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原蓮花落創始人、表演藝術家曹強去世

 

 

 

 

 

  本報226日訊(記者賈麗)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太原蓮花落(也叫蓮花樂)”創始人、唯一指定傳承人、表演藝術家曹強先生于2252140分因急性肺炎病逝于山西省人民醫院,享年78歲。

    今日早晨,天空陰霾,省城晉機小區曹強先生家中,一個簡單的靈堂已經搭就。曹強先生的家人、弟子掩著悲痛,接待知道消息前來吊唁的各界人士。

    曹強先生的七弟子田家賓說,師傅年前有點感冒,住進醫院,不想因年齡大,肺部感染,引起各種臟器衰竭,就此不治,讓他們感到很突然。八弟子張文杰直到現在都不相信師傅就這么走了:“臘月廿六是師娘的生日,那天我們九名弟子和師傅一家人共同吃了頓團圓飯。師傅還高興地祝老伴兒生日快樂,并興致頗高地起了個頭‘馬上喝酒’,讓大家每人接一個帶‘馬’的四字詞語。沒想到兩天后師傅就感冒了,正月初一住進醫院后就再沒出來……”

    曹強先生13歲起登臺表演相聲,上世紀60年代初開始挖掘整理瀕臨消亡的“蓮花落”段子,六十余年來共創作經典“蓮花落”作品百余個。2011年蓮花落被評選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太原本土曲藝項目中,是唯一的一個。

    雖然,在201311月,曹強先生舉行收徒儀式,9位弟子拜入門下,讓“太原蓮花落”后繼有人,但曹強先生的去世,讓這一曲藝形式失去了唯一的大師,所留下的巨大空白,更是難以填補。

    田家賓說,不管是做人還是從藝,“師傅都是我們的標桿”“一生不圖名不圖利”,即使在上世紀90年代最火的時候,他也沒搞過商業演出給自己掙錢,就是搞創作,帶學生。“師傅筆耕不輟,我們師兄弟幾個雖然都在寫,都不錯,但真正能拿得出來的還不多,這也是師傅最擔心的一點。”

    王灝瑋是90后,是曹強先生弟子中年齡最小的。在他眼里,師傅是個淡泊名利的人,“師傅就像蓮花一樣純凈”,而且特別堅強。病到最后,也沒有說要放棄治療,和家人、弟子的交流也沒有停止過,說不出話來,就拿筆在紙上寫。

    王灝瑋在山西省實驗小學帶一個太原蓮花落興趣班,報名的孩子非常多。王灝瑋給在病床上的師傅看手機里孩子們學藝表演的照片,曹老還一再叮囑讓他把學生帶好。興趣班里的孩子對曹強非常崇拜,就此王灝瑋定了一個獎勵制度:誰段子說得好,就帶他們去見曹強爺爺。說到這兒,他眼睛開始發紅,眼淚不可抑制,“真不知道該怎么跟孩子們說……”

    ○鏈接

    蓮花落這個名稱最早見于南宋,許多學者認為,蓮花落原叫“落花”,是佛教勸善和募捐的一種演唱形式。佛祖的塑像坐在蓮花寶座上,蓮花是佛家的花,因此叫蓮花落,也叫蓮花樂或落子。

    蓮花落最早傳入山西是在清道光年間。那時,河南鬧水災,許多難民逃到山西文水、交城和平遙一帶這些全國最富庶的地區,他們把蓮花落也帶到了山西,于是晉中一帶就有了唱蓮花落的流浪藝人,一些當地人也加入到這個隊伍,用晉中方言來演唱蓮花落,被稱為“晉中蓮花落”,又叫做“晉中落子”,而太原蓮花落就是在晉中落子的基礎上轉變而來的。太原蓮花落是一種說唱兼有的曲藝藝術,表演者常為一人,自說自唱,自打七件子伴奏。

    網友點上一支支“蠟燭”,送曹老最后一程

    太原蓮花落創始人曹強逝世的消息一經傳出,網友紛紛在微博、微信中書寫緬懷文字,寄托哀思。本報官方微博也于26日對曹老離世表達哀悼,網友點上一支支“蠟燭”,送曹老最后一程。

