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山西省的由来

 

 

 

 

 

  山西,旧称 “山右”。作为省级行政区的称谓, 《辞海》曰: “因在太行山之右 (西)得名”。但是,这仅仅属于一种“想当然”式的结论。如若再问,那么“山东”呢?疑窦会马上出现,《辞海》所谓“因在太行山之左(东)得名?#20445;?#26126;显不妥。因为若以太行山而论,堪称“山东”者当首推河北,之所以舍近求远,无疑是行政区划变更的结果,而非地理特征所主导。由此说来,?#27492;?#31616;单的名词背后,可能隐藏着复杂而难言的历史发展逻辑,我们有必要进行深入探讨,以正本清源。

    一、山西作为地理概念,起初专指关中,后来也被用指太行山以西地区

    山西名称的出现,大约?#21152;?#25112;国。当时,齐、楚、燕、韩、赵、魏、秦七国争雄,秦与六国有关山之隔,关谓函谷关,山曰崤山,遂有关东、关西(关中、关内)、山东、山西之称。《史记》卷40《楚世家》曰:“苏秦约从山东六国共攻秦,楚怀王为从长。至函谷关,秦出兵击六国,六国兵皆引而归,齐独后。”从,即“合纵”也。《史记》卷130《太史公自序》载楚汉之争时,“萧何填抚山西。”填,乃“镇”也。而《汉书》卷69《赵充国传》班固“赞曰:秦汉已来,山东出相,山西出将……何则?山西天水、陇西、安定、北地处势,迫近羌胡,民俗修习战备,髙上勇力,鞍马骑射……自古而然,今之歌谣慷慨,风流犹存耳。”因此,清顾炎武《日知录》卷31《河东山西》曰: “古之所谓山西,即今关中。”

    山西作为太行山以西地区的称谓,始见于北朝,偶见于隋唐。《册府元龟》卷622《忠节》记北魏末,“裴延隽拜太常卿,时汾州山胡恃险寇窃,正平、平阳二郡尤被其害。以隽兼尚书,为山西道行台节度、讨胡将军。”按:汾州、正平、平阳,分别即今山西离石、新绛和临汾。《北齐书》卷22《卢文伟传》云:“族人勇,字季礼……尔朱灭后,乃赴晋阳。髙祖署勇丞相主簿。属山西霜俭,运山东乡租输,皆令载实,违者治罪,令勇典其事。”晋阳,亦称并州,即今太原,时为东魏大丞相高欢的霸府所在。《北齐书》卷11《安德王高延宗传》曰:“后主将奔晋阳,延宗言:‘大家但在营莫动,以兵马付臣,臣能破之。’帝不纳。及至并州,?#27835;?#21608;军已入雀鼠谷,乃以延宗为相国、并州刺史,总山西兵事。”东魏北齐都邺(今河北临漳),疆土跨太行两侧,山西、山东 (指今河北)遂成熟语。隋大业 “十一年,炀帝幸汾阳宫,命高祖往山西河东黜陟讨捕。” (《?#21830;?#20070;》卷1《高祖纪?#32602;?/span> 《?#21830;?#20070;》卷200下《黄巢传》云:陈州刺史“赵犨求援于太原。四年二月,李克用率山西诸军,由蒲、?#24405;?#27827;,会关东诸侯,赴援陈州。”需要?#24471;?#30340;是,唐代设置河东道,以太原为首府,辖区囊括今天山西省全?#24120;?#20294;史书中的“山西”?#36828;?#25351;关中。

