)走去。
  走了几十里后,重耳被颠簸醒了,发现自己躺在车上,才知道是上当受骗了,他跳下?#36947;?#35265;人就打,狐偃、?#36816;?#22909;说歹说,总算使他回心转意,继续?#19979;貳?br>   走了几天,到了曹国(在山东省定陶县西?#20445;?#26361;国国君曹共公,见重耳等一帮“难民”来投,便有些讨厌,曹大夫僖?#20399;?#35828;:“晋公子名闻天下,重瞳骈胁(肋骨连在一起)。不同寻常,我们应当好好接待他”
  曹共公便让人把重耳他们领到传舍里住下。
  就在重耳沐浴洗澡时,曹共公领着他的爱妾、侍女一群人,嘻嘻哈哈,挤到门口,观看重耳的骈胁,重耳是个爱面子的大国公子,十分厌恶曹共公行为。
  僖?#20399;?#23545;曹共公的行为也表示不满,亲自向重耳赔情道歉,又偷偷给重耳他们送来食物和玉壁。重耳把这些都记到心里,匆匆离开了曹国。
  宋襄公听说重耳来了,以国宾之礼接待了他们。可是,宋国正在与楚国交战,国家?#20013;。?#27809;有力量送他们回晋国去,送了好马二十匹,宋襄公又特意送了一程又一程,晋公子重耳非常感激。
  重耳一行离开宋国,又来到了郑国(今?#24189;?#30465;郑县),郑君干脆不理他们。重耳这伙“难民?#20445;?#21482;好忍气吞声,绕道向楚国进发。
  楚国国君成王,非常好客,见重耳来投奔,把他们当作贵宾热情?#20889;?#37325;耳慢慢成了楚成王的?#38376;?#21451;,常常同桌饮酒,并骑打猎。
  一天,楚成王和重耳一起喝酒,楚成王跟重耳开玩笑说:“公子要是回到晋国,做了国君,将来怎么报答我呢?”
  重耳听了,感激地说:“?#20889;?#29579;的洪福,要是我能返回晋国当国君,一定要与楚国?#26469;?#21451;好下去,报答大王的恩泽,要是不得已两国发生战事,我一定退避三舍(古代三十里为一舍,三舍即九十里),以让大王。”
  楚国大将成得?#32487;?#20102;重耳的话,对成王说:“重耳语出不?#32602;?#23558;来一定是个忘恩负义的?#19968;錚?#19981;如趁早把他杀死。”
  楚成王说:“重耳素有贤名,连上天都保佑他,我那敢违背上天的?#23478;?#21602;!”
  重耳在楚国?#24188;?#26399;间,晋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原来,晋惠公把太子姬圉抵押在秦国后,秦穆公想让太子国回晋做国君,就把女儿怀嬴嫁给了他。
  公元前六三八年,公子圉听说他的父亲病重,生怕别人抢了君位,也?#26707;?#31206;穆公打个招呼,就偷偷跑回晋国去了。第二年晋惠公一死,太子圉做了国君,即是短命的晋怀公。怀公一上台,就和秦国断绝来往,秦穆公骂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同时派出人打听公子重耳的下落。
  一天,楚成王对重耳说:?#38712;?#20204;楚晋两国,远隔万水千山。楚国要送你回国,困难很大,现在秦国派大将公孙枝来迎你入秦。秦晋相邻,?#26707;?#19968;水,是你最好的去处。”
  重耳对楚成王的这一安?#29275;?#24863;激万分,于是便带着那一班谋臣,跟着公孙技到秦国去了。

  重耳到了秦国,拜会了秦穆公,穆公见到重耳后非常高兴,不仅热情款待,还提出要把女儿怀嬴改嫁给他,这下可把重耳难住了,一来,自己已经老了;二来,公子圉是自己的侄子,怎能娶侄?#22791;?#21602;?怀嬴也哭着不肯,说:“我是公子圉的妻子,还能改嫁给他的伯父吗?”
