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扎根黃土地的“山藥蛋派”作家田東照

 

 

 

 

 

   黃河,蜿蜒流淌數千公里,千百年來哺育著山西這片黃土地,也為這片土地孕育出許多優秀作家,他們用帶著鄉土氣息的語言描寫、歌頌著黃河和這片土地,他們有著一個鄉土氣息濃郁的名字——“山藥蛋派”。

“山藥蛋派”是中國現代小說流派之一,形成于上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中期,是指以趙樹理為代表的一個當代文學流派。主要作家還有馬烽、西戎、李束為、孫謙、胡正等。

出生于山西興縣的作家田東照先生,是“山藥蛋派”第三代傳人。他用樸實的語言創作出一個個有血有肉、活靈活現的普通農民形象。他創作的《長虹》、《龍山游擊隊》、《黃河在這兒轉了個彎》、《餐韻食趣》、《葫蘆灣傳奇系列小說》等作品,讓人讀后拍案叫絕、回味無窮。

他的作品值得研討

仲夏的黃土高原,溝壑縱橫、黃綠相間,顯得古樸、厚重。晉陜峽谷。黃河蜿蜒奔流,濁浪翻滾,發出深沉的濤聲。日麗中天、波光閃爍,使黃河于磅礴壯偉中又透著溫柔嫵媚。一條載貨的木船順流而下,在浪尖上起狀顛搖。  

摘自《黃河在這兒轉了個彎》 

田東照先生一生致力于文學創作,著述500余萬字,超負荷的勞作使他積勞成疾,晚年身染重病。病魔面前他毫不畏懼,依然向著文學巔峰攀登,創作了《葫蘆灣傳奇系列小說》10多篇(部),并在《山西文學》、《黃河》、《北京文學》上發表。

201310月,無情的病魔奪去了田東照先生的生命,讓他的文學創作戛然而止,《葫蘆灣傳奇系列小說》中未完成的作品《爬子賣棗》成了他一生的絕筆。

713日下午,《田東照全集》座談會在北京中國現代文學館舉行,來自北京、河北、山西等地的40多位作家、詩人、評論家、學者、影視導演齊聚一堂,對田東照先生的文學成就及其影響進行討論,重新審視“山藥蛋派”第三代作家的現代性啟示。

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著名評論家閻晶明在會上說:“如何理解一個時代與前輩作家,對我們個人的創作狀態與觀念調整都有好處。”

著名作家、詩人、評論家、魯迅文學院副院長邱華棟說:“我在中學時代就讀過田東照先生的中篇小說,他關心現實,有強烈的批判性,他以一種文學的方式介入社會,特別可貴。”

著名詩人、小說家、評論家周瑟瑟說:“田東照先生的代表作之一《黃河在這兒轉了個彎》在上世紀80年代的文化啟蒙思潮中,發出了黃河沉重的咆嘯之聲,對賈樟柯那一代青年的心靈帶來了直接的啟蒙。”

著名學者、評論家左春和說:“田東照先生為中國當代文學的現實關懷和擔當提供了一種稀缺證明,他無疑將成為中國文學未來發展的重要坐標,因為他沒有回避這個時代向他撲面而來的種種苦難。這樣一位極其重要的作家被有意或無意地忽略了,這便給我們的文學研究帶來了新的課題。”

722日,座談會的發起人之一,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山西省作家協會會員王世勛在太原說道:“田東照先生像小說《白鹿原》的作者陳忠實一樣,是一位扎根黃土地、守望黃河的作家,他繼承了老一代‘山藥蛋派’作家的風格,是第三代‘山藥蛋派’的代表。上世紀80年代,田東照先生創作了《黃河在這兒轉了個彎》(1986年西安電影制片廠拍成同名電影)、《農家》中篇小說,成為當時‘晉軍崛起’的代表作家之一。適時可以再舉辦作品研討會,并成立‘田東照文學研究會’。”

他一生不圖名利只為創作

跑官究竟從哪朝哪代開始,北縣人說不清。北縣人只聽說很久以前的宋代,有個無德無才的人叫趙師擇。此人為了升官,整天追逐權臣韓詫胄,有一天終于以藏在樹林里汪汪學狗叫博得韓詫胄哈哈一笑,便掙了個很可觀的官職——工部侍郎。這個由文化人傳播開的歷史故事,在北縣幾乎家喻戶曉。于是老百姓對那些跑官之人或跑官之事,統統稱之為“汪汪”。

