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西雙城記

 

 

 

  地理沒距離,歷史有淵源,風俗很相似,民間頻往來 

  雙城記之太原榆次雙城記之大同朔州雙城記之長治晉城

 

山西雙城記之太原榆次

 

 

 

 

 

  太榆路快馬加鞭地趕工,這條路連接太原榆次兩地,已為百姓帶來便利無數,過去是這樣,未來更如此。太原和榆次那么近,那么多相似,地理上的咫尺之遙,老百姓心頭的親密無間,經濟生活中的互助合作,都構成了有著無數話題的雙城記。與之類似,大同朔州、長治晉城也由于歷史淵源和地域特色之緣故,形成山西版的雙城記。雙生雙伴,攜手同進,搭上時代的順風車,山西雙城記,前景無限看好。 

一條路背后的雙城對接 

    2013517日,太榆路榆太交界處至榆次匯通路龍湖立交橋段封閉,進行城市快速路改造。一年之后,繼建設路實施道路全封閉改造后,515日零時起,太榆路龍城大街口至武宿立交橋段也實施了封閉施工改造。這意味著太原和榆次兩座城市無縫隙對接的步伐又加速了一些。作為1955年建成,并逐步擴建延伸成現在模樣的太榆路,承載了許多太原市、榆次區市民的回憶,也寄托著大家對未來的兩地合作、發展的無限希望。

    上世紀90年代:二十多公里的路程坐汽車比坐火車方便多了

    太榆路1955年就建成了,但并不全是柏油路,走一段柏油路,總會遇到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而且那時我省的公路運輸尚沒有形成規模,人們出行的首選還是鐵路。“大約就是八幾年的時候吧,那時火車還沒有提速,去趟太原20多公里的路程坐火車得近兩個小時,火車站條件很差,票還不好買。”家住榆次的徐勝利老人說,“最關鍵的是坐火車太麻煩,還得提前去檢票,到站后出站費勁不說,火車站離家還挺遠。所以我每回去太原出差都最少得住一宿,一天打來回緊張得很。”

    1993年,太榆路改建升級為一級公路,這使得太榆路的公路運輸迅速發展起來。因為距離近,坐汽車出行的人越來越多。可是這龐大的客流帶來汽運商機的同時也滋生了很多不良風氣。國營的、集體的、個人的客車魚龍混雜互搶生意,鬧心的自然是乘客了,被宰被轉的事件時有發生。“即便這樣,我也更愿意坐汽車。還是快,一個來小時怎么也到了。完全可以早晨出門晚上返家。”徐勝利說。

    2002年:“901”時代,讓太原到榆次的距離縮短

    2002123日,是很多太原人和榆次人難忘的日子。那一天全省第一條跨兩座城市的城際公交線路——901路車正式開通。這趟線由太原公交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和榆次公交公司共同管理,全程57公里,往返全程兩小時左右,票價只有2元。剛開通時,太原公交給該線路配備了178米車型的中巴,以太原火車站為起始站,途經太榆路、迎賓路,經榆次市中心,最后到達榆次老城。榆次公交方面,與太原公交的配車臺數相當,以榆次老城為起點,太原火車站為終點,與太原公交的901路對發。

    901路的開通大大方便了兩地市民的往來,“這趟車的開通真的實現了我天天回家的夢想。”太原姑娘劉紅玉說,“研究生畢業后,我留在了榆次一所高校當老師。雖然工作各方面都不錯,但我父母心里總是無法釋懷。讓獨生女從大城市跑到一個小縣區上班對他們來說多少有些遺憾,生怕將來我再嫁到那邊,就更不劃算了。但901開通后,我天天晚上都可以回家了,他們便好像漸漸忘了我在外地上班這回事了。”

    后來劉紅玉找了個太原的老公,在太原安了家,父母就更放心了,“他們只是覺得我上班遠點,沒覺得我在外地。”為滿足更多人的出行,200311日,該線路另增加了13輛配車,作為901公交線路的支線,901支線進入榆次后,經八一飯店,目的地同為榆次老城,全程54.6公里。901路支線的開通,分流了主線路上的部分客流,大大增強了901路運輸能力。

