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赵氏孤儿”之祖赵盾悲剧的偶然与必然

 

 

 

 

 


  赵盾墓就坐落在我的出生地南赵村西南3里处,距古晋国都城故绛(即赵康古城)仅5里之遥。儿时听过它的很多传说,但由于种种原因,竟一直未能前去瞻仰,这次清明节回?#27663;?#25165;得以窥其真神面目。

  据史料记载,赵雄村北离赵盾墓不远处,80年前还保存有宋元祐时重修的赵氏祠堂。密楼式格局,上下两层,雕有赵衰、赵盾、赵朔、赵武?#20154;?#20195;忠良的塑像,?#19978;?#27585;于抗日战争时期,荡然无存。数年前,赵盾墓碑也被附近的赵氏后人拉走,藏于咫尺之遥的赵盾故里东汾阳村中,那个荒芜的赵盾墓就孤零零地挺立在那里,在一年又一年的严寒酷暑中,冷漠地注视着人世间的悲喜轮回。我去时,这块赵盾墓碑已经被重新矗立起来了,远远望去,在光秃秃的田野里,显得十?#21046;?#28218;浩远。赵盾墓尚未被修缮开发,我只能把车停在附近的小路旁,然后在松软的泥土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去。

  高大的墓碑镶嵌在古砖砌就的廊亭中,古香古色,肃穆凛然。廊亭?#25103;?#20985;进去的那方大理石上镂刻有“孔子贤之”四个大字,指证着孔子对赵盾的由衷赞叹:“赵宣子,古之良大夫也,为法受恶,惜也,越境乃免。”两米多高的墓碑上端端正正地镌刻着“晋大夫赵宣子之墓”几个笔迹遒劲的大字,落款为“大清乾隆二十九年岁次甲申仲春榖旦,赵氏后裔合立”。虽然已经过两百多年的风侵雨?#30679;?#38596;健的字迹犹清晰可辨。墓碑之后的墓冢,像一座小馒头山,气势宏伟。墓冢上下,全部用新土覆盖,周围还残留着挖土后的坑坑洼洼,碑前遗有人们扫墓祭奠后的纸屑灰烬,在突然而至的冷风吹刮下,忽忽悠悠地上下飘荡。

  周围是空旷的原野,寂静伴着苍茫。我忽然觉得,?#21069;?#28982;挺立在眼前的高大墓碑,在我的眼前竟幻化成了中国历代王朝的一个硕大舞台。其间上演的居然是一部以权?#26399;故?#24184;福,用欲望践踏生命的历史大悲剧,亘古不绝,绵延不断……

  赵盾,谥号宣孟,时?#20439;?#31216;其赵孟,史料中多称之赵宣子、宣孟。春秋中前期晋国卿大夫,系赵衰之子、赵氏孤儿赵武的祖父。

  赵盾走上历史舞台,是在晋襄公四年,即前620年,时年30岁左?#36965;?#20195;其父赵衰任国政,“为晋正卿?#20445;?#20004;年后,其父卒。同年,跟随晋文公开创晋霸基业的老一代功勋胥臣、栾枝、先且居(?#26085;?#20043;子)也先后故去。晋襄公?#25351;?#25991;公时的三军,欲?#25925;抗取?#26753;益耳将中军,使箕郑父、先都将上军。但赵盾等这几个功勋之后内心充满不平,就去找晋襄公诉说。先且居之子先克言到:“狐、赵?#20889;?#21151;于晋,其子不可废。?#25239;群土?#30410;耳皆无战功,骤为大将,恐人心不服。”襄公思忖后,也觉得其言之有理,于是改变主意,以狐射姑为中军元帅,赵盾为副帅;以箕郑父为上军元帅,荀?#25351;?#20026;副帅;以先?#38210;?#19979;军元帅,先都为副帅。不料,狐射姑骄矜蛮横,一意孤行,引得一班将士颇有微词。恰值太傅阳处父?#28216;?#22269;归?#30679;?#21548;闻狐射姑为元帅,就密奏于襄公:“射姑脾气暴?#36965;?#21482;知媚上而不能体恤下属,不得民心,非大将之才。臣曾经给赵衰将军做副手,与其子赵盾相处甚?#33579;?#30693;赵盾贤而有才,并能尊贤使能,让国家法令顺利实施。君上若择帅,无出其右者,赵盾堪当此任。”晋襄公也颇欣赏赵盾的才?#26705;?#23601;听从阳处父的建议,拜赵盾为中军元帅,让狐射姑辅助。赵盾抓住了机会,“自?#35828;?#22269;,大修政令,国人悦服”。

