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民歌戲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落霞與孤鶩齊飛——兩觀張愛珍演出有感

 

 

 

 

 

   十多年前,看過上黨梆子名家張愛珍的《殺妻》和《兩地書》,寫過一篇文章,從專業角度分析了她的藝術特色,認為她是繼吳婉芝、郝聘芝之后,新一代坤角的領軍人物。此后,她果然在晉東南紅極一時,她的“愛珍腔”風靡城鄉。那時她三十出頭,風華正茂,正值藝術的巔峰時期。獲得中國戲曲藝術最高獎“梅花獎”是順理成章的事。那年頭正在大喊振興戲劇,各種匯演此起彼伏,政府期望通過人為的努力,讓戲劇回到它的巔峰時期。

    我是一個戲迷,小時候迷曲劇,稍長迷蒲劇,“文革”中迷京劇,再后來不管是什么戲都看。用現代語言來說,絕對的戲劇粉絲。我應該是最希望戲劇振興的那一族。然而我卻對戲劇這種形式的前途有著深深地憂慮。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薄暮時的一抹霞光》是這種憂慮的表達。這種憂慮不是沒有道理的。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據統計山西有五十多個劇種,占全國六分之一,除去已經“死”了的,還有三四十種活著。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只剩下十多個了。四大梆子的日子還算可以,其他如耍孩兒、琴劇、碗碗腔和各種道情、秧歌幾乎無法生存了。真應了世事輪回那句老話。戲劇的最早發端應在鄉村,鄉村中的民歌俚曲,祭祀音樂,山野小調,在商業的催化下,走進城市。經過文人和樂師的加工整理,遂有中國戲曲的蔚為大觀。但現在,傳統戲劇正在逐漸地從城市撤退,鄉村成了傳統戲劇的最后棲息地。有人說京劇是國粹,其實,三百多劇種哪一個不是國粹?我們面臨著國粹滅種之虞。為了保護我們民族的傳統文化元素,政府想了很多辦法。一是“搶”,二是“養”。搶者,搶救也。趁著一些老藝人還在,又是錄像又是錄音,讓后人知道老戲是什么樣子。再就是由國家“養活”一批有影響的劇種,給一定的經濟補貼。那么,到底該如何看待傳統戲劇的不可挽回的衰落呢?它有沒有振興或者說新生的可能與出路呢?

    本文的題目用了“落霞”二字,是一種隱喻,以況目前傳統戲劇的處境。

    中國傳統戲劇曾有過如日中天的年代。漢代有角抵戲,行當不全,比較簡單,規模不會太大。梨園里上演的以歌舞為主。戲劇的真正形成是在宋代經濟發達的江浙一帶,南戲已成規模,勾欄瓦肆間每日里都在上演著悲歡離合的人生故事。元雜劇是中國戲劇史上真正的黃金時代,三里之村,五里之郭,無處不在回響著妙曼的雜劇之聲。元代詩人高明詠戲臺詩曰:“少甚佳人才子,也有神仙幽怪,瑣碎不堪觀。”“論傳奇,樂人易,動人難。知音君子,這般另做眼兒看,休論插科打諢,也不尋宮數調,只看子孝與妻賢。”明清傳奇是戲曲的又一高峰,至徽漢合流,京劇形成,中國的戲劇達到了空前的繁盛。戲劇的衰落與科技的進步有極大的關系,隨著電影電視電腦的出現和普及以及其他娛樂形式的介入,人們的文化生活呈多元化趨向,戲劇再不是人們的唯一選擇,此其一。第二,戲劇的人物無非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內容無非忠孝節義,生離死別。與現代的生活相距甚遠。戲劇的節奏緩慢,在萬丈紅塵中討生活的人們,特別是年輕人,很難有如此閑情慢條斯理地坐下來,品茗賞戲。第三,還有一個欣賞斷代的問題。中年以上的人是在戲劇興盛的環境中長大的,這種無形的耳濡目染可以影響人的一生。但是年輕一代是在流行曲、迪斯科、電視劇、足球、汽車和模特的熏陶下長大的,他們對戲劇先天就很陌生。因此傳統的戲劇將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離我們漸行漸遠,這符合事物發展規律。正所謂“無可奈何花落去”。或許偶有亮點閃過,也僅僅是薄暮時的一抹霞光而已。

