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大话晋国

1、献公之恨  2、秦晋之好  3、文公践土  4、三家分晋

献公之恨

  

  如果说楚国的云梦象一颗落在地上的珍珠,那山西黄土高坡,就光秃秃的,象一只晒暴了的恐龙蛋,满是裂纹。不过五千年前的山西,却是个“晋北的好江南?#20445;?#33609;丰林茂、气候湿润,是干部疗养、开会的首选去处。除了环境好,这里还盛产披毛犀、板齿犀、三趾马、剑齿象和李氏野猪。当然,这些动物?#23478;?#32463;绝种了,都被山西猎户扑杀光了。

  到了夏商周,山西人打猎没油水了,开始种地,种地成绩裴然,直到汉、唐,京师人吃的大饼油条,都是从山西漕运来粮食做的,山西成了天下第一粮仓。但是物?#21507;?#32769;,过度垦殖把山西地力搞疲了,森林?#37096;?#20240;光了。?#25169;我?#21518;,这里生态严重破坏,土地成为半老徐娘,气候变得干燥少雨,到处是晒暴了的恐龙蛋。等最后一根树也被砍掉时候,购置木材就困难了,勤劳勇敢的劳动人民只好构筑起窑洞避风。山西有?#22438;?#31377;、地坑窑和砖石窑,内有土炕、门窗和厢房院落。据说这种住法很有古风,比“有巢氏”还古。窑洞冬暖夏凉,没有放射性元素和噪音污染,连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现在都在学习呢。

  土狭人满,田不足耕。到了清朝时候,山西人进一步种不出粮食来,想吃大饼油条只好从河南、陕西买了。于是,大家就干脆不种地,受雇于晋商票号,当学徒和伙?#30130;?#36763;苦百端,所获无几,不幸客死他乡,造出好多节妇烈女,充塞于山西各府各县的牌坊林里。

  山西东部为太行山脉,海拔1500米以上,再往东就是海拔100米以下开阔平坦的华北大平原,由华北大平原看山西,就会有?#25300;?#20046;高哉”的感觉。

  山西的南面以黄河、中条山为界与河南接壤,山西北部外有阴山、大漠隔绝,穿过蜿蜒的长城进入内?#26194;?#33609;原。山川形势险固,山西自古素有“表里山河”之誉,号称“最为完固?#34180;K南?#37117;可以据险关而守河山,比起“四战之地”的河南巴尔干地区,要舒服多了。“京师之安危,常视山西之治乱?#34180;?#23665;西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从春秋时代起就孕育出了晋献公、晋文公等一代英豪。

  山西也是中华文明的摇?#28023;?#21776;朝李渊在发迹前也在山西做唐公,中国人之被叫做“唐人?#20445;?#36319;山西大有渊源。远古的尧、舜都是在山西发迹。大禹也是在这里?#29486;?#20851;节炎的跛腿(道士跳大神所模仿的禹?#21073;?#36208;上历史舞台。周朝原祖,种地英雄后稷,据说居住在山西闻喜、稷山一带。这一带的稷王山,相传就是他播种百谷之地。

  大周朝的第二任天?#26377;?#23401;周成王,有一次和弟弟在梧桐树下玩过家家,周成王捡了块树叶,撕成玉圭模样(上圆下?#21073;?#26159;诸侯的玉玺),说:“你让我骑一下,我就把你封到唐国当诸侯。”这本是句戏言,但大圣人周公听见了,说“天子金口玉言,不能儿戏。”于是周公就不辞劳苦地从陕西镐京出发,去履行小孩周成王的戏言。周圣人?#28895;?#23376;的弟弟安排在晋水南岸,建立晋国。

  两百年后到了西周末期,周幽王被犬戎杀死在骊山脚下,晋国君主晋文侯就和郑武公一起收拾后事,拥立平王?#27425;唬?#25252;送平王东迁建立东周。

  西周残部还另立了一个中央,跟东周叫板,形成二王并立?#32622;妗?#22825;有二日的形势?#20013;?#20102;十年。公元前760年,晋文侯杀死了“假”太阳,周平王才塌实下来,史称“晋文侯于是乎定天子?#34180;?#24863;激涕零的周平王发布《文侯之命》,给文侯发奖状,后人将这一锡命收入了《尚书》,称赞文侯“克慎明德?#34180;?br>
  晋国确实像当年周公所期望的那样,发挥了?#27425;?#21608;王室的作用,是周王室的可靠“藩屏?#34180;?br>
  晋文侯高高兴?#35828;?#27515;了以后,他的弟弟?#29615;?#21040;曲沃(今山西闻喜县,闻喜是朱元璋起的名字),叫做“曲?#21482;?#21460;?#34180;?br>
  经过三代努力,耗时67年,死掉很多垫脚石和绊脚石,曲?#21482;?#21460;的孙子终于灭掉政敌,独揽晋国大权,29年后他死去,公元前 678年,我们飒爽英姿的晋献公(重耳的爹)?#27425;?#20102;。晋国的勃兴,开?#21152;?#26187;献公。

  楚国或吴国王子之间争起王位来,很简单,派个刺客,把牛眼一?#26705;?#19968;?#36763;?#25307;过完手,该死掉的死掉,?#27809;?#25481;的活掉,很爽。而晋国的夺位?#21073;?#35937;上海人打架,光骂光吐,但不抓脸?#23601;?#21457;。晋国的曲沃帮和翼?#21069;?#20320;指着我鼻子,我指着你鼻子,耗时67年,最后总算把架打完,晋献公上台,?#21916;?#20102;两个帮,在山西西南部的绛城(黄河大拐弯处的绛县)组织政府。

  晋献公?#27425;唬?#40784;桓公始霸,恐龙发育成熟。而晋国此时,连恐龙蛋还没有下出来呢,部队才只有一军,不到两万人。

  由于累年内乱,晋国政事荒芜,疆土狭隘,晋献公觉得粥少僧多,美女宝货不够分,记取上两?#27493;?#35757;,亲戚多了,除了互相抢玉玺,不会干别的好事。于是晋献公跟曹操想到一块儿去了,大举消灭同宗哥们,“尽杀诸公子?#20445;?#23601;剩自己这么孤独一枝攥着印把子享福。

  杀完之后,晋献公感觉?#37027;?#19981;错朋友不错自个儿也不错,不再担心公族把?#27542;?#25919;了,(而这时期,鲁国正在发生庆父之难,楚国是子元专权,晋国则避免了这种无谓的纷争)。

  但是国?#19968;?#24471;有人管啊,于是异性大夫们带着他们的名片和技术,都奔着鸟语花香的山西飞来了。所谓“楚虽有材,晋实用之?#34180;?#26187;国打破血统论,不拘一格录用人才,成为?#22363;?#20043;后最早使用招募县长制的国家。

