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陈为人:寻析柳宗元的命运轨迹

 

 

 

 

 

  2013年,山西省作家协会和北岳文艺出版社开启了“山西百位名人传记”系统工程。我原本不想承当此项目中的写作任务。现实中那么多激发我创作冲动的人物,那么多令人梦萦魂绕的?#24405;?#38590;道我也要“时光倒流数千年”,把自己的写作缩头回?#25163;?#22534;中?

经不住组委会、编委会三番五次地“动员”,你作为一个传记文学作家,怎么能不参与故土省的如此重要项目?是啊,作为一个山西作家,我责无旁贷、义不容辞!

我开始准备工作,落笔写《柳宗元传》。出乎始料,我惊喜发现,研究柳宗元的命运轨迹,引发了我强烈的共鸣。

柳宗元认为“官也者,道之器也,离之非也”,“守道?#21271;取?#23432;官”更为重要。“夫为吏者,人役也。役于人而食其力,可无报耶?”所谓的当官,就是要做老百姓的仆人。

柳宗元一生升任的最高官阶为礼部员外?#26705;?#36825;一职务在隋和唐初,又称为“仪曹郎”,所以,后人也有称柳宗元为“柳仪曹?#34180;?/span>

唐朝的官制序秩基本是沿袭隋朝。把尚书省(类似于当今的国务院或政务院)诸曹正式确定为吏、户、礼、兵、刑、工六部。部的首长称尚书、?#31508;?#38271;称侍郎。部下设司,司的正职称郎中,副职称员外郎。柳宗元获得的最高职务,类似于现在的“副司局级干部?#34180;?#26611;宗元在《与杨诲之第二书》一文中,写?#22995;?#26679;的字句:“吾年十七求进士,四年乃得举。二十?#37027;?#21338;学宏?#22763;疲?#20108;年乃得仕……时遭讪骂诟辱,不为之面,则为之背。”柳宗元泣血无泪地勾勒出自己艰难的求仕之途。

柳宗元屡试不?#26032;?#31532;后的复?#26377;?#29702;,在《送元秀才下第东归序》一文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达:立志坚定的人,“穷踬不能变其操”,困顿挫折不能改变他的节操;饱学多才之人,“屈抑不能贬其名”,压抑屈辱不能贬低他的名声。“夫?#22995;?#21346;、豪曹之器者,患不得犀兕而之,不患其不利也。”你拥?#22995;?#21346;、豪曹之宝剑,何愁找不到犀牛兕象之类?#35789;?#20995;?

柳宗元在“仕进之路”?#19979;?#35797;不中而越挫越勇,给人一种“官迷”的误觉。好像他削尖脑袋也要钻进官场。其实,柳宗元在《上大理崔大卿应制举不敏启》一文中,早就阐明?#20439;?#24049;对“举仕入官”的看法。他认为,想当官的人无外乎这样几种想法:一种人并不知道当官要做什么,只因为“举天下而好之,吾何为独不然?”人弃我弃,人取我取,大家都争着当官,当了官光宗耀祖。一种人,“有慕权贵之位者,以将相为悦者也”,当了官自然带来一连串的?#20040;Γ?#26435;力很容易转化为利益。还有人“有?#20013;?#20046;其政者,?#23731;?#22825;下为悦者也”,占着茅坑不拉屎,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而柳宗元“吾何修而可以登之乎?必求举是科也?#34180;?#23398;得屠龙术,总得有一个施展屠龙的舞台,而不是扮演一个“叶公好龙”之人。

