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中国忠文化之源——太原古交狐爷山与狐突

 

 

 

 

 

  公元2006年,古交狐氏文化研究会,编辑了一套小丛书,共5辑,10万余字。专述狐爷山与狐突。书名依次为《狐爷山——中国忠文化发祥地?#36144;?#29392;突后裔遍华夏?#36144;?#29392;突是古交人?#36144;?#29392;氏文化拾萃》和《狐爷山景区开发纪略?#36144;?#36825;些小册子,流溢着作者对家乡的挚爱,对家乡文化的执著追求。尤其是打头的那一辑,非常大胆地提出一个很大的命题:狐爷山是中国忠文化的发祥地!这个题,撞击了我的眼球,引起了我的思忖:果真是这样吗?带着这个疑问,我迫不及待地将此书一口气读完,然后又复读一遍,掩卷而思。是书论点鲜明,但所引之史料,所论之论据,所述之内容,都难以支撑其结论:狐爷山是中国忠文化发祥地。此后的几年中,每当触及太原春秋时代的史料,每当翻阅先秦史籍,这个命题,便蓦然于脑际,挥之不去。待一直忙在手头的《太原历史文献——辑本》和?#35835;?#22478;三章》先后付梓、出版,聊作调整后,便投入中国忠文化资料的收集中,开始思考和探索:中国传统文化的忠文化,发轫于什么时代?究竟与太原有无关系?关系深否?其源头是否确在太原之古交?

    以我管见,探寻中国忠文化之源流,更具体地说,寻究忠文化是否源于太原古交,似需解决以?#24405;?#26041;面的问题:

    一是弄清中国忠文化滥觞的时代和地域。二是弄清忠意识、忠文化之间嬗变的拐点。三是进一步了解狐突其人和确定狐氏地望。四是论清中国忠文化发轫的时代背景和历史原因。五是解决好上述四个方面与太原古交的确凿关系。把这些问题和关系搞清了,中国忠文化的发祥之地自然脱颖而出。   

    古文献中关于忠的记载和揭示的问题研究过往史事,去?#23665;?#24785;,寻求本真,最有力的证据,当然是史存实物,包括世存的或出土的。如果两者均无,留下的唯一途径,只能是“文本研究?#20445;?#21363;从?#25191;?#30340;古文献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研究分析,寻找答案。忠文化属精神文明范畴,很难寻到史存实物为证,摆在我们面前的?#25381;?#25991;本研究一条出路。

    前几年,不少专家、学者,对忠文化产生于?#38382;保?#20316;过一些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忠文化在夏商周三代已经产生。他们找了很多依据,而最主要的、起决定作用的,就是《尚书》关于忠和忠文化的记载。为使人信服,他们把《尚书正义?#32602;?#35265;《十三经注疏?#32602;?#20013;,有关忠的文字段落,悉数录出,配以洋洋洒洒的论述,诉?#23548;?#35770;的正确。此不揣繁赘,分列于下,供分析研究。