  总之,晋献公杀掉那些占着茅坑的公室贵族,是筹建霸业的关键举措。这种欲练武功,?#25317;?#33258;攻的打法,是其他老牌诸侯国,包括齐国,所学不来的。

  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25317;?#33258;攻以后,贤人策士引进了,势力膨胀以后,?#19981;?#29359;上,最后把晋国瓜分为三的就是他们。晋国栽下大树,却给异姓人乘了凉,晋献公子嗣,只剩?#35828;?#26874;材板儿,为天下人所笑,亦?#21830;?#24687;。

  ?#35805;?#25552;到晋献公,都知道他跟儿?#30001;?#29983;、重耳代沟很深,是个昏聩专横的老?#19968;錚?#31867;似?#29420;?#38632;》里的周朴园老坏蛋。其实晋献公年轻时候,也是金戈铁马,气吞千里的。
  公元前661年,晋一军扩编为二军,晋献公统领上军,太?#30001;?#29983;统领下军。在鲁国发生庆父之乱那一年,晋献公起兵灭掉耿(山西河津)、霍(山西霍县)、魏(今山西芮城)三个周边弱小,在周天子管理不到的果树上偷摘了三个软柿子吃肚里,然后说,还不饱。

  ?#25991;輳?#22826;?#30001;?#29983;带兵击溃狄族皋落氏,?#28872;?#24037;作略见成效。基本上,晋献公主灭中原同姓国,这帮老爷腐朽之极,你不打,他?#19981;?#22312;柿子树?#29486;?#25105;烂掉的。而狄人就不好惹了,属于涩柿,咬一口就倒?#28291;?#26187;献公?#36816;?#20204;采取绥靖政策,“和亲通好、和平共处?#34180;?br>
  晋国南面两个小野猪——虞国(山西平?#21073;?#34402;国(河南陕县)因为养得又?#35270;置溃?#32780;成了晋献公眼里的唐僧肉。



  

  虞国、虢国虽然地狭人稀,国力弱小,却都是硬柿子,不那么容易捏。虢国跟周天子特别亲,曾接任郑庄公任周天子卿士,在长葛之战担任下军统帅。虞、虢两国互结同盟,以为犄角,倘使晋国开启战端,就会陷入两线作?#21073;?#29359;兵家大忌。

  齐楚召陵之盟前后,晋献公组织众大夫玩脑力风暴。晋献公说:各部门注意,我们前时期杀了一批政治?#31119;?#20294;是罪大恶极者还有在逃,虞国、虢国这两个破国,胆敢窝藏我们的在逃公子,我们应该怎?#31383;歟?br>
  诸大夫说:“打丫的。”

  “哈哈。寡人已经派捣乱部队到虢国边境寻?#30130;?#34402;国使?#35760;?#26469;辱骂我们,我?#21069;?#20102;骂,应该怎?#31383;歟?br>
  大夫荀息经过脑力激荡,想出一石二鸟的妙?#30130;河?#21329;词厚礼贿赂虞国,拆散虢、虞同盟,再?#19968;?#20250;痛殴一顿虢国。说白了就是有名的假虞灭虢之计。

  晋献公说:“好,?#19968;?#20986;血本了,准?#25954;话?#26020;点?#27169;?#20320;替我去贿赂虞国。”

  荀息说:“这礼薄?#35828;惆桑?#20154;家可不是吃素的。”

  “外加我的一个不要了的小妾,可以了?#26705;?#22905;从背后看还挺漂亮的。”
  荀息说:“请主公不要动怒,我看非送我们的稀世国宝——屈产良马和垂棘之璧不可。”

  晋献公说:“你想要我命啊,你想要我的命你就直说啊,虽然你这?#26149;?#24773;脉脉地看着我,但你不说你想要我的命,我怎么知道你想要我的命呢?你不说想要我的命却说要我的马,干脆你直接要我的命得啦!”

  为了一匹大马,晋献公值得这么着急吗。大马这个东西,现在看上去不是什么好货,只会爬在地上拉?#25285;?#21448;脏又?#25285;?#25307;好些苍蝇,但是在古代,有钱人玩的就是声色犬马。马们住的雕梁画柱,穿的文绣绚烂,吃的是穷人过年才吃到的好东西,平时养得膘肥体壮,一根杂毛没有,身上喷满香水,刷得锃亮,人见人爱,唐朝时候还训练群马衔杯祝寿呢。

  山西出名马,河东、上党、太原三郡都是良马产地,后来还有过娄烦骏马。

  晋献公是马痴,也是玉痴。他所心爱他的屈产良马,平时寸步不离,恨不得上厕所?#23478;?#39569;着,周末到郊外兜风,骑着马,等于奔驰跑车。而他的垂棘之?#25285;?#31867;似掌中宝电脑,也是日夜把玩不够的。山西出美玉,垂棘之璧就是其中价值连城的一种。玉是一种凝重细致的石头,色泽晶莹,令人爱玩。

  玉?#19981;?#36215;来清爽悦耳,串成几组,佩带在腰间,走?#20998;?#40483;玉响,清越尊?#29275;?#22240;此有节制步伐的肃穆作用。虽然会?#26753;?#36208;路步伐,却正能表现统治?#20934;?#19981;事生产,优闲儒雅的形?#21073;?#25152;谓“鸣玉而行?#34180;?br>
  大夫荀息说破?#20439;?#30382;子求晋献公忍痛割爱,“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嘛。晋献公象被剜了心似的,慢慢地从怀里摸出马房?#30733;?#20132;给荀息,说:“到时候你可一定要给寡人还回来啊。”

  于是荀息一行人,你牵着马,我背着玉,往南出发?#21152;?#22269;了。晋献公还在后面恋恋不舍呢,说:马儿啊,你慢慢跑啊慢慢跑,让我把你美丽的尾巴看个够。

  荀息背着良马牵着美玉(错了)来到虞国。虞国现在叫平陆县,我们中学课文里那个有名的抢救61个?#20934;?#20804;弟就是平陆的事。平陆的枣子还非常有名,叫屯屯枣,关羽老家离这方也很近,不知道关羽卖的是不是着种枣。

  虞国的负责人虞公,一听借道,勃然大怒,看见宝马美玉,立刻?#21084;?#20316;喜,大眼睛死死地落在宝马身上,象饥饿的网虫扑在网吧里。虞公这?#19968;?#26159;春秋有名的巨贪,从前,他弟弟有块宝玉,虞公想要,当弟弟的不给,又担心老哥抢,古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20445;?#22810;好的成语啊),还是赶紧给吧。巨贪拿到美玉,又跟弟弟要宝剑,弟弟吓得一楞,连夜卷铺盖逃跑了。