古往今來,“汪汪”者不乏其人其事。然而“汪汪”成為北縣老百姓街談巷議的話題,卻是近年才有的現象。 

——摘自《官場系列中篇小說》中《跑官》 

《官場系列中篇小說》是田東照先生退休前后創作的作品,這8部反映官場生活的中篇小說,一經推出就引發社會強烈反響。小說中為了當官而不擇手段的主人公們,與田東照先生不圖名利、只為文學創作的一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田東照先生出生于山西省興縣魏家灘鎮西磁窯溝村,小學階段實際上是半農半讀,他的文學創作是從初中開始的。1961年,田東照先生考入山西大學中文系。大學期間,兩篇作品的發表,堅定了他在文學道路上走下去的決心。大學畢業后,田東照先生因其才華出眾留校,在校刊編輯部工作。“文化大革命”開始后,他的文學創作被迫中斷。1970年,為了實現自己到農村、下基層、回家鄉繼續文學創作的夢想,田東照先生幾經周折終于辦妥了調動手續,回到了老家興縣。

從省會太原回到全國有名的貧困縣工作,這是許多人想不通的,但田東照先生卻認為自己的根在黃河岸邊,只有在那里他才能汲取到養分、才能激發出創作靈感。事實證明一切,他的文學創作迎來了第一個高峰,長篇小說《長虹》1976年出版,共70余萬字,發行20萬冊;與文友羅賢保合著的50余萬字的《龍山游擊隊》于1978年出版,這兩部著作立即在文學界和社會上引起不小反響,很快田東照先生便被山西省作協和中國作協吸收為會員。

不久,他當選為呂梁地區文聯副主席并被要求調離興縣工作。此時,田東照先生在家鄉興縣已經呆了整整12年,對這片土地有著難以割舍的情感,他不想離開,只想做一名掛名副主席繼續在那里進行文學創作。但是事與愿違,在多方要求下,最后只得離開興縣調到呂梁地區文聯工作,先任副主席后任主席。

雖然走上領導崗位,但是田東照先生依然不忘寫作。他以工作為主,兼顧文學創作,迎來了第二個文學創作高峰。這段時間,他的作品以中短篇為主,中篇4部、短篇30余篇、電影劇本一部,其中1985年發表的中篇小說《黃河在這兒轉了個彎》引起社會廣泛關注。1986年,由西安電影制片廠拍攝的同名電影《黃河在這兒轉了個彎》在國內公映。

198812月,在山西省第三屆作家代表大會上,田東照先生當選為省作家協會副主席。相似的情況再次出現,一心放在創作上的田東照先生又陷入選擇的兩難境地,省領導多次給他寫信、談話。想留在原地繼續工作、做一名掛名副主席的愿望再次沒有實現。

人生有時就像是一個圈子,兜兜轉轉,田東照先生的一生也是這樣。離開太原18年后,他再次回到這里,這樣的結果對于普通人來說,是夢寐以求的結果。可是對于田東照先生來說,卻是一種別人無法理解的痛苦。他常常因為俗務纏身,難以安心進行文學創作,為此他經常這樣說道:“要搞文學創作就不能當領導。”

1998年,主動要求從領導崗位退下來的田東照先生開始了直面現實的創作,完成了《官場系列中篇小說》8部、50多萬字,在文學界很快引起了轟動。

晚年,他的創作題材又回到了讓他文思泉涌的黃河岸邊,創作出了《葫蘆灣傳奇系列小說》。2012年,此系列小說中的12個短篇小說紛紛發表。該系列小說突破了以往的風格,被人稱為令人驚艷的“晚歲變法”。2013年,就在準備繼續創作下去時,病魔將他擊倒,電腦中未完成的作品成為了他未竟的心愿,也成了讀者們心中的遺憾。

他的作品充滿鄉土氣息

鄉村午間,從炊煙裊裊升起到用餐完畢,是最富有詩意的一段時間。如果讓畫家描繪,那會是一幅更直觀更感人的餐飲風俗畫。在這方面,文筆總是拙于畫筆,只能粗略色勒其大概,很難細微傳神。 

——摘自《餐韻食趣》 

田東照先生長期扎根黃河岸邊,對黃河岸邊的風土人情非常了解,他的作品處處體現著鄉土氣息,同時也反映出對家鄉和生活的熱愛。

《餐韻食趣》是描寫呂梁山區飲食文化的一本書。它與其他同類書籍最大不同就在于,它的語句優美,閱讀時仿佛是在看詩歌、看美文。無論是對呂梁山區飲食文化歷史的闡述,還是對當地自然天成的飲食結構等方面的描述,都能讓人領略到文字之美。這種美來源于田東照先生對生活的了解、對這片黃土地的熱愛。同時,也反映出田東照先生是一位富有生活情趣的人。