  秦夫人说:“只要两国和好,这有什么关?#30340;兀 ?br>   这门亲事就这样说成了。公子重耳稀里糊涂又一次当了新郎。
  就在这时,晋怀公害怕重耳复国,下了一道命令:凡是跟随重耳的人,限三个月返回晋国,过期?#36824;椋?#20840;家?#25910;丁?#29392;毛和狐偃的父亲狐突,也就是重耳的?#21496;耍?#19981;肯召儿子回来,被晋?#25104;?#27515;了。
  公元前六三六年,秦穆公决定派兵护送重耳回晋国做国君。穆公和百里奚、公于絷、公孙枝等率领兵车四百多辆,一直送到了黄河边上,秦穆公分一半人马送公子过河,留一半人马在对岸接应。穆公夫妇向重耳挥泪告别说:“公子做了国君,可别忘了我们的女儿啊!”
  登船的时候,掌管行李与?#28216;?#30340;壶叔,把那些不值钱的破烂东西都搬到了船上。重耳见了说:“我要回去当国君了,还留这些东西干什么。”
  说完,他就要让手下的人们,把这些破破?#32654;?#30340;东西,扔到岸上,有的还丢到波浪涛涛的黄河里。
  狐偃和壶叔都十分难受,就手捧秦穆公临走时送给的?#23376;瘢?#36330;到公子重耳面前,恭恭敬敬地呈了上去,说:“公子呀,现在就要渡河了,回老家,你就是晋国国君,那时内?#20889;蟪几?#21161;,外有秦国支持,显然十?#27835;韌祝?#25105;想继续留在秦国,做您的外臣。这块?#23376;?#26159;我的一点心意!”
  重耳听罢,忙问道:“我流浪在外全靠?#21496;?#21644;你们?#20540;?#20108;人协助,你们理应回去,为什么要留在秦国呢?”
  狐?#20154;擔骸?#25105;自知有三罪,所以?#26707;?#36319;从公子回国,古人说:‘圣臣可使君主尊严,贤臣可以保君主安宁’。我没有作到这一点,使公子困在五鹿,这是一罪;后来咱们到了曹国、卫国,受到人家的歧视,这是二罪;趁公子酒醉,拉你离开齐国,这是三罪。过去,你在难中,我?#26707;?#36766;去。今日重返晋国,我已精疲力尽了,好比这残羹剩饭不能再吃,又如这些破烂不能再用一样,留我无用,不如弃去好些。”
  重尔听后,流着眼泪发誓说:“这些事情都怪我不好,你们众人的功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32654;?#22825;爷作证?#26705; ?#21516;时让人?#21069;?#25172;到岸上的东西,又全部都捡了回来。



五、文公称霸

  重耳在秦国的帮助下,回到晋国做了国君,这就是晋文公。在晋惠公手下当过大夫的吕省、隙芮,虽已投降重耳,但一起秘密策划要杀死重耳,另立别人做国君,又派人把捉拿过重耳的勃抵叫到家里,结成同盟。
  勃抵从吕家出?#26149;螅记?#24819;后,来到狐偃家中。狐偃听了勃抵的话,便带着他来到晋宫门前,他先进去把勃抵求见的要求,报告了重耳。重耳说:“罪人勃抵,能有什么国家大事呢!想是惧怕当年杀我的事情,求你作个人情?#26705;俊?br>   狐?#20154;擔骸?#21476;人说,即使是平民百姓的意见,君主也要很好考虑呀!?#24944;?#22269;君新立,应该宽宏大量,不计较个人恩怨,举贤?#25991;埽?#25165;能把国家治理好!”
  重耳不听狐偃的劝说,便打发卫兵到门外臭骂了勃抵一顿。勃抵听罢哈哈大笑,说:“君在外边逃难十九年,谁能看透世事呢?献公是你父亲,惠公是你?#20540;埽?#20320;们父子之间尚且相互残杀,?#24944;?#22806;人呢?君如不见我,那就算哪。可是晋国就要大难临头了!”
  狐偃听出勃抵话中有话,再次向重耳进言说:“我想勃抵一定有机密大事。主公还是见他一面为好。”重耳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勃抵走进宫来,没有向重耳谢不杀之恩,只是向文公道喜,重耳莫名其妙,说:“我即位多时了,你怎么今天才来道喜呢?”
