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自古以來,山西就因為獨特的地理環境而具有重要的軍事地位。唐朝《文辭》中形容是“居天下之脊,當河朔之喉”,它既是與大漠草原游牧民族沖突交鋒(當然也有交流融合)的第一線,也是俯瞰中原、問鼎天下的戰略要塞,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

  雄關險隘更增山川形勝,明朝成化年間所修的《山西通志》中說“關塞之置,內以察奸宄,外以御寇敵,大易所謂設險守國者也”,歷代統治者無不在山西建關修隘。據統計,現在山西境內有大小關隘二百多座,全國所謂的“十大名關”,山西竟居其四:雁門關、娘子關、平型關、偏頭關。

  這些關隘,既是阻擋和抵抗異族入侵的堡壘,也是戰火動蕩之時攻防自如、守易攻難的屏障(前者如雁門關,后者如虹梯關),再與各處的長城、隘口、烽燧、衛所、城池相呼應,構成了中國古代立體的軍事防御體系。在這些關隘中,我們挑選了六個著名的或具有代表性的關隘向讀者介紹,但因為作者并非專門研究此的學者,文章中難免有錯漏,懇請讀者見諒并指正。

山西古關隘系列
烽火平型關:鐵馬冰河入夢難
風雨寧武關:金戈鐵馬俱無聲
寂寞虹梯關:古道險關憶崢嶸
民俗娘子關:樓頭古戍樓邊寨
千秋雁門:關關河秋色照戎衣
西望偏頭關:大漠朔氣傳金柝

烽火平型關:鐵馬冰河入夢難

  平型關,夾在“內三關”和“外三關”之間的一座不起眼的小關,因為那一次彪炳千秋的偉大壯舉,被賦予了不畏強敵、抵御外辱的精神內涵,有了自己獨特的聲名。

  尋訪古關隘的腳步和目光所及,位于晉東北內長城上的平型關,都是微不足道的。作為歷史悠久的戍守之地,它既沒有山海關控制海陸咽喉那樣重要的地位,也沒有娘子關歷代 重鎮那樣顯赫的過去,更不具備嘉峪關那樣卓著的聲譽———長城的終點、古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從現代戰爭的角度來看,長城以及雄居其上的大小關隘其威力已大打折扣,抵御外族強敵的作用已日漸式微,而恰恰是這個不大起眼的小關口,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史上,在中國共產黨黨史和軍史上留下了輝煌的一筆。

兵家必爭,林彪和板垣征四郎都選中了這里 

  平型關在雁門關東面、繁峙縣東北和靈丘縣交界的地方,因地形如瓶而得名瓶型嶺。在金時已設寨,明清時稱平型嶺關。當地有俗話說:“內三關,外三關,中間夾個平型關”。這內三關指的是居庸關、紫荊關、倒馬關,外三關指的是雁門關、寧武關、偏頭關。平型關北有恒山如屏高峙,南有五臺巍然聳立,兩山之間夾有一條不太寬的塹式低地,平型關所在的平型嶺是這條帶狀低地中隆起的部分,地勢十分險要。綿延30多公里的關溝,是連接京畿和晉北的重要通道。

  1937年9月,覬覦華夏已久的日本侵略軍,在蘆溝橋肆意挑起爭端,悍然全面出兵中國。兩三月間,占東北,陷平、津,并且一路西犯,直逼晉東北。在日本軍界號稱三大中國通之一的板原征四郎,對山西垂涎已久,他不僅看中這里是軍事要沖,更看中這里豐富的資源,一直夢想在綏遠(現內蒙古、河北和山西交界的地方)、太原、石家莊、濟南、青島一帶建立一個日本控制的自治政權。于是借著他和閻錫山的師生之誼,在1936年從北京到太原,經涿鹿、蔚縣、廣靈、靈丘、繁峙、代縣、忻州,實地考察了平型關到雁門關一線軍事要地。這次,他仿佛抓住了實現夢想的大好時機,帶領著名的廣島第五師團野心勃勃一路殺將過來。而此時我紅軍剛剛完成了整編改組,在民族危亡的生死關頭,毅然東渡黃河,直奔抗日前線而來。林彪、聶榮臻率領八路軍115師在靈丘以南5公里處的橋溝一帶布置下與日軍對決的戰場。