  事也凑?#26705;?#24403;年8月,晋襄公突然病危,就托孤于太傅阳处父、上卿赵盾及诸?#36857;?#22065;立年幼的太子夷皋为君,言毕即撒手归西。次日晨,正当群?#30002;?#22791;扶持太子夷皋即位时,却发生?#26388;?#31435;?#21046;紜?#38598;军政大权于一身的上大夫赵盾说:“国家多难,秦狄为仇,不可以立?#23383;鰨?#20170;杜祁之子公子雍,见仕于秦,好善而长,可迎之以嗣大位。”赵盾此举,全无私心,纯粹是为社稷着想。狐射姑却不同意,主张立公子?#37073;?#20854;理由是乐母系先君所爱。乐仕于陈,而陈与晋素来相处和睦,不像和秦国有那么多的恩怨,迎之,则朝发而夕至,对晋国有百利而无一害。赵盾斩钉截铁地驳斥道:“不行,陈小而远,秦大而近。迎君于陈未必更加和睦,而迎于秦,可以释怨而树援,所以公子雍是不二人选!”其理昭昭,义正词严,群臣唯唯是诺。狐射姑虽不同意,却也无可奈何。于是,赵盾一锤定音,委?#19978;?#34065;、士会等“如秦报丧?#20445;?#36814;公子雍为君。

  如果历史能按这个过程走下去,或许赵氏一族的命运将重新改写。?#19978;В?#36213;盾的一念之差,或者说是他的一己恻隐,就在无形之?#26032;?#19979;了以后赵氏悲剧的祸根。
  太子夷皋的?#30422;?#31302;嬴不甘心儿子就这样被?#31995;簦?#38383;到朝堂上与赵盾评理:“先君视你如同股肱,临终又托孤于你。今先君尸骨未寒,你竟违背先君遗命,擅废太子,跑到秦国去拥立他人,先君在九泉之下如何瞑目啊?”赵盾置之不理,穆嬴便撒疯使?#33579;?#21741;闹不已。赵盾不胜其烦,又无计可施,遂跑回家去。穆嬴没有善罢甘休,而是带着儿子夷皋追到赵家堂前,继续大吵大?#37073;?#36213;盾自觉?#22841;?#19981;安,打也不是,骂又不能,在错综复杂的心理压力之下无奈屈服。但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赵盾尚未意识到,重新扶持太子即位的决定,给他日后执政埋伏下了多少隐?#36857;?#39318;先是让他在群臣乃至天下人面前表现出的是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其次?#23884;?#22826;子的废立无常?#35328;?#31302;嬴和太子的心中,播下了仇恨的种子;三是?#31216;?#20102;与秦国的协?#36857;?#19982;秦结下不解之怨。更为可怕的是,赵盾在废立之间,为能使公子雍顺利即?#33618;?#26432;了公子?#37073;?#21448;为扶?#24544;?#30347;伏杀了公子雍,恐怖的血雨腥风让晋国上下噤若寒蝉。
  大臣谋杀公族,是为离经叛道,人不言,非不能言。

  年轻气盛又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赵盾可能不会想到,他已经被抛到了云雾缭绕的半天空里。美妙的空幻感觉,只能让他更加盲目自信,肆无忌惮。

  夷皋既立,是为晋灵公,赵盾为相国。晋灵公年幼无知,赵盾就成为事实上的“太上皇?#20445;?#26435;势熏天。赵盾成为晋国新一代的标志人物。

  前621年秋天8月,作为晋灵公的全权代表,赵盾与齐昭公、宋成公、鲁文公(来?#39034;?#21040;)、卫成公、陈共公、郑穆公、许僖公、曹共公在郑国的地盘——扈地结盟,赵盾在会盟中行使的是完全只有霸主才能够拥有的权威。赵盾盟诸侯,在情理上实是说不过去的,往后的日子里,公卿争权,臣子坐大,诸侯卑微几乎成为春秋时代的潮流。

  为巩固晋文公以来的晋国霸权地位,赵盾恩威并重,一方面,先后发兵打败秦鲁等国?#36965;?#38663;慑了诸侯;另一方面,又使用怀柔手?#21361;?#20808;后安抚?#23435;饋?#37073;等国,晋国的霸权也因为赵盾这一明智之举而更加稳固。但赵盾的?#28034;?#21151;高,并未能消弭他在废立晋君时滥杀无辜留下的怨恨。