柳宗元在《唐故给事中皇太子侍读陆文通先生墓表》中,表白自己参加科举,其目的不在于登朝廷、列将相,而是“书而志之者,其事大备”,是准备干一番大事业。柳宗元在《送宁国范明府诗序》中说:“夫为吏者,人役也。役于人而食其力,可无报耶?”所谓的当官,就是要做老百姓的仆人。后来,柳宗元被贬官?#20048;?#26399;间,在《送薛存义之任序》中,又重申和强调了“吏为人役”的观点。柳宗元说出?#20439;?#24049;的一番见解:“盖民之役,非以役民而已也。”他们的职责应该是,为百姓办事的奴仆,而不是去奴役他们的百姓。“凡民之食于土者,出其十一佣乎吏。”老百姓为国家纳税,从他们的收获中抽出十分之一来养活官吏,希望官吏公平地为自己办事,是这样一种雇佣关系。而现在的一些官吏拿了百姓的钱却没有尽忠职守。进一步说岂?#25925;?#19981;尽忠职守,还监守自盗进而窃取他不该得到的分外之利。假如你家中雇佣了一名仆人,他接受了你的佣金,却怠慢你的工作,还偷盗你的物品,那么你肯定会非常气愤,撤掉他的差役,?#36816;?#36827;?#20889;?#32602;。“?#20889;?#20110;理者,得不恐而畏乎”,如果官吏明白这层道理,怎么会不诚?#22363;?#24656;而有所顾忌呢?

柳宗元在多篇文章中,都涉及到一个“官”与“民”的关系?#20365;狻?#24182;毫无疑义地表达了“官为民役”的观点,提出对“怠事?#34180;?#30423;器”之吏应由民众“黜罚”的主张。当官不为民?#22791;#?#19981;如回家卖红薯。

柳宗元初入官场,还写过一篇《守道论》。柳宗元认为“官也者,道之器也,离之非也”,“守道?#21271;取?#23432;官”更为重要。也就是说,当官只是为实现你理念的途径,而不能?#30340;?#36208;上了这条路却忘记?#20439;?#32456;目标。柳宗元基于“官所以行道”的原则,主张“守道”与“守官”的统一。柳宗元虽然迷恋于金榜题名,但是如果当官不能实现自己的主?#29275;?#21017;“言从则人留,言不从则人去”,完全可以挂冠而去,弃官职如敝屣。

在柳宗元看来,?#24378;?#31532;、做高官并不是自己的目的,“得之不加荣,丧之不加忧,苟成其名,于远大者何补?#26705; ?#20182;希望通过自己的政治实践,“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34180;?/span>

柳宗元原本是一个富有“?#31209;?#20122;”情结之人,立志要把自己的经天纬地之才,报国利民热心于改革现实,并无意于当一个“空头文学家?#34180;?#26611;宗元在《答?#31508;?#20803;公瑾论仕进书》中,直言不讳地表白:“始仆之志学也,甚自尊大,颇慕古之大有为者。”认定“天降大任于斯人”,理应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柳宗元在《?#21019;?#21556;武陵论非国语〉书》中,也表达了相似的意?#31119;骸?#20166;之为文久矣,然心少之,不务也。以为是特博弈之雄耳。故在长安时,不以是取名誉,意欲施之实事,以辅时及物为道。”柳宗元认为,为文只是雕虫小?#36857;?#27837;名钓誉,为有志者所不屑。大丈夫在世,自当“鲲鹏展翅九万里?#34180;?#26611;宗元在第一次科举落第时,不仅不为之沮丧,反而给大理卿崔做写信,表示自己不是“探奥义、穷章句”,“为腐烂之儒?#34180;?#20182;写道:“有爱锥刀者,以举是科为悦者也;?#22995;?#23547;常者,以登乎朝廷为悦者也;有慕权贵之位者,以将相为悦者也;有?#20013;?#20046;其政者,?#23731;?#22825;下为悦者也。然则举甲乙、历科第,因为末而已矣。得之不加荣,丧之不加忧,苟成其名,于远大者何补?#26705; ?#22312;柳宗元看来,人各有志,?#25226;?#38592;安知鸿鹄之志哉?”?#24378;?#31532;、做高官并不是自己的目的,他也不愿做寻章摘句、皓首穷经的“腐烂之儒”,而希望“行乎其政”以“理天下?#34180;?#20182;所谓的“政”,即孔?#20808;?#23478;提倡的“?#25910;保?#20182;希望通过自己的政治实践,“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34180;?/span>

