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趙氏孤兒”之祖趙盾悲劇的偶然與必然

 

 

 

 

 


  趙盾墓就坐落在我的出生地南趙村西南3里處,距古晉國都城故絳(即趙康古城)僅5里之遙。兒時聽過它的很多傳說,但由于種種原因,竟一直未能前去瞻仰,這次清明節回故鄉才得以窺其真神面目。

  據史料記載,趙雄村北離趙盾墓不遠處,80年前還保存有宋元祐時重修的趙氏祠堂。密樓式格局,上下兩層,雕有趙衰、趙盾、趙朔、趙武等四代忠良的塑像,可惜毀于抗日戰爭時期,蕩然無存。數年前,趙盾墓碑也被附近的趙氏后人拉走,藏于咫尺之遙的趙盾故里東汾陽村中,那個荒蕪的趙盾墓就孤零零地挺立在那里,在一年又一年的嚴寒酷暑中,冷漠地注視著人世間的悲喜輪回。我去時,這塊趙盾墓碑已經被重新矗立起來了,遠遠望去,在光禿禿的田野里,顯得十分飄渺浩遠。趙盾墓尚未被修繕開發,我只能把車停在附近的小路旁,然后在松軟的泥土里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前走去。

  高大的墓碑鑲嵌在古磚砌就的廊亭中,古香古色,肅穆凜然。廊亭上方凹進去的那方大理石上鏤刻有“孔子賢之”四個大字,指證著孔子對趙盾的由衷贊嘆:“趙宣子,古之良大夫也,為法受惡,惜也,越境乃免。”兩米多高的墓碑上端端正正地鐫刻著“晉大夫趙宣子之墓”幾個筆跡遒勁的大字,落款為“大清乾隆二十九年歲次甲申仲春榖旦,趙氏后裔合立”。雖然已經過兩百多年的風侵雨蝕,雄健的字跡猶清晰可辨。墓碑之后的墓冢,像一座小饅頭山,氣勢宏偉。墓冢上下,全部用新土覆蓋,周圍還殘留著挖土后的坑坑洼洼,碑前遺有人們掃墓祭奠后的紙屑灰燼,在突然而至的冷風吹刮下,忽忽悠悠地上下飄蕩。

  周圍是空曠的原野,寂靜伴著蒼茫。我忽然覺得,那傲然挺立在眼前的高大墓碑,在我的眼前竟幻化成了中國歷代王朝的一個碩大舞臺。其間上演的居然是一部以權勢詮釋幸福,用欲望踐踏生命的歷史大悲劇,亙古不絕,綿延不斷……

  趙盾,謚號宣孟,時人尊稱其趙孟,史料中多稱之趙宣子、宣孟。春秋中前期晉國卿大夫,系趙衰之子、趙氏孤兒趙武的祖父。

  趙盾走上歷史舞臺,是在晉襄公四年,即前620年,時年30歲左右,代其父趙衰任國政,“為晉正卿”,兩年后,其父卒。同年,跟隨晉文公開創晉霸基業的老一代功勛胥臣、欒枝、先且居(先珍之子)也先后故去。晉襄公恢復文公時的三軍,欲使士谷、梁益耳將中軍,使箕鄭父、先都將上軍。但趙盾等這幾個功勛之后內心充滿不平,就去找晉襄公訴說。先且居之子先克言到:“狐、趙有大功于晉,其子不可廢。士谷和梁益耳皆無戰功,驟為大將,恐人心不服。”襄公思忖后,也覺得其言之有理,于是改變主意,以狐射姑為中軍元帥,趙盾為副帥;以箕鄭父為上軍元帥,荀林父為副帥;以先蔑為下軍元帥,先都為副帥。不料,狐射姑驕矜蠻橫,一意孤行,引得一班將士頗有微詞。恰值太傅陽處父從衛國歸來,聽聞狐射姑為元帥,就密奏于襄公:“射姑脾氣暴烈,只知媚上而不能體恤下屬,不得民心,非大將之才。臣曾經給趙衰將軍做副手,與其子趙盾相處甚久,知趙盾賢而有才,并能尊賢使能,讓國家法令順利實施。君上若擇帥,無出其右者,趙盾堪當此任。”晉襄公也頗欣賞趙盾的才干,就聽從陽處父的建議,拜趙盾為中軍元帥,讓狐射姑輔助。趙盾抓住了機會,“自此當國,大修政令,國人悅服”。

