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韩振远:大河出龙门

 

  黄河水在狭窄曲折的晋陕峡谷里一路南行,经过壶口瀑布的飞舞张扬后,南行64公里,来到了峡谷的南端出口——龙门。

 
 

黄河龙门(禹门口)地理位置示意图

 

 

 

 

 

 

  龙门又称禹门口,两个名字都大气磅礴,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意义却不尽相同。前者将中华文化中最神秘?#20113;?#30340;图腾崇拜与黄河联系在?#40644;穡?#34429;然龙是帝王之象征,至少还相对含蓄,形象上与黄河相关。后者则干脆明明白白以帝王之名命名,?#32622;?#26159;要超越自然力,表现出人的意?#23613;?#25105;更?#19981;?#40857;门这个名字。黄河从青藏高原奔流而下,又在晋陕峡谷?#20449;?#26707;腾跃,恰若一条巨龙受困多时,到了这里,早?#22270;?#19981;可耐跃跃欲?#20113;?#38376;而出。因而,龙门,?#32622;?#23601;是龙腾之门,龙跃之门。

 
 

航拍龙门,摄影:王俊杰

 

从黄河北侧远眺龙门

 

从山西一侧俯瞰龙门,可以看到铁路、公路、钢索三桥并立

 

 

 

 

 

 

  来到龙门,最令人感叹的是山势与河水浑然一体,山的?#31449;?#19982;河的惊险交映生辉。壶口带给人的是激越,龙门带给人的则是大气。黄河在晋陕峡谷中奔流千里,没有哪一处将山水结?#31995;?#22914;此完美。在龙门行驶,只觉得河岸好像朝河水拢来,向人头顶压来。大河开?#21152;?#21160;,两岸的山崖也随之涌动,伴随大河行走千里,峡谷好像决心在这里掠去河流的风光,用?#31449;?#22855;绝、壁立千仞将狂放桀骜的黄河挤压成一缕。人在河中,便忽略了河水的湍急与汹涌,看到的只?#34892;?#23830;峭壁造成的大河之门。

 
 

龙门北侧的黄河峡谷,转自岱岩的博客

 

龙门的黄河河面

 

 

 

 

 

 

  即使行驶在河水中,也忘不了山陕之分。龙门两面,一侧是陕西韩城,一侧是山西河津。有如此胜景险关,两地都因龙门而显得格外矜持?#26223;痢?#32780;在龙门两侧,两地也将自己的个性表现得格外?#32622;鰨?#23665;西这边重实际,在峭壁?#23777;?#20986;一条公路,名龙虎路,满载?#33322;?#30340;重型车辆带起?#23601;?#38534;隆驶来。陕西那边重?#29616;拢?#23665;崖陡峭得像刀砍斧斫一般,直直插入河中,让游客震撼的同时,又能想到大禹的神力。

 
 

陕西一侧的大禹庙遗址碑

 

新龙门客栈

 

 

 

 

 

 

   河水来到这里,被山西陕西两省的山崖紧紧束缚,激起狂傲本性,腾跃咆哮,翻滚?#21152;浚?#20808;涌过狭窄逼仄的石门,好像感觉到即将奔出与之搏击了一路的峡谷,神情更加激昂,欢呼跳跃,若即将得胜的将士,又像一群狂燥的汉子,不顾一切向前涌来,河水便开始沸腾了。山崖不动声色,用更加高峻?#31449;?#30340;峭壁迎上去,河水颤抖着,号叫着,激起层层巨浪,又重重摔向谷底。拐过一道弯,两崖壁收束得更紧,那便是龙门了,河水好像已然忘情,再也顾不得什么,?#40644;?#28044;动欢呼,跃出龙门。

 
 

 

龙门的?#35895;?#28872;士纪念碑

 

 

  龙门宽不足40米,是黄河在晋陕峡谷中最狭窄的地方,也是山陕两省离得最近的地方,到了这里,山陕两省如若即若离又情投意合的情侣般,险些拥抱在?#40644;稹?/span>

 
 

 