  勃抵说:“君即位,是名正言顺的事情,有什么值得祝贺呢,今晚召见我,你的君位才稳定,才是可庆可贺啊!”
  勃抵把吕、隙准备焚宫造反的企图全部说了出来,重耳听罢,不寒而栗,连夜制定策略,粉碎了叛乱。

  晋文公平息吕、?#26460;?#20081;后,举行了复国封赏大典,原来跟随他逃难的人,一下子都加官进爵,成了晋国显赫一时的人物。那些同情过、接济过他的人,也都做了官儿,?#36865;猓?#25237;?#20498;?#38468;的旧臣,也都做了适当安排。他还下令,特赦了吕、隙两族的家眷和随从。至此,晋国结束了动荡不安的局面。
  在封赏中,不见有跟文公一齐出逃的介子推,介子推有个邻居名叫张解,听到此事,更是愤愤不?#20581;?#19968;天他听说文公下令?#32610;夷?#20123;该封赏而没有受到封赏的人,就连夜写下一篇寓意深长的诗文,挂到了朝门上。
  文公?#26149;螅?#24819;起了逃亡路上割股啖君的介子推,于是派人去?#32610;?#20171;子推,却?#25381;姓?#21040;。
  介子推是个?#24895;?#32831;直的人,回到绛都后,只朝见过一次文公,以后便托病在家,?#22016;?#33609;鞋,伺候老母。晋文公论功行赏时,倒把他给忘记了,邻居张解听到这个消息,就劝他赶快去找重耳请赏,介子推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作声。他的老母亲听到这个消也劝他去找晋文公。介子推说:“我既不想官,又不想利,见他作什么呢!”
  母子二人后来到了绵山隐居。
  这些情况,晋文公一概不知。他找不到介于推,就派人把邻居张解召到宫中,询问介子推的下落,并且说,谁能找到介于推,必有重赏。张解就把介子推逃封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并答应领路到绵山,晋文公封张解为下大夫,以张解为向导,亲自带领一班文臣武将,到绵山?#32610;?#20171;于推。
  晋文公派人找了好几天,也?#25381;姓?#21040;介子推,这时,有人建议说:“介子推最孝?#22330;?#22914;放火烧山,他一定会背着老母亲跑出来。”
  文公便下令烧山,一连几天,大火才灭,可是,介于推?#36158;?#27809;有出来,晋文公派军?#20811;?#23665;,只见他们母子二人相抱在一起,死于大树底下。文公后悔万分,就把介子推安葬在绵山之下,并为他建立祠庙一座,为了世?#26469;?#20195;纪念介于推的功劳,晋文公还下令,把绵山改为“介休?#20445;?#24847;思是介于推休息的地方,并把树根创了起来,命匠人做成二双木鞋,不时会在脚上,呼为?#30333;?#19979;?#20445;?#20197;表示对介于推的思念。
  烧山那天,正是农历清明节前一天,后来为了思念介子推,清明前一天禁烟止火,只吃冷?#22330;?#36825;就是“寒?#36784;凇?#30340;来由。从此以后,我国北方各省,相沿成俗,年年都过寒?#36784;冢?#19968;直流传?#20004;瘛?br>
  公元前六三四年,就是晋文公即位的第二年春天,周天子使臣简师父突然来到晋国宣读诏命,诏命说,太叔(周襄王的弟弟)在狄兵的援助下,攻占了王宫,窃踞了王位。天子命晋、秦两国出兵讨伐太叔。
  晋文公听了诏命,立刻与文臣武将商量出兵?#20081;恕?#29392;?#20154;擔骸?#36807;去齐桓公能建立霸业,做了诸侯之?#31069;?#26159;因为他尊敬周天子。今日我君新立,要图霸业,也必须这样。不然秦国要走到我们前边,可就不好办了。”
  晋文公又召太卜郭偃卜算凶吉,选定吉日良辰,亲自挂帅,率师开赴王都。
  太叔听说晋师所向披靡,就进驻温地(在今?#24189;?#30465;),晋文公得知这个消息,便兵分两路:一路由右将军隙溱?#20219;?#25915;温地,一路由左将军?#36816;?#31561;到郑地竹川(在今?#24189;?#30465;)迎?#21448;?#22825;子返京。温地的人们得知晋军救驾,大兵?#21653;擔?#23601;开门献城,迎接晋军。太叔正准备乘车?#20248;?#26102;,被晋将魏仇一刀杀死。晋军平息了太叔的叛乱,迎周天子还朝。
  天子周襄王为酬谢晋文公救驾之功,在宫殿里大摆宴席,款待晋文公和晋国有功将领,王都民众争相观看晋文公,都说:“胜似当年的齐桓公!”