  事也湊巧,當年8月,晉襄公突然病危,就托孤于太傅陽處父、上卿趙盾及諸臣,囑立年幼的太子夷皋為君,言畢即撒手歸西。次日晨,正當群臣準備扶持太子夷皋即位時,卻發生了廢立分歧。集軍政大權于一身的上大夫趙盾說:“國家多難,秦狄為仇,不可以立幼主,今杜祁之子公子雍,見仕于秦,好善而長,可迎之以嗣大位。”趙盾此舉,全無私心,純粹是為社稷著想。狐射姑卻不同意,主張立公子樂,其理由是樂母系先君所愛。樂仕于陳,而陳與晉素來相處和睦,不像和秦國有那么多的恩怨,迎之,則朝發而夕至,對晉國有百利而無一害。趙盾斬釘截鐵地駁斥道:“不行,陳小而遠,秦大而近。迎君于陳未必更加和睦,而迎于秦,可以釋怨而樹援,所以公子雍是不二人選!”其理昭昭,義正詞嚴,群臣唯唯是諾。狐射姑雖不同意,卻也無可奈何。于是,趙盾一錘定音,委派先蔑、士會等“如秦報喪”,迎公子雍為君。

  如果歷史能按這個過程走下去,或許趙氏一族的命運將重新改寫。可惜,趙盾的一念之差,或者說是他的一己惻隱,就在無形之中埋下了以后趙氏悲劇的禍根。
  太子夷皋的母親穆嬴不甘心兒子就這樣被廢掉,闖到朝堂上與趙盾評理:“先君視你如同股肱,臨終又托孤于你。今先君尸骨未寒,你竟違背先君遺命,擅廢太子,跑到秦國去擁立他人,先君在九泉之下如何瞑目啊?”趙盾置之不理,穆嬴便撒瘋使潑,哭鬧不已。趙盾不勝其煩,又無計可施,遂跑回家去。穆嬴沒有善罷甘休,而是帶著兒子夷皋追到趙家堂前,繼續大吵大鬧,趙盾自覺良心不安,打也不是,罵又不能,在錯綜復雜的心理壓力之下無奈屈服。但聰明一世、糊涂一時的趙盾尚未意識到,重新扶持太子即位的決定,給他日后執政埋伏下了多少隱患:首先是讓他在群臣乃至天下人面前表現出的是出爾反爾、言而無信;其次是對太子的廢立無常已在穆嬴和太子的心中,播下了仇恨的種子;三是背棄了與秦國的協約,與秦結下不解之怨。更為可怕的是,趙盾在廢立之間,為能使公子雍順利即位謀殺了公子樂,又為扶持夷皋伏殺了公子雍,恐怖的血雨腥風讓晉國上下噤若寒蟬。
  大臣謀殺公族,是為離經叛道,人不言,非不能言。

  年輕氣盛又集軍政大權于一身的趙盾可能不會想到,他已經被拋到了云霧繚繞的半天空里。美妙的空幻感覺,只能讓他更加盲目自信,肆無忌憚。

  夷皋既立,是為晉靈公,趙盾為相國。晉靈公年幼無知,趙盾就成為事實上的“太上皇”,權勢熏天。趙盾成為晉國新一代的標志人物。

  前621年秋天8月,作為晉靈公的全權代表,趙盾與齊昭公、宋成公、魯文公(來盟遲到)、衛成公、陳共公、鄭穆公、許僖公、曹共公在鄭國的地盤——扈地結盟,趙盾在會盟中行使的是完全只有霸主才能夠擁有的權威。趙盾盟諸侯,在情理上實是說不過去的,往后的日子里,公卿爭權,臣子坐大,諸侯卑微幾乎成為春秋時代的潮流。

