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行游山西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走近雁門關,走進歷史深處的那一頁

 

 

 

 

 

   雁門關位于山西省的東北部,歷有三晉咽喉、中原鎖匙之稱。如果從有文字記載算起,人類認識雁門關最少也有3000余年的歷史了。

  從代縣古城出發,沿著雁門關古道蜿蜒而上,撞入你眼簾的除過大塊大塊凝固的蒼黃色外,便是那一座座孤傲而寂寞的烽火臺了。像現代人手中的無繩電話一樣,烽火臺是古人最先進的報警工具。據史料記載,雁門關下的烽火臺始建于東漢時期,除過那段和平的歷史外,烽火臺上的滾滾狼煙幾乎從東漢一直燃燒到明清。“大漠孤煙直”,每一炷青煙的盤旋而上,帶給雁門大地的莫不是一場驚慌失措的顫栗。

  進入雁門關峽谷前,路過一個以石頭命名的村莊。這是一塊碩大的頑石,石上赫然留有一巨大的刀痕。據說這是楊六郎試刀時留下的痕跡。另一種版本的主人公是李自成。時朱明王朝已處于風雨飄搖之中,李自成攻破雁門關便將直搗黃龍。李自成手舉利刃卜問蒼天,若大業可成,刀落石裂;若功虧一簣,則刀折兩截!這是決定兩個王朝命運的一刀,刀重若泰山。站在這塊試刀石前,我們仿佛能看到300多年前自成那凝重而肅穆的神色。事情的結局正如自成心中所愿,刀落下去,濺起的是震徹山谷的歡呼。石破天驚,崇禎皇帝只能黯然退回歷史的深處了。這塊石頭叫試刀石,這個村莊以石為名。也叫試刀石。試刀石村名挺響亮,只是那塊砸倒朱明王朝的大石頭已悄然隱于歲月的荒草之中了。石頭就臥于古道旁,有小鳥和雞閑立于上。

雁門關得名于關下那座雄宏的大山。進入雁門關峽谷,遙望兩壁直立的山峰,你似乎才剛剛找到顧炎武進入峽谷時的那種感覺。顧炎武進入雁門關時,雁門關的關樓上已飄起大清王朝的黃龍旗,一代英杰李自成以及由李自成親手搭建的大順朝就像雁門關上那飄然而逝的白云一樣,成為一個過去了的存在。老先生騎著小毛驢叩關而入,心中仍然傷逝著漸行漸遠的明朝背影。這是怎樣一座險關啊。老先生觸摸著一塊塊冷硬的巖石,仰望著峽谷上南飛的大雁,朗聲而曰:“雁門,古勾注西陘之地,重巒疊獻,霞舉云飛,兩山對峙,其形如門,而蜚雁出于其間,故名。”這座連大雁也難以逾越的雄關,這座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隘,怎樣就消除不了大明王朝的內憂外患?秋風蕭瑟,黃沙遍野,老先生的白發隨著那聲蒼老的發問在雁門關下上下翻飛。

雁門關關樓已經出現在視線中了。“東西山崖峭拔,中有路,盤旋崎嶇,絕頂置關。”望見這座挺立于教科書中的名關,你似乎無法一下與雄偉、險峻、與眾不同、氣勢非凡連在一起,你甚至會懷疑這就是那座讓蒙古鐵蹄望而生畏的險關嗎?這就是讓李牧、李廣、薛仁貴、楊家將等等歷代名將舍生忘死浴血守衛的險隘嗎?