    但車是越來越方便了,路卻越來越堵了。最常堵的地方就在許西收費站附近。

    2011年許西收費站撤了,從此兩地暢通無芥蒂

    許西收費站原址在太原市黃陵鄉的許西村、108國道上。這里是太原的南大門,也是太原前往晉中榆次的必經之路。1994年,山西鼓勵境外資本投資本省公路建設的政策吸引了一家香港公司投資,許西收費站因而成為晉港合營收費站。隨著經濟的發展,城市化的擴大,該收費站越來越影響附近居民的出行,被人們戲稱為“最牛公路收費站”。

    進入2000年,要求撤站的呼聲越來越高。許西收費站就像橫亙在太原和晉中兩市之間的一塊絆腳石,雖能跨過去,但總得磕碰點皮肉付出點代價。為了少交10塊錢過路費,很多過往車輛選擇抄附近的小路繞行。小路路窄車多,堵車就成了一種常態。太原出租車司機尤亮至今還對許西收費站耿耿于懷:“那會兒經常會遇到一些去機場的乘客,每次上車之前,我都得跟人家說清楚,去機場得加來回20塊錢的過路費。可很多外地乘客都不理解,總覺得我在亂收費。記得我拉過一個南方人去機場,到地方后死活不給我出過路費,還倒打一耙給客運辦打電話投訴我。”

    2010729日,省委書記袁純清在山西省領導干部大會上提出,山西省將以太原都市區為核心、區域性中心城市為節點、大縣城和中心鎮為基礎,構建“一核一圈三群”城鎮體系框架。其中的“一圈”即太原都市圈,是以太原都市區為核心,以太原盆地城鎮密集區為主體,包括太原、晉中、呂梁、陽泉、忻州五市的30個縣(市、區),這個區域將成為省域經濟與社會事業最為發達的核心區域和最為重要的城鎮密集地區。這使得太榆同城化的進程又前進了一大步,撤銷許西收費站提議也有了更強有力的支持。

    經過多次談判,晉港雙方終于在20116月簽訂撤站協議,2011810日,許西收費站正式被拆除。

    2013年后太榆路朝快速城市通道邁進

    “我娘家在榆次市菜園街,1999年我剛到山大上學時,很清楚地記得我爸從家開車送我到學校也就15分鐘。那時路遠沒現在這么展,路兩旁還盡是莊稼地。可路上很少堵車啊,連跑帶顛來得也挺快。可是后來路越修越寬,速度卻越來越慢了。現在我從榆次開車回來怎么也得四十分鐘以上。”太原市民高玲說。

    如今,城市私家車數量與日俱增,和高玲有同樣感受的人也越來越多。所以把太榆路改造成為一條快速城市通道成為大家一致的心愿。繼榆太快速路改造完工后,前不久,太榆路段快速改造工程終于開工。據了解。太榆路基本按地面設置,沒有高架路段,目的是確保道路與太原南站形成和諧融合,不影響景觀性。該路沿線與南中環、晉陽街、中心街、龍城大街形成交匯,在相交時全部采用了立交工程,即太榆路主線在地面直行,其他道路或上跨,或下穿,以保證一路持續通行無紅燈。

    具體為:與南中環交匯時,南中環上跨,兩條道路上的車輛自由轉換通過立交橋完成,該處的大型立交橋已在去年建成;與中心街交匯時,建設一座“苜蓿葉”立交橋,太榆路直行,中心街采用地道箱涵下穿太榆路;與龍城大街交匯時,建設一座大型互通立交橋,該立交橋不僅要保證太榆路與龍城大街的互通,還可以為車輛進出武宿機場及轉入環城高速提供服務;在與晉陽街交匯時,太榆路上建設了一座“異形平臺”,該平臺西接晉陽街,東連車站北街,共設有8條匝道,既保證了太榆路的通暢,車輛從各個方向進出太原南站,還可以為太榆路上的車輛掉頭提供便捷。