  為鞏固晉文公以來的晉國霸權地位,趙盾恩威并重,一方面,先后發兵打敗秦魯等國家,震懾了諸侯;另一方面,又使用懷柔手段,先后安撫了衛、鄭等國,晉國的霸權也因為趙盾這一明智之舉而更加穩固。但趙盾的勞苦功高,并未能消弭他在廢立晉君時濫殺無辜留下的怨恨。

  就在趙盾意氣風發地在晉國政壇上大展宏圖時,一股反趙同盟也在悄悄醞釀。
  趙盾的心腹重臣先克為人張狂霸道,他以晉國二把手的身份,盛氣凌人,胡作非為,竟然強搶老臣蒯得的田地。

  前618年正月,忍無可忍的先都、箕鄭父、士榖、梁益耳、蒯得互相串聯在一起,決定報復趙盾,就密謀派人刺殺了先克。趙盾敏銳地察覺到了其中的陰謀詭計,下令追查,結果先都、梁益耳首先落網,趙盾殺之。至是年3月,箕鄭父、士榖、蒯得也先后被擒拿。趙盾大權在握,只是象征性地將這些政治犯上報給晉靈公要求斬首,以儆效尤。晉靈公的母親穆嬴本來對趙盾就非常怨恨,想以國母之尊保住幾位反叛的老臣好牽制趙盾。誰知趙盾根本未取得穆嬴的首肯就將幾位老臣的頭顱血淋淋地割了下來。穆嬴和晉靈公深感君權被輕,恨之入骨,怎奈孤兒寡母,無計可施,只能隱忍下來,待秋后一并算賬。

  年輕氣盛的相國大人只迷信用鐵血手段打造的極權統治,他怎知那把權力刀刃上的熠熠鋒芒已經被無數的冤魂野鬼高高托舉在了他自己的頭頂,時刻都會有落下來的危險。

  晉靈公漸漸長大了,先前差點被廢的陰影一直籠罩在他的心頭,加之眾人皆知有相國,不知有君的現實,使他對趙盾深惡痛絕。所以相國的諄諄教誨和毫不留情的忠言相諫,都起了一種逆反的作用。晉靈公表面上言聽計從,實際上卻是明掣胳膊暗掣肘,和趙盾較勁,就是不讓你趙盾痛快行事。

  前612年,趙盾率軍討伐不順從霸主命令的齊國。行軍途中,突然傳來國君手諭,要求相國退軍。趙盾以為朝堂出現內亂,于是趕快撤軍回國。誰知,回去一問,才知道靈公收了齊國的“賄禮”,趙盾哭笑不得,這真有點“周幽王烽火戲諸侯”的味道。更麻煩的是,中原諸侯國都從中看出了晉國君臣不和的苗頭,都知道了這個游手好閑的晉靈公比趙盾好說話,于是大家紛紛仿效,用小恩小惠來腐蝕拉攏這位實是花花公子的君王。晉靈公倒還“講信譽”,“拿人錢財,為人消災”,節外生枝,弄得趙盾左右為難,騎虎難下。

  晉靈公從背后給趙盾掣肘,趙盾一時還真沒辦法。說輕了不管用,說重了那是臣對君不敬,屬于大逆不道的行為。
  晉靈公不能享有一國之君應該享有的軍政大權,便故意和趙盾背道而馳。在奸詐之徒屠岸賈的唆使下,窮奢極欲,大造豪宮奢宅,過著淫逸糜亂的生活。晉靈公不僅荒誕,還很殘暴,他居然以一國之尊的身份站在高臺上用彈弓射擊過往行人,以看人們抱頭鼠竄的樣子為樂。還因為廚師給他烹制的熊蹄稍欠火候,就慘無人道地把廚師殺死,命宮女們把尸體裝到筐子里扔掉。

