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反思當代山西的激進主義

 

 

 

 

 

  路云亭,上海體育學院教授,復旦大學文學博士、復旦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博士后,當代著名的競技文化散文作家代表人物,著有《競技o中國》《暴力的藝術》《重估中國體育傳播的文化價值》等)
  該文原系云亭先生《晉南文化的守望——評李琳之<中華祖脈>》一文中的部分內容,讀之有振聾發聵之感,特摘來以饗讀者。

  近代以來,一種莫名其妙的激進主義的思潮幾乎是愈演愈烈,逐漸滲透進大多數中國人的內心深處,其中不乏一些手握重權的行政人員。我認為,許多自以為是的智者其實都會犯一些很簡單的錯誤。百年來的中國人,由于受到列強的打壓,心理很難調整到平穩的狀態,正是在這種落后就要挨打的憂患意識輻射下,中國人更喜歡否定自己的歷史,熱衷于疾風暴雨式的變革,為此而寧可放棄和風細雨式的生活。于是,人們經常看到,中國人的思維經常是從一種極端走到另一種極端。
  一個多世紀的政治、經濟和文化實踐證明,極端性思維已經給中國人帶來了巨大的負面效應,幾乎成為一種中國式公害。而新世紀初的山西人,早已不是往昔的那撥一路保守到底的山西人了。2000年至2003年,先有新銳政治家當政長治,說實話,當我看到新市長提出的全新的城建方案后,一時極為興奮,我感到只有這樣的市長才能救長治。如此的政治家,不僅魄力浩大,還帶有藝術氣質,新上任市長更像一位藝術家,立志要將城市當做他創作美好圖景工具的行為藝術大師。2004年,我回到了故鄉長治,我看到了長治城建的實績。放眼一望,歐化建筑拔地而起,原先緊密結實的四合院消失殆盡。
  我仍然為新市長有魄力突破常規大展拳腳感到欣慰,因為在我生活的江南一帶,很少見到這樣類型的市長。但是,我在長治依然聽到了兩種截然相反的聲音,一種贊許,一種反對。我一如既往地站在新銳市長一邊,并為這位政治藝術家竭力辯護。
  時間一長,我的態度稍微轉變了。當我看到新的城建改造工程幾乎將所有的古雅建筑悉數拆毀以后,我伊始萌發出一絲的擔憂。在看到長治變成了一座幾乎超越省城規格的城市以后,我感到一種震驚。這位上任不久即離去市長調回省城后,長治之城終于淪落為一種標準的半拉子建筑工程。新銳政治家的愛國、愛省、愛鄉之心不容質疑,但是,他們距離真正科學的發展觀究竟有多遠?我開始質疑自己原先的判斷。
  只要觀看一下全國的城建格局就會發現,城市美學的雷同化傾向已經讓人感到莫大的壓抑感,更何況還有其他的弊端。土地的萎縮、生態的惡化、超前建設的樓堂館所、巨無霸式的廣場、標志性建筑的虛偽象征意義、大鍋飯式的城建移植理念,都成為困擾現代山西城建風尚的元素,亦為全國城建的普遍性的積弊。
  我在太原生活了將近17個年頭。從2004年夏天到2013年年底,我已經10年未回過太原了。偶爾回到太原,也只在夢中。聽同學說太原也在搞城建運動,我連忙查閱了一下網絡文獻,我知道現在的太原政府正以巨大的熱情和決心搞城建。搞城建并不易,還要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我在網絡上已經查閱到截然對立的兩種聲音。
  我未曾目擊過近期太原的城建實績,無法對其做出恰當的評判。從網上資料可知,太原市政府主要官員的工作積極性都很高,幾乎是全情投入到了太原的城建工作。我想,那樣的政府官員同樣像那位執政長治城建的經典的政治藝術家,將眼下的城市當成了他們完成偉大藝術設想的器具。