  虞公流着哈喇?#26377;郎土?#21322;天荀息送来的宝贝,把脸一?#25250;?#35828;:“这么稀罕的绝代宝贝,我这么廉洁的官员怎么能接收呢?来人,把马牵到后殿我的卧室去,还有宝玉,塞枕头底下。荀大夫,我不是要收你的宝贝,我只是觉得他们放这太危险了,放我卧室里不会丢。”

  荀息赶忙笑着答礼:“知道知道,那,我们想借道贵国——”

  “没问题啊——”

  旁边虞国大夫宫之奇着急了,一抻虞公袖子,说:“主公,据我所知,山西人小气得很,又狡猾,?#20113;?#23618;多多。如果没有阴谋,怎么舍得送咱稀世国宝。俗话说:‘辅车相?#28291;?#21767;亡齿寒’,咱们虞国和虢国,休戚相关,荣辱与共,主公不要——”

  “哎,我没说要啊,我只是怕它丢了嘛,寄存一下嘛。晋国跟咱们是同宗,同宗的晋国正在强大,咱们依附晋国,有何不乐啊?#20426;?br>
  宫之奇没辙,只好闭上鸟嘴。虞公迫不及待地出兵为自己敲响丧钟,他和晋国兵合一处,晋大夫里克和荀息南带兵下去揍虢国。虢国还真禁揍,丢了山西平陆县,但元气不伤,然而战略要地和军事虚实还是都被晋国摸清楚了。

  随后两年里,晋献公坐卧不宁地催促荀息再次发兵打虢国。荀息说,“如今虢国和狄人作?#21073;?#21681;们坐山观虎斗吧。”

  晋献公说:“可是我的宝马啊。”

  “有他们给你喂着,受不了委屈。宝马美玉不过是往虞国寄放一下罢了。”

  “可是他还骑?#29275;?#24515;疼死我了,该死的虞粪球啊。”

  这时候,消息传来,虢国把狄人给打败了,晋献公生气了,说:看!都让你们给耽误了。但是,一个叫卜偃的神汉分析?#20439;?#24049;的水晶球之后说:“我看虢国?#20439;?#22810;再能吃着5年粮食了。咱们占了他们的下阳,那是他们的祖坟所在,可他们照样嬉皮笑?#24120;?#20182;们打败狄人,?#39318;?#20197;让他们轻视我们而加速它的灭亡。”

  又打了三年粮食之后,晋献公实在不能等了,再?#38395;?#20351;臣向虞国借道伐虢。虞大夫宫之奇又?#26705;?#21033;欲熏心的虞公一意孤行,硬往圈套里钻。灭亡近在旦夕,宫之奇赶紧率领族人逃跑。

  这次晋献公亲自统军出征,声势浩大,志在必得。晋军来到虞国边境,停下,看见国境线上挂了个牌儿说“外单位车辆禁止穿行?#34180;?#33600;息走上去,拿出虞公的手?#20572;?#23432;境官兵赶紧搬开鹿?#21361;?#25918;人马通过——?#38431;?#22806;单位领导莅临指导。

  晋军一边走,献公一边催,快点啊,早去早回啊,早找到寡人的马的,赏100斤小米啊。晋军一路小跑,象劈竹子一样兵临虢国城下(河南陕县),把虢城团团围困。城里的虢国军民成了被衣服绑住的精神病犯人,左?#25381;?#20914;就是拔不出胳膊来。城外的里克把精锐晋兵藏在虞国兵?#30340;冢?#35784;言救兵,赚开城门,然后开始在城里切菜。在无数落地的?#36865;?#37324;边,虢公带了家属,?#21482;侍油?#27931;阳投奔周天子。虢国,就这么gone with wind了。

  晋军凯旋回师,又来到虞国国境,守境的说:“呦,?#38431;?#22806;单位领导再?#23627;?#20020;。”晋军一莅临进去,就再不走了,里克假装有病,将部?#27833;?#25166;在虞城外休整。虞公不知是?#30130;?#36824;时常送药问候。等虞公出城打猎,晋军以迅雷不?#25226;?#32819;之势把虞公的警卫部队分割包吃。(晋国人打仗,没一处不使奸计的)。中计后的虞公及其残部被压缩进虞城,晋国人?#27833;?#38754;抱着茅草烧门,里克、荀息并肩破门而入,把虞公抓笼子里去了。
  荀息冲进后宫,抓住东奔西跑的宫女,把宝马和宝玉寻了出来,赶紧找晋献公报告:“报告,马在这,璧在这,什么都没有变啊,您看,只是马齿加长?#21360;!?br>
  晋献公一会儿哭一会儿?#37073;?#25265;着马脖子说:“没变就好,没变就好,这回咱爷俩说啥再也不分开了。哎?#21073;?#24590;么没变,谁说没变,这马屁股上怎么划了这么长一条划痕啊!”

  “找马匹美容师,从新喷喷漆,跟新的一样。”

  骑着屈地所产宝马的晋献公,实现了他预期的灭国计划。战法云:“必胜之兵必隐?#20445;?#29992;假象掩盖自己的作战动机,然后各个击?#30130;?#23665;西人深谙兵不厌诈之道啊。

  虞国的失败都赖领导巨贪,文过饰非、拒纳谏言,终于引狼入?#25671;?#21608;代青铜鼎?#29486;?#27969;行的花纹是饕餮纹,就是那个动物“饕?#36873;保?#38750;常能吃,但他有?#28304;?#21364;没有身子,吃的东西?#27663;?#21435;却是一场空,虞公就是这样的。

  值此齐楚争霸、召陵取盟之?#21097;?#26187;献公统一了汾河下流,向中原人民献礼。晋国灭虞意义重大——当时周室有两块土地,小的一块就是洛阳,大的一块则被虞国隔在西边,晋献公灭虞之后,周室?#27807;?#27814;为二流小国,而晋国却把领土扩大几乎一倍,成为准一级大国。晋国国土跨到黄河南北两岸,粘连山西河南,成为据有崤山天险的强国。
  在春秋时代的三百年间,晋总计灭同姓异姓二十余国(后期以灭戎狄国为主),成为能与楚国相匹的最大华夏国家。晋国疆域最大时,一度?#21152;?#23665;西全省,河北大部、河南大部、陕西东部,以及内?#26194;?#21335;部。盛矣哉,大晋!