  趙盾憂心忡忡,便不斷勸戒靈公要檢點言行、勤政愛民。靈公懼怕趙盾的權勢,表面上點頭稱是,實際上已經在內心里起了殺趙盾之意,因為趙盾的存在已使他感到礙手礙腳,無法隨意行駛本屬于君王的權威。

  不久,靈公采納屠岸賈的主意,讓人訓練靈獒,欲在朝堂上放其咬死趙盾。多虧趙盾的手下大將提彌明與一個叫靈輒的護衛臨陣倒戈,拼死保護趙盾,趙盾才得以脫險。

  靈公孤注一擲,決意除趙盾而后快。于是又派殺手鋤麑深夜刺殺趙盾,結果鋤麑看到趙盾如此兢兢業業、勤政為民,遂暗嘆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棄君之命,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進退不能,觸槐而死。

  趙盾至此已明白,他和晉靈公已是水火不容。雖然恨其荒淫無道,荼毒生靈,但忠臣家世的影響使他無法也不愿冒天下之大不韙,擔個弒君的罪名,于是帶著兒子趙朔外逃。

  晉靈公的倒行逆施激發了趙氏一族同仇敵愾的意志,趙盾的堂弟趙穿本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渾人,一怒之下,就和部下在桃園里聯合殺死了昏君靈公。
  按說,趙盾的遭遇應該能讓他反省,為什么自己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地忠公體國,最后差點落下個被殺頭的命運?可惜,極盛處的權欲蒙蔽了他的雙眼,遮蓋住了他那顆已經荒蕪、長滿浮躁野草的心靈,他看不到他的頭頂上方又懸掛上了一把明晃晃的“達摩克利斯劍”,他更看不到極盛后的充滿詭異之氣的萬丈深淵,會把他和他的后代全部無情吞噬……

  晉靈公被殺后,趙穿派人把趙盾請回來主持朝政,處理后事。趙盾回朝,撫尸痛哭。這種撕心裂肺地號哭,與其說是哀悼靈公,不如說是趙盾為自己委屈而哭,旁人不理解也就罷了,你君王也不理解我,還要置我于死地!趙盾哪里會明白,他的苦心和所作所為恰恰是旁人可以理解,而受到諸多限制打壓的晉靈公無法理解的。
  晉靈公沒有后人,趙盾就派人把晉文公的小兒子黑臀從成周接回來即位,是為晉成公。

  成公即位后,趙盾的心理可能受靈公一事影響,發生了極為明顯的變化,但這種變化是朝著更為危險的地步發展。他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位高震主的古訓,而是一味地擴大他趙氏權臣的勢力范圍。成公即位不久,趙盾就奏請成公把他同父異母的弟弟趙同、趙括、趙嬰齊委以重任。成公一看,自己為君還拜趙氏所賜,廟堂上下皆為趙盾親信,豈能不應?干脆做個順水人情,就認命趙同、趙括、趙嬰齊為大夫,立于朝堂之上。趙穿弒君未受到任何懲處,仍佐中軍。

  趙穿一日對趙盾說:“屠岸賈蠱惑先君,卑鄙小人,若不除此人,他日恐對我趙家不利。”趙盾說:“人家不追究你的罪過,你還要懲處人家嗎?現在我們趙家興旺發達,應與其同朝修睦,不可滋生事端,尋仇鬧事!”趙穿諾諾而退。歷史不幸真被趙穿言中了,趙盾沒有吸取扶靈公即位的教訓,又由于這一“不忍人之心”,導致了不久之后震驚天下的趙氏滿門被斬血案。

