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昔阳北岩村,悬崖下的世外桃源

 

 

 

 

 

  作者简介:黄风,原名李拴亮,山西代县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山西省作协报告文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现任《黄河》杂志主编。已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评论350多万字,出版中篇小?#23548;?#27605;业歌》,长篇纪实《静乐阳光》《黄河岸边的歌王》《滇缅之?#23567;?#31561;。作品曾多次被转载并获奖。 

    学大寨呀赶大寨,

    大寨红旗迎风摆,

    它是咱公社的好榜样啊,

    自力更生改变那穷和白。

    老实说,作为一个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人,曾经在我肤浅的向往中,昔阳似乎只?#20889;?#23528;,除了大寨再别无所?#23567;?#20960;十年过去,当大寨回归一个乡村原本的质朴、当我第一次走进昔阳后,发现远非我陈旧的想象,昔阳的可观可赏之处很多。比如毛家大院,比如石马寺,比如崇家岭,比如龙岩大峡谷,无不让人流连忘返。其中最令我不舍的、能?#20889;?#20065;野气息的,是深藏于太行山腹地的北岩村,真乃现实版的世外桃源。

    一早,?#28216;?#38451;县城出发,乘车向东南行驶35公里后,便到达昔阳的皋落镇。乍听其名就很古意,后查阅资料,果?#40644;?#28982;。皋落乃古赤狄的一支,曾经十分强悍,被晋人称为?#23736;?#23665;皋落氏?#20445;?#20854;?#23454;兀?#21363;目下的皋落镇,还有一说是运城市垣曲县的皋落乡,史籍均有记载。公元前660年,“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的晋献公,曾“使太子申生伐东山皋落氏?#20445;?#32467;果皋落氏大败,晋军“胜敌而返”。

    皋落地处太行山西麓,过华庵山便是河北,四面峰峦连绵,俗称“昔阳小盆地”。所聚青山绿水、人文古迹众多。历史上不少“大墨?#20445;?#20687;元好问呀、?#21592;?#25991;呀、杨云翼呀,都曾光顾于此,捧甘泉为酒,临曲水而歌,抛却?#36136;?#32418;尘,纵情于山水之间。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27604;?#20170;,皋落氏早?#35328;?#21435;,纵情者的足迹也化作尘泥,只有头顶的春日如故,一如既往地照耀着山川。

    车穿皋落镇而过,很快就进入深山中,沿着?#31449;?#30340;盘山公路,几经曲折盘绕,于一处悬崖前停下。原以为行至尽头,就此作罢,展眼一望,却别是一番天地。在四面悬崖峭壁,崖头草木葱茏、山花烂漫的环抱之中,一个古朴的小山村穴居于崖底。远眺对面的崖壁上,?#32769;?#21487;辨地写着三个红色大字:“北岩村”。

    当午的太阳高踞天空,忙碌的山风往来穿梭。在被山风洗过,纤?#38745;?#26579;的阳光下,农人们正埋头劳作,亦步亦趋地跟在犁浪后面,有耧铃的叮咚之响,也?#34892;?#25163;扶拖拉机的欢?#23567;?#26149;耕过的土地,或黑油油地袒露着,散发着肥沃的芳香;或覆上了白色的地膜,远远望去像诗行一样。

    从崖壁上开凿的一条道下去,迎面而立的几株?#36816;桑?#20687;虎贲一样守卫在村口,又如绅士一般恭迎着来客。几声嘹亮的鸡啼,与热情的狗?#20572;?#39034;着崖根儿传来,让人顿生世外之感,?#36335;?#21016;郎误入桃花源。沿着干净的水泥路走去,一边是?#22909;?#30340;田野,一边是宁静的村舍,屋上的青烟时而扶摇直上,时而随风飘散。

    几十户人家攒居于悬崖下面,悬崖底部向里凹进去,形成一个巨大的石窠,房屋就从石窠中建起,一直延伸?#20102;?#27877;路边,大大小小,高高低?#20572;?#28459;不经心。蜿蜒逼窄的街巷,随心所欲地穿来绕去,将各家各户连接起来。