    太榆路快速化改造工程充分考慮了如何方便行人和非機動車通行。分別在中心街口、龍城大街口設置了7處人非地道,特別是在太原南站西廣場處,設置了3條人行地道。這樣既保證了太榆路行車不受行人干擾,也確保了行人、非機動車自由到達太榆路東西兩側。“雖然因為修路,現在回趟娘家更費勁了,但我心里卻充滿期待,畢竟十幾分鐘回榆次的記憶很快就能找回來了。”高玲期待地說。

    專家說法

    歷史上榆次和太原一直唇齒相依

    高春平

    山西省社科院歷史所所長、研究員

    “歷史上,太原和榆次一直都是唇齒相依的關系。”在談到太原和榆次的歷史淵源時,山西省社科院歷史所所長高春平如是說。

    太原三面環山,唯有南面地勢開闊,無險可守。位于太原東南30公里的榆次城恰是西出太行崇山峻嶺進入晉中盆地開闊地帶的第一個城邑。高春平引用《太原府志》中的一段話描述榆次的地形特征:“罕山北峙,涂山南瀠,左枕太行之麓,右跨汾水之濱,重以深溝巨澗,極其險阻。而曲寨懸窯,又促為避病之地。”所以在中國歷史上,歷代行政區劃一直把榆次置于太原統轄。“就連宋太宗滅北漢收晉地之后,毀掉具有千年歷史的晉陽古城,也曾一度選擇榆次作為并州州治的所在。”高春平說。

    宋太宗趙光義火燒水灌晉陽城后,使得太原轄區面積大大縮減。到了明代,朱元璋封三子朱木岡為晉恭王,他的岳父永平侯謝成給女婿修晉王府和太原城時,南移東擴,才又使得太原城轄區日漸廣袤。明朝初年到萬歷二十二年,太原府轄六州22縣,包括平定州、忻州、代州、岢嵐州、保德州和汾州。萬歷二十三年,因汾州有兩個朱姓郡王府,州官秩低難以管制,便由時任山西巡府劃出兩縣,所以到明代后期,太原府轄5州(少了汾州)20縣。當然,榆次縣在明代276年間一直屬于太原府。

    近代中國,閻錫山重兵駐防榆次,人民解放軍解放太原時首先在榆次一帶展開激戰,奪取晉中戰役的勝利,然后才得以攻克太原,也足以說明榆次和太原唇齒相依的關系。

    “歷史上任何一次行政區域的劃分,都是順應社會經濟發展的需要,為政治服務的。從目前兩地的發展狀況來看,太原榆次同城化已經是大勢所趨,只是一個時間表的問題。”高春平說。

本報記者    賈麗

 

十年中她在兩市間早出晚歸

 

    十年前,周俊芳還在晉中日報社上班。每天在家門口的公交站臺上等6路車,坐六七站的樣子就到單位了。在同一個站臺上還有901路公交車的站牌,等車等得無聊的時候,周俊芳常常盯著901站牌邊看邊發呆:一共34站,從家門口這站到太原也就二十多站,大約四十分鐘就過去了。這么說去太原上班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內心深處,周俊芳承認自己對太原是充滿向往的。因為每年春節期間,她都會到太原走親戚。坐小巴到火車站再換乘公交車,太方便了。爺爺家在太原理工大學附近住,火車站坐1路車穿過迎澤大街就到了。姑姑家在解放路住,火車站坐102路電車,也很快就到了。“太原的交通真方便啊,公交車四通八達。太原的街道真寬敞啊,街道兩邊高樓林立、一派繁榮,看著就有大都市的味道。”

    沒過多久,周俊芳無意中看到一條報社招聘信息,報社地址在太原,便萌生了去太原嘗試一下的念頭。那時,她已有了多年的編輯經驗,有信心去爭取一份編輯工作。“我喜歡做報紙,我想讓自己在事業上上一個新臺階,顯然,省城的平臺比晉中要大得多。”投完簡歷,周俊芳特意給當時報社的總編輯發了條長長的自薦短信,末了那句話至今記憶猶新:“希望您能給我一個天天坐901上下班的機會。”