  趙盾試圖以不斷提高趙氏一族的政治地位來保障趙家的榮華富貴。于是,又懇請成公賜趙氏為公族。按照周制,公族只能是各諸侯國同族子弟。晉獻公時,為防止公族作亂,公族就被廢止了。所有公子,除太子外,不得在本國居留。晉成公不得已恢復了這一官職,將之授予卿的嫡長子,并賜封其土地;還讓卿的其他子嗣擔任一些重要職位。賜趙氏為公族,顯然是把趙氏提到了幾乎與“皇族”平起平坐的地位。至此,以趙盾為首的趙氏一族,聲勢日隆,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按說,位極人臣的趙盾該心滿意足、高枕無憂了吧?但事情往往就是這樣奇怪,表面上的無限風光,并不能掩蓋權高位重者脆弱的負罪心理。一次,趙盾偶然發現史官董狐的史簡上這樣寫道:“秋七月乙丑,趙盾弒其君夷皋于桃園。”趙盾大驚失色:“我已逃奔河東首陽,離絳城好幾百里,怎知弒君之事?你這樣寫我毫無道理!”董狐正色答曰:“您身為相國,出逃而未越境,歸國又不討賊,你否認此事與你無關,孰信?”趙盾被戳到了心里疼處,理屈詞窮,悶悶而返。

  趙盾就背著這樣沉重的心理包袱,在無限權勢的籠罩下,郁郁而行。

  前601年,一代梟雄趙盾終于在其輝煌成就和心里負疚的矛盾中,不甘地離開了這個喧囂的世界。

  趙盾是離去了,但他把無限的恨意留給了屠岸賈和后來的晉景公,一場驚天動地的巨大災難正悄悄逼近他的兄弟、他的子孫,乃至他那些無辜的家人。

  平心而論,趙盾是春秋中期晉國涌現出的一位杰出的政治家、戰略指揮家。他極力推行的強權政治極大地推動了晉國霸權的延續,并成功地抑制了日益強大的楚莊王。晉楚兩國近20年的爭霸斗爭,其實就是趙盾和楚莊王之間的博弈。但楚莊王博弈的結果是楚國的日新月異和楚王室的欣欣向榮;而趙盾博弈的結果卻是趙氏一族貌似強大的背后隱藏著君猜臣忌、政敵環伺的重重危機。

  趙氏一族后來幾乎被屠殺殆盡,表面看是一種偶然,其實更是一種必然中的偶然。即便屠殺者不是晉景公和屠岸賈,其他凡欲有作為的君主也絕不會容忍這種“卿族獨大”的局面,“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大凡歷史上盛極一時的權臣似乎都沒有好下場,譬如春秋時期的吳相國伍子胥,最終落得個被逼自刎、拋尸江中的下場;戰國軍事家、政治家吳起被敵對貴族當作箭靶子活活射死;戰國時著名的改革家商鞅則是被車裂處死;而佩戴六國相印、權傾天下的蘇秦也遭到了同樣車裂的命運;同為戰國時期的楚相春申君最后的結局更是滿門抄斬……屈指數來,比比皆是。其中尤為引人矚目的是那些所謂以天下為己任、手握生殺大權的顧命或托孤大臣,更鮮見有完美的人生歸宿。久遠的且不去說它,只在清代就有兩個杰出的大人物先后遭此厄運。清初,皇太極駕崩后,其十四弟多爾袞扶立皇太極第九子、年僅5歲的福臨為帝,是為順治帝。多爾袞成為掌握朝政實權的叔父攝政王,以后又加皇叔父攝政王,一直到自稱皇父攝政王。但他做夢也不會想到,他死后僅兩個月就被13歲的順治帝下令毀掉了華麗的陵墓,“他們把尸體挖出來,用棍子打,用鞭子抽,最后砍掉腦袋,暴尸示眾”。數年后,順治駕崩,以鰲拜為首的顧命大臣擁立時年8歲的玄燁為帝,是為康熙帝。鰲拜獨專擅權,飛揚跋扈,只過了8年,即被16歲的康熙帝用計擒獲,關在牢獄之中,郁郁而死。

  “功高成怨府,權盛是危機。”王權和君權永遠是一對最為敏感的矛盾,當你無意于推翻君權取而代之時,保存自己實力最好的辦法就是韜光養晦、暗斂鋒芒。所謂的集軍政大權于一身的無上高處,正是暗潮涌動、兇險逼近的最危險地帶。但大多數人只看到了高處極具誘惑力的無限風光,只看到了權勢帶來的炫目榮耀,所以,“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只可惜當他們的人生帷幕徐徐落下之際,留給世人的大都是身首異處、鮮血迷漓的凄慘場景。