  就在赵盾意气风发地在晋国政坛上大展宏图时,一股反赵同盟也在?#37027;?#37213;酿。
  赵盾的心腹重臣先?#23435;?#20154;张狂霸道,他以晋国二把手的身份,盛气凌人,胡作非为,竟然强抢老臣蒯得的田地。

  前618年正月,忍无可忍的先都、箕郑父、士榖、梁益耳、蒯得互相串联在一起,决定报复赵盾,就密谋派人刺杀了先克。赵盾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阴谋诡计,下令追查,结果先都、梁益耳首先落网,赵盾杀之。至是年3月,箕郑父、士榖、蒯得也先后被擒拿。赵盾大权在握,只是象征性地将这些政治犯上报给晋灵公要求斩首,以?#26377;?#23588;。晋灵公的?#30422;?#31302;嬴本来对赵盾就?#27973;?#24616;恨,想以国母之尊保住几位反叛的老臣?#20204;?#21046;赵盾。谁知赵盾根本未取得穆嬴的首肯就将几位老臣的头颅血淋淋地割了下来。穆嬴和晋灵公深感君权被轻,恨之入骨,怎奈孤儿寡?#31119;?#26080;计可施,只能隐忍下?#30679;?#24453;秋后一并算账。

  年轻气盛的相国大人只迷信用铁血手?#26410;?#36896;的极权?#25345;危?#20182;怎知?#21069;?#26435;力刀刃上的熠熠锋芒已经被无数的冤魂野鬼高高托举在了他自己的头顶,时刻都会?#26032;?#19979;来的危险。

  晋灵公渐渐长大了,先前差点被废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他的心头,加之众人皆知有相国,不知有君的现实,使他对赵盾深恶痛绝。所以相国的谆谆教诲?#31171;?#19981;留情的忠言相?#26705;?#37117;起了一种逆反的作用。晋灵公表面上言听计从,?#23548;?#19978;却是明?#29238;?#33162;暗掣肘,和赵盾较劲,就是不让你赵盾?#32431;?#34892;?#38534;?br>
  前612年,赵盾率军讨伐不顺从霸主命令的齐国。行军途中,突然传来国君手?#20572;?#35201;求相国退军。赵盾以为朝堂出现内?#36965;?#20110;是赶快撤军回国。谁知,回去一问,才知道灵公收了齐国的“贿礼?#20445;?#36213;盾哭笑不得,这真有点“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味道。更麻烦的是,中原诸侯国都从中看出了晋国君臣不和的苗头,都知道了这个游手?#23391;?#30340;晋灵公比赵盾好说话,于是大家?#36861;追?#25928;,用小恩小惠来腐蚀拉拢这位实是花花公子的君王。晋灵公倒还“讲信誉?#20445;?#25343;人钱财,为人消灾?#20445;?#33410;外生枝,弄得赵盾左右为难,骑虎难下。

  晋灵公从背后给赵盾掣肘,赵盾一时还真没办法。说轻了不管用,说重?#22235;鞘浅?#23545;君不?#30679;?#23646;于大逆不道的行为。
  晋灵公不能享有一国之君应?#23391;?#26377;的军政大权,便故意和赵盾背道而驰。在奸诈之徒屠?#37117;?#30340;唆使下,穷奢极欲,大造豪宫奢宅,过着淫逸糜乱的生活。晋灵公不仅荒诞,还很残暴,他居然以一国之尊的身份站在高台上用弹弓射击过往行人,以看人们抱头鼠窜的样?#28216;?#20048;。还因为厨师给他烹制的熊蹄稍欠火候,就惨无人道地把厨师杀死,命宫女?#21069;?#23608;体装到筐子里扔掉。

  赵盾忧心忡忡,便不断劝戒灵公要检点言?#23567;?#21220;政爱民。灵公惧怕赵盾的权势,表面上点头称是,?#23548;?#19978;已经在内心里起了杀赵盾之意,因为赵盾的存在已使他感到碍手碍脚,无法随意行驶本属于君王的权威。

  不?#33579;?#28789;公采?#36175;臘都?#30340;主意,让人训练灵獒,欲在朝堂?#25103;?#20854;咬死赵盾。多亏赵盾的手下大将提弥明与一个叫灵辄的护卫临阵倒戈,?#27492;?#20445;护赵盾,赵盾才得以?#20005;鍘?br>
  灵公孤注一掷,决意除赵盾而后快。于是又?#32558;?#25163;锄麑深夜刺杀赵盾,结果锄麑看到赵盾如此兢兢业业、勤政为民,遂暗叹曰:“不忘恭?#30679;?#27665;之主也。贼民之主,不忠。弃君之命,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进退不能,触槐而死。

