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懷念力群先生系列

 

 

 

 

 

  我與力群先生

  力群先生說話很“綿”,這個“綿”字不知道別的地方有沒有,在山西,這個“綿”字是溫和,是好聽,語速也不那么快。

    力群先生總戴個帽子,我去他家,他也總是戴著帽子,不戴帽子的時候很少。我沒見過力群先生穿西裝,好像是,力群先生總是穿中山裝。我知道力群先生年輕的時候,應該是西裝革履,但我認識他的時候沒見他穿過西裝,中山裝,帽子,布鞋子,手邊總是帶著一本書。

    老先生把他的散文集送我,上邊的簽字是一筆一劃,老先生給我畫畫兒,十多朵山茶,不加一點點顏色,朵朵用筆有力,是,木刻的味道。老先生送我字,一筆一劃,是,顏體的味道。老先生送我書簽字既不稱兄也不道弟,都是兩個字:同志。

    力群先生的家,院門總是關著,有客人來,力群先生要親自來開院門,院子不大,卻是種滿了花草,鳳仙、雛菊、大麗菊還有別的什么,我喜歡看那些花花草草。力群先生也知道我從小畫畫兒,我和力群先生說這種花應該怎么畫,那種花應該怎么用筆,力群先生也不反對,總是說對,總是笑著。小院里有一籠鳥,還有一個籠子里是松鼠,這只松鼠,總是在跳來跳去。

    力群先生待客,一般都在樓下,請你坐下,他也坐下,他坐在靠東墻的椅子上,他的身后,有一個粉彩花盆,應該說是套盆,上邊的那幾筆海棠畫得真是好,我說好,畫得好,力群先生回頭看看,指指海棠的老稈,說海棠的枝子就是像竹竿嘛。我去的時候,給先生帶兩桶雀巢咖啡,力群先生很高興,說給我帶的?我說是。力群先生就又笑了起來。好像是,老先生那一陣子還喝咖啡。所以,我每去就帶一兩桶咖啡。那一次天熱,老先生脫了外衣,里邊穿著吊帶西褲,我覺著這才像是搞版畫的先生,我說好看,力群先生看看自己的衣服,忽然又笑了起來,像是孩子。

    在我的心里,力群先生應該是個洋派人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的中國,學版畫的青年都應該比較洋派。但老先生一穿上中山裝便更像是老干部,但我更喜歡老先生是藝術家。再有一次去,我在路上買了兩只蟈蟈,一只鐵蟈蟈,一只綠蟈蟈,我要送力群先生一只,力群先生高興起來,非要那只綠的,力群先生說他就是要看顏色,叫得好聽不好聽在其次。

    再一次去力群先生家,老先生正在忙,已經快九十歲了吧,他說他這幾天正在給上海博物館刻板子。我聽了嚇一跳,這么大歲數還刻什么板子。力群先生拉我上樓,樓上是力群先生的工作室,一般人很少上去。工作室的那張大桌子上都是大大小小刻好或沒有刻的棗木板。從小看版畫,但我從來沒想到版畫的原板會這么小。力群先生又笑了起來,力群先生說當年這些版畫是要在報紙上發表的,大了哪里成?上海博物館那邊請力群先生把他過去刻的版畫作品都重刻一回以收做館藏。

    力群先生的家里總是那么安靜。有陽光從窗外照進來。

    和力群先生坐著,有一次,力群先生無端端又笑了起來,說起我的小說《永不回歸的姑母》,說那東西還能割?割了還不死掉?我窘迫了,不知說什么好。力群先生說“吃水果吃水果,洞庭的桔子。”

    在北京,大家都去看力群先生,我想我是應該自己去的。我不愿意一大群人地去,沒法說話。想不到力群先生忽然離開了我們。在照片上看,力群先生笑著,但那笑聲,卻永遠不會讓人再聽到。

    我還想,這次去的時候還要給力群先生買兩只蟈蟈,一只綠的,一只黑的。

    北京的冬天,十里河那邊有蟈蟈賣。但力群先生不在了,永遠不在了。(本文作者:王祥夫)

 

  神筆·青松 

    一支神奇的畫筆,攪動了一個世紀的風云依然激情四射,健碩豐潤;一棵常青的松樹,經歷了百年風霜依然英姿勃發,充滿青春活力。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力群老師。在我的眼里,他接近百歲,仍然像一個孩子般天真純凈;他歷盡滄桑,卻仍有著一顆不老的詩心。

