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煙雨磧口

 

 

 

 

 

  天色越來越暗,云層越聚越低。我們的腳正踩在古鎮石板街的時候,黃河水從天而來了。飽含雨意的秋云,自臥虎山、黑龍廟重重擦著磧口的古建筑傾斜而下,噴濺著水汽和斑駁難抑的陳舊氣息,遠處的大同磧浪卷千堆,急流洶涌。終于,百億條閃亮活潑的銀魚從天上被傾倒下來。于是,滿布磧口的商埠主街、店鋪、河岸和河面的古鎮大地,像古老的容器,頃刻間盛滿了遼闊且熱烈的音響。雨滴落在大河上濺起水窩,滿河都是雨,隨著河水流向大同磧,水與水摩擦的濤聲飛進古鎮。

    嘩嘩的雨聲把這秋韻敲破了,使磧口這沒有一艘船影的古碼頭水天蒼茫,一片遼闊!在我看來卻更顯得寂寥、沉悶。

    那站立在黃河岸邊的古商鋪、古街道,已經傾聽了一二百年大同磧的波濤聲,晝夜不息的黃河水流聲,在它蒼老而悠遠的生命里繼續流逝!它很老很老,也似乎還年輕,一年又一年永不停息地站立著,站進了《蘭花花》《炮打雙燈》《黃河喜事》《民工》等影視屏幕里,立進了攝影師定格的鏡頭里,是那么的清晰而縱深,今朝又進入了我們一行陽泉文聯人的視野里,秋雨噼里啪啦地打在歲月踏痕依稀可見的古街上,古街悠長悠長地站在我的相機鏡頭里,透過氤氳的雨霧,延伸到民國年間甚至明、清時期的繁華歲月之中。

    有民謠云:“磧口街里盡是油,油簍堆成七層樓,白天黑夜拉不盡,三天不拉滿街流。”如今天各家的大門上、明柱上、窗臺上,浸滲著久遠的汗痕以及油的褐黑深漬。汗痕沒有規則,油漬則為重重疊疊無以計數的圓印,那是膩厚的油手印子。有多少只老少的手曾經攀扶抓握過它們走過這油汪汪的街道?舀。傾倒。馬拉車運。騾馱人扛。磧口外,多少家里灶臺上滋滋發燙的等待鐵鍋、多少燈火搖曳的燈盞,舊印之上再添新漬,遞錢易物時的日常交談,更替的四季時光。油店。碼頭。藥材。糧食。棉麻。布匹……內容豐富、繁華熱鬧的黃河碼頭就是明清直至民國年間名揚大西北的磧口。

    四條腿的騾馬或駱駝馱著物品,兩條腿的人跟著,走塬過村,跨溝過梁,從磧口古渡的岸邊到吳城、晉中、京津、武漢……又從武漢、京津、晉中、吳城……回到磧口。他們來來去去,把磧口的碼頭走成繁華的商貿中心、西北重鎮。上一代人走了,下一代人接著來,一代又一代重復著同樣的事情。他們就是晉商的行走,一來二去,來來去去耕耘著自己的夢想,就像一年的季節,黃了又綠,綠了又黃,換了一茬又一茬。那些蜂擁的人群、奔騰的馬蹄、長長的商隊,從磧口起航,或從磧口轉運。他們,就像那流淌不息的黃河水一樣,在歲月的煙塵中流逝了。只有那些幽深的商鋪院落、磨損的石街、陳舊的貨棧等,還在孤獨而豐富、寂寞而安寧地守望著黃河岸,看著那黃水湯湯在時光里漂流!

    一場大雨困住了我們的腳步,我們沒能進入那13條垂直于主街的深巷,聽說那貼著山梁蜿蜒曲折的深巷,不僅串連起山居與主街的交通,還有許多商號院落、油房糧店、騾馬槽、當鋪、厘金局等,它們都只能在我們的想象中了。那青石鋪就的“五里長街”,被歲月風雨磨去了棱角的青石訴說著它的歷史,長街一邊現在看得到的還有磧口木雕、磧口客棧、磧口編藝、磧口燒餅等門臉,店鋪里所賣的物件多是迎合來磧口觀光的旅游者,對這些,我提不起興趣。而令我感興趣的,是那些老字號里已經廢棄或即將湮沒在時光里的前事舊物。舊物,承載著我們生命里的溫暖,即使它可能已將破敗、腐朽,但它們留存的時光,總是以寧靜的姿勢,撫慰著后人的想念和親情的寄托。

