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跋涉者的六個瞬間——走向田野與社會的“行龍現象”

  “窮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這是司馬遷言《史記》之要旨,也說明了歷史研究要關注現實、關注未來。近年來,伴隨著一部部立足山西歷史與現實、關注三晉人民福祉之史著的相繼問世,行龍的名字逐漸為各界所知,特別是他對“山西何以失去曾經的重要地位”這一歷史命題的深度闡釋,更是直接撥動了三晉人民的心弦,逐漸形成了山西社會史研究領域里的一個“行龍現象”。今天,就讓我們走近這位“跋涉者”,從他幾個重要的人生片段,捕捉其“立足三晉、放眼全國,注重融合多學科的理論視野,力倡‘走向田野與社會’的治史路徑”——

    1979,那是一個春天

    1979年,一個國家和時代的拐點。一個1958年出生的農村娃,通過剛剛恢復的高考,從新絳走進了山西大學歷史系的課堂,開始了他的漫漫求學生涯。他,就是行龍。

    據說,大學時代的行龍常將自己埋首在浩如煙海的書堆里苦讀,以至進入忘我之境,幾次竟被圖書管理員鎖在圖書館里而沒有覺察,次日一早管理員開館時發現他讀書的身影,驚嘆不已……

    刻苦用功,成績優異。1982年,行龍以大學三年級的身份考取了山西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專業碩士研究生,師從著名歷史學家喬志強先生。師從喬門后,行龍在讀書、做學問上更加精進用功。行龍研一時,喬先生就安排他到山西省圖書館抄錄劉大鵬 《乙未公車日記》和《橋梓公車日記》及《退想齋日記》。該日記 “歷時五十一年,凡二百冊”,對這樣幾部卷帙浩繁的筆記資料進行抄錄整理,其史料價值自不待言,但其工作量之大也是可想而知的。然而,年輕的行龍憑著對學術的一腔熱忱和超乎常人的毅力,克服重重困難完成了這項任務,并在日后的學術道路上對這筆資料進行研究利用,取得了不菲的成就。

    1986,“最年輕”的一把火

    1986年,留校任教一年的行龍開始在科研領域嶄露頭角。大學時代積淀的堅實功底,逐漸成為孕育學術之果的沃土良田。他的第一篇學術論文——《略論山西近代人口相對過剩問題》在《山西大學學報》發表,這是他師從喬先生后主攻中國近代社會史、揭橥山西近代人口史的精作之一,該文得到了學界和行家的首肯,獲得山西省首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同年,行龍晉升為講師。之后,他的學術、事業穩中見銳,連續創下數個“最年輕”的記錄。1988年,行龍首次主持國家社科基金課題,是為山西省第一個國家社科基金課題,也是當年國家社科基金最年輕的主持人。1991年,因教學、科研成就卓越,行龍破格晉升為副教授。次年,他的第一本學術著作《人口問題與近代社會》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是為人民出版社最年輕的專著作者之一,被譽為“建國后第一本用馬克思主義觀點研究中國近代人口問題的專著”。1993年,行龍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年僅35歲,是山西省最年輕的專家。第二年破格晉升為教授,成為山西大學最年輕的文科教授。1996年,行龍被聘為教育部首屆歷史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是為全國最年輕的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之一。

    1998,相約山大

    1998年,行龍獲得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歷史學博士學位,然而,畢業后是留京還是回晉成了他必須作出的抉擇。

    人大求學3年,他師從戴逸、李文海先生,心無旁騖,專心治史。濃郁的學術氛圍,頻繁的學術交流,使他拓寬了視野,了解到國內外社會史研究的最新動向。經過再三考慮,行龍放棄了名校優越的學術環境與充裕的科研經費,毅然回到山西大學工作。

    回到山西大學的那一年,恩師喬志強先生的猝然病逝給了行龍一個意外的打擊,他常用“撕心裂肺”來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從此以后,如何在薪火相傳中進一步發揚光大喬先生所開創的社會史研究傳統,成為行龍夙夜思慮的問題,正如他自己所言:“從學生到‘先生’,并不僅僅是一個角色的轉換,更是一種責任的承接。”此后,行龍教授更加專心致力于學術研究,開創了富有山西特色的社會史學派,打造了一支國家級優秀教學團隊,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2004年,行龍教授當選為中國史學會理事,2008年被選為山西省歷史學會會長。2009年,被選為國家社科基金評審委員會委員。

