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堯王出生地絳縣考

 

 

 

 

 

  東晉先賢豎碑確證,《帝王世紀》古籍的載述,姜嫄墓與羲和墓無聲的旁證,周家莊遺址發掘后留給人們的思索,都從不同的角度印證一個古老的傳說——

 

    民間傳說有時也不盡然是無地生有,空穴來風。傳統和習慣的規則總該是有跡可傳,有事可說,才謂之傳說。元宵節過后,筆者迎著驚蟄惠于人間的暖意熏風,同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研究生柴芃一起,翻資料、查遺存、登“三阿”、謁墓冢,對堯王出生地進行了深層次的尋覓和探索,值得慶幸的是,又有了一些彌新的理解和收獲。

    傳說中五帝之一的堯,生于何處,長于何地,其活動地域有多寬,傳說故事真實性有多大,一直是歷代學者研究的課題。2001年,“唐堯寓處”石碑在絳縣堯寓村的發現,引起了全國史學界的轟動,依據石碑和有關文獻的記載,2006年,絳縣“堯王故里傳說”被列為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8年“堯的傳說”又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至此,眾說紛紜的有關堯王故里的傳說,可謂有了一個官方的認可。

    “唐堯寓處”石碑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39日,我們驅車來到堯寓村,再次站在“唐堯寓處”石碑前,力圖尋覓出更多的歷史端倪。碑文內容為 “唐堯寓處。東晉永和二年孟春創立,大清康熙五十四年重刊,邑庠次貢王民仰書”。該碑20018月被考古專家李學文發現后,引起了專家學者的重視。

    北大博士研究生柴芃說:由西晉學者皇甫謐所著的《帝王世紀》,是專述帝王世系、年代及事跡的一部史書。雖然原本已佚,后人讀到的只是它的輯本,但兩晉以后研究五帝時期歷史的史學家,大都采信了《帝王世紀》所記的內容。

    探討《帝王世紀》著于何時,同“唐堯寓處”石碑的價值十分有關。據《玉海》記載:“晉正始初,安定皇甫謐以《漢紀》殘缺,始博案經傳,旁觀百家,著《帝王世紀》。”姚振宗《隋書經籍志考證》認為:“正始為魏齊王芳年號,此稱晉正始者,猶《漢書·敘例》稱魏建安也,或是泰始之誤。”這里是說,正始是曹魏君主曹芳的年號,泰始是晉武帝司馬炎的年號。不管皇甫謐著《帝王世紀》的時間到底是“正始”年間還是“泰始”年間,可以肯定的是“唐堯寓處”石碑創立的東晉永和二年,距皇甫謐著《帝王世紀》的時間相差不過幾十年。柴芃同學同我們一起分析后說:現在已無從考證“唐堯寓處”石碑創立時的學術研究背景以及立碑人所依據的資料,但中國歷史上最早系統整理五帝傳說的兩晉時期所指證的堯王出生地,其可信度應當是比較原始和權威的。“唐堯寓處”石碑顯世時間距此如此之近,可否這樣認為,它既是先賢們久時考證后結論的鑿表,更是留給后人有關堯王出生地的物證遺存。

    面對石碑,我們又得到新的啟示。查《說文》:寓,寄也。由此可知,“唐堯寓處”的字面解釋就是“唐堯寄居的地方”。這里再清楚不過的是,石碑指證的就是堯王的出生之地。堯王不僅出生在這里,而且從了母姓,抑或最少也是他少年時期生長的地方。

    破解《帝王世紀》留下的難題

    關于堯王的出生地,唐代司馬貞《史記索隱》引《帝王世紀》是這樣記載的:“堯初生時,其母在三阿之南,寄於伊長孺之家,故從母所居為姓也。”遵循《索隱》記載的“三阿之南”,我們迎著乍暖的夕陽,登上了堯寓村的三堯嶺。

