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柳氏夕照

 

 

 

 

 

  烈日當空,柳氏民居高臺上濃蔭蔽日,微風吹拂著樹下的弱草柔花。一位名叫王良的老人緩緩向我講述著有關這處民居的故事。

    陽城古稱濩澤;沁水古為端氏地。兩漢時,陽城、沁水皆為河東郡一縣。柳宗元,唐宋八大家之一,史記河東人氏。幾百年來,眼下這山野之地,名字改來改去,不知道滿足了多少成功人士的命名嗜好,難怪我長了這么大,現在才知道自己有這么個名人老鄉。欣喜瞬間在腦中過了一下電,請原諒我的淺薄,虛榮本是人性深處根除不去的苦難印記。

    柳宗元本是河東一戶普通人家的兒子,只因書讀得通透,詩文做得好,搖身一變,便成了無數讀書人的典范。他既然十年寒窗終成正果,自然少不了讓平常幫助過他的族人沾點光,演繹一曲雞犬升天的神話。

    財富、仕途、才華……老天似乎特別眷顧柳宗元,讓他擁有了如此之多世人無法完成的夢想。漸漸地,在一片贊美聲中,他的骨子里滋生出了狂放的因子。有才華的人大多狂放,這得拜周圍那些眾星拱月的追星族所賜。君不見那些名人紀念館,游人們個個屏氣凝神地進去,一臉肅穆地出來,仰望的目光下是自貶三分的自輕自賤,恨不得匍匐在已故名人的腳下。這骨子里的奴性既害了自己,又害了偶像。殊不知,這些名人也是人,也會放屁打嗝,偶爾甚至也會說幾句粗話。他有才華尊重他便是了,仰視倒是不必。寵慣是另一種意義的迫害,它使當事人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斷。柳宗元便是被捧得飄飄然的文人中的一位。

    通常歷史上的開國皇帝都是無賴出身,一身反骨,兩袖匪氣。武則天無疑具備這樣反常的素質,她既然不惜拿兒女開刀,也要將天地萬物歸為己有,自然會擺出一幅威儀天下的模樣來。不過是顛覆一種慣性,很多人享受不了這種顛覆的快感,柳宗元就是其中一位。狂與傲的對壘。實事求是地講,柳宗元的才氣自然敵不過女皇陛下厚重的權力。于是,魚死了,網若干年之后才破。

    才子輸得很慘,被滅了九族。曾經的陽光普照變成了烏云密布。柳氏族人作鳥獸散,飛也似地逃回河東,卻也不敢回原來的村莊,只是選了一處僻靜之地,布衣茅舍,低眉順眼地過起了仰人鼻息的日子。

    潮起潮落,眼瞅著日頭底下唐朝亡了、宋朝滅了,柳宗元死不瞑目的靈魂終于可以安息了。幾百年后,明朝皇帝在享受了柳才子的精神產品之后,一時興起,便給我的這位老鄉平了反。可悲可嘆,世間黑白就在皇帝的兩片薄薄的嘴唇之間轉換!

    柳氏族人現在已經送走好多列祖列宗了,聞得這天大的喜訊,紛紛奔走相告。在某位族長的屋里,相聚一堂的柳氏族人以全票通過了一個決定:將祖先遺留下來的寶貝換作銀兩,買來磚瓦木料,大張旗鼓地重振門楣,以告慰先靈!于是,這個小小的村落里,地縫、墻壁、石洞、樹根皆被開膛破肚,老祖宗傳下來的寶貝最終還是要仰仗老祖宗的名號才能拿出來顯擺。

    柳氏族人一改往日土里土氣的樸素,開始孜孜不倦地將全身心投入到建筑藝術的事業上來。既被冤枉了幾百年,曾經不得不隱姓埋名的柳氏族人心潮難平之下,便囑匠人在雕塑中留下了不易察覺的痕跡,出了自家的一口惡氣。可惜了這巧奪天工的浮雕建筑,失去了平靜安詳的靈魂,被凝固成一曲游離憤怒的情緒。

    庭院深鎖。恢復了名號的柳家,用這高堂宅院將自己與陽光空氣隔絕開來,曾經一起嬉戲的伙伴因為身份的驟然懸殊,被一堵高墻阻隔。當女兒臉上的潮紅漸漸地在深閨中褪盡,那扇雕花木門推開了多少憂傷與哀愁!原先大得裁不盡的陽光布匹,被窗欞精細地切割成了花朵鱗片,檐下滴水的回廊里,青苔遍長,戀人落寞的背影已被夕陽照成了一聲嘆息。

    保家衛國,光耀門楣的夢想最終消失在了漫無邊際的歲月里。

    盡管如此,柳氏族人傾盡財力的舉動,還是為柳宗元爭了光,遺留至今的柳氏民居依然保存完好,它不可替代的歷史價值和美學價值令今人窒息。那些被遺忘了名字的匠人們抓住了這難得的機遇,在飛檐屏壁上留下了濃郁東方風情的鏤空浮雕,將線條之柔和形態之勁刻畫到了完美,完全可以與西方那些雕塑建筑相媲美。

    這是柳氏族人的回光返照。我不得不殘酷地說,如果后代被平凡淹沒,祖宗再大的名氣也只是飄忽不定的影子,捉不住也喚不來。真可謂:柳氏族人今安在,堂榭空曠影作答!

    在柳氏民居的外圍,一處被圍垛環繞的院落吸引了我的目光。這是一處養馬人的住所,比起那精美的住宅、奢華的氣場,我更中意這清幽的所在。一株幾百歲的老樹將綠蔭鋪了滿地,墻壁上半圓的拴馬石業已有了裂隙。牽一匹馬出去,嘚嘚嘚地下了石階,在河道邊橫溢著的草汁中與時光廝磨,砍柴、割草、飲馬,日子將過得多么悠哉!只可惜曾經的養馬人已經同柳氏族人一起,消失在了深不可測的時光中。

    日頭西斜,我該打道回府了。在往南60公里處,有一間陋室,內置窄床一張、雜書一堆,容我安睡,供我閱讀。只要我還活著,若想跨馬揚鞭,推開門去,天下何處我去不得!何必把自己拘泥于這華美的石頭縫中!

 

 

 

 

 

 

 

 

 

 

 

柳氏民居

文來源:山西日報20111128;本文作者:劉勁松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2-05-09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行游山西系列總目錄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