  

  晋献公晚年得了帕金森综?#29616;ⅲ?#21040;他当政20年的头上,吃饭就开始经常掉渣,脑子经常忘事,在丝帛上签字经常提?#27663;氬黄?#21517;,发展到严重时候,别人不?#30634;?#20182;就尿不出尿来了。大家估计晋献公也吃不了五年粮食了,鉴于这种情况,后嗣之争就炽热来了。

  晋国既定的世子是申生,另几个公子分别是重耳、夷吾、奚齐、卓子(卓子象日本女孩),除了申生,这些公子的妈妈都是楼兰新娘(戎狄美女)。

  山西这个地方?#35805;?#26159;戎狄,所谓“晋?#30001;?#23665;之中,戎狄与之邻?#34180;?#29305;别是山西大同以北属于中原文化圈的边缘地带,北方强盛的?#25991;?#27665;族常常在这里放箭、放羊,或者给中原人放血。最初唐叔虞分封到这里建立晋国时,采取放纵的民族政策,按照戎狄习俗分配牧地,保留了很多狄俗。

  戎人狄人和晋国基本上是兄弟关?#25285;?#26187;国公子经常娶来戎妞当老?#29275;?#23665;西各地的民族矛盾都不大。秦汉时代,开始跟戎狄打仗,刘邦在平城(山西大同)被匈奴30万精骑围困达七日。到了八百年后的晋朝,情形更糟起来,五胡开始?#19968;?#23665;西?#35805;?#26159;高鼻子紫眼睛的番邦人,把中国祸害个够,所谓?#23433;?#29983;?#27492;?#24687;,胡马半乾坤”了。

  春秋时候的戎狄与华夏族,还在互相友好通婚。晋公子重耳和夷吾的娘都是狄女,重耳的妈叫大狐,夷吾的妈?#34892;?#29392;。后来晋献公觉得家里狐狸还不够多,就发兵去抢骊戎,抢来了骊君的俩闺女,大闺女叫骊姬,生下奚齐,骊姬的妹妹生下卓子。

  骊姬需要着重说一说,她的出身,类似周幽王从犬戎抢来的褒姒,后者戏完烽火诸侯,就把老公给克死在骊山脚下。晋献公的骊姬也不是善主。晋献公年老,需要虐待女人来取得快感,只有骊姬能把它当作愉快的游戏,愈是挨打,愈是笑得?#22438;?#36855;人,再加上花样百出的床上功夫,使晋献公获得了别人所不能给予的满足,这就是所谓的专?#29835;傘?#30001;于她出众的媚术和精到的房中术,骊姬鹤立于诸狐之?#28023;?#26187;献公就想在众媳妇之中提拔骊姬当夫人,并且请神汉来占卜。

  神汉装了半天神弄了半天鬼,又数了半天耆草,结论是吉,然后烧了一只乌龟?#29301;?#19968;看,却变成大?#20303;?#31070;汉说:?#35805;?#20986;现两个矛盾结论时,俺们神汉都是采?#26790;?#40863;的意见,因为乌龟壳占卜,历史更悠久,所以,应该是大?#20303;?br>
  晋献公说:不行,我看是大吉,耆草的意见很正?#20223;鎩?br>
  天姿国色的骊姬被提拔成为夫人,然后她觉得?#38647;由?#29983;假装正经,非常讨厌。有一天,骊姬把一罐子蜂蜜涂在头发上,?#33945;?#29983;陪自己在花园散步。如果是现在,你头上涂了蜜到外面走,最多能多落些尘土。但古时候的生物多种多样,打外面一走,骊姬立刻被小蜜蜂发现了,小蜜蜂跳起8?#27835;瑁?#24456;快大?#22909;?#34562;象?#32439;?#38431;一样追着骊姬?#28304;?#36305;。骊姬很害怕,请申生帮她赶蜜蜂,申生觉得骊姨娘的形状也挺狼狈,就抡起袖子使劲给她?#31232;?#39562;姬抱着?#28304;?#36305;,世子在后面追。正好,给老晋献公看见了,老晋献公一看,好比董?#38752;?#35265;了吕布戏貂禅,气得也差点拿大戟去穿?#38647;由?#29983;。

  不过这个故事却是假的,是古代说书人瞎编的,事?#30340;?#20250;有这么戏剧化,世子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陪着爹的姨太太逛花园的。而且轰蜜蜂,跟往骊姨娘身上扑,怎么看也不是一样。《左传》和《史记》上都没有这个记载。

  ?#23548;?#19978;,申生之死,不是妇人的毒舌头作梗。晋献公怎么说也是个开疆拓土的雄才之主,能被一个妇人蛊惑地?#21069;?#33258;己仨儿子(申生、重耳、夷吾)都杀了吗。要说问题,还是出在?#38647;由?#29983;自己所处的“势”上面。

  这里需要谈论申生的身?#28291;?#20182;母亲是中原齐国人,名门闺秀,DNA很优良的,叫做齐姜,(也是骚女文姜的姐妹?#26705;?#40784;姜本来是嫁给了晋献公的老爹,但晋老爹吃了很多海?#39134;觶?#21507;过火了,反倒导致齐姜小姐不能?#38431;椋?#40784;姜就跟下一辈儿的晋献公自由?#34507;?#20102;。等晋老爹一死,献公觉得老爹用过的东西不能浪费,干脆把齐姜纳为自己太太,不久生下贤达淑均的?#38647;由?#29983;。申生还有个亲妹妹,嫁给了很不俗的山西小伙——不是别人,秦穆公是也!(晋国、秦国之间互相嫁闺女,“秦晋之好”嘛。其?#30340;?#37117;是想拿闺女去统一对?#21073;?#20114;相持对方的股份。)

  申生,和郑国的世子姬忽或者秦太子扶苏一样,少年勇武,战功?#24656;?#38271;期带兵在外,鞍马劳顿,被国人敬重,唯一缺点就是跟老爹不熟。这样的人命运有个共性,要么就象李世民那样果敢地发动变乱,夺了老爹的位置,要么,就是自己的死路一条。外国也是如此,三百年之后,马其顿伟大国王腓力也是跟其更伟大的儿子亚历山大无法沟通,互相妒恨,最终老国王被刺死。

  ?#35805;闥道矗?#22826;子(世子)带兵在外,很容易招老爹?#20992;省?#22826;子在外带兵,需要调度军队,必须有相当的独断权,遇上问题如果请示老爹,那就影响自己在军将中威信,如果不请示,那就有点不给老爹面子。时间久了,矛盾积累。而且,儿子比?#29486;?#36824;能打仗,比?#29486;?#36824;有人?#25285;?#24456;容易让?#29486;?#24863;觉自?#22909;挥?#20102;,于是非不肯?#25910;?#21475;气。汉朝有个太子,很聪明,他不干预政事,而是一门心思地关心老爹的身体,展现自己俯首帖耳的孝道,使老爹倍受感动,乐意把皇位赏给他。

  而?#38647;由?#29983;是靠自己的实力挣君位,反倒事与愿违,老晋献公本来就?#38590;?#23567;,是个扣门儿,自己勤苦打下来的江山,怎么能给自己的竞争对手。要给还是给骊姬的儿子奚齐,因为奚齐这时候还是个?#22766;?#19968;样的孩子,跟小动物一样,所以不那?#21050;?#21388;。

  于是老晋献公就跟骊姬达成默契,共同抵制世子。工于心计的骊姬摸清楚了献公的心?#36857;?#20063;就有恃无恐,她?#21705;?#23432;边防的?#38647;由?#29983;假传圣旨说:你爸爸昨夜做梦,梦见你死去的妈妈齐姜了。你赶紧?#36182;?#19968;下你妈?#29835;傘?br>
  于是太子祭祀。按照周朝规定,祭祀用完的腊肉,需要送给老爹去。腊肉送来以后,骊姬就在肉里边放?#35828;?#32791;子药,然后端上来给献公吃。献公有?#26705;?#22855;就奇怪在这有疑上了,他媳妇送东西,他有什么疑的,是不是成心啊)。献公命令把肉分给狗和太监吃,二者当场?#21171;觥?#22909;哇,世子要造反啦!要杀我老头子啦!