    《說文》解釋:阿,大陵也。三阿即三座高大的丘陵。堯寓村背靠中條山段的三座大丘陵,當地人叫做東堯嶺、中堯嶺和西堯嶺,“三嶺”與“三阿”之記相吻合。而且《說文》中對“堯(堯)”字的解釋是:“從垚在兀上,高遠也。”清代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中說:“兀者,高而上平也。高而上平之上又增益之以垚。”眺望堯寓村“三嶺”,正合“高而上平”之勢。

    但是,宋代學者王欽若等編修的《冊府元龜》卻將堯王之母寄居地記為“三河之南”。這同上述有一字之差,讓史學界至今仍困惑和難解。司馬遷在《史記·貨殖列傳》中說:“昔唐人都河東,殷人都河內,周人都河南。”“三河”指的不是一條具體的河流,而是“河東、河內、河南”。我們認為,過于廣袤寬泛的區域,堯的母親不可能在此間四處奔走,居無定所。真要這樣,堯王出生地更成了讓人不可探究的大謎。話說回來,“三河之南”一說如果可信的話,堯寓村正好也處于絳縣的三大河流 (涑水河、黑河、澮河)之南。

    另外,我們還查閱了《隸釋·成陽靈臺碑》的碑文記載:“昔者慶都兆舍穹精氏,姓曰伊,游觀河濱,感赤龍,交始生堯”。它說的是堯母慶都懷孕生堯的事,堯母“游觀河濱,感赤龍”而孕堯,“河濱”從字面上理解指的是河岸邊,很多人認為這里的河指的是黃河。

    堯寓村與黃河之濱有關聯嗎?站在中堯嶺上,我們向南眺望,翻過中條山即可達黃河。該村現存一條直通中條山腹地的古道,村民稱其為“仙人道”,據村內現存的一通清嘉慶十二年殘碑記載:“且夫道路之道往來也久矣,而捷近者尤人之所樂□焉。余莊□嶺南通黃河□□較冷口峪與留孟嶺稍近。”可見,這條古道是可以“南通黃河”的。堯母慶都從這條古道南行而“游觀河濱”是有跡可尋的。

    由此可見,不管“三阿之南”還是“三河之南”哪種注引可信,堯王之母寄居地在絳縣堯寓村,都是可以找到根據的。

    兩座墓證實些什么

    “鳳崗疊翠”是絳縣八景之一,姜嫄墓就坐落在蒼松翠柏之中。姜嫄與堯的母親慶都都是帝嚳的妾妃,我們拜謁姜嫄墓地,就是想從另一個側面證實,堯出生在絳縣更為可信。

    一同前往的絳縣政協主席李服役說,姜嫄、慶都同為帝妾,相距肯定不會太遠。

    我們先是來到姜嫄出生地:絳縣橫水鎮柳莊村,村內建有姜嫄圣母廟,原廟已毀,戲臺尚存,廟址內現留有清康熙四十八年和乾隆五十七年兩通《重修姜嫄圣母廟記》石碑。接著,我們又驅車來到冷口鄉煙莊村,在一座樹木蔥蘢的小山包下面停下,相傳這就是姜嫄圣母的墓冢。據清乾隆乙酉版 《絳縣志》記載:“姜嫄墓在縣南三十里煙莊村存云嶺,墓前有祠。”姜嫄祠毀于日寇侵華時期,據《山右金石存略》記載,原祠內有一通金泰和年間 1201-1208)立石的《重修姜嫄廟碑》,這是現在能找到的有關姜嫄廟的最早的記載。201310月,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專家,在絳縣對“堯文化”的起源和歷史遺跡進行考察時,走進被毀的姜嫄祠,在瓦礫堆中發現了一個制作精美的石制手抱琵琶胡樂俑。據此推斷,早在初唐時期,姜嫄祠就應該存在了。更為傳奇的是在絳縣冷口鄉小虎峪村生長著一株有數千年樹齡的大槐樹,樹冠足有兩畝地大,露出地面的樹根,宛如一只匍匐在地的猛虎。相傳這里就是當年姜嫄生下后稷之后,發現其長相奇特,以為不祥,將他拋棄的地方。當地人稱其為“虎仙槐”,小虎峪村也由此而得名。