    蓮花落是什么?對很多年輕網友來說可能并不熟悉,因此,一些熱愛蓮花落或與曹老有幸相識的網友,將曹老經典作品的視頻曬了出來。在一個名為《立竿見影》的視頻下,網友用一個個贊表達對蓮花落的支持與喜愛,他們留言道:“濃濃的太原口音聽著真親切”“支持山西本土民間曲藝,不應讓它消失”“曹老惟妙惟肖的表演只能留在記憶中了”……

    蓮花落能否后繼有人?不少網友表達了擔憂之情。網友@坦總在微博上講述了自己的經歷:“小學讓報課余社團,給兒子報名蓮花落,結果被學校勸退,因為只有我兒子報名。”盡管現實如此,但網友還是更多地期待這一山西民間曲藝能代代相傳。

網友哀悼:

    @小老醯兒:半個小時前,得知了太原蓮花落創始人曹強老師去世的消息,悲痛難當。老人家走得太突然了,始料未及,我這個當學生的也沒能去看最后一面,很慚愧,自知我們這些學生的水平無法和老師的千分之一相提,這一走,不僅在曲藝界失去了一位卓越的藝術大師,同時太原蓮花落的時代,可以說也畫上了句號。

    @南村漁人-劉楊:有幸一年前擔任老爺子從藝六十周年晚會的導演,為老爺子了卻一樁夙愿,也是我這個從小愛聽、愛學太原蓮花落的太原后生無比的榮幸。人間再無曹老爺子,愿老爺子一路走好!

    @被愛的我愛Echo:哎,小時候可喜歡蓮花落來著,今年過年還聽了一回。哎,可惜啊,以后聽不著了。耳畔還依稀有:大花生是小人人,小花生是木人人……扼腕嘆息!!

    @尊尊世界:曹強老爺子走得太快了,年前還好好的。老爺子的蓮花落,一段不朽的太原好聲音。

    @渣山論劍:聽聞太原蓮花落創始人曹強先生逝世,嘆民間藝人尚未大紅大紫,便已撒手人寰。太原蓮花落以太原方言為基本語音,具有濃郁的鄉土氣息,受眾范圍并不如天津快板、山東快書那么廣,太原人自己聽來倒是夠味兒。

    @楊杰壟上行:他的藝術帶給了這座城市歡樂。緬懷老人!

    @940葉培隆:1963年曹老首次在晉祠廟會上表演了他的處女作《三進太原》。從大板蓮花落發展而來的晉中落子,當時已沒人再專職演唱了,僅有一位老藝人叫李連根,已年近古稀,并棄藝務農了。曹老多方打探,找到李連根,拜師學藝。后來,曹老掌握了晉中落子的基本唱腔和韻味特點,并自己嘗試動手編了幾個小段子。本報記者    郭佶欣 

沒有他,就沒有蓮花落的今天 

    226日清晨,驚聞太原蓮花落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曹強去世的消息,很多業內人士都難以相信。畢竟,2013年年底那場聲勢浩大的“曹強收徒儀式”讓所有人難忘,當時精神矍鑠的曹強先生,情緒激昂地連聲表態,“勢必要把畢生所學教給弟子。”如今,這一時刻已經永遠載入了他一生的從藝史冊。在一片痛失曲藝大師的悲痛氛圍中,曹強先生的生前好友,將其為蓮花落奉獻一生的經歷呈現在大眾眼前。

    1  一有演出,必演壓軸,曾讓馬季直呼厲害

    已經75歲高齡的王秀春是原省曲藝家協會主席,擅長說數來寶的他和曹強算是好兄弟。在相識五十多年的歲月里,兩人一起演出,一起搞創作。得知昔日“兄長”去世的消息后,王秀春久久沒有緩過勁兒來。“曹先生去世,不是一己之悲,應該說是三晉大地曲藝界的折損。沒有他,就沒有蓮花落的今天,他對曲藝界的貢獻首屈一指,要不是他,蓮花落早就消失了。”王秀春的言語中略帶哭腔,“1959年,我們哥倆兒認識,當時他還是相聲演員,接觸蓮花落之后,他就埋頭創作,寫了大量的作品,老百姓認可度很高。記得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們下鄉演出,必備節目就是蓮花落,他往往是壓軸演出。因為只要他說完,別的演員壓根接不上場,觀眾都喊著讓他返場。當時就連領隊也說,他是太原蓮花落的大王!”王秀春說,曹強挽救了蓮花落這個曲種,讓瀕臨滅絕的蓮花落煥發了新的生機,假如沒有他的研究、探索、挖掘、創新,蓮花落也未必會成氣候。