    1.佑贤辅德,显忠遂良;兼弱攻昧,取乱辱亡。

    2.居上克明,居下克忠;与人不求备,检身若不及。

    3.敢有辱圣言、逆忠道、远耆德、比顽童,时谓乱风。

    4.焚炙忠良,刳别孕妇;皇天震怒,命我文考,肃将天威,大勋未集。

    5.尔尚盖前人之愆,惟忠惟孝;尔乃迈迹自身,克勤无怠。

    6.惟?#20439;?#20035;文、世笃忠贤,服劳王家,厥有成绩。

    7.昔在文武,聪明齐圣,大小之?#36857;?#21688;怀忠良。

    《尚书》是儒家经典中的至尊,而《尚书正义》又是《尚书?#20998;?#29256;本中,最权威者。上录7句,句句有忠字,句句出《尚书?#32602;?#21487;谓字镌句铸,虽与夏代无涉,却都是商初周始忠文化之显证。如是,中国之忠文化,发轫于三代,当毋庸置疑了。然而,当我们索检章句之出处,依句找出各句之篇目,准备核读原文时,发现它们出自的《商书·仲虺之诰?#36144;?#21830;书·伊川?#32602;?#26377;两条)、《周书·泰誓上?#36144;?#21608;书·蔡仲之命?#36144;?#21608;书·君乐?#36144;?#21608;书·冏命》等6个篇章,全是伪《古文尚书》25篇所属。所谓伪《古文尚书?#32602;?#26089;在清初康熙间,已被时人誉为“汉学第一人”的阎若璩考实,乃是?#33322;?#38388;好事之徒所冒作,欺世盗名千余载。如此定谳之伪作,岂能鱼目混珠,引以为证!出于慎重,我们又拜读《今文尚书》28篇,试?#21363;?#20013;找出载有忠字和忠文化的句段。结果大失所望,竟无一处、无一句。据此,似可确认,《十三经注疏?#32602;?#20013;华书局1979年影印本)之二的《尚书正义?#32602;?#38500;伪作之外,无忠所载。?#28304;?#32780;论,中国忠文化之滥觞,当与《尚书》无涉。所谓忠文化之发轫于三代之说,顿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左传》和《国语》是研究春秋史事的重要文献,为此,我们又采取通读之方式,在《春秋左传注?#32602;?#20013;华书局19813月版)、《国语译注?#32602;?#21513;林文史出版社19914月版)中查询关于忠和忠文化的记载。读录过半,情况急转直上,录出不少事关忠和忠文化的句段,忠文化之发轫时代、地域,?#22235;?#21021;现。恰在此时,又得到一个绝好信息,有学者在研读《左传?#36144;?#22269;语》时,对两书所载之忠,进行过统计:《左传》中“有忠70见?#20445;?#20854;中属晋国内容者居多,“达21见?#20445;弧?#22269;语》中“有忠50见?#20445;?#20986;自《晋语》所载者最多,“达28见?#34180;?#24182;两书之统计:70+50,共120处,其中晋国所?#36857;?/span>21+28,达49处。春秋之诸侯国,小者不计,仅按“十二诸侯计年表?#20445;?#21478;加宗主国东周,共13国,而只是113的晋国便占比率达41%。端的是独占鳌头。所得史料和所获信息,向我们提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忠文化,包括初始的忠意识,最晚在春秋早期,已经在黄?#21360;?#38271;江“两河流域”中下游广袤的土地上滥觞,而最繁荣、最活跃、最集中的中心地域,就在“春秋五霸”之一的晋国,就在晋国汾河中游的?#24248;?#24179;原——古老的太原盆地。

    从忠意识的萌生到忠文化的形成前面我们已经论清,中国最早的经典著作《尚书?#32602;挥?#24544;意识的痕迹,更?#25381;?#24544;文化的纪实。这不是《尚书》的疏忽,而是在它成书之前,忠意识还?#25381;?#33804;生,忠文化还?#25381;?#25104;为当时社会的需求。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着人们的意识。作为上层建筑的社会意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历史的进步,而发展进步的。当西周行将灭亡,苟延?#20889;?#21040;周平王必须东迁的时候,姬姓周朝以血缘为基础的宗族势力,宗法观念、宗法制度,受到极大挑战和?#29616;?#25171;击,作为宗主国的东周,已与当年的西周难以同日而语。一?#20013;?#30340;社会意?#23545;?#33804;动、在发展,势不可当,它就是忠文化的先导——忠意识。

    忠意识并不是?#31350;?#32780;生的,它从传统的孝文化中滋生。传承弥久的宗法制度,以血缘关系为基础,以宗族关系为纽带,以“孝”来规?#23545;际?#20154;们,?#27492;?#35859;的孝治天下。随着社会的变迁,宗法制度春风不再,宗族势力日?#21644;?#31351;,孝已经难以满足新型社会的需求。而从“孝”母体发酵生发的忠意识,应时而出,成为非常适合的潜规范。它补充了孝的不足,与孝一道为社会需求服务。当然,忠意识作为一?#20013;?#30340;意识形态,是在长期的潜滋暗长中积蓄,在日积月累的过程中壮大。?#20808;?#25991;化发生学的理论告诉我们的那样,观念和意识的产生,往往比口头的表达和文字的表述来得早些。从这个意义上讲,忠意识是忠文化的先兆,忠文化是忠意识滋生、积累、发展的结果。《左传·隐公三年》在说到卫国公子州吁的不道德行为时,列举了“六逆”和“六顺?#20445;?#36825;是春秋早期道德观念的写照:

    且夫,贱妨贵、少陵长、?#37117;?#20146;、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所谓六逆也;君义、?#22841;小⒏复取?#23376;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