  赵盾至此已明白,他和晋灵公已是水火不容。虽然恨其荒淫无道,荼毒生灵,但忠臣家世的影响使他无法也不?#35813;?#22825;下之大不?#31119;?#25285;个?#26412;?#30340;罪名,于是带着儿子赵朔外逃。

  晋灵公的倒?#24515;?#26045;激发了赵氏一族同仇敌忾的意志,赵盾的堂弟赵穿本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浑人,一怒之下,就和部下在?#20197;?#37324;联合杀死了昏君灵公。
  按说,赵盾的遭遇应该能让他?#35789;。?#20026;什么自己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忠公体国,最后差点落下个被杀头的命运??#19978;В?#26497;盛处的权欲?#26432;?#20102;他的双眼,遮盖住了他那颗已经荒芜、长满浮躁野草的心灵,他看不到他的头顶?#25103;接中?#25346;上了一把明?#20301;?#30340;?#25353;?#25705;克利斯剑?#20445;?#20182;更看不到极盛后的充满诡异之气的万?#32558;?#28170;,会把他和他的后代全部无情吞噬……

  晋灵公被杀后,赵穿派人把赵盾请回来主持朝政,处理后?#38534;?#36213;盾回朝,抚尸?#32431;蕖?#36825;种撕心裂肺地号哭,与其说?#21069;?#24764;灵公,不如说是赵盾为自?#20309;?#23624;而哭,旁人不理解也就罢了,你君王也不理解我,还要置我于死地!赵盾哪里会明白,他的苦心和所作所为恰恰是旁人可以理解,而受到诸多限制打压的晋灵公无法理解的。
  晋灵公没有后人,赵盾就派人把晋文公的小儿子?#35861;未?#25104;周接回来即位,是为晋成公。

  成公即位后,赵盾的心理可能受灵公一事影响,发生了极为明显的变化,但这种变化?#27973;?#30528;更为危险的地步发展。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位高震主的古训,而是一味地扩大他赵氏权臣的势力范围。成公即位不?#33579;?#36213;盾就奏请成公把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赵同、赵括、赵婴齐委以重任。成公一?#30679;?#33258;己为君还拜赵氏所?#20572;?#24217;堂上下皆为赵盾亲信,岂能不应?干脆做个顺水人情,就认命赵同、赵括、赵婴齐为大夫,立于朝堂之上。赵穿?#26412;?#26410;受到任何惩处,仍佐中军。

  赵穿一日对赵盾说:“屠?#37117;?#34506;惑先君,卑?#23578;?#20154;,若不除此人,他日恐对我赵家不利。”赵盾说:“人家不追究你的罪过,你还要惩处人家吗?现在我们赵家兴旺发达,应与其同朝修睦,不可滋生事端,寻仇闹事!”赵穿诺诺而退。历史不幸真被赵穿言中了,赵盾没有吸取扶灵公即位的教训,又由于这一“不忍人之心?#20445;?#23548;致了不久之后震惊天下的赵氏满门被斩血?#28014;?br>
  赵盾试图以不断提高赵氏一族的政治地位来保障赵家的荣华?#36824;蟆?#20110;是,又恳请成公赐赵氏为公族。?#20945;?#21608;制,公族只能是各诸侯国同族子弟。晋献公时,为?#20048;?#20844;族作?#36965;?#20844;族就被废止了。所有公子,除太子外,不得在本国居留。晋成公不得已?#25351;?#20102;这一官职,将之授予卿的嫡长子,并?#22836;?#20854;土地;还?#20204;?#30340;其他子嗣担?#25105;?#20123;重要职位。赐赵氏为公族,显然?#21069;?#36213;氏提到了几乎与“皇族”平起平坐的地位。至此,以赵盾为首的赵氏一族,声势日隆,达到?#35828;欠?#36896;极的地?#20581;?br>
  按说,位极人臣的赵盾该?#31302;?#24847;足、高枕无忧了?#26705;康?#20107;情往往就是这样奇?#37073;?#34920;面上的无限风光,并不能掩盖权高位重者脆弱的负罪心理。一次,赵盾偶然发现史官董狐的史简上这样写道:“秋七月乙丑,赵盾弑其君夷皋于?#20197;啊!?#36213;盾大惊失色:“我?#28895;颖己?#19996;首阳,离绛城好几百里,怎知?#26412;?#20043;事?你这样写我毫无道理!”董狐正色答曰:“您身为相国,出逃而未越境,归国又不?#34935;簦?#20320;否认此事与你无关,孰信?”赵盾被戳到了心里疼处,理屈?#26159;睿泼?#32780;返。