    這是一個不能簡單回答是與不是的問題。說她是,她確確實實就是雁門關。說她不是,她僅僅是雁門關龐大軍事防御工程的冰山一角。

    不掀起雁門關的面紗,你似乎很難理解歷史上發生在雁門關周圍的金戈鐵馬血肉橫飛;不了解雁門關的全貌,你似乎也很難理解李白、李賀、范仲淹等歷代詩客夢魂牽繞的雁門情結,很難理解一首悲天愴地的《雁門太守行》會成為一曲響徹千古的固定樂府曲牌。

    雁門關的總體防御工程可簡單概括為“兩關四口十八隘”,兩關,即古雁門關、明雁門關,明雁八關,即現在看到的雁門關;四口,即古廣武口、明廣武口、南口、太和嶺口;十八隘,即雁門關兩邊的十八個險要隘口。其建設的起始年代可推前至公元2000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期。

    春秋時期,雁門關為春秋五霸之一晉國的北部邊防。三國分晉后,雁門關又成為戰國七雄之一趙國的北部大門。趙武靈王執政后,除加強雁門關的防御建設外,還大膽進行胡服騎射改革,使趙國一躍成為七雄中最強盛的一員。從白草口登上古雁門關,觸目荒涼關門,你想象不出2000多年前李牧守衛的是一座怎樣的險關。

    雁門關第二次大規模建設為兩漢時期,漢武帝為北伐匈奴,曾命萬人開鑿雁門關。那是一種怎樣的氣勢和決心。古雁門關上人頭攢動,斧鑿敲擊巖石的聲音徹夜不息。此后衛青、霍去病十三次出關北伐,匈奴敗逃漠北,邊關隨安。第三次大規模的建設為唐宋時期。至唐朝時,雁門關已出現兩關的記載。《唐書·地理志》載:“雁門山有東陘關、西陘關”。唐宰相杜佑說:“東陘關甚險固,與西陘關并為勾注之險”。西陘關,即古雁門關;東陘關,即明雁門關。安史之亂后郭子儀出東陘關即明雁門關平定判亂,扶大唐江山于既倒。雁門關在北宋時,地位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雁門山成為宋遼兩國的國家分界線,雁門關也成為關系大宋王朝存亡的咽喉要塞。

  雁門關至明朝時揭開了其建設史上最為輝煌的一頁。明朝建立后,其最大的外患仍是來自于北邊。作為屏護中原及明都城的雁門關,是有明以來重點建設的邊防要塞之一。明洪武七年,吉安侯陸享大現模修復雁門關,在加強西陘關建設的同時,重點修復東陘關。從現在留下的歷史遺存看,明雁門關城周長10公里,墻高7米,磚石砌筑,洞門三重,即東門、西門、小北門。東門石匾刻“天險”二字,門上建有雁樓,門外東側建有靖邊寺,也叫李牧祠,祀戰國名將李牧。西門石匾刻“地利”二字,門上有樓,曰“六郎祠”,祀北宋名將楊六郎。門外建有關帝廟。西門外有東西向的門洞,門額石匾刻“雁門關”三個大字,左右磚鐫聯語一副:“三邊沖要無雙地,九塞尊崇第一關”。關城內正北高坡上建有駐軍營房,南為校場。在明雁門關與古雁門之間均用石頭長城相連,傍山就險,氣勢十分雄偉。在大規模建設關城的同時,雁門關長城也得到修復,兩關四口十八隘之間均有長城相連,長城向外延伸與外長城相接。為了加強雁門關的防御縱深,明朝的軍事家們又在雁門關下的代州境內建起包括代州古城在內的39座城堡。這些城堡均為磚砌,墻高10米,設有4門。至明朝中后期,由于多數堡鋪坍塌,遂于各險要處又建起12座較大的城堡,即于滹沱河北岸構筑起一道新的防衛線,這就是雁門關下著名的“三十九堡十二聯城”。至此雁門關防御體系建設達到了其最輝煌的階段,前有兩關四口十八隘防御陣地,后有三十九堡十二聯城防御縱深,中有蜿蜒堅固的雄宏長城,使整個雁門大地形成了一個世所罕見的前后、左右相互勾連的宏大軍防工程。我們的祖先幾乎把防御戰爭的想象力發揮到難以復加的地步。毫無疑問,如果雁門關完整地保存下來,這座集中了人類建筑智慧的龐大軍防工程會像平遙古城一樣跨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朱明王朝在雁門關上建起了最為龐大的防御陣地,這些堅固的設施曾讓明王朝一片歌舞升平,但就像歷史上的每一次朝代更替一樣,堅固的雁門關最終未能阻擋一個腐朽王朝的覆亡命運。龐大的雁門關防御工程隨著大明王朝的灰飛煙滅而逐漸頹敗下來,歷經清朝、民國而成為眼前這個傷痕累累的模樣。雄厚的關墻已消失在歷史深處,破敗的城門像一個孤獨的老人一樣倔傲地挺立在風雨中,單調的風鈴聲似乎向每一位前來的游客訴說著什么。