    二、辽代,山西成为西京大同及其以北地区的称谓

    契丹建国朔漠,后得幽(今?#26412;?#20113;(今大同)十六州,仿唐五京制度,将全国划分为上京(治临潢府,今内蒙古?#22303;?#24038;旗)、东京(治辽阳府)、中京(治大定府,今赤峰宁城)、南京(治析津府,今?#26412;?#21644;西京(治大同府)五个道。其西京道,地处西南,相当于今天雁北、张家口和内蒙古中部地区。西跨黄河,与西夏?#23588;溃荒辖?#24658;山,与北宋对峙。进而,因在大兴安岭、大马群山、太行山一线以西,与东部四京相隔,遂有“山西”之称。然而当时“山西”的范围不止西京,亦包括上京道的岭西地区(含今蒙古国)。对此广大区域,辽朝在西京道设立西?#19979;?#25307;讨司(治丰州,今呼和浩特东),在上京道设立西北路招讨司 (?#35859;?#20044;?#21450;?#25176;西),统领诸部族骑兵,?#20174;?#36793;疆;遇事,设“山西兵马?#32426;?#20891;司?#20445;?#24635;统二路边防。在财赋征管方面,设“山西路都转运?#39038;尽?#20110;大同。从此,赋予“山西”新的地理概念。

    《辽史》卷9《景宗纪下》载保宁十一年(979)宋太宗灭北汉而引发的战争:三月“己丑,汉复告宋兵入?#24120;?#35791;左千牛?#26469;?#23558;军韩侼、大同军节度使耶律善补以本路兵?#26174;?#20061;?#24405;?#21359;,燕王韩匡嗣为?#32426;常?#21335;府宰相耶律沙为监军,惕隐休哥、?#26174;?#22823;王斜轸、权奚王抹只?#38592;?#29575;所部兵?#25103;ィ?#20173;命大同军节度使善补领山西兵分道以进。?#26412;?#27492;,知大同军节度使所统“本路兵”即“山西兵”。再如卷11《圣宗纪二》载统和四年(986)宋辽西京争夺战:“三?#24405;?#25100;,于越休哥奏宋遣曹彬、崔彦进、米信由雄州道,田重进飞狐道,?#21987;饋?#26472;继业雁门道来侵……庚辰,寰州刺史赵彦章以城叛,附于宋。辛巳……顺义军节度副使赵希赞以朔州叛,附于宋……丁亥,以北院枢密使耶?#23578;?#36728;为山西兵马?#32426;場?#24432;国军节度使艾正、观察判官宋雄以应州叛,附于宋……?#20035;?#26376;……辛丑,宋?#21987;?#38519;云州……五月……诏遣详稳?#21467;?#29575;弘义宫兵及南北皮室、郎君、拽剌四军赴应、朔二州界,与惕稳瑶升、招讨韩德威等同御宋兵在山西之未退者……秋七月……宋守云、应诸州者,?#20598;?#19994;死,?#20113;?#22478;遁……八月……?#20309;矗?#29992;室昉、韩徳让言,复山西今年租赋。诏第山西诸将校功过而赏罚之……惕隐瑶升、拽剌欻烈、朔州节度使慎思、应州节度使骨只、云州节度使化哥、军校李元迪、蔚州节度使佛留、都监崔其、刘?#24789;。?#30342;以闻敌逃遁夺官……冬十月……政事令室昉奏山西四州自宋兵后,人民转徙,盗贼充斥,乞下有司禁止。”文中所谓 “山西四州?#20445;?#20465;属西京,其民随宋军南迁,见《宋史》卷5《太宗纪二?#32602;?/span> “五月……?#21987;?#36824;代州。徙云、应、寰、朔吏民及吐浑部族,?#31181;?#27827;东、京西。”

    三、金代及蒙古国时期,山西范畴缩小,先则?#22797;?#35199;京,后则专指大同

    女真金朝灭?#26705;?#21448;灭北宋,疆域南扩至淮?#21491;?#32447;,定都燕京(时谓中都)。承袭辽朝故实,五京依?#26705;?#20294;改“道”为“路”。得北宋之地,将河东路分析为二,河东北?#20998;?#22826;原府,河东?#19979;分?#24179;阳府;改京东东路、西路为山东东路、西路,山东行政区雏形从此确定。较辽代而言,金代“山西”的范围逐步缩小,一是蒙古族崛起,蒙古高原脱离所有;二是西南、西北招讨司所统“山后诸部族?#20445;?#22343;回缩至西京境内。因此,山西成为西京路的专称。

