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陰長城守望者尹成武

 

 

 

 

 

  采訪尹成武純粹是個偶然。那是8月初的一天。

    早就聽說,在山陰縣城南40公里處有一座千年古城——舊廣武。到了才發現,在舊廣武古城邊有個一字之差的村落——新廣武。

    作為我國現存最完整的一座遼代古城,舊廣武有著完整的城墻;新廣武雖然沒有完整的城墻,但村里古老的長城關樓以及隨處可見的古長城遺跡都給了我一種無言的暗示:這個村落同舊廣武一樣非同尋常。

    晚上,我住在了新廣武村邊的“長城商務酒店”。臨走的時候,我又向土生土長的老板娘打聽起古長城的故事。54歲的老板娘說,不但自己不清楚,就是她的公婆輩老人也說不清楚。可能感覺到了我的失望,熱情的老板娘給我推薦了一個人,說這個人是他們村最有文化、懂得最多的人。此人便是尹成武。

  我的價值觀:

    ■沒有固定的編制,沒有豐厚的報酬,甚至不是一個正式的文物工作者,這些我都不在乎,但村民因無知損壞了文物,攝制組拍片熏黑了城墻,我會難過,我會遺憾,我會心痛。

  1    父親說:日本人曾在長城上修碉堡。農民們從長城上拆墻磚修地道。

    尹成武,55歲,長城腳下文物管理員。

    初見尹成武,并不知道他是文物管理員,但其關于新、舊廣武城有板有眼的講述,使我不得不刮目相看。仔細一問,才知道尹成武是基層文物管理員,守護古長城34年。這個和古長城廝守了34年的男人有著怎樣的傳奇經歷?

    和很多男孩子一樣,小時候的尹成武喜歡玩打仗的游戲。當聽父親說,村子周圍那些像蛇一樣蜿蜒盤旋的“長城”是用來打仗的時候,尹成武便對“長城”產生了一種說不清楚的向往和好奇。“這些沒有槍、沒有炮、光禿禿的土墻怎么就可以打仗呢?”尹成武說,“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對父親的話,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父親的講述里,村子周邊的長城不但非常完整,而且村里曾有龍王廟、財神廟、城隍廟等24座廟宇。這和尹成武看到的現狀“時斷時續的長城、整個村里僅存一座廟宇”形成了極大的反差。

    完整的長城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那23座廟宇去哪里了?從父親依稀可辨的回憶中,尹成武得知,23座廟宇毀于抗日戰爭時期,古長城先后毀于抗日戰爭時期和文化大革命后期。

    抗日戰爭時期,日本人在長城上修碉堡;文化大革命后期,為響應“備戰備荒”的號召,農民們從長城上拆墻磚修地道……父親口述的歷史在尹成武幼小的心靈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痕跡。一刻也閑不下來的尹成武,一邊蹲在老屋的院子里拔草,一邊無限懷念地對我說:“可以說,我是聽著父親的故事長大的。”

    1979年,為了對文物進行更好的管理和保護,省文物局想在村里物色一位文物保護員,條件是有文化、對文物有熱愛。高中畢業的尹成武作為不二人選被村里推薦到了省文物局。從此,尹成武與古長城結下了不解之緣。

  2    靠著一把卷尺、一根米繩,一米一米量完了山陰境內的古長城。

    作為第一個專職長城保護員,尹成武先后參加了第一次、第二次全國文物普查。說起19807月開始進行的第一次全國文物普查,尹成武記憶猶新。就是在這次普查中,他同一位村民,靠著一部3米高的自制木梯子、一把20米長的卷尺、一根50米長的米繩,一米一米地量完了山陰縣內所有的古長城。不夸張地說,目前公開資料上引用的關于山陰縣境內長城的數字全部出自于他的這次統計。

    資料顯示,從新廣武至猴兒嶺的這段長城是我國萬里長城上最長的一段原汁原味的古長城,也是明長城中較為險要的一段。就是這段短短5公里長的長城,尹成武整整測量了20多天。說到長度,我注意到一個細節,在尹成武給我提供的手寫的、落款日期為198215日的原始普查記錄上,這段長城的長度為5033米,這和很多資料上顯示的5030米有3米之差,其精益求精的精神由此可見一斑。

    其實,需要精確的豈止是長城的長度?在另一份落款為198086日的手寫資料上,記者看到這樣一組數字,“敵樓:長12m,寬11.8m,高11.5m;馬面:長10.7m,寬9.7m,高8.5m;長磚:長39cm,寬20cm,高8cm”這些精確到米甚至厘米。