从山西一侧回望龙门铁路桥

 

 

 

 

 

 

  龙门出口处东西两侧分别有两块巨石,早年,两块巨石上分别建有两座庙宇,都是禹王庙,供奉的都是大禹,都在用另一?#20013;?#24335;向后人讲述大禹凿龙门的故?#38534;?#35199;面的叫西禹庙,东面的叫东禹庙。两座属于不同省份的庙宇,用同一种文化,同一种信仰和同一?#22336;?#24335;隔河相望。如今,两座庙早已不存在,一座现代桥梁飞跨东西,桥基正好就在庙?#39134;希?#19981;由分说地用这?#22336;?#24335;将两省连在了?#40644;稹?/span>

 
 

1907年9月22日,法国汉学家沙畹一行来到黄河边的龙门,第二天,他们在这里结束了对陕西的考察,进入黄河对岸的山西。

沙畹镜头下的龙门,虽然拍摄于陕西一侧,却真实的记录下了黄河对岸山西一侧当年殿宇辉煌的盛况,

为毁于战乱的龙门建筑群留下了历史的记忆。

 

上世纪初,一群年青人骑着自行?#36947;?#21040;龙门合影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山陕龙门全图

 

 

 

 

 

 

   

出了龙门,河谷豁然开朗,两岸的山崖悄然后退,似乎畏惧河水的疯狂。而河水像长?#26223;?#28041;的军士,杀过最后一道关隘后,满面沧桑,一身疲惫,不由得放缓了脚步,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睨视着怯懦的河岸,从容向?#29421;魈省?/span> 

龙门又是司马迁的故乡,两岸?#21152;?#21496;马迁遗迹。站在河岸,望激流翻滚,看山崖逶?#30130;?#20250;不由得想起司马迁正用如椽巨笔,记录着两岸故?#25314;?#25551;绘着两地风貌。 

黄河出龙门至潼关这一段,按照水利术语,?#34892;?#21271;干流,全长133公里,流经山陕两省的29()。西岸分别是陕西省渭南市的韩?#24688;?#21512;阳、大荔、潼关?#27426;?#23736;分别是运城市的河津、万荣、临猗、永济、芮?#24688;?/span> 

这一?#25105;?#26159;黄河河谷最宽的一段,有的地方东西两岸相距近20公里,由最窄骤然变为最宽,最紧束变为最随意,最激越变为最安详,黄河在一张一弛,一宽一窄之间,创造出了古老的黄河文明。经过晋陕峡谷中滔滔1000多里的行程,黄河似乎沉稳了,成熟了,中华民族来到这里,也变得沉稳了,成熟了。 

 

黄河出龙门不远,就是我的家乡,这一段河流是我来过最多的地方,也是我最熟悉的地方。 

?#30475;?#26469;到黄河边,总会被河水的雍容感动。河水在不紧不慢地流淌,泛起一波波水?#30130;?#22909;像根本不在乎什么,也不担心什么,像一位饱经风霜、历经磨难又成竹在胸的将军,按照自己的节奏,缓辔而行,信马由缰。对岸的山崖远远躲在芦苇后面,在雾霭?#26032;?#20986;一丝神秘。从这边看,那个雾蒙蒙的地方是陕西,从那边看,这个雾霭遮掩的地方是山西,两片古老的土地,被黄河这么一隔,便都化做模糊朦?#23454;?#24847;象。 

某一日,乘上?#29004;?#20882;着黑烟的机船,在黄河里逐浪而行,踏上对岸的土地,在湿软?#22303;?#30340;河滩留下一串串脚印,再在芦苇丛?#20889;?#34892;良久,登上对面的河岸时,才真正明白,原来,大河孕育出的两岸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黄土地,一样的蓝天白云,一样的村落人家,碰上一位在田间劳作的老乡,一说话,话语里也一样带着黄河的气息。

 
 

黄河流凌,摄影:韩中生

 

 

 

 

 

 