  献公和骊姬俩人象演戏似的,骊姬赶紧哭诉说,都是我们娘俩不好,老爷您宠幸我们娘俩,引得世子不满,想要您老人家的命,还是让我们娘俩自刎以谢世子?#26705;?#21596;呜——

  按左传记载,晋献公立刻杀掉?#38647;由?#29983;的师?#20992;?#21407;款,又传令到世子军队驻地,?#30772;?#19990;子自杀。

  ?#38647;由?#29983;的幕僚赶紧跑来议论,有的劝他找主公辩白一下。

  申生说:我爹没有骊姨娘,寝食都不塌实,我又不讨我爹?#19981;叮?#22914;果我爹再恨了我骊姨娘,他身边就没有人了,落得太孤苦了。所以我不想找谁分辨。

  旁人又说:那您就逃跑?#26705;?#22825;地之大,都知道您的令名,去哪里都会有人接纳的。
  申生说:我如果逃走了,就是象天下彰示我爹的短处,我不?#25954;?#35753;咱们晋国人被笑话。

  于是,公元前656年,?#38647;由?#29983;自缢于新城,愁闷地离开了这无法容身的人间。谁让他生在君王家呢?在这样的处境里,他又能怎?#31383;?#21602;。

  如果,?#38647;由?#29983;的故事被写到中学课本里去,语文老师讲到这里一定又要批判申生了,说他有?#20934;?#23616;限性,没胆量跟命运抗争。其实申生之死,是为了维护大?#37073;?#36991;免了晋国刚刚勃兴的?#20081;担?#34987;内乱所扼杀。我崇敬申生,丝毫不认为他是懦夫。申生的死,?#27807;?#25171;击了骊姬势力,赢得大臣们普遍同情,为两个弟弟创下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他的死比泰山还重。

  世子在新城一死,接下来就是重耳和夷吾了。骊姬?#27835;?#21578;重耳和夷吾都参与了祭肉撒毒?#31119;?#29486;公非常乐意相信这一无证据指控,立马派人杀重耳和夷吾。这两公子都不?#25285;?#38395;风就跑。重耳逃到蒲城,夷吾则?#21448;?#23624;城,在那里忐忑?#35805;病?#19968;夕三惊地等消息。

  这时候,晋献公派出大内高手寺人披追杀二公子重耳。

  寺人批是宦官,不过早期的宦官未必百分百都去?#30130;?#23546;人披就是一个去了势的武林高手,比后来的王重阳、丘处机和张三丰(都是山西人),辈分要高两千年。寺人披藏在宫里昼?#23521;?#20064;葵花宝典,一双鹰爪练得比海公公猛厉十倍。

  寺人披接到?#23478;猓?#21899;喋连声?#20013;Γ?#26045;展绝世轻功,连蹿再纵,?#35745;?#22478;抓过来了。重耳的死党——其舅?#25749;?#20547;也得讯,提前通知二公子重耳避?#23567;?br>
  重耳得讯后哆嗦了半天,深呼吸两下,说:“我爹爹命人来杀我,当儿子的不能抵抗。”

  狐偃心说:“您倒是想抵?#26775;?#21487;就凭您的花花公子?#30130;?#20063;得行啊。”

  重耳说:“我命令,谁敢跟来人交手,死罪。现在我宣?#36857;?#36867;跑!”

  正这时候,外面呜呜狂风乱作,寺人披从一公里外把一串尖利?#22374;?#30340;鬼啸直送进重耳一党的耳朵眼里。重耳喊,妈呀来啦,快上墙。

  话音刚落,寺人披黑爪直抓重耳天顶,重耳扑通仰面栽倒在地上,四个侍?#31726;习苏破?#25509;寺人披一?#23567;?#37325;耳还喊呢:不许接?#23567;?br>
  没等嘴闭上,霹雳噗噜八只?#20439;?#23376;都掉到重耳脖子上了。刚要大叫,又两个侍卫架起重耳往后墙撤。狐偃这时候已经爬到墙头,使劲?#37027;?#31034;意。众人死命把重耳挤在圈中,往墙头上?#23567;?#37325;儿就听见圈?#27833;?#36793;,咯吱咯吱无数人脖子被寺人披拧断的声音,吓得迈不动腿。大家把他面条一样软了的腿跨在墙上,寺人披从死人堆外一跃而起,逮住重耳右手袖子,咦地一声?#30333;埂?#23383;诀往下坠。重耳身子一歪,电光火石之间,狐?#28982;?#21073;砍去,袖子刷拉斩?#31232;?br>
  寺人披抓住一截袖子飘然下?#26775;?#33853;地却是空的。刚要拧身上?#21073;?#23601;发现有?#35805;?#20010;人一齐?#29486;?#20182;的左脚脖子,另外?#35805;?#20010;人,一齐?#29486;?#20182;的右脚脖子。很多人够不着他脚,就抱住前面人的脚,寺人披从来没有这么多人给他抱过脚,往上一?#27169;?#23601;象?#30772;?#19968;?#25062;林?#30340;渔网,蹦不三尺就被坠下来。寺人披哇哇大叫,双掌拍出,象剁饺子馅似的一通猛砍。狐偃乘机背起重耳,翻身跃?#21073;?#25746;丫子一口气跑到天亮。

  寺人披把重耳的侍卫全部剁?#23665;?#23376;泥之后,(估计能?#35805;?#22478;人吃半个月的),看看重耳没影子儿了,大喊晦气,灰头丧脑地捏着半截?#25307;?#23376;回去复命。

  重耳?#31171;?#20547;在境上一商量,决定逃奔翟国。“翟”通?#26263;摇保?#32735;国是狄人的国度,不过也是重耳的舅家,重耳妈妈就是狄人,狐偃则是重耳大舅,但俩人岁数差不多。哥俩奔到翟国,狄人一看,这小南蛮来啦,?#38431;?#20174;此,二流子重耳,开始了他漫长的流亡生涯。(?#22278;黄穡?#35828;二流子没有贬义,他行二,又是流浪公子,简称二流子)

  这里还有一个插曲还没有说。在扳倒?#38647;由?#29983;之前,先需要剪掉他的爪子,那就是大夫里克。里克是“假虞灭虢”时期的统兵首领,后来一直在军队中追随申生,是“?#38647;由?#29983;帮”的,必须把他搞定。

  于是骊姬派了一个宫廷歌唱家——优施,预备用他其海妖一样的歌声,去做里克的统战工作(为了儿子的前途,骊姬还特意跟优施睡了几觉)。

  里克,从名字上看,象个外国人名翻译过来的,模样估计是高鼻子,长脸条,?#32435;?#29096;的?#25163;保?#22823;高个子。

  优施进到他家,就说:Hello, How are you doing, Mr. Lick.