  晋文公临告别时,周襄王还把温、原、阳樊、攒茅四个地方封给了他。晋文公为了收复这四处新的封地,把大军驻扎在太行山南的地方,让魏仇去平定阳樊,颠颉去接收攒茅,栾枝进驻温地,他和?#36816;?#20146;自前往原地。
  驻在原地的周朝卿土原伯贯,听说晋军要来,就传出谣言,说晋君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所到之处,烧来抢掠,无恶不作。城中百姓,都信以为真,誓死不降晋侯。当晋军来到城下,原城四门紧?#30504;?#19981;能进去。晋文公命令士兵只等三日,三日内不开城门,立刻解围退兵。可是,到了第三天晚间,城里就有人跑出来说:‘我们?#28895;?#21548;到真实情况,晋军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准?#35813;?#22825;开门献城。”文公说:“我命令只等三日,明早自?#23849;?#21435;。”
  一些谋臣对文公说:“城里人就要开门献城,我们多等一天不?#26032;穡俊?br>   文公严肃地回答:“民无信不立。信誉是立国的根本。如果我们贪图原城,而失去信用,以后民众还会信赖我们吗?”
  到第四天黎明,晋文公就率领大队人马离城回国。这时,城里居民?#36861;?#20986;城,追赶晋军,一直追了三十多里。周朝卿士原伯贯也亲自作书,愿意投靠文公。在这种情况下,文公命令大队人马,就地驻扎。自己只带着几个近臣,返回原城,接受了百姓的欢迎,并以周朝的大礼接见了原伯贯。至此,原?#21069;?#22995;归顺了晋国,晋文公委任素有信用的?#36816;?#30041;在原地,作了当地军政长官。



六、城濮大战

  晋文公收复了新封的四个地方以后,不久,就收到宋成公求救的紧急文书。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24188;?#22312;南方的楚国联合陈国(在今开封东)、蔡国(在今?#24189;?#30465;上蔡一带)、郑国(在今?#24189;?#30465;新郑县)、许国(在今?#24189;?#30465;许昌市)四个小国的兵力,一同攻打宋国,先头部队已经包围了宋地缗城。宋国虽是个小国家,但它却是公国(一等诸候国),眼看就要亡国,宋成公想到了晋文公重耳,他?#32972;?#26366;在宋国避过难,于是便派司马公孙固前往晋国求?#21462;?br>   晋文公接到求救文书后,立刻召来他时?#27597;?#22823;臣,商量对策。
  先轸说:“楚国国富民强,又曾经收留过我们,假若我?#21069;?#21161;宋国,必然得罪楚国,这是件难办的事情。”
  文公说:?#20843;?#22269;对我们有恩,怎能见危不救呢?”
  狐堰说:“卫国和曹国(在今山东定陶县西?#20445;?#20851;系很好,又?#23478;?#38468;了楚国,这两个国家都是晋国的仇敌,如果我们去攻打曹国和卫国,楚国一定要移兵解救,宋国不就可以解围了吗?”
  晋文公就把这一计策告诉宋国的使者公孙固,让宋成公好好坚守城池。
  公元前六三一年初,晋文公经过充分地准备,动身去攻打曹国和卫国。元帅隙觳献计说:“我们攻打曹国和卫国,是为了牵制楚国,以达到解?#20154;?#22269;的目的,如我们以攻打曹国为名,借道卫国,卫国必然不肯借道,这时,我军?#24189;?#27827;(晋卫交界地)出师,以迅雷不?#25226;?#32819;之势,直捣卫?#24120;?#21462;卫而后乘胜破曹,必然大胜。”
  晋文公依计而行,先派人到卫国借道,卫国惧怕楚国、曹国的势力,果然不肯借道,晋军南渡黄河,直捣卫地五鹿。
  晋军开到五鹿城下,城中守兵,?#36861;?#36867;窜,晋文公不失一兵一卒,便得了卫地五鹿。晋文公得意地说:?#26263;?#24180;狐?#20154;怠?#24471;土吉利’,今天可终于实现了!”