  说起黄河,随意的话语像在说一位乡亲或者伙伴,熟络亲热?#20889;?#30528;漫不经心。只有谈到河水大涨时,才微微露出一丝?#21482;擰?/span> 

?#39556;?#30340;河水并不总像看上去那么温文尔雅。出了龙门后,两岸不再是晋陕峡谷那样坚硬的石岸,相对松软的黄土崖远远地躲开黄河,退到远处,给河水让出了宽阔的河道。黄河便有了更多的选择,任性恣肆,自由驰骋,忽东忽西,摇摆不定。河谷中,有时是?#26032;?#30340;滩涂,有时是汹涌的河水,有时又是绵延不绝的?#25345;蕖R黄?#27827;滩有时属于河东,有时又属于河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说法便来自这一段黄河。 

常去河边的人都知道,黄河好像是个性情古怪喜怒无常的人,经常大起大落,大开大阖,放着河谷中央不走,偏偏?#19981;?#21073;走偏锋,沿着河岸冲刷,主流不是偏在西岸,就是偏在东岸。有时又多路出击,分出许多支流,让人即使走到河边,也弄不清哪条是主流,那条是支流。 

旧时,每当大水来临,沙土河岸的惨状会让人惊心动?#24688;?#27827;水卷起浪涛,扑向岸边,大块大块的土崖?#24067;?#20250;带着碧绿的青草与即将成熟的庄稼坍塌到河中,化成浑黄浓稠的泥水,卷着?#28393;?#28044;向下游。专业人士把这种现象叫河水侧蚀。在河水的不?#21916;?#34432;中,黄河无情地?#28108;?#30528;两面的河岸,扩展着自己的领地,于是,这段黄河就有了宽阔的河谷。于是,黄河在这里就成?#20439;?#26080;?#24418;?#26463;的一条河流。 

曾经问过不止一位祖辈居住在河边的乡亲:原来村子的位置在什么地方?无一例外地都朝远处一指,说:在那里。我朝他们指的地方望去,只见阳光下的河水泛出金波,流光溢彩,哪里还?#20889;?#24196;的?#30333;印?#26366;经的村庄,早就变成了一种传说,随着河水流向远方。 

都知道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却少有人知道,大河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摆动中,曾经孕育出多少文明,又毁灭了多少文明。 

在黄河的摆动中,曾经矗立在大河西岸的梁山?#28010;?#20102;。在我的想象中,两千多年前,黄河初出龙门时,河谷并不像现在这样宽阔。两岸的高崖甚至像晋陕峡谷一样挺拔壁立。有一天,河水?#22303;?#22320;冲击着河岸,山体轰然坍塌,激起巨大的水柱,河道因之壅塞,黄河因之?#29421;鰲?#23545;于黄河来说,这是一次空前绝后的灾难。《竹书纪年》记载:?#23736;?#29579;十二年(595),梁山?#34013;?#27827;水三日不流。?#24811;?#31821;中简单的一句话,给了我们无限的想象,那该是怎样一?#24535;?#20917;?滚滚河水从狭窄的龙门流出,?#27426;?#22312;河道里,三天三夜不能流过,幽深狭长的晋陕峡谷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湖?#30679;?#27700;位快速上升,逼近沟沿。三天后,峡谷中水位越来越高,水势越积越大,终于出现像《尸子》中所说的:“大溢横流?#20445;?#28459;过坍塌的山体四方流溢。这可能是历史上黄河第一次?#29421;鰨?#32780;且一断就是三天。这一次,作为晋国的望祭名山——梁山塌去一块。黄河则用这?#22336;?#24335;又一次扩大了地盘。 

 

黄河仍然不舍昼夜地流,扩张的脚步一刻也不停息,摧枯拉朽,一路狂奔。两岸的黄土崖在轰鸣声中,不断地塌到河水中。而黄河好像根本不在意崖上有什么,村落、城池、亭台楼阁、军事重镇统统席卷而去,即使人类付出了巨大心血、悠久的历史、文化,也毫不怜惜。