    磧口古街,現存的還有貨棧、老字號店鋪、騾馬店、驛站、驛道、手工業作坊、票號、當鋪、郵局、廟宇、古碑、碼頭、商道等,它們大部分是明清時期的建筑,這些建筑有義誠信當鋪、商會舊址、大德通錢莊、厘金局等。這些老字號、舊店鋪、古院落,勾起過后人多少的懷想與嘆息。從而,晉商稱雄世界所樹的五座豐碑——駝幫、船幫、票號、大院和“茶葉之路”,在磧口均有體現和縮影。尤其是厘金局、官檢局在磧口的設立,它的功能便具有了較為濃厚的政治、軍事色彩,更能體現出磧口與發達的中原地區相聯,進行商旅往來、人員交流的重要意義。

    據導游介紹:上世紀30年代到50年代間,磧口主街的二道街、三道街先后被暴漲的黃河和湫水河沖毀,主街也只剩下“半壁江山”,黃河帶來了古鎮的繁華與富庶,最終也帶走了古鎮最美麗的兩道街,帶走了磧口曾經的繁華與富庶。河水沖走了昔日的繁華,掩蓋了無數的曾經名噪一時的商埠,有的只留下傾斜的殘墻,供后人懷想。我們撐著雨傘走在“半壁江山”的深巷,走入一條煙雨朦朧的長街,仿佛是從一條歷史的長街上踏過。煙雨中,一串渡口起航的號子從河面上傳來,高亢而蒼涼。一個男人走進煙雨籠罩的碼頭,一群男人走進這煙雨籠罩的長街,他們的人生,他們父親的人生,他們父親的父親的人生……都以磧口河埠經商的方式,鋪陳在那些商巷古街的青石灰磚的縫隙間,鋪陳在那些廣廈高圪臺的古店鋪的光芒里。十義鏢局、磧口書畫院等長街兩邊的店鋪門臉猶如南方長街里的門臉,一色的長門板、高圪臺。時至今日,磧口鎮上有些人家的日子還是從拆卸長門板開始,門板還是兩百年前的模樣,門里的生活卻與從前不同。那長街中懸掛的紅燈籠,如同一雙雙眼睛,望著磧口昨天的繁華,今天、明天被淹沒在那大同磧、麒麟灘的湍流之中。

    磧口沒落了,沒落在日本侵略者八犯古渡的燒殺搶之中,沒落在大河的水災之中,沒落在公路、鐵路交通發達的現代文明里……站在“五里長街”邊,腳下的大河一片空闊,沒有帆影、沒有船影,只有水聲流逝。然而,你能說在這磧口古鎮的生命里沒有千帆飄過?在這古鎮的街道上,沒有過繁華富庶?有時候,不知道時間為何物,就像這湫水河,水越來越淺了,甚至干了枯了,也看不到漲水了;像這古鎮老建筑,舊了,傾斜了,腐朽了,是時間的流失吧。時間附在了建筑上、附在了物事之中、附在了人的生命里、歲月長河中的時間雖然亙古不變,但附在人的生命里,附在物事中的時間便有形有狀、有悲有喜、有張有目、有氣息與溫度。有了物事,附在人的生命里的時間雖然短暫,如同這磧口古渡,如今再也看不到舟楫穿梭,商旅往來,只留下古老的黃河水拍打兩岸,但和時間一樣古老的還有那些古民居、黑龍廟、古商業街巷等,有了它們見證著歲月,磧口曾經的繁華將不再是一個舊夢,也不再是一個傳說。

    起伏壓著起伏,起伏連著起伏,一路起伏,一路蜿蜒,隨著汽車遠離磧口的馳行,我的思緒也隨之翻轉,“物阜民豐小都會,河聲岳色大文章”,在這山環水繞的磧口古鎮幾個小時之游,思緒上下幾百年,人事代謝如過客,故事如在眼前。對于磧口,我只是一個匆匆過客,對它的理解是膚淺的、走馬觀花的,一切的認識也只能是表皮而已。當我回望磧口時,濃濃的雨霧依然懸浮在大河河谷上方,磧口的地標建筑黑龍廟遮蔽在雨影云紗中,看不到它“山西唱戲陜西聽”的影姿。望車窗外,路面在這雨水中蕩起水波一般的年輪,一圈一圈地流失,一圈一圈地失落。

    前路,仍罩在煙雨里。山朦朧,水朦朧,長街深巷朦朧,磧口古渡朦朧…

 

文來源:山西日報20140820;本文作者:文德芳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4-08-20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