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造城市長耿彥波與太原改造
 

 

 

 

 

 

  太原是中部一座尚未崛起的城市,由于歷史原因造成的城市愚形與產業結構困局,使得這座城市的發展之路頗多阻塞。有“造城市長”之稱的耿彥波重回太原,開始大刀闊斧地重塑這座城市的形象

  “府東街封了,府西街封了,并州路封了,長治路封了,南中環封了,許坦西街封了,南內環西封了,太茅路封了,塢城路封了,還有哪封了?”

  以上所列舉的,全部是太原這座城市的主要交通要道。

  太原人的回答是“……開車的瘋了,坐車的瘋了,打車的瘋了,還有誰瘋了?……太原人瘋了。”

  今年春節一過,太原市就成了一個大工地,到處被開腸剖肚。網絡上流傳一時的段子,足以吐槽出太原市民的心聲。

  進入七月,山西省雨水頻頻,積水、泥濘、濕滑……連日的降雨使太原市區內的很多道路修建工程進度受到了影響。住在南中環橋打通項目工程附近的吳家堡居民不由擔心了起來,橫跨新晉祠路的西側引橋還能按時修建完成嗎?

  不僅居民擔心,新任市長耿彥波更為擔憂。降雨不僅會使工程進度遭受影響,也很容易發生城市內澇。位于太原市迎澤大街北側的新建路70號市城鄉規劃局五層的會議室內,工作人員拿著各種規劃建設圖紙不斷地進出,電話響聲也不絕于耳……進入雨季后,耿彥波召集的調度會就經常會在這里進行。寬大的會議桌一側,相關部門負責人圍在市長周圍聆聽調度安排,他不斷要求相關人員打電話給各大施工工地,詢問情況。

  與此同時,《小康》記者看到,一幅太原市城市規劃全景圖在桌上迅速鋪開,各種量尺和規劃用筆在上面進行各種標記和圈畫……

  簡單地將太原正在進行的工作描述為修路,拆遷,顯然低估了這座城市主政者的雄心。這是一座即將發生劇烈變化的城市。

  中部“棄子”

  太原現在很尷尬。

  這座山西省的省會城市,在過往2500多年的歷史中,有太多輝煌可以書寫。但在今日中國發展語境下,審視這座城市過往十年的發展史,會發現太原是一個吃力的追趕者。

  這座歷史文化名城,處于二線城市與三線城市的中間,一直在艱難尋找自己的定位,卻很難擺脫因襲的重負,現實的困擾。

  在過去十年間,國內的城市經歷了近乎瘋狂的高速發展期,每一座城市都在不停地變高,變大,到處是高樓林立。太原這座典型的內陸城市,在這個高速發展期里保持了幾乎同樣的速度。數據顯示,2002年,太原市GDP為432.89億元,到2012年,此數字達到2311.43億元,相比于十年前,增加1878.54億元,年均增加187.85億元。

  這樣的成績放在自身相當了得,但是縱觀周邊則差距立現。

  不用與國內其他城市比,僅僅在中部六省中,十年前的太原,尚能稍稍領先于安徽省會合肥。而十年之后,太原的GDP已經與合肥拉開了一半的差距。以2011年核準的統計數據為例,中部六省會城市太原、合肥、南昌、鄭州、武漢、長沙生產總值分別達到2080.1億元、3636.6億元、2688.9億元、4979.8億元、6762.2億元和5619.3億元。顯然,太原較南昌還有600億元的差距。

  與數字打了一輩子交道的太原市原統計局局長溫國強,現在太原市政府下屬的經濟研究中心從事研究工作。他最近受太原市領導的委托,正在研究起草一份“一流省會城市指標體系監測表”。他向記者出示了一份“改革開放以來全國省會城市所轄縣區數及土地面積增減變動情況”的研究圖表。