    唯独不见忠的影子,也丝毫?#25381;?#24544;意识的流动。尤其是“君义?#34180;俺夹小?#20004;?#24120;?#21531;?#25381;?#20041;,臣?#25381;行校?#23436;全?#25381;?#19968;点忠的意思。可见,在当时卫国的道德行为准则中,还?#25381;?#29983;成忠意识,更谈不到忠文化了。用今天的话说,上述所引之“六逆?#20445;?#26159;礼崩?#21482;?#30340;揭示,而“六顺”是维护道德行为的规范。

    然而,在晋国,忠意识却已盛?#23567;?#35831;?#30784;?#22269;语·晋语一》所载:

    武公伐翼,杀哀侯,止栾?#27815;?#26352;:“苟无死,吾以见天子,令?#28216;?#19978;卿,制晋国之政。”辞曰:“成闻之:‘民生于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非父不生,非食不长,非教不知生之族也,故?#38469;?#20043;。唯其所在,则致死焉。报生以死,报赐以力,人道也。?#20960;?#20197;私利废人道,君?#25105;?#35757;矣?且君知成之从也,?#31895;?#20854;待于曲?#24544;病?#20174;君而贰,君焉用之?”遂斗而死。

    这段文字说的是,公元前710年,曲沃武公,以庶反嫡,杀晋哀侯。劝哀侯之臣栾?#27815;櫻?#24402;顺自己。并诱以高官大权。而栾?#27815;?#19981;为利诱所惑,奉哀侯于一。最终战死。全篇?#25381;?#19968;个忠字,而“事之如一?#34180;?#25253;生以死?#34180;?#25925;?#38469;?#20043;?#20445;?#37117;是忠意识的流动,都在表述着忠的意思。可见,在当时的晋国,忠文化还?#25381;?#29983;?#26705;?#32780;忠意识已广泛存在。这种“事之如一”的尽忠意识,只差一个忠字的出现,便可完?#19978;?#24544;文化的嬗变。这是一个生动的从忠意识,向忠文化迈进的实例,是?#25381;?#24544;字的忠意识流,是忠文化诞生之前夜。

    伴随着忠意识向忠文化的嬗变,?#34892;?#30340;忠意识向理性的忠文化逐渐靠拢,融合为一,在这个拐点上,忠文化的早期雏形,走上了定型。还以《左传》中有关晋国的一段史料作进一步的阐明。《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有载:九月,晋惠公卒。怀公立,命无从亡人,期。期而不至,无赦。狐突之子毛及偃,?#21448;?#32819;在秦,弗召。冬,怀公执狐突,曰:“子?#19995;?#20813;。”对曰:“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制也。策名、委质,贰乃辟也。今臣之子,名在重耳,有年数?#21360;?#33509;又召之,教之贰也。父?#22871;?#36144;,?#25105;?#20107;君?刑之不滥,君之明也,臣之?#25954;病?#28139;刑以逞,谁则无罪?臣闻命?#21360;!?#20035;杀之。

    这段史料,在本文中至关重要,译为今文:公元前637年,九月,晋惠公死。怀公?#27425;唬?#19979;令臣下不准追随流亡在逃的人,并规定了归期。到期不归者,罪无赦。时狐突的儿子狐毛和狐偃,跟随重耳流亡秦国,不?#29486;?#24576;公召回之命。是年冬天,怀公拘捕狐突,说:“召回你的儿子,立即赦免。”狐突答说:“儿子步入仕途,?#30422;?#23601;要把忠的道理教给他,这是古人传下来的规矩。把名?#20013;丛?#31616;策上,当作礼物进见给主子,如果再三心二意,那就是罪过,现在臣下的儿子,名、身在重耳之处已经多年,如果再召他回来,那是教他三心二意。?#30422;?#25945;儿子心存二志,还怎奉事国君?不滥用刑罚,是君主的贤明,臣下的希望啊。滥用刑罚,以图一时之快意,又有谁能无罪(意为‘欲加之罪’)?臣下听到你的命令了。?#34987;?#21531;怀公最终把狐突杀掉了。