    最初認識力群老師,是在一次會議上,聽他講關于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的親身經歷。他是名人,我認識他;而我是無名小卒,他不認識我。直到1996年的某日,他到出版社來找我,談出版他的自傳《我的藝術生涯》之事,我們才算正式認識了。編書的過程中,他的細致認真,讓我嘆服。在我印象中,畫家們都比較細致,力群老師猶甚。他一點兒也沒有名人的架子,當時以他84歲的高齡,我對他說有事我去家中找您,您就不必來出版社了。但他說不行,一定要親自來。更讓我感動得是,后來他說要送我一幅他的木刻代表作,問我要《百合花》還是要《瓜葉菊》,我選了《百合花》,沒過幾天,他竟然親自送來,而且裝了漂亮的美術鏡框,這真讓我又驚又喜。

    只要出版社有他的書在編,他隔段時間就要拄著拐杖親自來出版社。記得有一次我陪他到美術設計室在電腦上修改封面,當他看到美編在瞬間將畫面變幻各種不同的顏色,能將各種圖案拖來拽去時,他驚訝地瞪大了眼睛,連連驚呼,“太神奇了,太方便了,沒想到,沒想到。”那手舞足蹈的樣子,像是個老頑童。后來我因為稿子的事,又幾次去過他家,都看到他堅持坐在那里用毛筆寫字。那種好學、勤勉,常常成為激勵我前行的動力。

    他搬到北京以后,還數次邀請我去,但可惜我一直沒有機會前往。如今力群老師走了,給我們留下了永久的遺憾。但力老的畫作、力老的精神,將永遠活在我們的心里。(本文作者:珍爾)


  夕照桑榆葉更紅 

    今年是力群先生百歲壽誕。力老靈石故鄉和北京的住地皆舉行了盛大的壽慶活動。我因故未能前往,實感遺憾。我題書“夕照桑榆葉更紅”兩幅,作為拜壽之禮,一幅捎往靈石,一幅由女兒帶去北京。

    元旦前,女兒為我帶回了力老新出版的《力群百歲畫集》和《力群國畫集》。這兩本集子均收錄了我寫的《妙筆丹青任揮灑,清風豪氣盡如人——淺談力群先生的中國畫藝術》一文,其中《力群百歲畫集》還以此文作序。我甚感欣慰。

    力群先生是海內外享有盛譽的著名畫家,早年創作版畫,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畫中國畫。在力老的國畫作品上角,常印個“學到老”的閑章,力老多年來就是以這樣的精神,不停地學習,不停地創作。

    兩本新畫集主要收錄了力老近年在京的新作和在太原時的作品。我反復品讀,其中不乏傳世佳作,我特別喜歡。

    力老晚年開始畫中國畫,取得如此藝術成就,除得益于早年就讀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時受過國畫大師潘天壽和李苦禪的教導,主要是源自力老的勤奮、謙遜與好學。他不僅研習傳統繪畫,而且向大自然學習,向古今中外名家學習。

    他非常珍惜時間,把每天都安排得井然有序,從不浪費一時一刻,就連外出赴宴,在人未到齊之前,還要看看書或記記提綱。他喜歡外出觀景。多年前,我倆一道去太原迎澤公園賞菊,力老觀察滿園艷麗多姿菊花時的那種專注神情,我至今難以忘懷。他喜歡畫竹,不只研究諸多名家的畫竹方法,還要到有竹子的地方觀察竹子靜風而立和臨風搖曳時的多種姿態。

    記得一次力老到古交為我的巨幅國畫《煤城之春》題寫畫題,看到墻上掛著我的另一幅山水畫時,力老問我,這山上的肌理是怎樣畫出的?我說,皴擦的次數多了,斑斑駁駁的效果就自然形成了……作為名家的力老,仍是這樣時時處處不忘觀察、研學與思考、創作。

    力老的一生堅持“學到老”精神,不畏世俗歪風之干擾,崇尚藝術為人民的魅力人格,不懈地完善自己的藝術理論和審美追求。所有這些,使力群先生藝術之樹常青成為必然。(本文作者:王步超)

 

本文來源:網絡;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2-02-22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