    最讓王秀春難忘的一場演出,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當時全國很多曲藝名家都來山西進行慰問演出,不乏馬季、唐杰忠等相聲名家,曹強也在受邀演出的行列。“曹強先表演后,緊接著是馬季先生。馬先生看了曹強的演出后,樂得合不攏嘴,一個勁兒地夸曹強厲害,還自謙地說‘我這都沒法接場了,觀眾還沒從蓮花落中回過神兒呢。’”

    曹強之所以能將蓮花落深深扎根在太原的土壤中,這絕非偶然現象,而是得益于他畢生的努力和刻苦。王秀春說:“曹強文化程度不高,但對曲藝這些行當樣樣精通,相聲、小品、快板、快書,造詣都很高。最難能可貴的是,曹先生一生都在搞創作,并且能跟著時代的步伐往前走,而且他對觀眾負責,絕對不會粗制濫造,也正是有了他這種自我超越的榜樣,才能激發我們這些老一輩曲藝人不斷前進。”

    幾個月前,王秀春參加了曹強的收徒儀式,他在現場賦詩一首。如今,當這位“兄長”先他而去時,他不禁又想起了那首打油詩:“太原腔太原調,唱響蓮花落。萬眾粉絲學曹強,磁帶脫銷買不到……”

    2  為傳承蓮花落,不怕“教會徒弟餓死師傅”

    我省劇作家喬俊寶與曹強是“忘年交”,二人之間的緣分,要追溯到1964年。曹強通過喬俊寶當時所工作的“小店南郊文化館”,找到了自己的師傅李連根。

    喬俊寶說,曹強原本是相聲演員,但聽說太原有個曲種叫“蓮花落”,于是便找到南郊文化館尋找蓮花落的蹤跡,“幾經打聽,終于知道在南郊北瓦窯有個叫李連根的老藝人,于是他便開始了拜師之路。為了跟師傅學習,曹強花大價錢買了錄音設備,一邊學習,一邊把蓮花落的傳統唱段錄下來。不過很可惜,在破四舊的時候,這些珍貴的資料全被毀了。”“他可是蓮花落的救星。”在老一輩人眼中,曹強功德無量。

    盡管生活讓曹強吃了一記“閉門羹”,但他依然沒有放棄,后來,他對蓮花落進行了革新,由原來以唱為主、說為輔的表演節奏,改成了以說為主、唱為輔的藝術形式,更加貼近老百姓的胃口,由此打出了“太原蓮花落”的名頭。

    對于藝術的追求,曹強先生是執著的,但在“收徒”這事上,曹強卻毅然改變了觀念。

    十多年前,曹先生很少教人學蓮花落,甚至表態堅決不收徒弟。很多人都費解,喬俊寶說,曹強還保留著“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老觀念,所以有著自己的顧慮,但是“太原蓮花落”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之后,曹先生跟喬俊寶推心置腹地說,“以前是怕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現在餓不死我了,有人給我發工資,所以我應該當好這個傳承人,教教大家。”近年來,曹強先后教了不少學生,還在太原市歌舞雜技團開設了蓮花落的學習班。

    談話中,喬俊寶透露出悲傷之情以及擔憂,“曹先生走了,他的腔調和笑聲永遠留在了觀眾心中,但是誰來繼承和發展蓮花落事業呢?”

    3  傳承單位希望盡快建立基地,將蓮花落發揚光大

    太原蓮花落評為國家級非遺項目時,牌匾落戶在太原市歌舞雜技團,為了保護和發揚這項傳統技藝,該團曾經在2012年年底專門以曹強先生的名字命名,舉辦了“曹強杯”蓮花落大賽,目的就是讓蓮花落重回觀眾視線。如今,蓮花落的培訓班依然是該院的主打項目,可傳承人曹強卻離開了大家,這讓團長王劍倍感責任重大。

    “在那次比賽之后,大家的學習氛圍非常濃厚,每周都會有輔導班。”王劍說,作為該項目的推廣者,她非常感激曹強先生為蓮花落做出的貢獻。2013年秋天,太原市文廣新局還專門出版了蓮花落音像制品,對蓮花落進行了搶救性保護,曹先生更是不遺余力,積極錄音,創排新曲目。“先生離開得很突然,作為傳承單位,我們希望能盡快建立蓮花落的傳承基地,邀請他的弟子們來授課,把蓮花落發揚光大,也算是完成曹先生的遺志,讓蓮花落之花永遠在省城綻放。”