    这段关于狐突因忠而死的记载,是《左传?#36144;?#26377;忠70见”中的第10见,此前9(),从忠文化的角度衡量,无论从文字量还是?#21448;?#20107;、寓意?#30830;?#38754;,都不能与此段同日而语。从春秋时文献所载忠文化时序的前后讲,这段史料的?#26696;?#25945;之忠,古之制也”揭示:是时,忠已从意识阶段,迈进了文化殿堂,是父一代教育子一代的教化内容,而且?#35328;?#23450;成俗、古传如制,成为一?#20013;?#20026;规范。所谓“策名、委质,贰乃辟也”则是说:策名而追随,委质为臣下,是不能改变的。如教之改变,那就开辟了二心之路,是教之不忠。狐突的意识形态,就是社会意识形态的具体?#20174;常?#21487;见在此时,忠就是“不二?#20445;?#20108;”便是不忠,这是人生准则,也是忠文化的内核。他告诉怀公,人臣不能事二君,如果我召回他们,脱离重耳,即是教他们心怀二?#23613;?#20570;?#30422;?#30340;这样教育儿子,还怎么奉侍国君你呢?如此畅快淋漓的回答,狐突是在为忠献身,是在以自己视死如归的实际行动,践行忠文化、充实忠文化。狐突的这段话,道出了忠文化的最本质内涵“不二?#20445;?#35762;出了忠文化的核心“唯一?#34180;?#20182;的这个“不二”不仅仅是忠君,而是对人、对事的“不二?#20445;?#26159;对忠的最简?#21360;?#26368;准确?#25925;汀?#29392;突的这一番表述和坚守,也进一步证明,至此,晋国的忠文化,大体臻于成熟。当然也说明中国忠文化到春秋的这个时段,已成为人臣乃至于整个社会的一个新的行为准则。经此史料佐证,中国的忠文化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和时段。忠文化,经过忠意识的雏形,跨入忠文化的早期阶段,这正是忠文化的发轫与滥觞。春秋初期的晋国,晋国的名臣狐突,为中国忠文化的诞生启幕。在中国忠文化的发展史上,镌划时代,青史留名,名不会朽。

    狐突其人与狐氏地望在晋国的历史上,春秋时期的晋献公,开启了晋国的勃兴。依《周礼?#32602;?#29486;公的?#30422;?#26354;沃武公,是不能临晋侯之尊位的,因为他是小宗,是庶而不是嫡。但是姬周之朝,东迁之后,礼、乐继续崩坏,“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力功争强,胜者为右,兵草不休,诈伪并起?#34180;?#26354;沃武公承祖曲?#21482;?#21460;、父曲沃庄伯之志,继续与晋侯对峙,最终以67年之坚守,杀五君遂一君,以庶出之小宗,“犯上作乱?#20445;?#21462;得晋侯之位,史称晋武公。志酬意得的武公,临位两年即崩,其子诡诸继位为献公。献公之手笔,强过乃父。他诛桓庄之族,除却国之隐?#36857;?#25193;建绛都,强化国之中枢;兼并小国,开拓国之疆土;融?#20808;?#29380;,扩大国之影响。把个小晋国变成了大晋国。在一系列功绩之余,又与狐?#33267;?#20146;,大戎伯行狐突成了晋献公的老丈人。至此,将载誉于晋国史上的大戎狐氏,鹊起晋土。

    《国语·晋语四》有载:“狐氏出自唐叔。”这位代代生长于戎狄的大戎伯行狐突,乃是唐侯姬虞之后。或许正是当年叔虞封唐之时,成王命叔虞施“启以夏政,疆以戎索”之策,不必?#24515;唷?#21608;礼?#32602;?#30456;对松宽的国策,导致了叔虞之后中,有融于狐戎者,狐突正是这支姬氏之后。狐突之族虽多年生长繁衍于狄,却养育出狐毛、狐?#21462;?#29392;姬等非常优秀的子辈。狐氏家族的实例,正好解除长期以?#30784;?#25102;狄必落后于华夏”的陋蔽之识。狐突率其家入晋为宦后,自己做了晋国大夫,晋太子申生的辅臣和?#40092;Α?#20799;子狐毛、狐偃,追随晋公子重耳,成了后来晋文公的股肱之臣。狐突?#20113;?#40096;介之行,忠诚之举,在太子申生失宠于其父献公,献公准备“?#31995;?#31435;庶?#20445;?#24039;施“伐东山皋落氏”之计,陷害太子时,矢志不移,忠于职守,引述周王室35年前发生的灾难史事,告诫太子:“内宠并后,外宠二政,嬖子配嫡,大都耦国,乱之本也。?#20445;ā?#24038;传·闵公二年?#32602;?#25552;醒太子,不应拘于自己是太子的身份,应对自己的人生之途,独辟蹊径,从太?#28216;?#24708;然退出,以顺应献公“?#31995;鍘?#20043;意,以利于国安、民生。虽然太子申生,?#25381;刑?#29392;突忠告,最终死于非命。但狐突却尽?#23435;?#24072;之道,尽?#23435;?#33251;之忠。?#21448;?#24341;古事,说服太子,到居理不退,拒招二子,狐突的生死进退,所作所为,昭然于史。在有限的关于狐突的文献记载中,每一载必有忠的内容,每一事必是忠文化之结晶。他的?#24405;?#32473;后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为中国忠文化之滥觞,留下深深的印记,为太原的地域文化宝库,留下永久的篇章。他就是中国忠文化发轫的标识。

