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年前年后那些承襲千年的老規矩

 

 

 

 

 

   或許,您有過這樣的體會——一進臘月,年前年后,老輩們的講究、規矩、說道特別多,不能這樣做,不能那樣做,應該怎么怎么樣……的確,在春節這個傳統節日,千百年來承襲下來的老規矩、老說道、老講究自然特別多,其中有些是傳統文化的一部分,應該傳承下去,有一些則屬于封建迷信,應該摒棄。讓我們一起來探究。——編者 

按老規矩行事

王安芬

我生長在晉中農村,小時候家境殷實,不愁吃穿,祖父曾是知名的晉商,記憶中家里的老規矩特別多,尤其是過年前后,老人們總是要求家人做一些事情,現在想來,只覺得不可思議。

每年臘月初一,老人們就要把砂土燒熱,放入玉米和凍黃豆,炒“麻麻豆豆”,在翻炒的過程中,玉米爆成玉米花,凍黃豆也變得大了一倍,又酥又脆,寓意著來年有個新氣象,俗話說:“臘月初一要吃炒,今年更比明年好。”

臘八必須回婆家,這也有說法的,民間有道是:“娘家過個冬,婆家死個翁,娘家過個臘八,婆家死個熱出”。雖然是句順口溜,可是做媳婦的,誰敢不回婆家呢,這也就制約了很大一部分媳婦們,誰也不愿意因為自己的緣故,讓家人有事,這多多少少還是老傳統的遺留之風。

舊時代,婦女地位極其低下,媳婦侍奉公婆全家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臘月年關,大戶人家趕集采購,打掃做食,小戶人家也得掃塵、磨面、蒸糕、殺雞、宰羊,所以事多,活兒緊,敦促媳婦們臘八回家自然也就是人之常情。

臘月二十三是灶王爺升天的日子,祭祀、掃塵、吃糖瓜,每家每戶都要在自己家中給灶王爺擺上臺位,供上吃喝,點上香,祈求一年家中風調雨順,拜托灶王爺關照,記得小小對聯貼在臺位兩邊:“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寓意保佑一家老少的平安,也是百姓心中最美好的祝福和祝愿吧。

正月里規矩就更多了,初一至初四,除了拜年、上墳,招待女婿外,還有不讓亂說話,餃子煮破不能說破了,得說“掙”了;東西打了不能罵人,得說碎碎(歲歲)平安;見了送財神(畫)的,上門討吃的不能給人家閉門羹,得接過畫,遞上一元錢,表示收到財神收到祝福;另一種規矩,就是正月里這5天,不讓使用針線,年三十必須把一根穿上紅線的針別在窗戶上,表示忌針線;正月里的這幾天,不準用針線,到了初五,初六是不準使用刀和剪子。初五破五不出門,不拜年的,這些規矩隨著年代的久遠也離我們越來越遠了。

過去的女人們常年勞作,正月里不動針線,那就真正成了“裁縫丟了剪子,就剩下尺(吃)了,”這也是婦女爭到的一絲解放與自由,這些日子里,女人們可以悠閑地串門回娘家,可以和姐妹們聊天說閑話,不動針線不做活兒,少有的輕松與愜意。

還有一條老規矩是,嫁出去的閨女不能在娘家吃年夜飯,不能在娘家過初夕,這個規矩我是深受其害的。

那是1957年,我雖然結婚了,但是還住在集體宿舍里。一到春節,我婆婆家的小東房就擠滿了放假回來的弟妹們,婆家10個兒女,我只得回娘家了,可是母親總要在年三十太陽落山前把我支走,讓我去本村的姨母家幫助干活,說是姨母家人少,活兒多,要我去縫被頭,剁菜,總有理由的,雖然不解其意,但是作為長女,我乖乖地聽從母親安排。這樣的事情一直持續好幾年。 

正月初一不回娘家

鄭天佑

在鄉下,一過臘八,年味濃烈起來,廿三要送神,年三十夜要接神。這兩次接送“神日”,延傳數千年,雖然迷信,但老輩人代代延傳至今,而且講究挺多。打開電腦查閱,有關過年的禁忌和神奇的說道還真是很有趣的,有些禁忌也是有正面意義的,讓人們講究禮儀,遵循道德,還是很有道理的。在我們當地正月初一嫁出去的女兒是不能回娘家拜年的。