  然而,我隱約感到,山西的激進主義風潮仍未停歇。它體現了一種滯后性的中國式力量。大同、長治、太原的大躍進式的城建高潮,可能在短期內會給這些座城市的經濟發展帶來些許益處,亦可為大同、長治、太原盡快進入現代城市的行列打下一點基礎,但是,這種過度高漲的熱情、超級快速行為的背后,涌現的是一種過度的熱情,并隱含有類似大躍進式的行政思路。
  我一直是一個充滿懷舊情緒的人,倡揚保守的城建理念。如果神話般的城建規劃刻意要將大同、長治、太原的城市固有風貌掀翻在地,我以為是一種得不償失的選擇。紐約是不會這樣做的,倫敦也不會這樣做,更遑論巴黎、巴塞羅那、布達佩斯、德累斯頓!但是,一種新型的大躍進式的神話思維已然在困惑、困頓、困苦已久的山西人的心中燃燒起來。
  我觀察到,山西新銳政治家大多可以代表山西民眾的這種普遍的情緒,但是,成熟的政治理念必須要合乎科學。我發現,山西的許多數行政官員普遍缺乏長期留學海外的經歷,亦無在沿海大都市長期工作、學習的閱歷。
  山西一向是一塊具有特殊地緣政治好文化背景的區域。山地之民,一旦爆發出巨大的理想主義的激情,幾乎難以避免要成為這種激情的俘虜。山岳之民一旦為一種強悍的精神所蠱惑,常常會爆發出更為可怕的顛覆現實美學秩序的力量。
  現代城市建設理應是一種高度理性主義的行為,現代世界里尚無一國是在大躍進式的思維激勵下完成其現代化城市轉型的,更無一國的知名城市是在推翻既有城市格局、顛覆既有城市理念、割除既有城市美學風格后重新建立起來的。當年在中國大地上風行的激進化的行政模式在近代國家以及中國的大多數沿海城市幾乎絕跡,卻依然在內陸省份的山西得以完整再現。
  我深深地為之憂慮。
  所有的大躍進思維都是可怕的。大而言之,北京城的拆毀同樣是大躍進思維的產物。上海在迎接世博會期間,改造了數十條街區,原先幽靜安詳、風光旖旎的歐式街區,忽然間被那些土得掉渣、丑地要命的現代樓房所取代,風馳電掣的汽車來回穿梭,猶如一臺臺撞擊行人靈魂的飛動機器,來往沖擊,煞是可怕,上海再也回不到過去的那種令人神往的高尚居住地的狀態了。人們為上海人的大躍進思維而悲哀。好在上海一直是全國最少犯錯誤且具有最強修復能力的城市。上海人醒悟了,他們意識到世博會期間城建理念的失敗,于是,痛定思痛,出臺了一道永久不可改造的60條街道的法令。
  大躍進已經過去了,但是,大躍進思維卻依然遺留在一些中國人的大腦深層,它或許是一種歷史的積習,抑或是一種反常思維,卻一直具有很強的生命力、繁殖力、破壞力,大躍進思維一旦遇到合適的土壤、水分、空氣,就會破土而出,成為信奉此理念的群體大興土木、大動干戈、大興風浪的動力。
  我曾經多次說過,百余年來的中國人一直在一種近乎扭曲的思維程序中煎熬、掙扎,從一種誤區跳躍到另一種誤區,從壞的心理處境躍進到更壞的心理處境。中國人總在考慮改變了什么,瘋狂地追求所謂的進步、改天換地、一天一個樣的指標,好像中國人不改變山河就證明不了中國人的能耐!我更想說,中國人什么時候才會懂得不改變什么?追求一種穩定的形態,尋找一種健康、自信、厚重的生存理念。我認為,只有到了那個時候,中國人才真正成熟了,成為符合現代價值體系一個成年人,中國亦始成為融入現代社會的現代國家,否則,中國在現代國家的群體中,將一如既往地顯得極為幼稚。

 

文來源:;本文作者:陸云亭 2013.12.6.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4-10-1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