    关于狐突是何方人氏,狐氏地望在哪儿,史册勿勿,?#25381;?#30041;下清楚的标记。《国语·晋语四》在交待晋献公之妾狐姬时有载:“狐氏出自唐叔。狐姬,伯行(狐突之字)之子也,实生重耳。”这就是史书上说,狐突的儿子狐偃,是晋公子重耳之舅的依据。《中国史研究·论春秋中山与晋国关系》中,史家考:“狐氏出自旧族,与周同姓,姬太伯居于戎,故以狐为氏。”?#28304;?#32771;论,春秋时白?#20063;?#20043;狐氏是周王朝姬姓宗族中,融于白?#20063;?#26063;的一支。所谓?#20063;?#26063;,是春秋时对文化相对落后,习俗有别于华夏的异部族称谓之一。先融于戎狄之唐叔一支“大戎狐氏?#20445;?#22312;晋献公为侯时,又回归于晋,成为春秋时晋国望族。这是狐氏族群春秋之前的来龙与去脉。关于狐氏地望,?#26174;?#20986;现于唐《元和郡县图?#23613;贰?#26159;书《卷十三·河东道二·太原府》之交城县载:“本?#33322;?#38451;县地,开皇十六年(596),分晋阳县置交城县,取古交城为名属并州。?#34987;?#36733;:“狐突山,在县西南五十里。”这则史料可证,在唐朝时,习惯?#20808;?#20197;今古交为当地地名表述上的坐标中心。这条出自唐代的地理文献,更重要的是告诉我们,早在唐以前,就有以狐突命名的山脉,而此山就在当时太原府的属县交城。为什么要以狐突的名字为山命名呢?因为此山有狐突、狐?#21462;?#29392;毛父子三人的墓地。可见在唐之前,此山?#20849;?#21483;狐爷山,也不?#26032;?#38797;山,而是叫狐突山。

    无独?#20449;迹?#22312;中国最大的类书《永乐大典·太原府》中(卷5220),亦有记载:“狐突山,(交城)县西北50里,亦名狐突岭,?#20889;?#31179;晋大夫狐突及其子舅犯坟庙存焉。”这则古载,?#25191;?#36882;给我们一个信息,狐突山还有另一个名字狐突岭,而狐突岭上不仅有狐?#25103;兀?#36824;有狐氏庙。为什么狐氏之墓地、祠庙,?#23478;?#24314;在狐突山呢?显而易见,这里是狐氏家族的祖籍地望。或曰:空说无凭,?#25105;?#35265;得?答曰:史书缺载,寻故事,唯有依古地名、古习俗、地域古文化,来分析、推断、考订。以中国古地名命名之习,凡以人名为地名,此人多为当地之名人,亦或是为当地民生作出贡献之外地人。以狐突之名为山名,便是明证。此其一。其二,中国古葬习俗,活,?#23578;?#21315;里之外,死,魂必归?#19990;鎩?#36825;是一条传承千载的民俗文化,狐突之墓陵,依俗建址狐突山,是“魂归?#19990;鎩保?#36825;是天经地义之事。其三,山西狐突庙颇多,而以太原古郡最为集中。交城县、古交城县、清源县、徐沟县、文水县、祁县、太原县、阳曲县等等,凡太原府属县,多有构建。少者每县一两座,多者三五座。明清之后所建不记,仅宋金元所建者有:太原府城“利应侯庙,祀晋狐突?#20445;?#20803;大德元年(1297)建?#20445;黄?#26187;城(在今小店)“狐突庙,金太和六年(1206)重建?#20445;弧?#28165;源县南白马峪,有狐突祠?#20445;?#32463;考古专家考订,初建于宋宣和五年(1123),重修于元至之初,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此外,太原府还有数处金元所建狐突庙,不再赘述。为什?#19995;?#36825;些地方建有这样多的狐突庙?答案?#25381;?#19968;个,这里是狐氏地望,是狐突父子?#19990;鎩?#36825;些庙就是为了纪念他们,家乡人民世世代代修建的。其四,清代著名经学大家阎若?#24120;?#22312;其地理名著《四书释地》中说:“大戎地在今山西交城县。……当春秋时,吾府(阎祖籍太原,遂称太原府为“吾府?#20445;?#20132;城为狄地,距吾家西寨村,所谓祖鼻汾隅者,仅九十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7年在太原西山纵深处,组建河口工矿区,划交城县西北陲7个乡镇,阳曲县西南陲7个乡镇,合而归河口区属理。于是,原属交城县的狐爷山(即古狐突山)周边乡镇划入新区古交,组建了古交原相乡。至此,关于春秋时晋国大夫狐突的?#19990;錚景?#33853;定,真相大白。