    很快,她的夢想就實現了。打動總編輯的,不僅是她的才情,還有她的真誠。那一年是2004年。

    曾經在“901”上的時光最愜意

    2006年以前,坐901是非常舒服的。“上車總有座位,路上也不很堵。尤其是夏天的傍晚,坐在車里一邊聽音樂,一邊欣賞窗外悠悠而落的余暉,頗有一種度假的感覺。”也就是在那幾年間,周俊芳的博客更新率是最頻繁的。因為總能靜心,總有靈感,總想抒發。

    也同樣在那幾年間,她結識了好幾位公交車友。大家常在一個時間點坐車,慢慢慣熟了就會微笑、聊天,成為朋友。小許就是她在公交車上認識的一個朋友。他和女友都是南方人,兩人都在建筑工地上做預算。因為公司在太原有很多工地,所以他常常會跑來跑去。那天,周俊芳照例在公交車上看賈平凹的《長舌男》,坐在旁邊的小許湊了過來,原來他也是賈平凹迷。兩人就這么攀談了起來,居然還在同一站點下車。后來周俊芳和小許就常常搭伴兒坐車,有人聊天,路上的時間就會過得快一些。憨厚幽默的小許甚至還和周俊芳上小學的女兒也成了朋友。

    2006年以后,901上的乘客一下子增多了,路上的車輛也越來越多了,所以堵車的時候也漸漸多了。“很少會遇到一上車就有座位的時候,高峰期車廂里更是人擠人。如果不幸趕上這么一趟車,那就做好煎熬一個多小時的準備吧。那種狀況,脾氣再好的人都會崩潰。領略過幾次后我就嚇怕了,寧愿高價打車回家也不想擠公交了。”這之后,周俊芳就開始了長達兩年的拼車經歷。

    拼車群里,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籮筐

    還在擠公交的時候,周俊芳就被“車友”拉進了QQ群,里面少說有幾百人吧,都是太原榆次兩頭跑的。群里最常聊的就是拼車話題,如果出行時間差不多,幾個人就會約好坐一輛車回家。“平均一個人5塊錢,路太堵必須上高速的時候就再加點。”周俊芳說。

    隨機拼車不久,周俊芳就幸運地找到了固定的“合作伙伴”——一對住在榆次來太原上班的夫妻和另外一個單位的姑娘。“車是夫妻倆的,我和另外一個小姑娘算蹭客。那兩年的時光也是非常快樂的,我們四個人一路上天南海北胡吹一通,就到家了。后來我們也都成了朋友,現在雖然不拼車了,但有時間還會出去聚聚。”“因為離家遠,我們都不得不成為早出晚歸的人,虧欠家人很多。比如我,來太原上班這些年,幾乎沒給女兒做過一頓午飯,我們家晚飯也吃得晚。老公是警察,工作比我還忙,這些年難為他了。家家都有煩心事,拼車時和車友們一說,大家七嘴八舌相互開導一番,下車時保準讓好心情還原。”

    這樣輕松的時光又持續了兩年,一直到夫妻倆在太原買了房,便不得不結束。

    買車后,隨手拍成為一種習慣

    2009年,周俊芳買了車,開始自駕上班。“我2006年就考了駕照,但之前不僅駕駛水平不行,還是一個路盲,走過幾遍的路也常常記不住。”周俊芳笑言,“但在太榆路上跑了這么幾年,開車水平算是練出來了。坐過我車的姐妹都說我像個女漢子,沒辦法,被復雜的交通狀況折磨久了,心態、技術都得跟著長進。”

    尤其是去年以來,榆次、太原陸續修路,路上更堵了,周俊芳就養成了隨手拍的習慣。手機就放在手邊,等紅燈的空閑時間拍幾張,堵車的時候就四下張望,看有沒好玩的事,從而排解心里的煩躁。

    自從上周四太榆路部分封閉以后,周俊芳又開始坐901上下班了。“我知道太榆城際列車每天專門開通了6趟列車,但我暫時不會考慮。雖然車程大都在二十多分鐘,但提前進站、檢票、出站,再坐公交回家,這些時間加起來也得個把小時,還是不方便。公交車擠是必然的,但錯開高峰,還好吧。萬一遇上堵也不心急,還好手機在身,可以不停地刷微信,看微博。”說到話費,周俊芳感慨更多,“我一到太原上班就換成了太原的手機號,可一回榆次就是長途加漫游,一個月話費得二百多。近些年來,話費套餐越來越實惠越來越豐富了,可我現在的話費也少不到哪去。因為路上時間長,車又太擠,看書是不現實了,就得靠看手機打發時間。流量很費啊,我現在的流量的套餐也很高。”