河水轰鸣狂舞,一出龙门,首先将远离河岸、曾经高耸于斜阳?#23433;?#38388;的?#25788;?#22478;卷入河中。

《竹书纪年》(卷下)载:周显王四十五年,梁惠成王十二年“龙贾帅师筑长城于西边”。掠得秦国土地,在河西修筑长城时,梁惠成王该是多么志得意满,然而,河水并不理会君王的心思——它才是黄土地上的帝王,河谷里的主?#20303;?#27809;用多长?#22868;?#20914;刷,这条军事设施便塌进河里,随着溅起的水花,君王意志化作浊流,流向远方。 

劫掠?#23435;撼?#22478;后,黄河甚至没南行?#24863;恚?#25197;头由西岸扑向东岸,这一回,遭受劫难的是大名鼎鼎的汾阴脽。何谓汾阴脽?#32771;?#21333;地说,就是一块河中高埠,汉、唐、宋历代?#22987;?#30340;祭祀地,上面供奉的是中国人的土地之神后土大帝。九五之尊的汉武帝、唐玄宗、宋真宗都曾心怀崇敬亲自来这里祭祀,在祭拜后土之际,表露着帝王们对土地的崇拜与畏惧。汾阴脽背汾带河,坐落在黄河与汾河入口之间,长四五里,广2里有余,高10余丈。汾阴脽南2里处有座古老的城池,系?#28966;?#31206;、汉时期的汾阴城,然而黄河根本不把人间的?#23454;?#21644;天上的神灵放在眼里。如今,登上几经迁徙改建的秋风楼凭栏遥望,大河之中,烟雾迷离,滚滚洪涛,不舍昼夜,汾阴脽早就坍塌到河里,后?#20102;?#20687;与帝王的尊严?#40644;?#21270;作泥浆,“圮于河水?#20445;?#28270;为洪流”。阴汾城也垣陷城毁不知去向,当年店铺?#33267;ⅰ?#22478;垣高?#23454;?#21476;城,早就被河水?#25317;?#20026;?#40644;?#27801;滩。

 
 

 

秋风楼

 

 

 

 

 

 

  秋风楼是专为贮藏汉武帝《秋风?#24688;?#21051;石而建的一座高楼,原建的秋风楼与汾阴脽一样,早就随黄河滚滚流去,其遗址?#35328;?#22823;河之中。为保护帝王之碑,秋风楼在远离河水之地一再重建,然而河水穷追不舍,明代万历年间所建的秋风楼没有了,清代康熙年间所建的秋风楼也没有了,连同?#25991;?#38388;所建的秋风楼也被湮没河中。不得?#35328;?#31163;河岸六七里处的峨嵋原上再建起现在的秋风楼,没想到,河水又穷追而来,现在,两里外就是滔滔河水了,“千寻嵋岭演天亘,一曲黄河卷地来?#20445;?#31449;在楼上,就能看到河水奔流。 

 

河水滔滔,?#35813;图?#28872;,沿河之物无不席卷而去。这一路,黄河肆虐狂暴,不知有多少村庄轰然塌陷到河里,不知有多少百姓望河兴?#23613;?#25454;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先生统?#30130;?#26126;代隆庆?#21738;?/span>(1570)一次洪水过后,仅龙门到汾阴宝鼎镇一段,短短40公里内就有18个村庄倾圮到河流之中。 

古人在河边建村筑城,最害怕的就是河水冲刷,因而,所筑之城,所建之村,或在隆起于河畔之原面,或在高起于河水之阶地。但是,古人往往低估河水的威力。河水攻略之法甚多,最常见的不是漫溢,而是釜底抽薪取其根基,用日复一日的冲刷?#28010;?#27827;岸。古书中“每日崩岸十丈?#20445;?#23601;是这?#22336;?#24335;的记载。用这样迅疾的速?#21462;?#22914;此?#26012;?#30340;形?#28966;?#22478;掠地,沿岸村落城池无不“岌岌危殆”?#36861;?#38519;落。 