其說法有二:一是嫁出去的女兒就是外人了,鄉里人稱“好煞的閨女是外人,賴小子也是自家人。”如果正月初一女兒領上女婿、外甥回娘家吃一天,就會把娘家吃窮,預兆著這一年娘家就缺糧欠食。這種迷信的講究人們還是勉強延續著。

二是正確的說法,嫁出去的女兒,當然就成了婆家的人,而且成為當家少婦,正月初一這一天,她要擔負全家人的做飯做菜,接待拜年的本家、鄰里,端水、敬茶,事務繁忙,爭當一名婆家優秀的頂門墊戶的接班人,這一天的接待工作做好了,婆家人特別是公婆會十分滿意,看到了家族興旺,后繼有人。而親朋好友來家拜年的人,因受到媳婦的優質招待也都會翹指稱贊“某某家娶了個好媳婦”,落下個賢淑、孝順的好名聲。

基于此,正月初一不回娘家拜年是很有道理的。當然,而今獨生子女家庭較多。一對年輕夫妻要贍養兩家的4位老人,我認為要具體情況,具體對待,兩家大人一樣親,年輕人思路新,孝親形式也要創新,打破舊框框,營造正月初一大團圓的喜慶氣氛。 

過年餃子說道多

黃巧聯

小時候吃餃子是農村過年的標志,是一種既喜慶又十分嚴肅的事情,所以各個環節都必須認真對待,來不得半點馬虎。

首先說包餃子,就有好多禁忌。包餃子時,小孩子不能亂說話,怕小孩子不懂事,指不定哪一句話說得不吉利了,給長輩造成不好的心情。我在包餃子時,總想出去玩,就愛說:“還包不完呀?”這時母親就很不高興地說:“多著呢,永遠也包不完。”每年包餃子,總要洗一個小銅錢包進去,哪個人吃到了這個包有小銅錢的餃子,說明那個人在新的一年里就有福。餃子包到最后,明明餡子和面兒都能恰好包完,可母親總是有意識的不是剩點面就是剩點餡兒。母親解釋說:“剩下餡兒了(來年)有吃的,剩下面了(來年)有穿的。”

煮餃子——平時做飯,都是燒一些爛草,煙熏火燎,大年三十下午,父親總是提前準備好棉花稈或幾塊木柴做燃料,煮餃子時讓火燒得旺旺的,把每個餃子都煮得完好無缺。如果把餃子煮成了片湯,這一年就是個心病。母親還說:“過年煮餃子,一定要專心。有些人家煮餃子,煮多少,鍋里的餃子也浮不起來,有的人家煮得并不多,但鍋里的餃子多得轉不動。”誰家出現過這種情況,母親沒說,我也不知道。

吃餃子——過年吃餃子,小孩子們都是規規矩矩坐在炕上,中間放個小炕桌,吃一碗,母親給盛一碗,待哪個人吃出包有小銅錢的餃子時,大家都高興地說:“唉呀,你真有福氣!”吃到銅錢的那個人更是高興得不得了,認為自己在新的一年里定會有好運。

保管餃子——大年三十包餃子,一下子連三十晚上、初一早晨、初二早晨吃的餃子都包出來了。除三十晚上吃一頓還要剩許多,這么多的餃子,無論如何得保管好,放到一個最安全的地方。母親多次告訴我們:“有的人家沒把餃子放好,初一早晨煮餃子時,發現餃子全沒了,那就是被皮拉狐子拉走了,那可是個大掃興。”為防止皮拉狐子把餃子拉走,我家每年春節包餃子時,總是先到蒸饃坊借幾節籠屜,嚴嚴實實地把餃子放進去,上面再蓋一層燒紙。

什么是皮拉狐子?誰家發生過皮拉狐子拉餃子的事情,母親沒進一步說明,我也沒搞懂。現在想起來,我想可能就是老鼠。我們這么多年生活在城市,家里沒有老鼠,對于吃頓餃子也都是平常事情了,當然也就沒那么多迷信說法了,但過春節圖個平安,討個吉利,還是非常重要的,不然為什么春節期間,大家一見面就愛說恭喜發財、祝你好運呢,為什么又家家貼春聯、貼福字、貼抬頭見喜呢,道理一樣。 

臘月二十七洗腳

郝妙海

說起年前年后老輩們的講究、規矩、說道,我實然就想起兒時“臘月二十七,關住門子洗臭腳”的講究來。這句話中,“七”在我們這兒念近似“qie”的音,而“腳”念近似“jue”的音,這樣才順口,押韻。