  圖表顯示,1985年以來,全國27個省會(首府)城市中所轄縣區增加以及土地面積擴大的有12個市,分別為石家莊、南寧、銀川、濟南、呼和浩特、沈陽、烏魯木齊、貴陽等市。但是與以上多個省會級城市不斷擴大區域面積的做法相比,太原的地域面積并沒有進行增加,但縣區數量卻增加。“縣區市的不斷撤并設立,也分散了太原城區的發展空間。”溫國強認為。

  如果再從“跳出太原看太原”的視角看待,城市承載力不足、競爭力不強、發展滯后等問題相當突出,太原在全國和中部省會城市中排名下降、在山西省的首位度下降、各項發展指標停滯不前。甚至曾經有人一度擔心太原會有“逐漸被邊緣化”的危險。

  在2006年之前,山西省流傳著這樣的說法,“不東不西,不是東西”,這是自嘲在國家戰略中既沒被劃進西部,也靠不上東部。但是在中部六省聯合抱團,促使國家出臺“中部崛起”戰略5年之后,中部各省市尤其是省會城市紛紛調整自身定位,爭奪中部開發的“中心”與“領袖”地位。西安、成都、重慶聯手打造“西三角”,武漢、長沙、合肥、南昌聯合提出“中三角”,鄭州牽手洛陽,著墨“中原經濟圈”,只有太原,東西不靠,再度面臨“不東不西”的區域困境。

  在這樣的區位困局中,有著超過2500多年歷史負重的城市,該如何發展前行?這是太原市、甚至是山西省新一屆主政者都在思考、決策的重大問題。

  造“核”太原

  “再造一個新山西”的標語在有著“第二長安街之稱”的迎澤大街上矗立著。

  三年前,由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提出的這一戰略目標,讓人們對這個能源資源大省的重塑充滿想象。而太原市作為山西省國家資源型經濟綜合改革試驗區的先導區,其轉型之路對于山西省具有樣本意義。

  如果把重工業與煤化工當作太原的歷史發展符號,那么此前幾十年它猶如一枚高速旋轉的硬幣,不斷向世人展現其兩面性。現如今的太原往哪轉?怎樣轉?如何讓區域競爭力強與生態環境優美成為這枚硬幣新的兩面,旋轉出附有節奏但不失優美的曲線,太原正在探索符合自身實際的城市形態發展邏輯。

  唯有回到自身,做大內核,山西才能擺脫區位劣勢,走出一條內陸城市的發展新路。2009年出臺的《太原市城市總體規劃》(2008-2020),將太原市定位為:山西省省會,中部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全國重要的新材料和先進制造業基地,歷史悠久的文化古都。

  大太原都市圈在這樣的背景下被推上前臺。

  在山西省的總體規劃中,總體戰略格局是以太原都市區為核心,以太原、晉中同城化為重點,以陽泉、忻州、呂梁為支撐。此外,在晉北、晉南、晉東南將發展三大城鎮群,從而形成山西省“一核一圈三群”的大城市體系。

  “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加班兩小時。”這一制度2011年年初在太原市各級機關內全面展開。同年8月召開的太原市第十屆黨代會上,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市委書記陳川平也重申了建設一流省會城市將作為該市“率先轉型跨越發展的奮斗目標”,目的就是要“重振雄風追回本屬于太原的榮譽”。

  “的確,太原與全國其它省會城市橫向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太原市多位受訪的官員對《小康》記者坦言。他們總結主要原因在于,市級財力不夠導致城建規模上不去、城中村改造速度慢、城區公共服務機構集中導致中心區人口承載與交通擁堵等問題。

  上世紀80年代,隨著太原被國家確定為能源重化工基地,煤炭、鋼鐵等一大批能源重化工企業集聚,而在隨后的城市化進程中,城市面積必定受限,企業與城市相互制約,形成了“工業圍城”的現象,很大程度影響了城市格局的發展。

  此外太原市位于太原盆地的北端,華北地區黃河流域中部,西、北、東三面環山,中、南部為河。市區東有太行山阻隔,西有呂梁山。受地緣限制,太原在省內的輻射帶動作用受限制。無疑通過外部“擴容”提高輻射能力和聚集能力,再通過城市內部規劃的改進,提高內生發展動力,激發競爭力將為其在中部城市群中突圍打下良好的基礎。