    2000,在希望的田野上

    新世紀初,隨著人口研究的深入,行龍敏銳地注意到,明清以來山西的人口膨脹、資源匱乏、生態惡化、森林銳減、水土流失等地域社會變遷過程中的種種問題,都集中體現了人口、資源、環境三者的平衡與失衡關系,并且深深地影響了近代三晉的社會面貌、文化形態、民俗生活等,甚至與晉商崛起和抗日根據地的形成都不無密切的關聯,即使對今天山西的轉型發展和現代化建設也有著極為重要的資鑒價值。于此,他帶領研究生團隊,深入鄉土民間,開展田野調查,在調查中搜集到大量民間文獻和各類史料,在充分占有第一手資料的基礎上,開展文獻與田野相結合的“自下而上”的社會史研究。幾年下來,漸次凝練成水利、災荒、晉商、集市、祁太秧歌、根據地社會等幾個研究方向。2002年,行龍主編的《近代山西社會研究——走向田野與社會》付梓出版,該書獲得山西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被稱為“代表了社會史研究的一個方向”。近十多年來,行龍所倡導的“走向田野與社會”的學術理念和方法論日益豐富發展,不斷成熟完備,成為新世紀以來山西大學中國社會史研究的鮮明特色。

    2003,我的父老鄉親

    “集體化時代農村社會研究”是近年來行龍開辟的又一個前景廣闊、風光無限的研究領域。行龍出身農村,雖已在城市生活多年,但心間的村莊情結卻始終揮之不去,加之多年在農村進行田野調查,農村的各種問題,他看在眼里,憂在心頭。

    在他看來,集體化時代是中國社會變遷過程中一個承前啟后的重要階段。始自2003年,行龍身體力行并發動師生力量,想盡一切辦法,深入村莊開展搶救性地資料搜集。幾年來,他們歷盡艱辛,收集到遍及三晉大地百余個村莊、數千萬件的檔案資料,做了一件搶救文化遺產、保存珍貴史料、利于學術研究的大好事。同時中心依托資料、結合報紙文獻、輔以圖片和實物,建成了一個精美的“集體化時代農村社會綜合展”,令中外過往交流的學者們驚奇稱道,嘆為觀止。2008年,美國《ModernChina》雜志專門刊文詳細介紹山西大學中國社會史研究中心集體化時代基層檔案資料的情況,海內外學者頻頻到此參觀訪問。日本著名史學家內山雅生等學者與中心作了五到十年的研究計劃,教育部、國家社科基金委先后立項支持對檔案的整理與研究……

    2008,汾河流水嘩啦啦

    “月是故鄉明”,在行龍的學術視野里,山西潛藏著巨大的研究資源。以水利研究為例,山西是缺水區,這是基本省情,但農村的生活經驗和多年的基層田野調查,使行龍對此有更為深切的體會。2008年,其個人專著《以水為中心的晉水流域》出版,第一次系統、翔實、縝密地梳理了晉水流淌過的歷史脈絡,把大量有價值的史料與實地田野考察相結合,全面剖析了晉水的水利系統和圍繞水而形成的晉祠神靈祭祀系統,書中處處映透出作者濃厚的晉祠情結和對三晉歷史文化的熱愛。他撰寫的《汾水清山西盛》一文,仔細回溯了歷史上汾水的“大而清”“小而濁”與三晉之地位的強弱興衰關系,并一針見血地指出:“山西之長在于煤,山西之短在于水,煤與水是山西社會發展的兩大巨輪,不能只顧挖煤,忽略治水。只有煤和水兩大巨輪取長補短,才能加速發展,協調發展。否則還要付出沉重的代價!”真可謂情之切切,言之諄諄!

    2010年,在全省上下致力于轉型跨越、爭先發展之際,行龍教授的個人專著《山西何以失去曾經的重要地位》出版發行,再次引起山西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被譽為“山西轉型跨越發展的歷史讀本”。可以說,幾十年來,行龍教授每一個研究領域的開拓,既是學術規律的自然演進,也是現實民生福祉問題對他心弦的深刻觸動,每一項研究成果的收獲都飽含著對三晉未來發展的美好寄托,對三晉鄉土的深厚感情與自覺認知,已經成為行龍進行學術探索的巨大動力源泉。

本文來源:山西日報20110829,本文作者:朱慧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1-12-14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晉陽書屋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