  里克?#19981;?#31572;:Pretty well, any new songs for me today?

  优施说:Yes, Please stay tuned on the hit FM(Oh, No,说错了)。然后优施就唱了一段儿小曲儿,歌词是:“暇豫之吾吾,不如鸟乌。人皆集于苑,己独集于枯。”

  里克听不出弦外之音,就?#21097;篧ell, terrific, but what do you mean though?
  优施放?#24405;?#20182;,坐下来,告诉里克说:“我唱的意思是,您啊,还不如鸟乌聪明,鸟乌都知道选择茂密的树?#21046;?#24687;,而您里克却拣了根枯木枝儿。”

  里克不明?#36164;?#20040;是茂树枯枝儿。优施回答说:“奚齐的妈妈骊姬贵为夫人,最受老爷子?#29835;?#36825;岂不是茂树。而申生的妈妈早死了,申生最招老爷子?#24120;?#36825;岂不是枯木?”
  里克听完之后,?#25970;屏?#20037;,承?#29486;?#24049;不识实物,但又不忍心背叛申生,故而采取中立态度(“中立”一词的出处),终于导致申生落?#36873;?br>
  (既然谈到宫廷歌唱家优施,就得多说两句山西的说唱艺术。就象巫风炽热的楚国人?#19981;?#36339;舞一样,山西人?#19981;?#21809;戏。山西出土的戏曲文物占全国80%,元朝的关汉卿一说就是山西解州人——关羽的老乡。还有“元曲四大家”的白朴成也是山西人,首创《祝英台死嫁梁山伯》的。

  我曾经在去五台山的弯道上,听长?#22659;道?#19981;停地放戏文,有个老汉哼哼呀呀的,我一个字也不懂。据说晋戏有50多种流?#26705;?#33970;?#33669;?#23376;、晋北道情、晋中秧歌,还有民间驱?#23567;?#36187;戏、斩?#35843;桑?#37117;很有名。山西人爱唱,春秋时代的晋国士大夫讨论国事,都爱唱一段?#22930;?#32463;》。
  据说,最早的音乐是朱襄氏创造的,那时候天下经常刮风,阳气过盛,万物散落解体,果实不能成熟,所?#36816;?#21019;造五?#30097;?#24341;来阴气,安定众生。后来葛天氏手持牛尾,踏脚而歌,是淳朴的乡村音乐。周武王灭掉殷纣以后,在太庙献上俘虏,禀报斩杀的人头数,令周公创作了“大武”乐。周公讨伐东夷以后,又创作了“三象?#20445;?#36825;都是正经好歌,都是政府音?#37073;?#25972;齐有节的德音,寓含着父子君臣的纲?#20572;?#38656;要穿好大礼服去听的。

  但是政府音?#27542;?#38391;烦?#28023;?#23454;在使人不耐。关于这点,去问?#22763;?#32769;夫子就知道了。他老人家在研究大韶的时候,三个月恶心得吃不下肉去。

  到春秋时期,礼崩?#21482;担?#22823;家都?#35805;?#21548;“大乐与天地同和”的政府音乐了,改听流行的“郑卫之音?#20445;?#38753;靡小调,听了非常之爽,但是老想听就会消磨意志,随后就要干卑鄙、犯上的事,“淫邪放纵、奸佞欺诈?#26412;?#37117;跟着来了。可是大家偏都听得上瘾,上至公卿,下至黎民,都会小妹小妹地学两嗓子。

  这种风气从河南(郑国卫国)也影响到山西,山西出了枪、石两个乐人,唱得非常火,(从名字上看,应该是最早的摇滚乐队,羽泉组合),战国的赵烈侯甚?#28872;?#36176;这俩人万亩封地。

  山西的女歌星也灿烂夺目,最佼佼者要算战国时代的韩娥。韩娥跟王菲差不多,在老家唱不红,后来流落到齐国,一下子红得发?#31232;?#22905;的演?#36857;?#21495;称“余音?#23631;?#19977;日不绝?#20445;?#24403;她曼声哀哭,一里老幼?#21592;?#24833;伤神,垂泪相对,三日不食,当她曼声长歌,一里老幼喜?#23621;?#33310;,不能自禁。韩娥的歌声感染力强到这个地?#21073;?#30495;服了她。?#19978;?#36825;个卓越的歌手没有留下一张CD,不过当地人把她的风格?#22363;?#19979;来,创造了“喜歌哭?#20445;两?#36824;有。



  

  二流子重耳、三流子夷吾象丧家之犬一样?#27833;?#20197;后,城里的四公子“奚齐?#20445;? 骊姬的儿子),顺理成章成为世子。奚齐岁数还小,需要有人罩着。
  那位脑力激荡,献出“假虞灭虢”之计的荀息,一直死心塌地给晋献公卖命,是个久经考验的封建士大夫。荀息接受晋献公嘱托,发誓要照顾好奚齐成人。晋献公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又过了几年,到公元前651年,齐桓公召开九?#29616;?#20399;的最后一合——葵丘之盟,山西省的晋献公因病未能出席,半途折回的时候病情越发严重,人哆嗦得象一台脂肪震动机。终于,操心刻苦一?#27815;?#30340;晋献公同志在?#26049;旅?#22909;的秋天,?#26408;?#25152;有脂肪,象一快干枯的里程碑,倒在了晋国?#20889;?#24320;垦的土地上。死后谥为“献公?#20445;按?#26126;睿智”叫做“献?#20445;?#21487;见,人们眼里他并不?#25285;?#19981;至于被狐狸精骊姬?#26432;巍?#20182;和?#38647;由?#29983;的恩恩怨?#26775;?#25105;们还是不要过多介入和?#34383;?#21543;。

  山西南部的绛县,?#20004;?#36824;有晋献公的坟,省级重点保护单位,有空可以去看看,同时那里还有晋文公重耳的墓。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的?#26775;?#22312;附近的灵丘可以找到。

  爹和大哥都死了,二三公子?#27833;觶?#32769;四奚齐遂在老荀息的扶助下预备接班。而重耳的党?#20439;?#32039;在都城里搞串联,试图给重耳赚些?#27721;齲?#24182;且跑到大夫里克家里,做里克的统战工作。里克的这一票投给谁,变得?#20937;?#37325;要了。