    從姜嫄墓的山包上下來,我們又向傳說中葬有帝嚳大臣羲和的太陰山走去。

    《帝王世紀》說:堯“命羲和四子羲仲、羲叔、和仲、和叔分掌四岳”。在堯王時代,羲和是制定時歷的人。死后就葬在絳縣的太陰山上,明初十大才子之一的徐賁(1335年-1393年)在他著名的《太陰山》詩作中提到了太陰山上的羲和墓。

    羲和是堯王的重臣,分管日月星辰,墓在絳縣太陰山,堯王活動的地方距它肯定不會太遠。

    這一天,盡管上山爬坡很累,但大家都感到不虛此行。

    周家莊遺址發掘留給人的聯想

    早就知道國家博物館對絳縣三河流域72處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非常重視,并從2007開始對周家莊遺址進行發掘,來到這里時,偌大的發掘工程已告一段落。這是一處龍山文化時期具有最高統轄地位的超大型中心聚落遺址。分布面積500萬平方米,大小相當于現在絳縣城的面積。已探明的東側護城壕深9米、寬12米、長約3000米,專家推測當時城內人口在3萬人左右。并稱這次考古發掘為“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春暖花開后發掘工作還將繼續進行。

    《太平御覽》卷八十引《帝王世紀》說,堯“身長十尺”,雖然不同的歷史時期各有其不同的度量標準,但許多人對堯王的身高和一百一十八歲的高壽還是有所質疑的。通過國家博物館對周家莊遺址的發掘,大家基本信了,上古時代先人確實非常高大,因為發掘出的骨骸就有1.9米至2.0米左右,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堯王身高十尺的傳說還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襄汾縣的陶寺遺址,多數人認為,它是一處堯舜禹時代的大型文化遺址。有人甚至認為它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堯都所在地,但也有人認為它有可能是“傳說中共工氏的文化遺存”。絳縣南樊鎮的堯都村,傳說是堯最早定都的地方。堯王也有可能幾都幾遷。如果說陶寺是傳說中共工氏的文化遺存這一觀點成立的話,絳縣周家莊是否可能是最大的堯都,這,還有待專家們做進一步的發掘和探討。

    “相關鏈接”

    村名是有力旁證

    連續多日顛簸后,我們靜下心來,先是翻看縣志,查閱和堯有關的資料,接著又走訪部分有名望的老人,重點對和堯有關的三個村名進行探查。

    第一是堯都村。相傳堯王稱帝后為選取建都的地方,進行了多處巡訪考察。最后選定澮河南岸的一個村莊,這里依山傍水、物產豐富,村民熱情好客、勤勞淳樸。大臣們建議建都此地,堯王欣然同意,華夏第一都由此誕生。這就是現在的絳縣南樊鎮堯都村,五千年來村名未變。

    傳說堯王曾在磨里峪的高嶺上建了一個祭天臺,并建有行宮。每年春季堯都要在這里祭天。后來祭祀地的管理者在此長期居住,繁衍后代,逐漸形成了一個村莊。為了讓人們知道這里是堯王祭天臺管理者居住的地方,后人就把這個村叫做“堯寺頭村”。

    衛莊鎮有一個宿堯村。這個村的名字,是因為堯王當年訪賢時,在該村投宿過一晚而得名的。當年堯王為了找到一個能繼承他事業的人,四處喬裝訪賢。一日,夜行至現在的宿堯村,在此借宿一晚。第二天,村民得知借宿者是堯王爺時,紛紛前來瞻仰堯王住過的窯洞。后來,這個村就被定名為“宿堯村”。

    這些地名的沿存,從不同角度完善了堯王活動的軌跡,成為堯王出生在絳縣的有力旁證。

 

文來源:山西日報20150325;本文作者:王偉棟 柴廣勝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5-04-07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