    盡管如此,我依然期望“似曾相識燕歸來”。

    今年六月中旬,我在上海參加了一個傳統戲曲研討會。會上與昆曲名家蔡正仁先生聊到戲劇的出路,蔡先生說,很可能出路在戲曲音樂化。這言簡意賅的話讓我沉吟許久。我想,戲曲的形式可能隨時代而去,但是戲曲的音樂經過現代手段處理,會發生鳳凰涅槃,超越時代而重生。大而言之,畢竟音樂是永恒的藝術。而音樂的源泉是生活,包括現代人和古代人的生活;包括城里人和鄉村人的生活;包括民歌里的生活和戲曲里的生活。中國的音樂最重要的兩個元素,一個是民歌,一個是戲曲。中國很多名曲來源于戲曲,如《梁祝》就取材于越劇。中國很多歌唱家就出身于梨園,如郭蘭英、李谷一、李娜,等等。就音樂元素來講,戲曲音樂比民歌要豐富得多,因為戲曲音樂本身就是從民歌里千錘百煉的精華。喜怒悲憤哀怨愁,表現起來,民歌可能調式簡單;戲曲就有多種板式,流水、西皮、二黃、垛板,等等。不過這僅僅是一廂情愿的理論祈愿,殷殷期望固好,漫漫歸途何在?

    轉眼到了七月初,一天,張愛珍打電話來說,將在晉城澤州會堂舉行個人專場演出,期望我能光臨。

    我想,無非是她的幾個拿手的折子戲,前些年看過多少遍了。去了,期望值并不高。

    去了,聽了,看了。這才想到,張愛珍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她顛覆了傳統戲曲個人演唱會的模式,不是靠表演取悅人,不是靠情節感動人,而是靠有深厚豐富的,有歷史積淀的音樂(包括聲樂和器樂)來打動人。這哪里是戲劇演員的戲曲專場?純粹是一個戲曲歌唱家的獨唱音樂會!為了更好理解和欣賞這臺音樂會,我們不妨把它分成兩部分來說。先說聲樂也就是唱腔部分。高亢嘹亮,通透圓潤是“愛珍腔”的特點之一。前者已屬不易,后者尤其難得。張愛珍的音域寬廣,超過兩個8度,而且發音時共鳴非常協調,聲帶彈性極好,呼吸位置恰當;所以她能較好地控制聲音的強弱,變化聲音的音色,從而發出有感性的聲音。《殺妻》是張愛珍的代表性唱段,板式變化復雜,感情起伏很大。但她在長達18分鐘的演唱中處理得從容不迫,唱得蕩氣回腸,催人淚下。昆腔本是上黨梆子聲腔的組成部分,幾十年來,大概由于過多強調文藝的戰斗性,使得如此婉約美雅的上黨昆曲幾至湮滅。此次她演唱的上黨昆曲《長生殿》選段“攜手向花間”,讓人領略到別一樣風情。高亢時聲斷云天,低回時月隱花眠,有秋水長天,有雨絲風片,如此豐富的表現力,真讓人癡迷。再說器樂部分。陣容浩大的樂隊豐富了戲曲音樂的表現力,改變了老戲音樂單一,高而不厚,尖而不醇的缺失,使上黨梆子的音樂更趨現代人的審美趣味。面對如此浩大的樂隊,對歌者是一個功底的考驗。張愛珍不能依賴電聲,不能把話筒放在唇邊,全靠呼吸,聲門的共鳴和語言的協調,形成一種有穿透力的聲音,才能穿過浩大的樂隊,把聲音清晰地送到聽眾的耳膜。合唱隊的加入,對于銜接起承轉合和烘托現場氣氛,起到了烘云托月的作用。喜歡音樂會的年輕人,喜歡上黨梆子的中老年人,在這里都能找到自己的寄托。

    張愛珍的華麗轉身,無疑是一種藝術的探索。就個人而言,她是成功的。她讓人們看到了她的藝術成就,讓更多的人喜歡戲劇的歌唱藝術。但眼下她是孤獨的,像一個探險的獨行俠行走在原野上,像一只離隊的孤鶩飛翔在藍天上。前面,天蒼蒼,野茫茫,路漫漫。大多數地方戲劇團無法復制她的成功。一來,還有市場,還有戲迷,還能生存。二來,名角一人去唱,其他人呢,龍套們呢?我看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才下午六點,還有一抹霞光,天全黑了,自然會有人去點燈。而這時候,正是落霞與孤鶩齊飛的薄暮。

 

本文來源:山西日報20100830;本文作者:姚劍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2-02-28 )

太 原 道 >> 山西民歌與山西戲曲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民歌與山西戲曲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民歌戲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