  里克原本是“申生帮”的,正为自己的懦弱的中立态度?#29273;ⅲ?#31435;刻答应两帮合一,向“寡妇骊姬帮”发难,杀掉骊姬的儿子奚齐,给二公子重耳回国主事铺路。但是,里克的老?#25509;?#33600;息大夫,已经接受?#26579;?#25176;孤,死命要保住奚齐这孩子。

  里?#20439;?#22791;在献公的丧礼上发难,事先给荀息写了一封信,说:

  Dear Mr. Xun Xi,
  We are good friends, and I don’t want see that you die together with Xi Qi,whom I am determined to kill in the funeral.
  Best regards
  Lick
  651BC

  荀息看了信,回复说:我已经答应?#26579;?#20102;,你要动手,随便你,我有死可也。

  里克看见老同事这么拧,自己仁义尽至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于是他派出最擅长杀小孩的武林高手,化装成举招魂幡的,混在献公的发丧?#28216;?#37324;。

  老荀息百方戒?#31119;?#29992;犀牛皮盾牌护住奚齐,走在丧车前头。开始焚香?#36182;歟?#20247;人大哭,情绪混乱。这时候,刺客刷地抽出青铜宝剑,一剑刺穿盾牌直?#36286;?#38754;的奚齐,奚齐死于非命,时年11岁。保镖杖剑来救,没走两招,也被一剑钉死。

  里克听说已经得手了,奚齐死了,“重耳帮”的人赶紧跑来弹冠相庆。忽然又听?#36947;?#33600;息牛脾气又犯了,虽然死了奚齐,骊姬的妹妹生下的卓子,还可以立为嗣君。大家非常?#23194;眨?#22909;似听见股市下跌。

  荀息也赶紧开会,讨论对付里克和“重耳帮”的办法。神情沮丧的骊姬抱着日本女孩卓子也来旁听。晋献公从前的同姓恋朋友梁五同志首先发言,他说:“既然里克贼杀了我们的小主公奚齐——(说到这,旁边骊姬赶紧掉泪)。俗话说以血还血,以牙还?#28291;?#20197;扫帚疙瘩还板砖头,咱们就不能杀他里克吗?#20426;?br>
  荀息说:“刚才这位同志发言很精辟,很感人,但是没有上升到战略高度。我觉得搞暗杀太危险,对方结党又多,乱杀起来,咱们也难保了。当务之急,是应该赶紧找秦、齐两国结援,获得国际认?#26705;?#22806;援?#25163;?#20877;慢慢分裂里克、重耳帮。大家觉得怎样。”

  大家都觉得这是修正主义路线,梁五同志带头笑话他没出息,从前“假虞灭虢”时候你还算可以,现在你老了,要装缩头乌龟了,真没出息。

  梁五回家以后立刻请出武术高手屠岸?#21335;?#29983;——山西武术界人材真多啊(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啊)。屠岸夷这小子能够背负三千钧绝地而狂?#36857;?#26753;五命令他,请你怀揣利?#26032;?#20239;在城门,明天小主公奚齐出丧——小主公刚给大主公出完丧,就自己也出丧了——见到高鼻梁大个头穿笔挺西服的先生走过,就杀他死无赦。

  屠岸夷这人是个非常善变,在后来的历史进程里边,他一再改主意、?#38599;?#36710;、背叛主子。他想了想,觉得里克一伙势力大,干脆投奔里克报信,实话实说了。

  次日,里克借故不出城送丧,而是把?#37066;?#37096;队拉了出来,趁城里?#25307;椋?#25915;打朝宫。城外发丧的人听说了,草草收场,赶紧回击。梁五同志兜杀里克后路,不料站他身边的屠岸夷突?#29615;?#27700;,一剑出去,正好把梁五同志美丽的鼻子蹭下去了。梁五捂着鼻子叫?#21073;?#20320;有没有搞错!!

  屠岸夷抱?#31119;?#35828;:老?#20960;紓?#23545;不住喽。举剑又刺。梁五无?#21361;上?#20102;这细皮嫩肉的?#24120;?#20030;起剑,自己把自?#21644;?#27515;了。

  里克?#35805;?#20154;抢进朝堂,透过四角?#25096;?#22868;藏的宫人身影,传出的是卓子的哭声。里?#27515;?#22768;道: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老大夫荀息面色凛凛稳坐中间书?#31119;?#24576;里抱着卓子,说:“用不着你提醒我,该死的时候我自然会死。主公尸骨?#26149;?#20320;杀了主公骨肉,我不信,你还要再杀主公一块骨肉吗?#20426;?br>
  里克说:难道?#38647;由?#29983;不是主公骨肉吗?#28821;?#39038;身后:Who can revenge for princess Shen?

  屠岸夷说,我来给申生公子报仇——,扬矛出手。荀息举肘护主,哪里护得了,飞矛象运载火箭一样,把应声毙命的卓子运载上了西天。老荀息急了,抡宝剑下来拼命,左冲右突,模样可怖。众人不理他,冲到后宫去杀骊姬。荀息一声长啸:“先公爷!老臣无能,有辱使命。”遂自刎身亡。

  史家引?#22930;?#32463;》说:“白圭之玷,犹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说荀息因为一句错误的?#20449;担?#36830;累了身家性命乃至历史名誉。

  骊姬的下场则是跳井或者上吊,总之是死了,死后被戮尸。和骊姬睡过觉的宫廷歌唱家优施,也在冲突中死掉。

  主子都被杀完了,大地干净了,突然没有人管着这社会了。绛城里放假三天,大家感觉到生命无法承受之轻。

  有人说,历史是一种精神?#22303;?#37327;的链接。不管做了多少糊涂事,不管屈死了多少含恨的鬼,地球总还要拿一个白天去交换另一个白天。晋国的国家栋?#22909;?#25830;干朝堂上的血迹,又开始商?#22353;?#31435;国君的事啦。

  老献公的五个儿子里边,死了仨,就剩在逃的重耳和夷吾了。“前申生党人”里克召集“重耳帮”和“夷吾帮?#20445;?#35752;论后达?#26194;?#35782;,国君还得让重耳来当。于是派那个?#24052;?#23736;夷”到翟国接公子重耳回来继位。屠岸夷兴冲冲跑到翟国说:“重耳先生,人民都等着您回去安定局势呐。”

  重耳一?#25105;?#32463;在翟国呆了5年,春草暮兮秋风惊,秋风?#21484;?#26149;草生,惟?#32769;?#38899;还没有改变。他接过老家送来的邀请信,用老家口音说:?#29677;敢?#21644;喔的智囊们商量一下。”