    忠文化发祥的时代背景和历史原因忠,作为一种重要的传统文化现象,经过忠意识的潜滋,到忠文化的滥觞,是社会发展的结晶,是历史进步的必然。是春秋的大变革催生了它。

    西周初创,建立了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宗主国家,宗法制度是其国体。周天子是大宗,是天下唯一共主,各诸侯国是小宗,须唯宗主马首是?#21834;?#22823;家共同遵循的是《周礼?#32602;?#32780;《周礼》是姬周维护尊卑国序的精神武器,是文化软实力。在周王朝众多诸侯国中,晋国是个个例。从它的立国到称霸,充满了传奇。“叔虞封唐?#20445;?#26377;失《周礼》之尊严,儿天子用剪桐叶的游戏,便封了个儿诸侯。明明是一派戏说,却能载入正史,作为正事,传承数千年。这是为何?初封之唐,不过?#38797;?#37324;之国?#20445;?#21364;因地处戎狄间,享?#23567;?#19968;国两制”的“启以夏政,疆以戎索?#34180;?#21608;天子的丰、镐,也处戎狄间,怎无此说?唐侯叔虞死后,燮父继位,就因境有晋水,便自改国号为“晋?#34180;?#22269;是周天子封的,国号是周天子定的,燮父何德?#25991;埽?#31455;敢自更国号?这仅是西周之初,有关晋国二三事,哪一件不是有悖《周礼》之举!这些?#21413;?#20043;事,发生在西周初创,或许无碍大局,但是,从长远的观点看,常有?#21413;?#20107;情发生,需要?#21413;舛源?#23545;宗主周天子,未必是好事;对国家之长治?#20882;玻?#26410;必是好事。事关晋国的这些?#21413;猓?#32456;于导致了西周衰微的周宣王四十四年(前785),晋国庶出小宗殇叔,乘其兄晋穆侯之卒,豪夺晋侯之?#22351;你P小?#36825;是晋国?#24544;淮文?#26080;宗法,犯上作乱,挑战晋国嫡宗,挑战天下共主周天子,挑战世行道德规范的行为,本应天下共诛之。然而,周宣王这位所谓中兴之主,?#28304;?#32622;若罔闻。晋太子仇无奈,只好自筹力量,组织家奴、死士,暗?#36941;?#21460;,夺回侯位。把一个堂堂正正的正义之行,用鸡鸣狗盗的手段完成。

