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民歌戲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跟著晉劇“大篷車”下鄉去
 

 

 

 

 

 

  莊戶人的戲臺上,山西梆子宛轉激昂。基層巡演、民間開嗓,與鄉俗廟會同步,與大事喜事相鄰,流動演出“大篷車”構成晉劇院團的365天。

  這是太原初夏的一天。早晨7時40分,梁忠威開車擠進上班高峰的車海。從雙塔東街的家,到桃園一巷的單位,車走了50分鐘。等紅燈的時候,他著急。

  文化體制改革后,院團必須靠演出才能生存。梁忠威所在的太原市晉劇藝術研究院實驗一團,每年下鄉演出三百多場。作為副團長,和演員們一樣,一年里的大部分時間,梁忠威總是匆匆來去,不是下鄉演出,就是在下鄉演出的路上。

  A 車隊出發 走在現代的鄉間路上

  來到太原市晉劇藝術研究院大門口,已經8時30分了。

  梁忠威一一盯對演員們都到了沒有。前一天晚上很晚了,有演員電話請假,梁忠威趕緊調另一個演員補上。“今天在晉源區的五府營村演,因為離得近不需要住,團里過去六十多個人。如果要住的話,得去八十多人。”梁忠威說,其中演員四十多人,余下的道具、后臺、廚師等人,前一晚已經到了五府營村打前站。9時整,一大兩小三輛車拉著四十多個演員準時開拔。車子沿著濱河西路,一路向南。梁忠威坐在副駕駛位置上,頭皮光溜溜的,時刻為“角色”服務,“今天要演兩出戲,中午《三關點帥》,晚上《淮頭關》。”這次到五府營,是村里來邀請的,梁忠威介紹,全省民營晉劇團有兩百多個,像他們這樣的正規大團,行頭齊備,水準一流,也必須依靠專門的演出經紀聯系臺口,“市場帶來的競爭,很激烈啊!”

  五府營村演完后,休息一天,實驗一團將赴陜西白云山演4天。之后,還要去五臺山演7天。

  梁忠威從副駕駛上扭過頭來,“要是有時間,你和我們去白云山吧,體驗一把‘住演’的滋味。帶著飯盆、臉盆、尿盆,背著鋪蓋卷,幾十個人擠在一間教室里,鋪開被子就睡,和野戰軍很像。”從他的表情里,看不出是苦還是樂,或者苦樂皆有,“是很苦,但有演出才有收入。吃的苦越多,演出越多,收入越多,走市場就是這樣。”

  B 大幕將起 戲臺背后事多人更忙

  說著話,車子在濱河西路盡頭一拐,再往前走一截,五府營到了。

  村里有廟會,車開不進戲臺所在的巷子,只得在大路邊停下。演員們手里提著靴子,幫忙拿著樂器,三三兩兩地離開車。

  戲臺在村民委員會的大院里,演員們并沒往后臺去,而是來到大院一角。這里搭著一個簡易棚子,棚子里兩口大鍋冒著熱氣。團里的廚師給大家準備了打鹵面,吃飽了好干活。

  李偉沒去吃飯,徑直到了后臺。戲臺被分成兩部分,前面是唱戲的舞臺,后面就是演員們化妝休息的后臺。進到后臺,右側是整齊的一溜箱子,左側中間是化妝箱搭好的化妝臺。李偉是實驗一團黨委書記,天天跟這些箱子打交道,“舞臺的左側是上場門,右側是下場門。所以,后臺從右往左,先是大衣箱,然后二衣箱、三衣箱、頭帶箱和道具箱。這樣排序是照顧演員的穿脫習慣,為了更方便,也是梨園的傳統擺放法。”

  大衣箱放著王公大臣的蟒袍,二衣箱是靠和兵衣,三衣箱是彩褲內衣等,頭帶箱則安置頭冠、帥盔、帽子、髯口,道具箱里裝著刀、劍、斧、鉞等兵器,井井有條。10時,演員們吃完飯,陸陸續續到了后臺。那些服裝、道具裝點生旦凈末丑,立即生動起來。大戲即將開演,后臺更加忙碌,讓人眼花繚亂。

  C 凌晨布場 道具服裝燈光加音響

  一盞碘鎢燈照射下的化妝臺,明亮卻不刺眼,暖暖的。

  八九個演員各自舉著小化妝鏡,打底、打腮紅、刷干紅、畫眉眼。化妝筆和毛刷在臉上勾勾掃掃,瞬間就完成了金兵、宋將。作為旁觀者,竟有一時恍惚,戲里戲外的穿越,真不知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梁忠威是丑角,在《三關點帥》里扮演穆瓜,是穆桂英的小跟班。他并不急于化妝,站在頭帶箱旁邊修頭盔,“經常自己做道具,這樣更能符合戲里的要求。”電話響了,鈴聲是他在《傅山進京》中的唱腔。又有演員請假,說晚上不能來了。剛交代過電話那邊,這邊有演員來問明天演什么。梁忠威帶他到后臺口,看門上貼著的演員通知表,“我們管這表叫軍令牌,上面詳細寫著演什么戲,開戲時間、地點,劇中人物和扮演者名字,一目了然。”