    回憶起當年測量的情形,尹成武說:“當年測量的時候是夏天,山上的雨常常是說下就下,記得有一次,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爬上山頂上的一座敵樓,剛搭好梯子,還沒有來得及爬上去,大雨就嘩啦啦地下來了,淋了一身雨不說,還摔了一跤。”

  3 我趕到老鄉家里,看到遼代石刻地契被壘在了院墻上。

    自從做了基層文物管理員,尹成武對山陰境內的一磚一瓦都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感情,不管是破舊的磚頭,還是古老的石頭,他都不由自主地想多看幾眼。

    一次,與村民閑聊的時候,聽說山陰縣北周莊鄉有村民從地里撿回一塊老石頭后,尹成武第一時間趕到那戶老鄉家里。到了才發現,老鄉已經把石頭作為墻磚壘到墻上去了,好在刻字的一面露在外面。

    尹成武一邊對石頭進行了拍照,一邊向縣文管所進行了匯報。結果,經專家鑒定,這塊長80cm,寬40cm的石頭是遼代地契,屬于國家一級文物。“看著國家一級文物從院墻上拆下來,我高興壞了,有一種丟失了的東西被重新找回來的幸福。”說這話的時候,尹成武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然而,34年的基層文物管理生涯有喜悅,也有遺憾。對尹成武來說,最令他無法原諒的一件事情是,文化大革命期間,在“破四舊”的過程中,北周鄉北周莊村的村民從明朝內閣首輔王家屏父親王憲武墓里挖出兩塊長80cm,寬80cm,厚10cm的石頭,當時兩塊石頭被一條鐵腰子捆在一起,老百姓以為兩塊石頭中間有什么寶貝,結果打開后,石頭上除了密密麻麻刻著很多字以外,什么也沒有。失望的村民把兩塊石頭搬到榨胡麻油的磨坊里,用來搗胡麻籽。

    聽老人們講起這件事,尹成武第一時間趕到當年的油磨坊,然而,整個石頭上除了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墓志銘”3個字外,什么也看不到,一塊明代文物就這樣因無知而被損壞。“看到如此重要的文物被損壞,我心里難過極了。”尹成武說,“墓碑事件使我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肩上責任的重大。

  4 一拍戰爭片,我就非常擔心,必須始終在現場看著。

    上世紀80年代初,因老百姓對古長城沒有文物保護意識,尹成武每周要上兩次長城進行查看。大部分時候,沒有人損壞長城,但也有村民修房子的時候從長城上拆磚。有一次,巡查的時候,尹成武發現有個村民拆下一堆磚準備往山下搬,尹成武過去給他講了講古長城的重要性。村民很配合,放下已經拆下來的磚下山了。

    尹成武告訴記者,1984年縣里成立文管所后,每個月都會在文物比較集中的新、舊廣武城放兩場電影。電影開始前,趁村民們都在,文管所會借機講解文物保護方面的知識,同時表彰那些對文物保護有貢獻的人。在尹成武的記憶里,“當時的文管所,不但給那些在文物保護方面有功的人發證書,而且還會發一些背心、茶缸等紀念品,隆重極了。”

    經過一系列的宣傳,到上世紀90年代,老百姓就基本有了文物保護的意識。但隨著旅游業的發展和新、舊廣武城知名度的提高,很多與長城有關的影視作品都在這里拍攝,這無形中加大了文物保護的難度。

    比如說,電視劇《戰火在云城熄滅》曾在舊廣武城拍攝,其中,有一個鏡頭是在城墻上掉個炸藥包,然后使其引爆,這些使用了特殊技術的鏡頭雖然沒有損壞城墻,但卻把城墻熏得烏黑一片。拍攝完后,尹成武都要對城墻進行仔細的擦拭。

    面對形形色色的劇組,尹成武一方面希望攝制組來,可以對這里的古長城和古城起到宣傳作用,另一方面又擔心攝制組來了,會損壞到文物。用尹成武的話來說,“拍文化片還好,一拍戰爭片,我就非常擔心,必須始終站在現場看著。”

記者手記

    尹成武不是考古學家,不是史學專家,沒有編制的他甚至不能算是一個正式的文物工作者,但34年來,他卻始終堅守在文物保護工作的第一線。說起長城,他如數家珍;談起文物,他頭頭是道。

    對于他的奉獻精神和專業知識,我肅然起敬,但尹成武似乎并不在乎這些。原來,34年來,說是志愿者吧,縣里卻多多少少一直給他有報酬;說是專職文物管理員吧,每年微薄的報酬又不能夠讓他養家糊口。然而,尷尬的身份并沒有影響到他守護長城的決心。 

 

本文來源:山西晚報20130826;本文作者:劉劍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3-09-16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