  趙盾是個極為矛盾的人物,一方面,他嚴厲、峻急,“制事典,正法罪”,剛正不阿,恰如他的政敵狐射姑說他為“夏日之日”,令人望而生畏;但另一方面,他卻心懷“婦人之仁”,過于寬宏、忠厚,常因心中的惻隱之心改變原來既定的大政方針,令人感到他作為政治家舉棋不定、出爾反爾的不成熟一面。他廢太子夷皋,又受穆姬哭鬧干擾再立夷皋為君,廢立之間有多少無辜的人死于非命,而他自己也為此吃盡了苦頭;他明知屠岸賈是引誘晉靈公胡作非為的罪魁禍首,卻由于自己心理的鬼祟,放了屠岸賈一馬,他的趙氏家族幾乎為此付出了斷子絕孫的代價。

  趙盾作為一個政治家,這種畸形的矛盾性格是和他童年的經歷以及家庭的熏陶分不開的。晉國“驪姬之亂”,趙衰、狐偃倉惶保公子重耳逃亡于翟。翟曾伐廧咎如部落,俘獲君主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叔隗、季隗。翟君就把妹妹季隗嫁于重耳,又許配姐姐叔隗于趙衰為妻,生子趙盾。趙盾生在這么一個世宦家庭,厚重的仕宦底蘊賦予了他良好的文化氣質和高尚的道德修為,以他父親為首的一群忠心耿耿的老臣不棄不離地追隨于晉公子重耳鞍前馬后的忠義行為和重耳那博大寬闊的胸懷,更是培養了他忠君恤民、氣吞山河的豪情壯志。

  還在趙盾10歲左右時,其父趙衰隨重耳離翟,被迫再次踏上充滿險阻艱難的流亡旅途。趙盾母子飽嘗了離別后的孤苦、寂寞和寄人籬下的諸多酸愁。這使他由于狄地閱歷養成的強悍勁直、豁達大度的性情中,又被賦予了一副悲天憫人的慈悲情懷。晉文公即位后,感于趙衰的赤膽忠心,遂將女兒孟姬嫁趙衰。趙孟姬深明大義,并不恃寵固位,反而力主趙衰將趙盾母子接回晉國。這時的趙盾已經長大成人,文質彬彬又聰穎博達;叔隗回到趙家,趙孟姬又要求趙衰立叔隗為內子(正房),自己以妾身侍之;讓趙盾最銘心刻骨的是,趙孟姬還請立趙盾為嫡子,而使自己的三個兒子趙同、趙括、趙嬰齊居下。“趙孟姬明義,叔隗賢惠,趙衰溫厚,在這種家庭環境的薰陶下,趙盾知書達理,溫文爾雅”。

  可是爾虞我詐的殘酷政治斗爭啊,使他的這一切優良品質,都成了他致命的短板。
  趙盾一生最擔心的是兩件事,一是怕被人誤認為專權欺君,有篡位企圖,所以他行事處處小心,生怕被人抓住口實;二是由于他專權20余年,四面樹敵,他最害怕他的子侄遭人暗算,于是憑著一己之力把他的同族兄弟和子侄都扶到了晉國朝堂的至尊位置,可謂“一家之下,萬家之上”。可惜,歷史跟他開了個天大的玩笑,這兩件事最終都變成了現實。他死之后僅4年,他的全家老少360余口人就被晉景公和屠岸賈誅殺殆盡,只漏了一個“趙氏孤兒”;他更沒想到的是,將近200年之后,他的后人趙襄子伙同魏斯、韓虔三家分晉,建立趙國,成為晉國名副其實的亂臣賊子。

  無常的歷史給趙宣子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選自《中華祖脈》,李琳之著,西苑出版社,《臨汾日報》同步連載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4-10-16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