  從太原城都市圈在全國的交通地理位置來看,它位于全國“兩橫三縱”城市化戰略格局中,又處于京哈京廣通道縱軸的中部。既要避免“小馬拉大車”的吃力,又能形成使太原轉變成為輻射和帶動全省發展的龍頭效應,城市間的“抱團取暖”已經成為太原全面轉型的大戰略。

  如何沖出困境,作為“核心”的太原轉型的意義非凡。

  糾錯市長

  大太原有藍圖可期,但現實中太原卻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四鬼攔路”,山西省住建廳總規劃師翟順河曾用這樣一個詞來形容太原市十字路口常見的高樓對峙,他說這種設計讓人覺得很不舒服。太原市總體布局的弊病,在民國時期就已種下根源。規劃界批判最多的就是太原三大工業區的布局,而隨著城市的發展擴大,又將原本屬于鄉村的地方包圍了進來,形成了200多個城中村,這座城市的形狀變得越加愚形。

  太原新任市長耿彥波有一個觀點,拆遷是為了糾正錯誤,規劃才是城市的財富。他在國外看到巴黎等地方仍在用300百年前的規劃,深受震撼。

  耿彥波心中有一個標桿——50年代的太原市長岳維藩。這位官員現在鮮為人知,但在當初規劃修建迎澤大街時候,正是這位市長堅持要修到七十米寬,這個寬度當時僅次于北京的長安街。不僅如此,除了中間紅線外,當時還規定迎澤大街兩旁所有的高層建筑必須后退30米。在相當長的時間里,正是這條街令太原市在北方城市群中獨領風騷,遠遠超過了相鄰省會城市鄭州、西安、石家莊。

  “五十年不落后,一百年不后悔”。岳維藩的這句話,也成了耿彥波改造太原時的動力所在。

  2006年,耿彥波從山西省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任上調任太原市副市長。

  他后來回憶說:“我6月底到了太原,對太原進行了大規模的城市規劃,城市是個復雜的系統,沒有規劃是不敢動起來的,動起來怕犯錯誤,2006年******活到晚上兩三點,天天做規劃。”

  2007年最終被確定為太原的城市建設年。

  太原采用了“大推進戰略”,同時開工五條主動脈。當時的城建投入達到了70多億元。

  拆遷剛一開始,罵聲鋪天蓋地。耿彥波承受了巨大的輿論壓力。面對外界“為什么不是一條一條漸進?”的疑問,站在決策參與和制定的角度,耿彥波在采訪中答疑解惑:修路施工的周期一般是4至5個月,像太原市的氣候,每年有效的施工期僅限于4月到9月,如果這些主干道逐一改造,進度太慢,根本無法滿足日益增長的道路交通需要。

  在2007年里,太原新增城市道路橋梁181公里,超過“十五”建設的總和;城建投資完成137億元,相當于過去10年投入的總和。耿彥波的“經營城市”的思路得以驗證,以太原市的城市主干道之一龍城大街為例,修路前每畝地價為50萬元,路通后升值到200萬,足足增長了4倍。這一年,《小康》雜志以“耿彥波:下一個仇和”為題對太原的城改進行了報道,引發了全國性的關注。2008年,耿彥波出任大同市長,他在大同整整干了五年,在那里重新修復一個古城,創建了一個新城。

  五年之后,耿彥波再度歸來。

  重回太原時,他55歲,時常感慨時不我待。上任伊始,他就直接前往太原各個工地考察,而太原市規劃局也成為他最常出現的地方。當地媒體注意到,在從代市長轉為市長的64天中,他已經開始不斷地發號施令,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幾乎沒有停頓就開始了太原的規劃、拆遷、城建工作,就好像他從未離開這座城市一樣。