在封建时代,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人皓首穷经,苦学力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熬得人憔悴。以致肤革不丰,齿发早衰,也要以求仕进。所谓?#25226;?#25104;文武艺,货与帝王家?#34180;?#20154;生的四大快事也被描写为“久旱逢甘霖,他乡遇?#25163;?/span>,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34180;?#35835;书成为求仕的“敲门砖”,读书人梦寐以求中科入仕,获取官职,为了给自己的才能寻求一个得以施展的舞台。

古希腊哲人亚历士多德有名言:“人天生是政治的动物。”有志男儿谁人没?#20449;?#37057;强烈的政治情结?

韩愈在《柳子厚墓志铭》文中,说了这样一番话中有话弦外有音之言:“子厚前时少年,勇于为人,不自贵重顾藉,谓功业可立就,故坐废退。既退,又无相知有气力得位者?#20166;歟?#25925;卒死于穷裔,材不为世用,道不行于时也。”韩愈以极含蓄的贬抑?#21490;?#21246;勒出柳宗元短暂的官场之梦的破灭。

韩愈所说柳宗元“不自贵重顾藉,谓功业可立就,故坐废退”之言,是指柳宗元参与王叔文的“?#21202;?#38761;新”一事。

唐顺宗李?#23633;?#20301;后,启用王叔文等人进行“?#21202;?#38761;新”:“禁中文诰,皆出于叔文?#34180;?#29579;叔文“?#32469;?#24453;宗元”,?#32469;?#30475;重柳宗元,“以宰相器待之?#34180;!?#23494;引禁中,与之图事”,“言无不从?#34180;?#26611;宗元任尚书礼部员外郎。原本还想更“大用之”,柳宗元的仕途前程似锦。

然而,“?#21202;?#38761;新”犹如夏夜里迅疾短暂的一道?#24651;紓毫?#20102;如磐如漆的封建苍?#32602;?#19981;到八个月的时间,很快酱缸抽刀,一切又复归混沌鸿蒙。柳宗元?#21462;壩勒?#38761;新”的操盘手,政治新星“二王八司马”们,为了流星般的一刻辉煌,付出的是整整一生的悲情生命。

命运之神是一个?#19981;丁?#24694;作剧”的老玩童,他把手中的命运之魔棒轻轻一拨,柳宗元的人生就此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发生了南辕北辙的转向。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34180;?#26611;宗元的贬谪?#20048;藎?#23553;建王朝少缺了一个忧国忧民的官吏,却多得了一个名垂青史的“唐宋八大家?#34180;?#26611;宗元的人生,是悲剧抑或是喜剧?

早在中学时代,我就熟诵柳宗元那首千古绝唱《江雪?#32602;骸?#21315;山?#31353;?#32477;,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当年,以一个中学生的理解,只是?#21009;?#20110;诗人遣词造句锤炼语言的功力。他为读者描绘出怎样一幅幽静寒颤的画面:在广袤的江面上,大雪覆盖了一?#23567;2悦?#30340;天穹下,没有鸟影,没有人迹;整个天地之间,惟有一叶孤舟,一个孤零零的渔翁,在雪漫漫中独自垂钓。天垂云?#20498;?#21202;出一个?#24405;?#30340;身影,万籁无声而“于无声处听惊?#20303;薄?#36825;只是一个中学生的“唐诗?#37070;汀薄?/span>