    這十年來,周俊芳不是沒想過在太原買房,但一來,太原房價年年看漲,買一套合適的太吃力;二來,老公在榆次上班,孩子在榆次上學,父母也在榆次生活慣了,不能光為自己一個人方便搞得全家人大遷移。而且在小城市住慣了,她更享受那里相對清靜的生活環境,現在太榆路快速通道對接近在眼前,周俊芳對此充滿期待:“現在路況再糟糕我都能忍受,因為那個風馳電掣一路順暢的夢想始終在支撐著我。據說路修通之后,從太原到榆次開車只需二十多分鐘。我沒那么貪心,如果半個小時能到家就太幸福啦!”

    倒是身邊一位女友在周俊芳的影響下買了位于山西大學商務學院附近的樓房。“那個樓盤環境很不錯,價格也不貴,但她嫌遠,一直猶豫不決。和我聊了一次,得知我家比那個樓盤還遠十幾里路,我仍然堅持天天跑家,便大有信心了。買下那套房子沒多久,南邊的房價就開始飛漲,現在那名女友特感謝我呢。”

    十年時光很長,長途奔波的這些年,周俊芳無數次在深夜里遲疑,又一次次踏著晨曦去上班,精神抖擻,信心滿滿,忘記所有的疲累和艱難。“曾經以為,堅持就是一以貫之的信念,但在我,是一次次退縮、停滯,甚至流淚后的不放棄,不逃避。”周俊芳在一篇隨筆中這樣寫道。

    2012年末,周俊芳將自己的一些作品定名為《有一種生活叫行走》集結出版。一些人不解,但于她而言,就是想記錄下在雙城往返的生活情態,并在行走中感知生活的酸甜苦辣,幸福與憂傷。

本報記者    賈麗

    開車感悟

    20131112

    每天上下班,走同樣的路,會在同一個路口等紅燈,仿佛每天的角度景致大致相同,但同行的車絕對不同。所幸,路口紅燈可以容我拍下做紀念。

    20131122

    兩段路通了,真不錯,可惜中間有一段很窄,需要調頭的車多,又難免出現剮蹭,這叫節點!用電腦看電視,信號差,卡了,沒法播放,這叫節點!人生也一樣,再順也有卡了不順之時,也叫節點,對嗎?過去了也許就一路暢通!

    2013123

    清晨偶遇。只是有人提醒:開車不能再拍了,安全第一,謹記!謝謝!

    2014115

    即便天天走同一條路,大約也在同一個時間點上,依然有可能有時順暢有時堵塞。經驗也未必能用上,因為你會遇到誰無法確定,不是你付出同樣的心,人家就能領情,有些人吃的是別的套。另,車是最能體現距離產生美的物件,彼此再投緣,也要保持相應的空間。

    201441

    貪戀車窗外的綠樹、繁花、清風,貪戀可以放空的1個小時,就不得不忍受下班途中的擁擠。此事古難全!就好比享受了婚外情的刺激浪漫,就要承擔被曝光后的緊急公關和后院撲火。很好奇當事人此刻是后悔的成分大,還是痛恨的心思重。其實無所謂對錯,選擇,并且是深思之后的選擇,怎樣的后果都坦然面對吧。

    行車上路,似乎人人都渴望綠燈,一路暢通讓人滿足,這是運氣使然。但紅燈處,可以抬頭望天,幾次回眸,甚而長舒一口氣,等待讓人安寧從容,整裝待發。因此,別心焦,享受紅燈吧。我的紅燈理論,與女兒不謀而合。她日日騎自行車回家,要經過兩個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若綠燈而回,就大呼一口氣回來騎得好累。若遇到紅燈反而可以歇息片刻,沒那么辛苦。 周俊芳

 

文來源:山西晚報20140523;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4-07-17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