我的家,在如今的晉陽湖畔。小時候,家鄉不缺水,村周小渠環繞,流水潺潺,井中的水,提個桶一伸手就可以打起來。同樣,家鄉離西山不遠,記憶中也不缺煤。而且那時的農村差不多家家都在做飯的灶臺上砌個溫罐,罐中幾乎常有熱水可用。然而,就在這種不缺水,甚至不缺熱水的情況下,直到解放初,家鄉的人別說洗澡,洗腳都極少極少。當然,炎炎夏日到河溝里捉魚摸蚌,到水塘里耍水狗刨不能算。唯獨到了臘月二十七的晚上,才家家戶戶燒一大鍋熱水,大人小孩認認真真地洗上一把。

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腳是人的身體上最臟的地方之一,因而叫做“臭腳丫子”、“臭腳板子”。而在中國的傳統習俗中,無論深宅大院還是籬笆小院,家家都供著個“灶王爺”或稱“灶神爺”。這尊由玉皇大帝派駐人間的神圣,監視著每家每戶的一舉一動,掌管著每家每戶的言行善惡,故而叫做“一家之主”。當這尊神圣蹲在你家灶頭的時候,怎么能亮出“臭腳丫子”來洗呢?因為洗腳事小,沖撞玷污了灶王爺事大,所以平時還是不洗為好。但過了臘月二十三以后就不同了。這一天,人們將灶王爺恭恭敬敬地送上了天,讓他回天宮述職,也即向玉皇大帝匯報一年的工作去了。灶王爺上天,小百姓得閑,在掃了房子,貼了窗戶紙,里里外外拾掇一番,就連新衣服也做好以后,那個臟污的腳也就該拿出來洗一洗了。于是,到了臘月二十七,家家就都“關住門子洗臭腳了”。

其實,鄉村百姓平時不洗腳,與那個灶王爺一點關系也沒有。除了沒有講衛生的習慣外,還在于莊戶人家拼死拼活一年到頭天天都是從早忙到黑,就這有時連溫飽尚且顧不上,哪還有時間和心情去消消停停“洗腳”呢?而過大年是個除舊布新的日子,由于一個冬天的藏污納垢,這腳要再不洗洗,也實在說不過去了。于是,就有了灶王爺上天一說,算是給自己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就在我1954年上小學后不久,這一習俗在我的家鄉很快就淡化進而不在了,洗腳很快就被人們所接受,雖不像現時天天都洗,但隔三差五總會洗一洗,反正不會集中到臘月二十七才洗了。灶王爺雖仍然供著,但洗腳的事似乎不歸他管了。 

革新拜年方式

張福堂

我們中國是講孝道的國家,中華民族是非常講究禮儀的偉大民族,故稱“禮儀之邦”。因此,千百年來,在過農歷新年(春節)時的一些禮儀習俗,大多是圍繞盡孝和敬神這個主題而流傳的一些民俗和無形的規矩和說法。如過年時,晚輩要給長輩跪地磕頭拜年就是一例。這是我們老祖宗留傳下來的。在我們老家農村過年,按規矩要求,子女要給父母和長輩跪地磕頭三叩首,進行拜年,同輩弟媳要給長兄磕頭拜年,這種禮儀習俗是表示禮儀厚重。孝敬父母,孝敬長輩,天經地義,無可非議。否則,就會說你不懂事,不孝順,不講禮儀,人們會笑話你,看不起你,你會受到眾人譴責。

我小時候就最不愿意過年拜年,我們張家在當地是大族戶,同族有幾百口人,過年需要給拜年的長輩也有七八十人,在那些年代,我們是小輩,每年過年拜年要磕幾百個頭,鬧得頭昏眼花,并且把過年新穿的衣服也給跪磕臟了。我最不情愿的是,我幼年喪母,繼母進門后,我不愿叫她媽媽,但是,過年拜年時必須叫。

那一年我回家過年。在年前,我對爸爸媽媽說:“現在是新社會了,農村要有新風尚,樹立新風氣,咱們把拜年的禮儀方法改革一下吧。”我提議:一是,晚輩給長輩拜年,由跪地磕頭改為“行禮問好”,表示孝敬莊重;二是,同輩之間,取消弟媳過年給長兄磕頭拜年的做法,兄弟姊妹之間,一律改為“互相問好”,表示親熱;三是,朋友之間和同志之間,一律由過去“抱拳見面發財”改為“握手問好”,表示熱情禮貌,這樣也文明。