    ?#21487;?#22823;多是用石料建成的,甚?#20142;?#23627;顶都是用石片搭就,从头到脚一个石圪墩,看似粗陋却十分结实。也有用砖建的,要么是精致的老屋,要么是光鲜的新房,无论新旧都安然“相处?#20445;?#19968;副与世无争的祥和之状。树木在房屋间蓬勃生长了,投下?#40644;?#29255;闲适的?#26691;瘛?#27491;是春暖花开之时,泡桐树的枝头缀满花朵,仰望去粉粉的晕晕的,像刚做过头饰的新娘,?#20439;?#20013;透着羞涩,唢呐声?#35328;?#23665;外响起,正等待花轿的到来。还有成串的榆钱儿,还有雪白的梨花,从石墙上斜逸一枝出来,淡淡的清香飘满街巷。

    每家的?#22909;?#37117;不上锁,随便推开一家进去,如果主人下地不在,迎接你的便是一只小狗,或者一只蹒跚的小羊,像它的主人一样热情好?#20572;?#22260;着你不是摇头摆尾,就是奶声奶气地叫唤。再或者是一株春桃,摇曳的桃花美目流盼,让你不禁勃然心动,?#36335;?#32622;身大唐的?#23736;?#22478;南庄?#20445;?#24819;起崔御史那首千古绝唱: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当然还有鸡了,刚下过蛋的母鸡听到?#22909;?#21709;,以为主人扛着犁犋回来了,赶紧从柴房跑出来报功,脸红得像偷情了一样。却不料是一个陌生之人,便翅膀?#40644;?#39134;上墙头,咯咯地惊叫起来。

    我走进一户村民家中,老人正从地里回来煮饭,地灶中的柴火烧得很旺,满屋子热气腾腾的。房子紧贴着崖根儿,从烟囱钻出去的烟,攀着崖壁缓缓升起,与别家的烟汇聚到?#40644;穡?#28982;后弥漫开来。老人告诉我,北岩村有70来户人家,原来村中人丁兴旺,现在越来越稀落了,有的搬迁走了,有的外出打工去了。他家就是这样,两个儿子都搬县城去住了,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了。

    我?#19990;?#20154;:“你为啥不跟上进城去呢?”

    老人幽幽地说:“舍不得啊。”

    说着把目光抻长了,从敞开的屋门出去,穿过院墙的一个豁口,越过院外的几家屋顶,瞭瞭远处的土地,然后又不舍地收回来,环视一下烟熏气打、?#22870;?#40657;旧了的老屋,说从小到老生活在这里,咋能说丢下就丢下呢?于是告诉我,那村前的地好啊,年年收成都不错,把家里的粮缸装得满满的。这栖身的老屋也好啊,别看破破旧旧的,冬天住着暖和,夏天住着?#39038;?#40657;夜将门一关,静得能听见大山心跳。

    通村公路没?#34892;?#36890;以前,进一趟县城颇费工夫,得翻山越岭走两三天,现在通村公路修好了,只要一天就去了。但是老人很少进城去,一是丢不下这个家,只有想孙子们了,才搭个?#31561;?#19968;趟。二是嫌城里喧闹麻烦,不如村里安?#27815;?#22312;,想劳作就劳作,想歇息就歇息,山高?#23454;?#36828;,谁也管不着。

    老人许是感觉说得太过了,便赶紧谦虚地笑道,我这都是瞎说,还是城里好啊,要不咋?#32426;?#22478;里跑呢?接着又叹道,其实啥都不是,主要是自己灰了,一把老骨头移动不得,只能朽在这黄崖下了。

    从老人家出来,站在一堵?#25169;?#30340;石墙上,望着温暖空旷的山野,我既羡慕老人的安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又感叹老人的?#38706;潰?#19968;?#27815;?#23558;走不出这大山。但老人的?#38706;?#26159;可贵的,正是与老人一样的无数老人对家园痴情不舍的?#38706;潰?#25165;守住了一方净土,保全了像北岩村这样的村落,没有被滚滚红尘所吞?#26705;?#35753;我们根植的厚土丧失殆尽。

也才有了我们,还有我们的子孙后代,苦了累了受伤了,?#21830;?#31163;都市红尘,回归田园自然的修复身心之处;也才不会像印第安人说的,只有当最后一棵树被刨、最后一条河中?#23613;?#26368;后一条鱼被?#21486;?#25105;们才发觉钱财不能吃。

 

文来源:山西日报20140521;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4-07-17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行游山西系列总目录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35270;?#21517;: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