  演員們上妝換衣的時候,吳世峰忙著在前臺擺場。吳世峰負責團里的道具,“我們昨天晚上7時,先去倉庫拉道具,團里的倉庫在西村,8米長的大卡車拉了兩大車,150多個大箱子,裝著服裝、燈光、音響、文武場箱子和幕布。”當晚10時30分到了五府營,另一個團的演出還沒結束。吃過廚師給做的炒饅頭、拌湯,吳世峰和十來個同伴只能耐心等,“人家晚12時唱完,夜里4時許卸臺裝車完畢,我們才能接手干活。”

  卸車、箱子歸位、掛幕、掛燈、裝音響,直到早晨9時,整個舞臺才搞定,“開了戲,也不能睡覺,還得收拾道具。要到頭場戲唱完了,下午才能睡會兒。”作為“前鋒”,吳世峰早已習慣了白天晚上連軸轉。

  D 開拓市場 名角沖在下鄉最前方

  “謝濤來了。”不知誰小聲說了一聲。抬頭,就看到謝濤正在后臺口和人說話。

  《三關點帥》是謝濤的拿手戲,她演的楊六郎已經成了經典。剛上好妝,英氣十足,她不緊不慢地換衣服,一看就是角兒。謝濤是中國戲劇二度“梅花獎”、文化部二度“文華表演獎”獲得者,兩度榮獲上海“白玉蘭戲劇表演藝術主角獎”,還是第三屆法國巴黎中國戲曲節“最佳女演員”。這樣一位戲曲藝術家,跟著實驗一團,一年有兩百多天在農村的戲臺上度過。

  “沒有辦法,戲曲就是這個狀況,沒有人養活你,只有靠自己。一團每年演出三四百場,只有達到這個規模,才能養活那么多人。”謝濤說,也想把演出場地轉向市區,但每次下來,演出所得只夠付劇場租金。另一方面,晉劇的生命力也在民間,太原市郊、晉中和陜西、內蒙古、河北等地的鄉村,晉劇觀眾很多。

  很多戲迷正是沖著謝濤來的。沒有謝濤,一場演出價格是1.5萬元。如果謝濤主演,戲價會飆升到3萬元,謝濤也感嘆:“每次下鄉,我都跟著,沒角兒不行。”

  實驗一團副團長程利恒介紹,現在團里的人員構成比較年輕,二三十歲的占多數,都是省市藝校和其他小團選來的,“三十來歲,是最會演戲的時候。生活閱歷有了,對戲曲的理解有了,文化積累也豐富了,這些有助于塑造人物。但會演戲了,外型條件也不行了。”懂戲的觀眾,從演員的一招一式一個眼神里,就能看出好丑優劣來。

  E 前景廣闊 戲迷懂戲追戲喜欲狂

  上午11時是原定好的開戲時間。因為一小隊演員被臨時叫到廟會上唱小段,趕不回來,耽誤了開戲。

  觀眾們不知道啊。剛到11時,前面就有人喊,“到點了沒有?”還有幾個老頭帶頭起哄,吹口哨。一團書記李偉,趕緊找村里的領導去跟觀眾解釋。

  好不容易捱到小分隊回來,鼓敲二通,大戲開場。剛才起哄的觀眾安靜下來,戲里打得激烈,有觀眾又忍不住喊:“再打一下(ha)。”

  占據了有利地形的第一排觀眾里,一位戴著紅帽子的大爺還嫌不夠近,干脆扒在舞臺邊上,一只手拍著另一只胳膊,打節奏,很是入神。戲迷里有很多是實驗一團的忠實粉絲。71歲的崔選,家住小店嘉節村,上午8時30分就騎著電動車趕到了五府營,“他們到哪兒演,我就跟到哪兒看。他們劇團素質高,我對團里的演員都熟,是忠實戲迷。今天,我們七八個人相跟著過來的,每個村里喜歡晉劇的人之間也都熟。”一位90歲的戲迷,由女兒用平車推著來聽戲。女兒說,老人住在王家峰村,正好到嫁在五府營的女兒家住,聽說演戲,非讓推著來了。

  一位年輕的媽媽,抱著兩歲半大的女兒來到后臺,想讓演員阿姨們給小姑娘畫個臉。小姑娘上好妝的臉,粉嫩嫩的,也許她還不懂得晉劇為何物,但在長大后的某天,這動人的美麗是否會偶爾飄過腦海。

  下午2時30分,日場結束。演員們卸了妝,來到大院一角的大棚食堂。兩位廚師做了羊湯面和炸元宵,還拌了兩個涼菜。演員們或蹲或站,邊吃邊聊,短暫的休整時間充滿歡樂。吃過飯,歇一陣子,就得準備晚上的戲了。
 

 

 

 

 

 

本文作者:辛華;攝影:韓雙喜、王昕;本文來源:太原日報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3-11-05 )

太 原 道 >> 山西民歌與山西戲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民歌與山西戲曲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民歌戲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