    这就是西周行将灭亡,周礼崩坏,宗主地位、宗法制度摇摇欲坠的时代背景。在这?#30452;?#26223;下,西周初以来建立的“五教?#20445;?#29238;义、?#22797;取?#20804;友、弟共、子孝;(见《左传·桓公六年?#32602;?#20116;名?#20445;?#26377;信、有义、有象、有假、有类;(见《左传·桓公六年?#32602;?#20845;顺?#20445;?#21531;义、?#22841;小⒏复取?#23376;孝、兄爱、弟敬;(见《左传·隐公三年?#32602;?#31561;,?#38469;?#20154;们道德观念的行为准则,已不再适合社会发展的需求,已不能维护行将寂灭的宗主国家,已不能挽救病入膏肓的腐朽体制。一个大动荡的时代——春秋,悄然却迅捷地到?#30784;?#22312;这个大动荡中,先是晋武公以小宗灭大宗,晋国国号不变,江山?#23383;鳌?#25509;替武公的晋献公,从小在晋国大宗与小宗的公族倾轧中濡染,在公族间尔虞我诈的阴谋中熏陶,深知国之存亡,族之祸福,不在卿大夫,就在公族内部。他登基为国主后,自除公族,灭桓庄之后;放逐子弟,重卿士大夫。改变了国家与公族的关系,培养了官僚?#25758;?#21644;士?#25758;恪?#20026;他服务的几无公族,他与官员大夫们的关系,已经不是血缘关系,而维系君主与臣下关系的忠文化,迅速发展风靡晋土。他之后的晋文公,更是视公族为草芥,信公卿为己出,他身边的股肱之?#36857;?#26080;一公族,全为当年追随他逃亡的私属、家?#36857;?#25152;谓赵(衰)、狐(偃)、颠(颉)、魏(犨)、贾(佗)、先(轸)、狐(毛)、?#31350;眨?#23395;子),无一公族。这种崭新的君臣关系,忠是最好的纽带。在献公、文公的竭力实施下,忠思想发扬光大,忠文化迅猛发展,晋国正是在忠文化这种软实力的武装下,建立起君臣之间的良好关系,出现所谓的“君明臣忠?#20445;吧先?#19979;忠”的优势,引领了整个春秋时期社会发展的新潮流  

    结语西周厉王被逐,实行共和,本质上是宗主制受到?#29616;?#25361;战,行将灭亡的丧?#21360;?#25152;谓周宣王中兴,只是寂灭前的回光返照。在这种丧?#38533;?#32469;的回光返照中,晋国首当其冲,挑战血缘关系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宗法制大厦。先是殇叔小宗,向穆侯大宗的宣战。他虽然是?#22235;?#20399;卒而举,虽然只掌握晋政权4年(前784-780)。但毕竟首次打破了传统既久的旧秩序,这是一种尝试,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晋太子仇复辟了,但丝毫也改变不了晋国发展的大趋势。35年后,作为小宗的曲?#21482;?#21460;、曲沃庄伯、曲沃武公,三代人前仆后继,用67年的时间,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晋侯发起冲击,以“杀五君逐一君”的战果,最终灭掉晋国大宗。这是周?#33795;?#20043;前的西、东周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大裂变。之后,陆续走上晋国政治舞台的晋献公、晋文公,把晋国推上春秋300年间最强国度的峰巅。而支撑这一系列丰功伟业的软实力,就是春秋时代滥觞于晋、勃兴于晋的忠文化。这种发轫于当时最有生命力的新文化,正是从西周以来传统道德观念最薄弱,宗法制?#36785;?#26767;最薄弱的晋国打开缺口,发轫、滥觞、成长、壮大。个中的代表人物便是应时顺运而生的狐突和狐氏家族。这些前文已述,不再赘说。

    注:《左传》中“忠”前9见如下:《左传·桓六》臣闻,小之能?#20889;?#20063;,小道大淫。所谓道,忠于民而信于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辞,信也。《左传·闵二》狐突欲?#23567;?#32650;舌大夫曰:“不可。违命不孝,弃事不忠。虽知其寒,恶不可取。子其死之!?#34180;?#24038;传·僖四?#38750;錚?#20240;?#25314;?#35752;不忠也。《左传·僖五》守官废命,不敬?#36824;坛?#20043;保,不忠。失忠与敬,?#25105;?#20107;君?《左传·僖九》稽首而对曰:“臣竭其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其济,君之灵也;不济,则以死继之。”公曰:“何谓忠、贞?”对曰:“公家之利,知无不为,忠也;送往事居,耦俱无?#25314;?#36126;也。”

 

文来源:太原日报20130409;本文作者:王?#22871;?/span>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3-05-03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腾讯彩票比分直播 福彩福建快3走势图 浙江11选5实时走势图 深圳风采2019077期开奖号码 3d4码组六最大遗漏 彩票走势图源码 福彩湖北快3开奖结果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 jbd财神捕鱼诀窍 网球基本动作 欧洲足球指数即时比分 p3走势图带坐标连线走势图 平码中奖规则 管家婆期期六肖三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