我爸爸是一個新式農民,思想開明,他聽了我的建議后說:“這辦法很好,過去的一些老習俗是需要改一改了。就說拜年磕頭的事吧,你們都是四五十歲的人了,磕頭跪下爬起是夠難為了,也不衛生,也不文明,你的提議我非常贊成。”與此同時,我又征求兄弟們的意見,全家一致同意改革。后來我又征求本家同族其他一些兄弟們的意見,大家一致贊同,于是全家和全族實行新的拜年方法,新年新氣象,新風尚,大家高興。 

跟母親叫板

中華民族的年俗文化博大精深,幾千年來流傳下來依然璀璨奪目,其中也有很多禁忌的說道。我母親是平遙人,不僅把家鄉的年俗沿襲下來,還把很多禁忌掛在嘴上,落實到行動上,有些講究真讓人啼笑皆非。

比如過年初一至初五禁止打掃屋子,也不準把垃圾掃出門外。記得那年我剛上初中,過年時就問母親為什么不讓打掃屋子?母親說“年前咱家已經把家打掃干凈了,過年這幾天再打掃就會把財氣掃掉,這是老人留下的講究,咱不能破!”我當時不理解,就和母親爭論,“過年打掃與財氣有什么關系?我看這幾年過年不打掃衛生,家里也沒有財氣。”父親則在一旁說,“你小娃娃家懂個甚!你媽不讓打掃就別打掃。這些年沒讓你餓肚子,沒讓你上不了學,這就是財氣!”母親接著說,“你把財氣掃出去,你就得餓肚子,快出去玩去吧!”我當然不相信父母親的說道,可也沒有太多理由反駁。但我把這件事掛在了心上。

母親過年還有很多講究。如初一、初二不能洗衣服,初一的上午不要催人起床,拜年必須上午九點以后等等。這些繁文縟節毫無意義,可母親卻虔誠地執行,讓我好笑。

年后,我參加了工作,并加入了共青團組織。在黨的教育下,我認識到過年的一些禁忌是陋習,既不科學也不衛生,是封建迷信長期影響的結果,應該移風易俗破除掉。1979年春節,我對母親說,“媽,你過年那些講究不能再講究了,我是團員,要把你那些講究破除掉,咱家要過一個革命化的春節!”母親不同意,依然堅持她的說道。我繼續說服母親,“你那些講究沒有一點用處,家里不打掃,來了客人也難堪,擺桌子吃飯也不衛生,能過好年嗎?”父親這幾年思想也轉變了,對母親說,“平兒說得對!你老家那些窮講究應該破除掉,過年就應該干干凈凈。再說,平兒廠里的同事來拜年,家里不干凈,讓別人笑話。”父親的話說到點子上了,母親是愛面子的人,怎么能讓別人看笑話!便點一點頭。過年那幾天,我每天都把家里打掃得干干凈凈,并把垃圾掃出了門。母親默默地看著我。我知道破除了她的過年講究,她心里不高興,但總算接受了我移風易俗的新主張。

就這樣,我破除了母親過年的講究。之后每年的春節里,我家打掃得一塵不染,過了一個又一個干干凈凈的春節。 

初一十五不煮米

劉淑萍

在我老家,傳統意義上的春節是指從臘月初八的臘祭后直至正月十五,這段時間里,老輩們有很多講究和規矩,如大年初一早晨忌吃稀飯,吃稀飯寓意一整年會貧窮;忌洗澡洗頭洗衣,否則會將財富和運氣洗掉。其實人們是臘月里忙了大半個月,然后洗干凈清爽了過新年。如果初一還在洗這洗那,寓意不消停地窮忙;初一十五還忌諱吃藥,說的是這個時候吃藥,一年都會有病痛。讓我記憶深刻感覺有某種積極意義的習俗是年初一和正月十五不能煮米,得吃剩飯或面食或別的食物的這一說法。

記得年輕時有一個年三十晚上,全家吃團年飯,母親煮了一大鍋米飯,是準備留在第二天吃的。我問,干嘛煮這么多呀,明天吃的明天再煮不行嗎?母親反問:“人過年米不過年?”我一時怔住了,母親笑著說,萬物都和人一樣,有靈性呢。人一年到頭地忙,過年為什么高興?因為這是我們的休息日,再忙也得偷閑歇幾天。可憐米,人一年到頭地煮它熬它,它們也該歇幾天啦!同樣的道理,正月十五我們也得讓米休息,它們也得過節。