  此時不滿30歲的林彪已經是紅軍中善打大仗、硬仗的高級將領之一。他憑著身經百戰練就的膽識和經驗,積極主張利用這里的有利地形伏擊日本侵略軍。“平型關”三個字,因為中國軍隊對日作戰取得的第一場大勝仗而名揚中外,平型關這三個字也因此被賦予了不畏強敵、敢打必勝的精神內涵。

  灼灼紅日照古關,
  朔云邊月若等閑。
  烽煙更助溝道險,
  泣血嘯鳴縈耳邊。

古關沉寂,鐵馬冰河入夢難

  現存的平型關關城為明正德六年修建,當時這里設守備一名,百戶一名,守御旗軍184名,還有3000名守軍駐扎。清朝又設了都司、巡檢司,可見當時的規模不同一般。即便這里從未有過楊家將一門忠烈、戰死沙場的轟轟烈烈,但漫漫黃沙中3000守軍舞刀弄棒演陣練兵,那陣勢也一定蕩氣回腸。可就是那樣的雄關,如今卻是這樣的沉寂,讓人不禁感嘆:幾度東風隨世換,千年往事隨潮去。看著關內關外依舊連綿起伏的群山,層層套著疊疊,仿佛從不曾改變什么。500年時光飛逝,關城內的明代過街戲臺,仍高高地矗立在空中,只有這不算古跡的遺存繼續演繹著金戈鐵馬的崢嶸歲月……

  暗淡了刀光劍影,
  遠去了鼓角爭鳴,
  湮沒了黃塵古道,
  荒蕪了烽火邊城……

  我們的車離古關地界越來越近,這幾句歌詞就越來越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海里。曾幾何時,古代民族間的征戰已塵封在歷史的角落,驚天地泣鬼神的抗日烽火也漸行漸遠,亙古不變的重重關山又歸寂靜。真是奇怪,如此一道天然屏障,過去幾百年的征戰與抵抗,竟然沒有給它留下多少可資回憶的印記,就連世世代代生于斯長于斯的關兵子弟,也淡忘了祖上曾經壯懷激烈的身世,問起他們的出身,沒有人能說道個究竟。

  走進冬日的平型關和因關而得名的村落,漫天艷陽照在風化了的城門和慵懶的村民身上,似乎找不到斗轉星移、時空變換的痕跡,斷斷續續的城墻和不遠處若隱若現的垛口,伴隨著從生到死的每一個人生場景,深入到一代又一代守城人的骨髓和血液里,問天,問地、問自己,今夕到底是何夕?也許只有遠處山梁上轟轟駛過的運貨卡車,才能把人們的思緒拉回到現實中來。近年來,這個光長石頭不長草的地方發現了鐵礦、錳礦,村里一些年輕人都以能到礦上打工為出路,礦產資源的開發和初加工成為當地經濟增長的新支柱;方興未艾的旅游熱,使這里也成為吸引觀光客眼球的地方,但往往是大隊人馬乘興而來,卻都搖頭嘆息而去,因為這里除了傾屺的關隘和殘破的城墻,附著其上的歷史和文化已了無蹤跡。前幾年,省文物部門曾撥款修復頹廢的關口,但花掉幾十萬,只是把充滿滄桑感的石刻關碑變成了不倫不類的黑色大理石,古代的城磚依舊散落在村民們的圍墻上和豬圈里,城墻依舊首尾難續。看來再現古關雄風,也許只是那些懷古戀舊之人心頭的一抹美麗憧憬。

平型關遺址

本文作者:苗文棣,摘自《山西晚報》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05-11-09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