  赵盾就背着这样沉重的心理包袱,在无限权势的笼罩下,郁郁而?#23567;?br>
  前601年,一代枭雄赵盾终于在其?#26352;?#25104;就和心里负疚的矛盾中,不?#23454;?#31163;开了这个喧嚣的世界。

  赵盾是离去了,但他把无限的恨意留给了屠?#37117;?#21644;后来的晋景公,一场惊天动地的巨大灾难正?#37027;谋?#36817;他的?#20540;堋?#20182;的子孙,乃?#20102;?#37027;些无辜的家人。

  平心而论,赵盾是春秋中期晋国涌现出的一位杰出的政治家、战略指挥家。他极力推行的强权政治极大地推动了晋国霸权的?#26377;?#24182;成功地抑制了日益强大的楚庄王。晋楚两国近20年的争?#36828;?#20105;,其实就是赵盾和楚庄王之间的博弈。但楚庄王博弈的结果?#27973;?#22269;的日新月异和楚王室的欣?#32769;?#33635;;而赵盾博弈的结果却是赵氏一族貌似强大的背后隐藏着君猜臣忌、政敌环伺的重重危机。

  赵氏一族后来几乎被屠杀殆尽,表面看是一种偶然,其实更是一种必然中的偶然。即便屠杀者不是晋景公和屠?#37117;郑?#20854;他凡欲有作为的君主也绝不会容忍这种“卿族独大”的局面,“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大凡历史上盛极一时的权臣似乎都没有好下场,譬如春秋时期的吴相国伍子胥,最终落得个被逼?#36733;亍?#25243;尸江中的下场;战国军?#24405;搖?#25919;治家吴起被敌对贵族当作箭靶子活活射死;战国时著名的改革家商鞅则是被车裂处死;而佩戴六国相印、权倾天下的苏秦也遭到了同样车裂的命运;同为战国时期的楚相春申君最后的结局更是满门抄斩……屈指数?#30679;?#27604;比皆是。其中尤为引人瞩目的是那些所谓以天下为己任、手握生杀大权的顾命或托孤大?#36857;?#26356;鲜见有完美的人生归宿。久远的且不去说它,只在清代就有两个杰出的大人物先后遭?#30805;?#36816;。清初,皇太极?#33660;?#21518;,其十四弟多尔衮扶立皇太极第九子、年仅5岁的福临为帝,是为顺治帝。多尔衮成为掌握朝政实权的叔父摄政王,以后又加皇叔父摄政王,一直到自称皇父摄政王。但他做?#25105;?#19981;会想到,他死后仅两个月就被13岁的顺治帝下令毁掉了华丽的陵墓,“他?#21069;?#23608;体挖出?#30679;?#29992;棍子打,用鞭子抽,最后?#36710;?#33041;袋,暴尸?#23616;凇薄?#25968;年后,顺治?#33660;潰?#20197;鳌拜为首的顾命大?#21152;?#31435;时年8岁的玄烨为帝,是为康熙帝。鳌拜独专擅权,飞扬跋扈,只过了8年,即被16岁的康熙帝用计擒获,关在牢狱之中,郁郁而死。

  “功高成怨府,权盛是危机。”王权和君权永远是一对最为敏感的矛盾,当你无意于推翻君权取而代之时,保存自己实力最好的办法就是韬光养晦、暗敛锋芒。所谓的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无上高处,正?#21069;?#28526;涌动、凶险逼近的最危险地带。但大多数人只看到了高处极具诱惑力的无限风光,只看到了权势带来的炫目?#20694;?#25152;以,“不?#29359;?#20113;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只?#19978;?#24403;他们的人生帷幕徐徐落下之际,留给世人的大都是身首异处、鲜血迷漓的凄惨场?#21834;?br>
  赵盾是个极为矛盾的人物,一方面,他严?#40140;?#23803;?#20445;?#21046;事典,正法罪?#20445;?#21018;正不阿,恰如他的政敌狐射姑说他为?#36299;?#26085;之日?#20445;?#20196;人望而生畏;但另一方面,他却心怀?#26696;?#20154;之?#30465;保?#36807;于宽宏、忠厚,常因心中的恻隐之心改变原来既定的大政方针,令人感到他作为政治家举棋不定、出尔反尔的不成熟一面。他废太子夷皋,又受?#24405;?#21741;?#25351;扇旁?#31435;夷皋为君,废立之间有多少无辜的人死于非命,而他自己也为?#39034;?#23613;了苦头;他明知屠?#37117;?#26159;引诱晋灵公胡作非为的罪魁祸首,却由于自己心理的鬼祟,放了屠?#37117;?#19968;马,他的赵氏家族几乎为此付出了断子绝孙的代价。