年初一和元宵節不煮米的說法我從未見諸報刊和其他記載,但這一習俗卻在我的老家廣泛流傳。從語詞角度來看,這是一種將食物賦予人的思想和情感及行動、把事物人格化的擬人手法;從積極意義來講,我覺得這是一種具有人性化的節日習俗,表現了人與世間一切事物及與大自然的親近感。另外實際情況可能是在過去農業社會里,人們比現代社會的人要貧困得多,年初一和正月十五不煮新飯而吃頭天留下的剩飯,寓意年年有剩余天天有剩余,這是一種熱愛生活向往明天更美好的良好祈愿。

初一十五不煮米這一習俗沒有什么科學依據,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發展,已逐年被人淡忘,追求時尚和懂科學的年輕人當然早已不相信它的正確性,但有部分人仍在堅持,應該說這也是一種傳統和鄉愁。對此,我們無須說誰是誰非,但習俗的初衷值得思考和記取,對今天來之不易的新生活我們則更當珍惜。 

在灶王爺面前咳了一下

喝完了臘八粥,就剩下春節前的最后一個節日——臘月廿三掃塵、祭灶了,便不由得想起兒時過小年的情景。

這天一大早起來,我便跟著父親到廚房去祭灶。母親和妹妹是不能去的,父親說,男不拜月,女不祭灶,這是祖宗留下來的規矩。只有男人才能去。

父親讓我拿上供品和香囑咐我說:“等會兒給爺爺(指灶神)上香時小娃娃不能說話,也不要咳嗽。”到了廚房后,我瞅了一眼貼在墻上煙熏火燎滿臉灰塵的灶王爺。在灶王爺畫像的兩邊是一副對聯: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畫像底下有兩根長長的筷子插進墻里,筷子上擺著一小塊專門用來放供品的小木板,木板上有一小香爐。

父親恭恭敬敬地把麻糖供在上面,然后很虔誠地把香點著,作了三個揖,把香插入香爐,嘴里還念念有詞,但聽不清父親到底在說什么。我心里很不服氣,不就一張臟兮兮破畫嘛,有啥了不起,我偏要咳嗽,看他能把我怎么樣。我剛咳了一聲,就被父親狠狠地瞪了一眼。

回到家后父親對母親說,這娃娃,告他上香的時候不敢咳嗽,他卻偏要咳,一點兒也不聽話。我說,為啥不敢咳?我咳了他也沒把我怎么樣。“真是個犟貨”。父親罵了我一句便出去干活兒了。父親走后,母親又數落了我半天。

母親說,灶王爺原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因貧困而死;玉皇大帝哀憐他,派他到人間做督善之神。每年臘月二十三晚,上天匯報,除夕返回人間。如果這家這一年不好,做了惡事、錯事,都會受到懲罰:大錯減壽三百天,小錯減壽一百日,至于讓你得個病病災災的更不在話下。人們生怕得罪了灶王爺,所以,平常人們有點什么好吃的,先要給灶王爺上供,別讓他見怪。等到了臘月二十三祭灶的時候,除了其他供品外,還要供麻糖,把他的嘴給粘住,到了玉皇大帝那兒只說好話不說壞話。你倒好,不讓你咳嗽,你偏咳,這下知道了吧,灶王爺是玉皇大帝派往人間的神仙,可得罪不起。

我說,用麻糖把人家的嘴粘住不讓說話,又求人家只說好話不說壞話,這到底是讓說還是不讓說?這不是拿灶王爺當猴耍嗎!再說了,如果是壞人干了壞事給他供上點好吃的,他也不說?這不是包庇壞人嗎?還有,家家都在送灶王爺,那得有多少灶王爺上天啊?只怕是天上也放不下了。那么多灶王爺都向玉帝匯報,那得聽到什么時候啊?還不把玉帝累死?我像機關槍似的一通說道,直噎得母親張口結舌,半天緩不過神來,母親扭頭就去拿炕上的笤帚疙瘩,我一看不好,撒腿就跑……

我雖說嘴上挺硬,但聽了母親的一席話之后,對灶王爺還真有了一種畏懼心理,每當到廚房看到灶王爺時,總覺得他在盯著我看,心里真有點害怕。幸好,災禍沒有降到我的身上,也許他原諒了我這個不懂事的孩子…… 

 
 

 

 

孝義年味,拍攝:曹陽

 

掃描二維碼,關注太原道微信公眾號,了解更多三晉文化

本文來源:太原晚報;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6-02-09 )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民俗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