有些凝炼的诗句是需要人生阅历才能读懂。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对柳宗元生平经历的了解,我终于读出了柳宗元凄凉画面中力透纸背的内容,越来越惊悚于柳宗元诗中所?#25925;?#25110;者说所创造的意?#24120;?#36825;是一个落魄士大夫的心电?#36857;?#26611;宗元以寥寥二十个字,向世人?#25925;?#20986;一幅凄凉凄惨悲怆悲苦的画面:群山千?#22303;?#39134;鸟也绝迹无影,这是何等蛮荒的自然环?#22330;?#36335;有万条却难觅到人的足迹,又是何等恶劣的生存境遇,?#23435;?#29983;气灭寂绝望。舟是“孤舟”,又是在那里“独钓”,柳宗元作为一个“大孤独者”的形象,衬着那凄怆的背景,镌刻到了世人视觉记忆的荧光屏上。

孤独是一种内心丰富曲高和寡知音难觅的情形?#36824;?#29420;又是一种见微知著洞若观火与现世格格不入的?#20174;常还?#29420;?#25925;?#19968;种一骑绝尘会当临绝顶背负青天往下看高处不胜寒的写照。

柳宗元的《江雪》使我见识了一个?#24405;?#23553;闭的灵魂,在剪不断理还?#33402;?#22825;蔽地的困境中所发出的罕有哀鸣。这种灵感灵动的喷涌而出,一定是在长久的?#24405;?#20013;被偶然激发。一种基于灵魂深处的?#36335;?#33258;赏伴随着寂寞油然而生。

蓦?#24739;洌?#25105;走进了一个千年?#35748;?#30340;魂灵。我似乎读懂了柳宗元。

那个写出《藏书》《焚书》等离经叛道名著的明代著名思想家李贽,在《复焦漪?#21834;?#19968;文中?#20498;?#36825;样一番话:“文非感时发已,或出自自家经画?#23548;茫?#21315;古难易者,皆是无病呻吟,不能工……借他人题目,发自己心事,故不求工自工耳。”短短数语,道尽千古文章成败之?#33258;獺?#26611;宗元之所以能够成为文章大家,自唐以降,盛名不衰,鲜有与其比肩者,盖出于“言发于心声?#34180;?/span>

当柳宗元经天纬地的从政理想破灭之后,他不甘心“出师未捷身?#20154;饋保?#23601;此退出人生舞台。他在?#37117;男?#20140;兆孟容书》一文言道:“贤者不得志于今,必取贵于后,古之著书者皆是也。”他在《贞符序》中进一步表白心迹:?#21834;?#24565;终泯没蛮夷,不闻于时……苟一明大道,施于人代,死无所?#22330;!?#20182;在《上襄阳李愬仆射?#20303;?#21776;雅〉诗启》中还说:“宗元身虽陷败,而其论著,往往不为世屈。意者殆不可自薄自匿,以?#39038;?#26102;。苟有辅万分之一,虽死不憾。”

《后汉书·冯异传》中有句古语:“始虽垂翅回?#26705;?#32456;能奋翼黾池,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27604;?#23478;向来把“兼济”和“?#37070;啤笔?#20026;二道。一旦政治上失意,也要回归文章。柳宗元在?#20048;?#30340;十年,可说是“天恐文人不尽才”,是天意促成了一个文学大家的诞生。作为“闲员”,柳宗元被迫退出了政治舞台,“辅时及物之道,不可陈于今,则?#33308;?#20110;后?#34180;?#22312;长安期间,因为忙于政务和应酬官场,整日?#33945;?#20110;喧嚣及骚动之中,深入地思索?#20365;?#21644;潜心写作都受到影响。现在有了充裕的时间和平静的心态,柳宗元广博地阅读,潜心地思?#36857;?#28145;入地访求,认真地研究。除了有闲暇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积累了更多的人生经验和感情体验,对生存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柳宗元的许多名篇佳作,大多是在?#20048;?#27969;放的十年中写出。《柳河东集》收录他的诗文五百四十七首(篇),其中就有三百一十七首(篇)是写于?#20048;蕁S绕?#26368;能显示柳宗元思想和文学才华的议辩、对、答、说、传、骚、吊赞箴戒、铭杂题等一百零七篇,就有八十二篇写于?#20048;蕁?#22914;《非国语》《天说》《天对》《捕蛇者说》《三戒》《?#20048;?#20843;记》?#21462;?/span>