古老的蒲州城也陷落了。黄河自山西临猗的吴王渡与陕西合阳的夏阳渡南下15公里,就是赫赫大名的蒲州?#24688;?#36825;里山川秀丽,土地肥美,是中华民族发祥地的核心区域,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之为“天下之中”。蒲州古称?#30524;啵?#26366;经是虞舜之都,中华大地上最古老的城池,唐代,又曾作为中都,起着连接都城长安与河东的作用,在政治、军?#38534;?#32463;济上有着重要位置。?#23789;猓?#19968;座鹤雀楼巍峨雄?#24120;?#30331;上去远望,可见黄河涛涛,奔流到海。王之涣的名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26412;?#35806;生在这座楼上。天宝年间,唐王朝曾在大河间架起一座气势恢弘的浮桥,两岸分别用4只重达数十吨的铸铁牛镇守桥头。以后,这里曾是河东郡、河中郡、蒲州府治所。然而,黄河来到这里后也格外肆虐,不断冲刷两边河岸,最终冲刷出宽广的河谷。有人测算,从河东的蒲州城到河西旧朝邑县城的两原之间,河谷竟宽达43公里。历史上,蒲州曾是军事重镇,不知令多少精兵良将铩羽而归。黄河?#36335;?#30475;准了这座坚城,一年年、一波波冲刷、漫溢,将所有能用的手段?#21152;?#19978;,终于将繁华的城池变作?#40644;?#24223;墟。镇河铁牛陷落河底,鹤雀楼沉沦河中。至1948年,不得不将县治撤离,人类在这场旷日?#24535;?#30340;守城战中输得一塌糊?#20426;?/span>

 
 

 

 

 

清末民初的蒲州?#38505;?#29255;

 

 

 

 

 

 

  在攻打蒲州的同时,河水兵锋一转,连同对岸的旧朝邑县城也一并掠取,千年朝邑古城从此化作河中沙滩。 

接下来,黄河水兵进天下险关——潼关。秦汉?#20102;逄疲?#28540;关是关中东大门,京城门户。西接华山,南依秦岭,北傍黄河,中间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容一车一马通行,进可窥视中原,退可坚守关中,所谓“关门扼九州,飞鸟不能逾?#20445;?#34987;称为天下第二险关。整个冷兵器时代,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不知有多少名将在这里建功立?#25285;?#20063;不知有多少将领在这里折戟沉沙。然而,无论多么能攻善战的将领,都没有黄河之水有耐心,更没有黄河之水来的凶猛决绝。从东汉末年潼关城在濒临黄河的黄土原上建立之日起,历代将领都只将防卫注意力放在敌对一方,谁也不会想到在黄河日复一日的冲刷下,潼关会彻底沦陷。黄河水浪一波波砸向关隘,汉代的潼关沦陷了,隋代的潼关沦陷了,唐代的潼关也沦陷了,连明清两代的潼关也不见踪迹。如今,穿越横跨黄河两岸的风陵渡大桥,来到老潼关旧地港口镇,哪里还能找见昔日险关的?#30333;櫻?#20986;现在眼前的只有滚滚而去的黄河之水。 

上天把一群命运多舛的人民安置在了大河两岸,在暴猛的河水冲刷中,他?#23789;?#24378;地生存着,进退失据,?#34384;?#23649;战,一直?#26377;?#20102;数千年。如果史圣司马迁在世,坐在他的家乡龙门山崖头,记下黄河与黄土高原这一段段惨烈的历史,不知会是怎样的心情,发出怎样的感?#23613;?/span>

 
 

扫描二维码,关注太原道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三晋文化

本文来?#30679;海?#26412;文作者:韩振远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6-02-09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版权声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扬三晋文化为目的的?#24623;?#21033;性个人公益网站,在转载选用部分文章时,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联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请著作权人及时联系本站以沟通解决涉及的版权和相关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种什么药材最赚钱 你身边有没有人中彩票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速查 内蒙古快3360 中国重庆百变王牌55期 真人游戏百度云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 网易彩票中奖如何领奖 河北11选5手机助手下载软件 好运彩3投注河北 2人斗地主牌局破解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开奖 福彩中奖结果 法甲积分榜最新排名规则 北京单场半全场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