《餐韻食趣》是一本讓人讀后欲罷不能的好書,這樣一本優秀的作品傾注了田東照先生無數的心血和汗水。田瀟鴻女士說:“我父母都是呂梁人,他們長期在呂梁生活,對那里的飲食文化非常了解,書中所寫的許多吃食便是我們家一日三餐幾乎離不開的,寫這本書時可以信手拈來,完全不需要下去采風。但是我的父親是一位創作非常嚴謹的人,他所寫的每本書都要下去采風、都要親身去體驗,這本書也不例外。除了文字之外,書中大部分照片都是他親自拍攝的。”

創作《餐韻食趣》時,田東照先生已經70歲高齡,并患有很嚴重的類風濕病,他拄著拐杖走遍了呂梁許多地方,找到當地一些擅長制作這些美食的人,讓他們現場制作,親自記錄每道美食的制作工序、品嘗其味道并挖掘其背后的故事。“聽了故事,再去見識食品,就感到比單純地直接了解食品的味道和制作方法要好得多。也就是說,在故事還在腦子里縈繞不散的情況下去品嘗食品,就覺得更韻味無窮。”田東照先生這樣在書中寫道。

田東照先生在文學創作上的認真,有時簡直讓人無法理解。但正是這種認真態度,才讓他的作品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他留下了寶貴的財富

不知是先有了一片桃林,有人在其中碹窯蓋房,逐漸發展成一個村莊。還是先有了村莊,然后人們在村莊周圍種植桃樹,最后形成包圍村莊的桃樹林帶,反正僅有幾十戶人家的小山村卻是置于桃樹林的緊緊包圍之中。每逢桃花盛開的時候,這里就成為一景,此時若有人來青隆鎮旅游,看了黃河、看了青隆鎮繁華鬧市,必然還會到桃花坪來看看桃林美景。繞村穿林走一圈,不僅視覺上得到極大享受,整個人就像擱在花窖里熏過似的,離開桃花坪以后,身上還散發著濃濃的花香。 

——摘自《葫蘆灣傳奇系列小說》之《二丫》 

田東照先生逝世前,便將整理出版《全集》的事交付長女田瀟鴻。瀟鴻女士說,以前她很少閱讀父親的作品,認為父親的書太土氣,不適合自己。隨著《全集》編校工作的深入,父親的書寫深深吸引了她,情到濃時不禁潸然淚下,書頁上常常灑滿了淚水。瀟鴻女士發現自己這么多年來,對父親并不了解。這次的編輯整理工作,使她開始重新認識父親、開始從欣賞角度閱讀父親的作品。

不能讓這些優秀的作品被埋沒,田瀟鴻女士覺得自己應該為逝去的父親做更多的事情。于是,從事書籍編輯工作的她承擔起編輯、校對、設計封面、寫序等全方位的重任。“女兒給父親的書寫序,我可以說是第一個。這也是秉承了父親的風格。”田瀟鴻女士說道。田東照先生生前從未找別人為自己的書寫過序,他在一篇《自序》中說:“找別人寫序,如果自己的書寫得不好,強迫別人把書看完,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懷著對父親的深厚感情和對一位作家的尊敬,田瀟鴻為《田東照全集》洋洋灑灑寫下一篇萬字有余的代序。她與丈夫整整忙碌了一年半的時間,《田東照全集》終于出版發行了。

據田瀟鴻女士回憶,田東照先生一生從未開過一次研討會和發布會為自己的新書炒作。這也是他的作品與許多大獎擦肩而過的原因之一。田瀟鴻說道:“沒有獲大獎并不代表水平問題,而是由機遇等諸多因素造成的。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為父親贏得一個大獎,讓更多的人看到父親的作品。這不僅僅是做女兒的責任,也是一個編輯對作家的發掘。”為此,田瀟鴻女士攜帶《全集》來到首都北京召開了《田東照全集》座談會,得到了與會作家、詩人、評論家、學者、影視導演的認同和高度贊賞,大家表示回去要認真研讀田先生的作品,寫出有分量的評論文章,不定時地舉辦其作品研討會,發揚作家的文學精神。

翻開田東照先生的著作,仔細閱讀,字里行間所蘊含的情感讓人身臨其境。田東照先生逝去,是一種遺憾。《田東照全集》的出版,卻是一種財富,是這位傾盡生命進行文學創作的作家留給山西人民、留給全國人民的寶貴財富。(完)

 

本文來源:三晉都市報20150728;本文作者:李志江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5-09-09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