  赵盾作为一个政治?#36965;?#36825;种畸形的矛盾性格是和他童年的经历以?#20985;?#24237;的熏陶分不开的。晋国“骊姬之乱?#20445;?#36213;衰、狐偃?#21482;?#20445;公子重耳逃亡于翟。翟曾伐廧咎如部落,俘获君主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叔隗、季隗。翟君就把妹妹季隗嫁于重耳,?#20013;?#37197;姐姐叔隗于赵衰为妻,生子赵盾。赵盾生在这么一个世?#24405;?#24237;,厚重的仕宦?#33258;?#36171;予了他良好的文化气质和高尚的道德修为,以他?#30422;?#20026;首的一群忠?#22675;?#32831;的老臣不弃不离地追随于晋公子重耳鞍前马后的忠义行为和重耳那博大宽阔的胸?#24120;?#26356;是培养了他忠君恤民、气吞山河的豪情?#25345;尽?br>
  还在赵盾10岁左右时,其父赵衰随重耳离翟,被?#20173;?#27425;踏上充满险阻艰难的流亡旅途。赵盾母子饱尝了离别后的孤苦、寂寞和寄人篱下的诸多酸愁。这使他由于狄地阅历养成的强悍劲直、豁达大度的性情中,?#30452;?#36171;予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情怀。晋文公即位后,感于赵衰的赤胆忠心,遂将女儿孟姬嫁赵衰。赵孟姬深明大义,并不恃宠固位,反而力主赵衰将赵盾母子接回晋国。这时的赵盾已经长大成人,文?#26102;?#24428;又聪颖博达?#30343;?#38551;回到赵?#36965;?#36213;孟姬?#24544;?#27714;赵衰立叔隗为内子(正房),自己以妾身侍之;让赵盾最铭?#30446;?#39592;的是,赵孟姬还请立赵盾为嫡子,而使自己的三个儿子赵同、赵括、赵婴齐居下。“赵孟姬明义,叔隗贤惠,赵衰温厚,在这种家庭环境的?#22266;?#19979;,赵盾知书达理,温文尔雅”。

  可?#23884;?#34398;我诈的残酷政治斗争啊,使他的这一切优良?#20998;剩?#37117;成了他?#26053;?#30340;短板。
  赵盾一生最担心的是两件事,一是怕被人误认为专权欺君,?#20889;?#20301;企?#36857;?#25152;以他行事处处小心,生怕被?#20439;?#20303;口实;二是由于他专权20余年,四面树敌,他最害怕他的?#21448;对?#20154;暗算,于是凭着一己之力把他的同族?#20540;?#21644;?#21448;?#37117;扶到了晋国朝堂的至尊?#24674;茫?#21487;?#20581;?#19968;家之下,万家之上”。?#19978;В?#21382;史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这两件事最终都变成了现实。他死之后仅4年,他的全家老少360余口人就被晋景公和屠?#37117;种?#26432;殆尽,只漏了一个“赵氏孤儿?#20445;?#20182;更没想到的是,将近200年之后,他的后人赵襄子伙同魏斯、韩虔三家分晋,建立赵国,成为晋国名副其实的乱臣贼子。

  无常的历史给赵宣子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选自《中华祖脉》,李琳之著,西苑出版社,《临汾日报》同步连载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4-10-16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版权声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扬三晋文化为目的的非赢利性个人公益网站,在转载选用部分文章时,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联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权人的?#25103;?#26435;益,请著作权人及时联系本站以沟通解决涉及的版权和相关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工作QQ:3786689   国?#35270;?#21517;: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免费单机斗地主 羽毛球馆加盟品牌 福彩20选5大星走势图 南京福彩中心 真人游戏上下分提现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 26选5今晚开奖 彩票下载app送28元彩金 大贏家心水高手论坛 海南七星彩QQ群 现场直播开奖结果 2019072福利彩票号码 扑克牌魔术教学基础手法 pc蛋蛋赔率 新快3如何提高中奖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