  對大多數官員來說,在地方人代會開始之前,總會選擇穩妥過關,以求選舉票數。但耿彥波似乎并不在意這一點,他對是否掉票并不在意,之前罵過他的人還會有,但是他現在唯一的使命是盡快把這些工程干起來。

  2013年,太原市再度重啟城市改造建設,本文開頭提到的網絡段子,就是太原當下最真實的寫照。北中環街、東中環路沿線四五十萬平方米建筑的拆除量,不到一個月完成,如此拆除速度,在太原市又創下了一個新的紀錄。

  在這次大規模的道路改造中,耿彥波勾劃出的最大亮點是新建13座立交橋。這些或簡易、或復雜,菱形的、圓形的、帶狀立交橋的集中出現,意味著太原從平面交通向立體交通的演進,意味道路擁堵狀況的緩釋,意味著市民出行的暢達和便捷。

  這只是太原開始變奏的第一步。

  依舊是雷厲風行的節奏,這一次耿彥波沒有再做解釋。但這一次不再是滿城罵聲,當地媒體的調查顯示,至少有一半人表示了理性的支持。出租車司機梁小民說,“罵也沒有用,現在堵上半年,將來不就不用再堵了。”

  在地方官員升遷考察中,一個不成文的規矩是“七上八下”,要在三年內完成大太原的改造,對耿彥波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對太原市民來說,則是一個巨大的疑問。

  “我知道耿市長是想為老百姓辦一些好事,但是不是要一件一件來,一下子鋪開這么多的工程,能干好嗎?”太原市民王桐擔憂道。

  龍城復興

  戰略已定,策略如何?

  太榆如何同城,對于太原向南戰略具有重要意義。在太原采訪期間記者了解到,目前正在穩步推進太原市與晉中市兩市的道路、軌道交通、公交運營、供水供熱等基礎設施和科教、文化、旅游、戶籍等公共服務一體化。

  同時產業融合也成為提供發展動力的新引擎。據太原市發改委負責人介紹,太原目前正準備啟動兩市結合部的“共建區”建設,引導和指導企業進入園區發展,并整合協調兩市之間的開發區和物流園區,共建裝備制造業基地和大型綜合物流園區,推進區域內的徐溝、修文瀟河經濟帶建設,以加快人口和產業集聚。“規模擴張、完善功能、統籌城鄉等方面都將為全省提供新的范式。”

  今年的5月23日,隨著山西省省長李小鵬敲打的一聲鑼響,太原煤炭交易價格指數正式發布,這也是目前國內惟一的煤炭主產地價格指數。

  這一指數的誕生,也改變了外界對于太原這座城市只是煤炭輸出地的最直觀的認知。該指數既可以直觀滿足煤炭供需雙方的市場交易,也是國內能源市場的內在需求。

  由此可以看出,在長久以來備受走出煤炭資源轉型困擾的太原已通過絕對優勢資源轉換,即相關數據采集、分析與發布,表明了這座城市一直在轉型的決心和力度。曾擔任太鋼集團負責人多年的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對此就有清晰的認識,他認為“今天的投資結構就是明天的經濟結構。”

  “只有改變產業不合理的布局,為創新型經濟騰出空間,城市經濟才能健康發展。”溫國強對此解釋道。他隨后又向記者提供了一批數據,2013年第一季度,太原市信息產業制造業可謂“風光無限”,產值是去年同期的3.4倍。“這就是得益于富士康的引入,僅它的產值超過百億元,全市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共增加了15.9個百分點,富士康一家就貢獻了14.1個百分點。”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曾經風光無限的煤炭、鋼鐵等十大行業幾乎全線虧損,鋼鐵行業利潤下降七成多,通用設備制造業虧損面擴大,專用設備制造業由盈轉虧,煉焦業虧損,煤炭由去年同期的盈利近4億元轉為虧損1.14億元。

  與全國其他面臨轉型的地區一樣,太原開始“吐故納新”與“騰籠換鳥”將傳統產業新型化、新興產業規模化,進行結構調整升級。與富士康一樣,來自本土的太重高速列車輪軸國產化等一批新興產業項目也落地太原產業園區之內。