  后来,晋军又联合齐军,力量更加强大。卫成公看到五鹿已失,感到卫?#23478;?#23432;不住了,便让他的弟弟叔武代理国家大事,自己躲避到襄乐去了。晋军顺利地占领了卫国都城。
  晋文公一举灭了卫国后,紧?#24188;?#20415;去攻打曹国。曹共公急忙召集文武大臣商议对策。大夫僖?#20399;?#35828;:“晋军攻打我们,是报当年受辱之仇的,今晋军士气正旺,我军难以用武力取胜,我愿前往晋军营中说和,以救一国百姓。”
  大夫于朗听了僖?#20399;?#30340;话,怒不可遏,大声说道:?#26263;?#24180;晋侯路经我国时,僖?#20399;?#31169;送饮?#24120;?#22914;今又要请和,这是卖国之计。不杀僖?#20399;浚?#21738;能退晋兵!”
  曹共公念僖?#20399;?#26377;功于国,?#35805;?#20813;了他的官?#21834;?br>   这时,晋军已兵临城下,曹共公和一些谋臣,不得已想出一个假投降的计策来。晋文公接到他们的降书后,信以为真,就要进驻曹都。
  先轸劝阻说:“我看曹国兵力?#27492;穡?#23601;要献城,恐怕是诡计。”
  为了试?#21483;?#23454;,黄昏时分,晋军派人身穿晋文公的?#36335;俗?#21531;辇,在勃抵等一?#33322;?#22763;的簇拥下,长驱直入曹都。行至城中,突然箭如飞蝗,可怜刺?#21483;?#23454;的三百名晋军,全部死于乱箭之下。
  曹君原以为杀死了晋文公,解除了心头大?#26705;?#31561;到天明,却发现是个假的,为了瓦解晋军,曹军又将晋军的所有尸首吊在城墙上。
  晋军一时没有攻下城都,士气受挫。晋文公召集文武大臣,商议破曹之计。有人建议说:?#23433;?#21531;吊我将士尸体,我为何不挖曹君的祖坟呢!”晋军真的这样办了。
  曹共公在城楼上看到晋军挖曹君先人的?#21868;梗?#24613;忙喊道:“不要挖我祖坟,今日要真的投降了。”
  晋军提出条件,?#35980;?#21531;把晋军尸体,全部装棺入殓,送出城来。
  三天以后,曹共公果然照晋军的条件,把所有晋军尸体装入棺?#27169;?#36865;往城外,事先埋伏在城门外的晋军,一跃而起,冲进城去,杀死了曹共公和大将于?#21097;?#28781;掉了曹国。
  晋军伐卫破曹,威名大震。各国围宋之兵,?#36861;?#25764;走,宋国也就转危为安了。

  晋文公?#26102;?#25915;占曹国的都城后,立即清点曹国的文武官?#20445;?#35813;捉拿的捉拿,该法办的法办。可是检点过三百多名官吏,也没有见当年他出逃这里时,给他帮助的僖?#20399;俊?#20110;是,他派人到处察访,得知僖?#20399;?#22240;建议与晋和好,被曹共公革职了,文公听了,长叹一口气说:?#23433;?#22269;就只一个贤臣,还?#26707;?#32844;,国家能不亡吗?”
  僖?#20399;?#30340;住宅在北门外附近,文公传令说:“要好好保护僖?#20399;浚?#22914;有人敢于侵犯他家里的一草一木,定斩不饶。”
  晋国大将魏仇和颠颉,平素就居功自傲。魏仇见晋文公颁发了保护敌国大夫僖?#20399;?#30340;命令,便愤愤不平地对颠颉说:“我们南征北战,立下许多功劳,主公并无一句?#23849;?#30340;话,僖?#20399;?#32473;了他点小恩小惠,反倒念念不忘,真是轻重不分啊!”