雁門關不相信眼淚

  登上雁門關關樓,遙望蒼茫群山,心中會漫漫涌動起一種久違了的感動。夕陽正沉向遠山,冷風挾帶著遠古的羌笛聲直面而來,耳邊似隱隱聽到了那一波一波滾滾而來的喊殺聲……

    雁門關似乎天生就是為戰爭而生。刀與刀的碰撞,迸濺的除過火就是那生命的鮮紅。雁門關不相信眼淚,雁門關遵循的是勝者為王的道理。一個王朝在雁門關前倒下,另一個王朝隨后在雁門關上挺立起來。雁門關上始終刮著強硬的北風。

    公元前456年,雁門關上上演了一出戰國版的《鴻門宴》。趙國國君趙襄子為了奪取其姐夫代王的江山,精心策劃了這起冷酷無情的屠殺。那本是一個秋高氣爽的好日子,雁門關上照耀著和平的陽光,心情也像陽光一樣燦爛的代王應邀來到雁門關。趙襄子早已擺好了酒宴,酒杯里的假惺惺流得一地都是。一個是姐夫,一個是小舅子,代王被小舅子的甜言蜜語灌得昏頭漲臉,歡快而融洽的笑聲將代王的衛士們一個個擊倒。該是收場的時候了,趙襄子的一個眼閃,廚人們操起銅斗撲向各自的目標。腦漿迸裂,血肉橫飛……沒有抵抗的屠殺干凈利落。代王端著酒杯倒在血泊中,聽到噩耗的代王夫人磨笄自殺,一個立世上百年的王國就這樣悄無聲息地倒在雁門關的山頭上。

    沿著雁門關山頭往東走,在那個不起眼的山頭上,還依稀能尋找到代王廟的遺痕。山坡上林草豐茂,代王夫人磨笄自殺的石頭就隱沒在爛漫的野花叢中。放羊的小孩無憂無慮地躺在草坡上,頭頂上的山鷹盤旋著飛向遠方。小孩一點也不知道,他身后的石頭旁曾是一個古老王國的最后歸宿。

    公元前201年,雁門關上燃起了滾滾的狼煙。匈奴單于冒頓趁秋高馬肥之際,率40萬鐵騎大舉南侵。那是怎樣的一種氣勢啊,明晃晃的彎刀遮蔽了太陽的光芒,隆隆的馬蹄聲震得大地都心驚膽顫。漢高祖劉邦的哥哥劉喜棄官南逃,韓王信在馬邑被迫投降。匈奴鐵騎越過雁門關天險直撲漢都城長安。漢朝舉國震驚。漢高祖劉邦調集30萬漢軍東渡黃河北擊匈奴。匈奴且戰且退,退出雁門關與漢軍形成對峙局面。這是漢朝立國之初最為重大的一次戰役。敵對雙方的70萬大軍陳列于雁門關內外。萬馬嘶鳴,殺氣沖天。                              

    這時一個小村莊出現在歷史的視野中。漢軍最高統帥漢高祖劉邦率幕僚駐扎于雁門關下一個叫古城村的村莊里。謀士們勸劉邦乘漢軍氣勢正盛,一鼓作氣,除掉匈奴這個漢王朝最大的心頭之患。劉邦被謀士們的言論吹得忘乎所以,以為匈奴真的不堪一擊。