  數據顯示,2012年太原市裝備制造業實現增加值254.56億元,占到全市規模以上工業的32.5%,分別超過煤炭和鋼鐵兩大傳統產業的22.8%和18.1%。

  不僅是產業升級再造,作為其體制機制環節,太原推進行政審批流程再造:采取一事一表、調度例會等具體舉措,并推行“一線工作法”,及時協調解決項目落地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

  政府為企業發展提供更加高效的服務這一理念同樣用在了城中村和棚戶區改造這一城市難題之上。

  此前,太原市很多項目因受拆遷制約遲遲沒有進展。此前在大同就善于對城市大刀闊斧改建的耿彥波赴任太原后給出了一系列解決方案。

  7月8日,他在太原市34個城中村改造項目,以及部分棚戶區改造項目推介時向參與改造的企業做出三項承諾,一是政府保證拆遷;二是城中村改造到哪里,作為政府的配套道路、水電氣暖配套到哪里;三是政府實行并聯審批,提高行政審批效率,限時辦結。

  通過這些承諾,在解除了開發商的后顧之憂后,耿彥波最大的希望是,建設出配套齊全、外形美觀、質量合格的建筑。“要讓老百姓住進去,宜居、樂居、利居。”在接受《小康》記者采訪時他多次表示。

  如何在進行城市建設時候做到科學、合理、合法。耿彥波在工作場合一貫強調的宗旨就是,“把城市建設所有項目關在城市規劃的‘籠子里’。”

  有著幾百年歷史的古城片區不少歷史民居和文物保護單位目前仍有市民居住。由于年代久遠,房屋老舊,水、電、暖都不方便,有些已經成了危房。這些傳統的歷史民居是太原市重要的文化遺產,依然保留著許多珍貴的傳統文化元素。

  “這些歷史民居將由專業的設計公司設計修復保護方案并實施修復,同時在此過程中保障居民的根本利益不受損害。”太原市城鄉規劃局規劃編制研究中心高輝表示。

  與以上實現路徑一樣的是,充分利用市場力量進行生態環境的改善,以此實現曾經困擾城市的污染帶變為景觀帶,這也是太原在探索的城市轉型邏輯。

  該發展模式簡而言之即,在荒山綠化上先行先試,采用政府主導、市場運作、公司承載、園區打造的模式,引入大型企業參與城郊森林公園建設,投資主體在完成不低于公園總面積的80%綠化面積的前提下,不高于20%的土地可用于公園配套建設和適度開發,有效地解決了生態建設資金不足的問題。

  例如:萬柏林區緊靠太原西山礦區,通過關停小煤礦、實施植被恢復,該地還在西山萬畝生態園周圍,開發建設了多處生態景區。截至2012年底,西山植樹造林近10000畝,成為太原近城區最大的綜合性生態山地公園。目前已有12家大型企業參與太原的城郊森林公園建設,總投資約300億元,形成了長風、康培等一批城郊森林公園。
  太原,這座被稱為“龍城”的城市正在重新崛起。

  (《小康》實習記者顧彬、楊皓鈞對本文亦有貢獻)

  (連接)

  “太原都市圈”核心層

  2015年總人口將達到440萬人,其中城鎮人口達到380萬人,城鎮化率達到86%以上。地區生產總值達到4200億元。財政總收入達到700億元。

  2020年總人口達到480萬人,城鎮人口到時就是440萬人了,城鎮化率達到92%左右,地區生產總值達到9600億元,財政總收入達到1700億元。

  “太原都市圈”的輻射層

  2015年,總人口達到1160萬人,城鎮人口達到800萬人,城鎮化率達到70%左右;地區生產總值達到7600億元;財政總收入達到1400億元。

  2020年,總人口達到1240萬人,城鎮人口達到930萬人,城鎮化率達到75%;地區生產總值達到16500億元;財政總收入達到3300億元。

 

文來源:《小康》雜志;本文作者:曹偉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3-11-0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