  重耳人?#24403;?#36739;好,从小?#19981;?#36319;高学历的人来往,晋国一时的俊才如?#36816;ィ?#29392;偃,贾佗,先轸,魏武子之辈,跟重耳过从紧密。这帮人气极高的“政虫?#20445;部?#32769;婆孩子跑到翟国追随重耳,都是受他个人魅力影响。大伙一研究,认为现在还不能利令智昏,国内连死三君,回去也是凑数。重耳本来胆子就小,在翟国也比较乐不?#38469;瘢?#23601;婉言对屠岸夷说:?#29677;?#24471;罪了父亲?#27833;?#22312;外,已经很是不孝。父亲死了以后,喔又没有回去参加葬礼,尽儿子义务,哪有脸面?#22363;?#21531;位?国内公子还多,请另立新君。”
  事实证明重耳过于谨慎而坐失了良机,而要费后边十几年的周折,达到此时轻易就能达到的目的。

  既然他不?#25954;?#22238;去,国内“夷吾帮”的份子就来劲了,派人到梁国去接夷吾。

  通缉犯三公子夷吾这几年过得不好,一?#21271;?#27515;去的老父亲追杀。最早他也想学重耳的样,跑到?#21171;馓以?#30340;翟国去(据说翟国的美女很好,充满野性和挑?#28023;?#37325;耳已经泡到了一个了,?#36816;?#21017;泡到了那妹妹,都结了婚。)但是,夷吾的帮闲们说,去翟国,给人感觉是去找重耳结为黑帮,造反的罪名就更摘不净了。

  夷吾?#40644;?#36864;求其?#21361;?#36305;到梁国(就是“老?#20960;紜?#26753;五的老家,陕西韩城一带,附近有黄河龙门,两岸崖璧高?#21097;?#40644;河惊?#39759;?#20154;,过了这里,水面突然宽展,故所谓黄河冲破龙门)

  三公子夷吾在梁国也娶了个公主,生了孩子,天天搂着老婆望眼欲穿地等着有人理他,终于晋国?#25296;?#26469;了,好期待啊。

  听?#25296;?#35828;完来意,夷吾以手加?#30591;?#22825;授晋国啊。他的狗腿子隙芮?#20154;?#20919;静,说现在朝里,里克说了算,不是好惹的,咱必?#34402;?#21161;秦国虎威,给咱撑腰。

  秦穆公(赢任好)目前在秦国当?#35805;?#25163;,他继位时间大约是在晋献公假虞灭虢前后,最近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当了霸主,第二天,晋三公子“夷吾”的?#25296;?#24102;着美玉和求救信来找他了。穆公不知是喜是祸,(整个老?#34507;徒?#30340;陕西小伙子),赶紧请出70多岁的国宝级珍稀老干部?#26495;?#21460;?#20445;?#35828;:饿见的世面少,您老给饿说道说道吧。

  蹇叔说:“夷吾和重耳,岁数都不大,也都是你的妻弟,你帮谁都一样。自从你的妻兄申生死了,晋国?#24179;?#19981;断,如果你能定立晋国社稷,那就是定威取霸的开端啊。”

  秦穆公听完挺来劲,说:“那饿应该怎?#31383;歟俊?br>
  蹇叔交待一名?#25296;?#21435;探视俩公子,相相面,看谁更适合当国君。?#25296;呦日?#21040;重耳,重耳不卑不亢地拒绝了秦国的好意,说:?#29677;?#19968;个?#27833;?#22312;外的二流子,怎敢辱上国的车马而违背?#26579;?#30340;意愿。”

  秦?#25296;?#21448;跑到梁国,夷吾一看投资商过来考察了,赶紧谄笑,撒谎说自己想把河西之地送给秦国做贿?#31119;?#22914;果秦国?#20064;?#25105;的话。

  秦穆公和蹇叔听完?#25296;?#27719;报,秦穆公觉得重耳贤义,象个国家领导样。蹇叔却说:“可是我们不能选重耳,重耳入国,未来不?#19978;?#37327;,这对我们秦国是最大的削弱。我们秦国为了向东发展,必?#34402;?#21161;河西五城做跳板。还是选夷吾吧。”

  秦穆公说:?#23736;?#30475;还是您老智商高。那就帮夷吾?#26705;?#23601;是太便宜了这娃子了。”

  从地图上看,山西和陕西象两只方形的色拉油桶,并排放着。山西在东、陕西在西,两?#38431;?#20809;闪闪的狗牙。以秦晋大峡谷为界,黄河滚滚奔流于谷?#31069;?#30011;定了陕西山西的界限。

  秦穆公亲发兵车三百乘到梁国,接三公子夷吾坐在驾?#26707;弊?#19978;,其大秘书“吕饴甥”和狗腿子“隙芮?#24330;?#21518;面的?#25285;?#19968;行人过了黄河,向东达到晋都“绛城?#34180;?#36825;时候,?#28216;?#21069;面一阵惊?#29275;?#22823;家报说,坏了,齐桓公来了!

  这可了不得,山西人听说“霸王龙”齐桓公的威名,不止一天,但感觉那都是分外遥远分外虚妄的事,这时候,齐桓公他老人家70岁高龄,听说晋国?#26032;遥?#20146;自坐车颠簸三千里来到山西临汾,实地查看情况。实在了不得了。

  夷吾正在惶恐,怎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啊,不知是福是祸。这时候前面来报,齐桓公派大夫隰朋在路边迎候。

  隰朋走上来施礼:下臣奉寡君命令,?#25954;?#21644;秦国共同护送三公子夷吾回晋。

  不一会,周天子(周襄王)的天使也来了,也宣布送夷吾回晋。

  松了口气的夷吾终于来到了晋?#36857;?#24515;中无比豪迈:“这么多人护送,我这回的谱可是大了!”

  其实人家那是给死去的老晋献公面子。

  在秦人、齐人、周王室人的前呼后拥之下,三公子夷吾被晋国此刻的?#31561;?#27966;大臣里克、丕郑父等人以?#21834;?#37325;耳帮”的狐?#22351;?#20154;迎接入朝,同年?#27425;唬?#26159;为晋惠公。这个名号使人想起八百年后那个有名的傻子?#23454;邸?#26187;惠帝?#20445;?#21621;呵。

本文作者?#36720;?#27700; ;转载自新?#36865;?#22823;话春秋论坛?#32922;?#38108;时代的恐龙战争》中的部分章节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02-06-11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35270;?#21517;: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黑桃A娱乐怎么样 中国足彩网系统异常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试机号 舟山飞鱼直播走势图片 香港赛马会 单双中特 传奇国际娱乐平台官方网址 北京pk赛车计划软件那个好 准到你怕一肖中特平 竞彩混合过关奖金 福彩体彩号码综合走势图 3d试机号个位是9时 11选5在线人工计划 幸运赛车电视走势图 金莎电玩 ds比分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