    《金史》卷46《食货志一》记:太祖“天辅六年,既定山西诸州,以上京为内地,则移其民实之……七年,以山西诸部族近西北二边,且辽主未获,?#24544;?#30456;结诱,复命?#23454;馨河?#23387;?#37070;院?#31561;以兵?#37027;?#25252;送,处之岭东,惟西京民安堵如?#30465;薄?#25353;:山西契丹旧部东迁后,西京的主体地位加强。此前,北宋与女真共谋攻?#26705;级?#29141;云之地归还宋朝。《金史》卷3《太宗纪》曰:天会“二年春正月……甲戌,西南、西北两?#33539;纪?#23447;翰、宗望请勿割山西郡县与宋,上曰:‘是违先帝之命也,其速与之。’”闰三月,“宗翰复奏曰:‘?#28982;实?#24449;辽之初,图宋协力夹攻,故许以燕地。宋人?#35753;?#20043;后,请加币以求山西诸镇,?#28982;实?#36766;其加币。盟书曰:无容匿逋逃,诱扰边民。今宋数路招纳叛亡……?#23435;?#26399;年,今已如此,万世守约,其可望乎?且西鄙未宁,割付山西诸郡,则诸军失屯据之所,将有经略,或难?#24535;茫?#35831;姑置勿割。’上悉如所请。?#20445;ā?#37329;史》卷74《宗翰传?#32602;?#37329;朝?#28982;?#30431;约,复南下伐宋,《太宗纪》载天会四年(1126)“三月癸未,银术可围太原,宗?#19981;?#35199;京。”此事,《宗翰传》记作:“留银术可围太原,宗翰乃还山西。”山西成为西京的代名?#30465;?/span>

    金代末年,蒙古成吉?#24049;?#22823;兵南下,金宣宗迁都汴?#28023;?#20170;河南开封),号称南京。南宋谢采伯《密斋笔记》曰:“贞祐元年十一月至二年正月,鞑?#23433;?#30772;河东、河北、山东、山西,复一十七府,九十余州,镇县二十余处。”女真千里山河尽归蒙古。蒙古窝阔台汗时,西京宣德州(?#35859;?#24352;家口宣化)地位上升,又名“山西东路?#20445;?#22823;同府则为“山西西路”。时中书令耶律楚材奏立十路课税所,宣德、西京各设长官。既而,《元史》卷4《世祖纪二》载:中统四年(1263)八月,“升宣德州为宣德府,隶上都。”脱离了西京的管辖。从此,西京路唯大同一府,独享“山西”之名。

    四、元代设河东山西道,治大同,辖全晋;明初行中书省于太原,山西省成为定名

    《元史》卷91《百官志七》曰:“宣?#20811;荊?#25484;军民之务,分道以总郡县,行省有政令则?#21152;?#19979;,郡县有请则为达于省。有边陲军旅之事,则兼都元帅府,其次则止为元帅府……?#20811;?#23459;慰?#35895;保?#20174;二品……凡六道:山东东西道,益都?#20998;茫?#27827;东山西道,大同?#20998;謾?#25353;:河东山西道,亦称山西河东道;河东山西道宣慰使,亦称山西宣慰使、西京宣慰使、西京道宣慰使、大同宣慰使,是元代河东山西道的最高军政长官。最早任山西宣慰使的李德辉,在元世祖忽必烈中统年间(12601264)。

    《元史》卷86《百官志二》曰:?#20843;?#25919;亷访司。国初,立提刑按察司四道:曰山东东西道,曰河东陕西道,曰山北东西道,曰河北河南道。至元六年,以提刑按察司兼劝农事。八年,置河东山西道,陕西四川道……二十八年,改按察司曰肃政亷访司……每道亷访使二?#20445;?#27491;三品……内道八,隶御史台。山东东西道,济?#19979;分?#21496;;河东山西道,冀宁?#20998;?#21496;……?#26412;蕁?#19990;祖纪?#32602;?#33267;元八年(1271)“三月乙丑,增置河东山西道按察司;改河东陕西道为陕西四川道”。就是说,先有河东陕西道,此时将河东与山西合并,改组为河东山西道,总括全晋。其河东山西道按察司,又名太原按察司、太原提刑按察司。至元二十四(1287)年闰二月,“省太原提刑按察司,?#31181;?#35199;京者入太原。”五月,移“太原按察司治西京。”二十五年二月,改“西京路为大同路。”明年八月,徙“河东山西道提刑按察司治太原,宣?#20811;?#27835;大同。”也就是说,最终变动的结果:大同宣慰使(从二?#32602;?#25484;河东山西道军民之政,太原肃政廉访使(正三?#32602;?#25484;河东山西道监察与农事;有元一朝,河东山西道的首府在大同。