柳宗元在?#20048;?#30340;十年,是他文学创作的井喷时期。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因祸得福,家国不幸诗人幸。柳宗元的贬谪?#20048;藎?#23553;建王朝少缺了一个忧国忧民的官吏,却多得了一个名垂青史的“唐宋八大家?#34180;?/span>

欧阳修在?#22534;?#31616;肃公文集序》中说了一?#25105;?#21619;深长的话:?#29100;?#23376;之学,或施之事业,或见于文章,而常?#21152;?#38590;兼也。盖遭世之士,功烈显于朝廷,名誉光于竹帛,故其常?#28216;?#31456;为末事,而又有不暇与不能者焉。至于失志之人,穷居隐?#36857;?#33510;心危虑,而极于精?#36857;?#19982;其有所感激发愤,惟无所施于世者,皆一寓于文辞,故曰穷者之言易工也。如唐之刘、柳,无称于事业,而姚、宋不见于文章。彼四人者,犹不能于两得,况其下者乎?”归隐书斋著书立言,出将入相叱咤风云,难得二者兼顾。走时运之人,高?#29992;硤茫?#25226;文章之事?#23588;?#38386;为;至于失志,退守书房,满腔激愤无以宣泄,只能诉诸笔端。所以穷困失落者易工文辞。即如柳宗元之大才,尚且不可鱼与熊掌兼得。

韩愈也为此发出感?#29275;骸?#20351;子厚在台省时,自?#21046;?#36523;已能如司马、刺史时,亦自不斥。斥时,有人力能举之,且必复用不穷。然子厚斥不久,穷不极,虽有出于人,其文学辞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后如今,无疑也。虽使子厚得所?#31119;?#20026;将相于一时,?#21592;?#26131;此,孰得孰失,必有能辨之者。”柳宗元如果仍然一直身居官场,处于高位,他还会致力于文章?如果贬谪后很快有人抬举,他复得志于官场,不是一直困顿蛮荒,他还能写出那样的锦绣文章?如果遂了柳宗元之?#31119;?#20986;将入相,把位置予以交换,我们是需要一个政治改革家的柳宗元,?#25925;?#26356;钟情于一个文学领军人的柳宗元?孰得孰失,幸矣不幸?也许我们当今人的?#33108;?#19981;足,只有留待智力更为发达的后人来予?#20113;?#20215;了。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认为:“质量是能量的一种表?#20013;?#24335;。质量的高?#36884;?#23450;于能量的大小。?#31508;?#20040;是生命的质量?如何赢得人生的最大价值?对于法兰西民族?#27492;擔?#31350;?#25925;?#20197;剑征服了整个?#20998;?#30340;拿破仑可称之为伟人,?#25925;?#29992;?#25910;?#26381;了全世界读者的巴尔扎克该称之为伟人?

柳宗元的人生,是悲剧抑或是喜剧?千秋功过得失,谁人来与评说!

 
 

 柳宗元像

 

 

柳宗元故里

 

柳宗元像

 

扫描二维码,关注太原道微信公众?#29275;?#20102;解更多三晋文化

本文来源:;本文作者:陈为人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6-03-01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版权声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扬三晋文化为目的的非赢利性个人公益网站,在转载选用部分文章时,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联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请著作权人及时联系本站以?#20302;?#35299;决涉及的版权和相关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35270;?#21517;: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3d组选六复式 24张骨牌牌九顶牛玩法 香港六合彩十二生肖 竞彩足球14场胜负 京东彩票推荐 中央教育一台福彩开奖 澳门生肖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体彩p3开奖号 福建31选7走势图官网 精准四肖三期内必出白小姐三肖中 于海滨三天计划胆码 辽宁35选7开奖视频 彩票开奖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