  颠僖说:?#25353;?#20154;若被我君封官?#36884;簦?#24517;然会在你我之上,不如趁乱一把火把他烧死,以除后患。”
  二人计议妥当后,到更深夜静时,便率领一些士兵,把僖?#20399;?#23478;围了个水泄不通,在前门、后门一起放起火来。魏仇跃上门楼,去?#32610;?#20694;?#20399;俊?#19981;料房檐被焚毁,一失足摔了下来,被一根大梁?#20197;?#33016;脯上,顿时口吐鲜血,不省人事,抬上?#21280;擔?#36865;回营去。
  和文公?#24188;?#22312;中军帐的狐偃、胥臣等人,?#23545;?#30475;见北门一带?#19968;?#29066;熊,急忙领着兵马前去救火。当他们扑灭大火后,只见僖?#20399;?#34987;大火烧得奄奄一息,躺在断壁?#24615;?#20043;中,只有僖?#20399;?#30340;妻子,怀抱五岁的孩子,躲在院中的水池中间,才幸免于?#36873;?br>   狐偃等听说大火是魏仇和颠颉二人放的,便立刻将这一消息报告给晋文公。
  晋文公听了非常气愤,便驾车入城,见僖?#20399;?#21435;?#28291;?#24515;里十分难过,当场封僖?#20399;?#30340;婴儿为大夫,赠送了大批银两,厚葬了僖?#20399;浚?#24182;让人把孤儿寡母护送到晋国抚养。
  然后,文公与?#36816;?#21830;量惩治纵火犯魏辇和颠颌。?#36816;?#35828;:?#25300;骸?#39049;二将,都是我国的老臣,有十九年从亡奔走的功劳,这次伐卫破曹,又立新功,可以赦免。”
  晋文公?#20826;?#36947;:“身为大将,带头违犯军令,不从严惩处,国家又怎能治理好?”
  ?#36816;?#22238;答说:“我君所讲有理。可是,魏仇是个勇敢无比的虎将,有谁能比得上他呢?#21487;?#20102;深为可错呀。主公?#19978;?#21483;我去看看他的伤势,再作处置。”
  文公同意后,?#36816;?#20415;乘?#36947;?#21040;魏仇住处。
  ?#36816;?#38382;:“将军伤势很重,还能起床吗?”
  魏仇说:“身体倒还可以。只是自知罪重,望?#38386;?#22312;主公面前,多?#23548;?#21477;好?#21834;!?#35828;完他便在地上跳了跳,表示他伤情不重,还可以驰骋疆场。
  ?#36816;?#36820;回中军后,便如实将情况报告了文公,并求文公宽恕魏仇,让他带罪立功。文公准了?#36816;?#30340;请求,下令惩治颠颉。
  一会儿,把颠颉押到文公面前,文公骂道:“你身为大将,为何违犯军令,纵火杀人?!”
  颠颉诡辩说:“介子推割股奉君,亦遭焚死,僖?#20399;?#32473;了你一盘点心,不也应该烧死吗?”
  文公大怒,下令将他推出斩首示众,同时还革了魏仇右戎(即右军?#20056;В?#30340;?#25300;瘛?br>   晋军见文公杀了一将,革了一职,?#36861;?#24863;叹地说:?#25300;骸?#39072;二将,有追随主公十九年的功劳,违犯君命,一样处理。真是执法无私啊!”
  从此,晋军将土遵纪守法,勇?#30097;?#25112;,成为当时诸侯各国的劲旅之一,晋国更加强盛,文公威名更加传播了。

  晋文公是在楚国避过难的人,他同楚国本来不愿意打仗,可是楚国连连挑起纠?#31069;?#25915;打晋国盟邦,因此使文公十?#27835;选?br>   在晋国击败曹、卫二国后,楚王派来了使者,对晋文公说:“楚国与曹国、卫国,正如晋国与宋国,是友好国家。若晋国能?#25351;?#26361;、卫两国,楚国就从宋国撤军。”
  大将狐偃道:“你们还?#25381;写?#19979;宋国,倒让我们?#25351;?#20004;个灭亡了的国家,?#22995;?#31181;事吗?”