    《明史》卷41《地理志二》云:“山西,《禹贡》冀州之域。元置河东山西道宣?#20811;?#20351;,治大同路,直隶中书省。洪武二年四月,置山西等处行中书省,治太原路。三年十二月,置太原都卫,与行中书省同治。八年十月,改都卫为山西都指挥?#39038;尽?#20061;年六月,改行中书省为?#34892;?#24067;政?#39038;尽!?#30001;此可见,元代大同的地区行政中心地位,明代以后让位于太原。同时可以看到:元朝“河东山西道?#20445;?#26126;初改称“山西等处?#20445;?#23665;西的地理概念、范畴扩大了,终于实现了与太行山以西的地理特征相吻合。朱元?#26114;?#27494;二年(1369),既于太原设立“山西等处行中书省?#20445;?#22826;原遂为省城。山西省作为“山西等处行中书省”的简称,从?#23435;?#21517;于世。

    我们检校明代著作,例如明初李继本《一山文集》、杨维桢《东维子集》、苏伯衡《苏平仲集?#32602;?#26126;中期夏良胜 《东洲初稿》、王祎 《王忠文集》、何景明 《大复集》、王世贞 《弇山堂别集》、尹台 《洞?#21050;?#38598;》、髙叔嗣 《苏?#20598;貳?#23828;铣《洹?#30465;罚?#26126;后期阳玛诺《天问略》、汪砢玉《?#27721;?#32434;》等,均书写有“山西省”之称,足证明代“山西省”已经成名。现在有人讲:“清为山西省?#20445;?#35265; 《辞海?#32602;ⅰ?#28165;代始名山西省?#20445;ā?#23665;西省情概览?#32602;?#38475;也。

    五、《辞海》对山西得名解说的错误根源

    通过上述考证,我们对山西省的形成历史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可以判定 《辞海》“因在太行山之西得名”的解释,似是而非。其失误在于?#27721;?#35270;了“山西”由地理概念到行政区划的漫长演化过程;不懂装懂,强言附会。

    然而,非?#26469;?#20070;作者如此,我们的前辈史学大师亦?#26352;?#19981;解。例如《金史》卷108《胥鼎传》曰:“自兵兴以来,河北溃散军兵、流亡人户,及山西、河东老幼,俱徙河南。”这条史料记载的是?#33322;?#23459;宗贞祐年间(12131217),成吉?#24049;?#33945;古大军南征,太行山两侧军民避难迁徙,追随朝廷流亡河南的史实。而中华书局本 《校勘记》云:?#38797;?#23665;西与河东意复……疑‘山西’当作‘陕西’。”其实,山西是大同府为中心的金西京路,河东指太原府、平阳府为中心的河东两路,二者既不矛盾,也不重复。

    追根溯源,问题大致出自明末清初大学问家顾炎武的论断。其《日知录》卷31《河东山西》曰:“河东、山西,一地也。唐之京师在关中,而其东则河,故谓之河东;元之京师在蓟?#29275;?#32780;其西则山,故谓之山西。各?#20113;?#30079;甸之所近而言之也。”这一观点,后为清末大儒梁绍壬《两般秋雨盦随?#30465;?#21367;8《河东山西》所复制、重申,进一步垄断?#33487;?#20010;学术界的?#29616;?#20197;至数百年间无人敢于怀疑。正是由于这两位饱学巨儒的率尔意会,导致了后代学者对“山西”的想当然解释。

 

文来源:山西日报20141105;本文作者:张焯(作者系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4-11-25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版权声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扬三晋文化为目的的非赢利性个人公益网站,在转载选用部分文章时,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联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权人的?#25103;?#26435;益,请著作权人及时联系本站以沟通解决涉及的版权和相关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