本報記者    孫軼瓊

    ○薪火相傳

    山西省實驗小學近百學生選報蓮花落

    今年22歲的王灝瑋是曹強9個徒弟中年齡最小的一位,但這位90后如今已在山西省實驗小學教了三年多的太原蓮花落。“山西省實驗小學是我省首家‘太原蓮花落’教學基地,學校為了支持、保護和傳承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做了大量的工作,這也是師傅晚年最欣慰的事情。”王灝瑋說。

    在王灝瑋的引薦下,記者電話采訪了山西省實驗小學副校長郝新媛。電話中,郝校長因為曹先生的去世而數度哽咽,泣不成聲,最后提議用QQ的方式繼續采訪。

    山西省實驗小學是一所有著七十多年歷史的老學校,本著對傳統文化的熱愛與傳承,2011年年初,該校將“太原蓮花落”搬上了學校的舞臺,并逐漸將它納入了學校的課程體系,聘請王灝瑋擔任代課老師。

    課程開設三年多來,有近百名孩子選報。另外,學校還成立了“太原蓮花落”創作班,把鮮活的校園生活內容創作在了段子里,深受師生喜愛。

    20131121日,山西省實驗小學舉行“太原蓮花落”掛牌儀式,曹強先生親自參加。那是王灝瑋第一次看到師傅落淚:“師傅平時是個非常樂觀的人,但那天的掛牌儀式上,師傅剛開口說了一句‘三年了’,就忍不住哭了,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年前我們去曹老家看望他,順便跟他商議這學期學校蓮花落課程的規劃。我們先是試著提議老人能不能一個月來學校一次,指導孩子學藝,但老人堅持說要一周來一次,讓我們大為感動。可誰知,老人還一次也沒來,就走了……”采訪即將結束的時候,郝校長平復了一下情緒,打過電話來,還沒說兩句,又泣不成聲了。

    “今天上午王灝瑋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曹老去世的消息,我當時就難受得不行了,我讓他這幾天專心忙師傅的后事,就別過來了。可就在剛才,我又在教室里看到他給孩子們講課的身影。下課后,他告訴我師傅臨終前專門囑咐他,要把學生們帶好,所以孩子們的課一節也不能落。我從這個年輕的老師身上,看到了曹老的品質。”

本報記者    賈麗

    ○記者回憶

    我眼中的曹強先生

    還在上小學的時候,我就在廣播里聽過曹老的蓮花落《立竿見影》,但第一次親眼看他老人家表演則在而立年之后了。

    那是20096月,我去采訪太原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太原蓮花落”曹強作品專場演出,在太原長風劇場觀看了曹老先生和弟子們的精彩表演。記得那天,72歲高齡的老人身穿一件暗紅色的緞面長袍,更顯精神矍鑠。

    《打噴嚏》《吃臭油》《立竿見影》《小丁開車》……當十余個經典段子被徒弟們生動再現之后,曹強先生上場了,一段《難交代》將場上的氣氛推向了高潮。整場演出,劇場里數次響起雷鳴般的掌聲,那種所有觀眾都嗨至極致的氣氛,我至今難忘。

    演出結束后,我第一時間聯系曹老做專訪,曹老很爽快地答應了。

    幾天之后,我如約去曹老家采訪,那時他還住在省城桃園二巷五十平方米的老房子里。屋里陳設和普通老人的家里別無二致,甚至更為簡單,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在我的記憶中,老人成為曲藝名人已有數十年了,只要他隨便參加一些商業演出,收入也應該非常可觀,沒想到家里竟然那么簡樸。

    對于曹老這種樸素的生活習慣,他的徒弟們都習以為常了。大徒弟李玉勇接受采訪時告訴我,這么多年來,曹老只要出去吃飯,必打包,哪怕盤子里只剩下幾片菜葉也要帶上。所以后來徒弟們和師傅出去吃飯,從來都是吃多少點多少,碗里盤子里不敢剩一點兒。

    記得那次采訪,曹老說得最多的就是蓮花落的傳承問題,他甚至說:“只要真心想學,我一分錢不收免費教。”但他偏偏又是個倔老頭,人品不好的他不教,學藝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他也不教,所以當時跟在他身邊的學生真沒幾個。  

 

文來源:;本文作者:賈麗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4-03-14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