    漢軍中一個不為人看重的謀士婁敬攔住了劉邦出發的馬頭。婁敬認為匈奴主力未遭重創,此時出關恐對漢軍不利。正在興頭上的劉邦哪能聽進婁敬的逆耳之言,一聲令下,婁敬被投于古城村的死囚牢里。

    正如婁敬所料,漢軍一出關便中了匈奴的計謀。漢軍一路追擊,至大同白登山附近,突遭匈奴40萬精銳鐵騎的團團包圍。鋪天蓋地的喊殺聲嚇得劉邦魂飛魄散,密密麻麻的匈奴騎兵將漢軍圍得水泄不通。時大雪紛飛,天寒地凍,山坡上到處是死傷的漢軍將士。后悔莫及的劉邦陷入上天無門入地無術的絕境。

    誰也不知道此時關在古城村里的婁敬在想什么。這個一直不走運的倒霉蛋,一點也沒有想到,此次雁門關遭厄竟是他一生好運的開始。漢高祖劉邦靠陳平計死里逃生后,首先想到的是關在雁門關下古城村里的婁敬。為了表示對婁敬的敬意,劉邦除封婁敬為建信侯外,還賜婁敬為劉姓。更為重要的是,當劉邦因匈奴不斷騷擾而再次問計于婁敬時,婁敬想出了一條只有婁敬才能想出來的絕妙好計:把劉邦的女兒嫁給匈奴單于冒頓。女婿總不致于不給老岳父一點面子吧。至于將來,那就更平安無事了,外甥再壞也不致于上門追殺舅舅。

    一個影響中國歷史上千年的和親政策就在婁敬詼諧的談笑中成為永遠。歷史似乎就是一句玩笑話。開這句玩笑話的婁敬已成為一個遙遠的過去。不過關押過婁敬的古城村還在。

    古城村已看不出遠古城堡的一點痕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民們將時光碼放得齊齊整整,濃妝艷抹的現代商業氣息正充斥到古城村的角角落落。2000多年前的那場戰爭已成為村頭老人們嘴里的一個遙遠神話,劉邦以及算計了劉邦女兒的婁敬,都成了老人們消磨時光的一道下酒菜。

    把視線再次拉到雁門關上。公元3968月,歷史再次聚焦雁門關。雄才大略的拓跋跬趁后燕國內大亂之機,起兵40萬南下中原。雁門關上旌旗蔽日,鼓聲如雷。雁門人李采親率5萬精騎為前鋒,一路過關斬將,勢如破竹。雁門關一失,后燕北大門洞開。乘勢入關的北魏大軍前后綿延20余里,刀光閃閃,殺聲震天。后燕全線潰敗。至晉陽,兩軍再次展開昏天黑地的廝殺。后燕全軍覆沒。后燕王國遭到致命一擊。搖搖欲墜的后燕大廈支撐不到一年便頹然墜地。北魏統一中國北部。一個新的王朝崛起在雁門關上……

雁門關前那些不散的忠魂

走下雁門關關樓,你隨處可見破敗的古碑、殘缺的漢瓦。關城的城基上已長起沒膝的野草。日落前的晚霞給整個雁門關涂上一層凝重的色彩。抓一把腳下的泥土,里面滲透的是一代一代戍關將士無限的忠誠和勇氣。“數年風土塞門行,說著江山意暫清。求取罷兵南北去,滿樓蒼翠足平生”。老于邊事的范仲淹似乎也厭倦了戰爭,那些普普通通的戍關將士又何嘗不厭倦戰爭呢?戍關的將士們已長眠于雁門關腳下,但其忠武的英魂就像雁門關前那兩根孤傲的石旗桿一樣,將永遠矗立在雁門關上。“落日眠衰草,寒風咽斷溪。烽煙今久靜,憑吊尚凄凄。”吟著這些傷感的詩句,我們的眼前會走馬燈似的走過李牧、李廣、李左車、牽招、薛仁貴、李克用、楊家將等叱咤一時的人物。