  晋国将领都不赞成与楚国讲和。于是,文公便下令拘留了楚国使者,并派人给?#20248;?#20102;的曹、卫两国新君送信,让他们立刻宣布和楚国断交。
  楚国元帅成得?#36158;?#36947;晋国拘留了他的使者,又接连收到曹卫两国的绝交书,于是,他?#36824;?#26970;成王的命令,约集陈、蔡、郑、许四国人马,率领大军离开宋国都城,直奔晋军营前挑战。
  晋国大将先轸等人,看到楚军漫山遍野冲杀过来,立即命令军队,准备迎战。
  狐偃见势急忙劝阻说:?#26263;?#24180;,主公在楚国避难时说过,若是两国一旦打起仗来,晋军要退避三舍,现在楚军初到,就要迎战,岂不失掉主公的信用?”
  手下的不少将士反对这种主?#29275;?#35265;敌人而逃退,是亡国的主张。
  狐?#20154;擔骸?#36864;避三舍,是我君不愿和楚国作战,表示友好的意思。如果晋军一退再退,楚兵一再追赶,说明楚国没有和谈的诚意,这样他们就输理了,人心向我,打起仗来还能不取胜吗?”
  文公认为狐偃的话说得有理,便命晋军?#24188;?#22320;先退一舍(一舍为三十里),以回避楚军。后来,他望见楚军还在向晋军进迫,又下令退了一舍。?#27426;?#20037;,楚军又追上来了,文公又下令再退避一舍,先后三?#21361;?#24635;共退了九十里,到了城濮(卫地,今?#24189;?#30465;濮阳县南),才驻扎下来。恰在这时,秦国、齐国援宋的军队,也先后到达,与晋军会合一处,准?#33145;艙匠?#20891;。
  成得臣率领楚军,一路追杀,眼见晋军连退三舍,以为晋国帅将士卒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越发趾高气扬起来。
  楚国副将斗勃对成得臣说:“晋国的国君不?#29238;?#26970;国打仗,一躲再躲。咱们应该及时退兵,一来保持了面子,二来也好向楚君交?#24661;?#22914;果?#21254;?#19982;晋军交战,因小失大,可就不好说了。”成得臣哪里肯听,他驱兵直入,一下追到晋军门外。
  这时?#21280;⌒问?#26159;;一边是晋、齐、秦、宋四国军队,一边是楚、陈、蔡、郑、许五国军队,
  双方齐集十多万兵马,准备决一胜负。
  晋文公与各国盟军统领,经过了周密的部署后,便同?#36816;?#31561;大臣到有莘山上观战。一开始,楚军元帅成得臣?#26223;?#33258;大,不把晋军放在眼里,见晋军元帅先轸诈败,就率领大军,直扑晋军,光轸?#26131;?#19988;战,到了伏兵的地方,晋军、齐军、秦军、宋军一齐杀出,把楚军先后截成几节,切断了他们的归路,大败楚军。
  晋文公思念楚王的恩惠,?#24895;雷?#20853;不要深入楚?#24120;?#20174;免伤尽两国和气。
  晋国打败了楚国,周天子襄王非常高兴,立刻派出天使,去慰劳晋军。他踢给晋文公以方伯(诸侯首领)的服饰、刀、箭等许多珍贵礼品。
  从此,晋文公就成为春秋时代的”“五霸”之一,他还召开了有十来个诸侯参加的大会,共立中原盟约,辅佐周天子,并决心保卫中原各国的安全。

摘自《晋国故事?#32602;?#30000;之著,河北人民出版社,1981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01-11-27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国?#35270;?#21517;: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河南快赢481投注技巧 体彩北京11选5开将结果查询 晴天棋牌下载 高消费娱乐场所 足球北京单场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四肖中特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 安徽11选5开奖和值 大乐透杀号定胆爱彩网 开奖直播软件下载 好运快3是工作吗 总进球数推荐 体彩浙江20选5玩法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360 中国VS叙利亚篮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