李牧是戰國時期守衛雁門關的著名戰將。司馬遷老先生曾在《史記》中深情地寫道:“李牧者,趙之北邊良將也,常居代、雁門備匈奴。”李牧依托雁門關天險,多次打敗來犯的匈奴。有一次匈奴來犯,李牧“佯北不勝”,等匈奴大隊人馬進入伏擊圈后,李牧大軍四面出擊,“大破殺匈奴十余萬騎,滅樓襤、破東胡、降林胡,單于奔走,其后十余歲,匈奴不敢近趙邊城。”趙悼襄王時期,李牧被調入雁門關內,攻燕抗秦,屢有戰功,被封為武安君。趙王遷七年,秦使大將王翦攻打趙國。李牧率兵拒敵,秦人不得入。后秦使反間計,一代名將被屈殺于陣前。李牧死后三月,強盛一時的趙國走完了自己最后的歲月。

李牧祠就建于雁門關天險門外,從現存的遺址看,整個建筑規模宏大。山門前有石砌平臺,上豎石制旗桿1副,配設石獅1對。正中左右各筑踏朵臺階,并配以石雕石欄柱石欄板。山門兩旁建有鐘鼓二樓。祠院分前后兩院,前院兩側為廂房,正面過殿供奉李牧塑像,背面是韋陀像,過殿兩側留過道,設東西庫房。后院正殿為大雄寶殿,供有一佛二菩薩。正殿左為方丈,右為祖師堂。在主殿東邊,順臺階而下有兵洞多間。祠內掛傅山對聯一副。“重臺唱法祥云遍覆菩提樹,蓮臺傳經瑞口光臨極樂天。”現除后院正殿外,其余建筑均已毀。斷碑殘基,更增添無數凄愴。

牽招是曹魏時期的雁門太守。當時的雁門是曹魏政權防御鮮卑的北部重鎮。牽招一方面加強雁門關建設,鞏固邊防;一方面教郡民以戰陣,積極備戰。鮮卑一來進犯,牽招便率兵迎擊,鮮卑屢被擊敗。牽招還抓住鮮卑貴族之間的矛盾,弱化鮮卑力量。時鮮卑大人步度根因與軻比能矛盾激化,自率3萬余戶前來歸附,牽招令其還擊軻比能。同時牽招親自率大軍出雁門關北伐鮮卑,于大同西大敗軻比能。邊關遂安。牽招守衛雁門十二年,威震邊塞內外,是三國時期最杰出的邊郡太守之一。

薛仁貴是唐朝名將。唐開耀元年,薛仁貴以右領軍衛將軍銜出任代州都督。薛仁貴騎白馬、穿白甲,驍勇善戰,名重長城內外。一次突厥來犯,薛仁貴率大軍陳列于雁門關前。突厥問唐將是誰?周圍人說是代州都督薛仁貴。突厥首領說,不是說薛仁貴死了嗎?怎又復生?薛仁貴脫下頭盔讓突厥細看。突厥大驚。薛仁貴率兵進擊,突厥大敗。

此外還有李廣、李克用、楊家將以及更多無名的將士,他們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在雁門關上抒寫了一曲壯烈的忠勇之歌。雁門關也正是因為有了他們,自己的身姿才顯得那么雄壯、偉岸。

 
 

 

修復之前的雁門關

 

 

 

修復之后的雁門關

 

 

1907年法國漢學家沙畹拍攝的雁門關,可以對比出新舊關樓形制上完全不同

 

 

另一張從稍遠處拍攝的雁門關,拍攝時間推測為1928年

 

 

民國時期的雁門關

 

 

雁門關關樓的另一側

本文來源:;本文作者:張衛平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5-10-12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行游山西系列總目錄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行游山西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