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千里骑行走黄河

 

 

 

 

 

  穿越黄土高原的泥泞 

去年9月,老年骑协太钢三队首次组织队员,从太原骑车直奔老牛湾,从那里沿黄河南下,经偏关、河曲、保德、兴县、临县、柳林,顺利完成“千里走黄河”的第?#40644;?#20219;务,从碛口古镇返回太原。今年915日,他们又组织21名队员,接着去年走过的路线,从柳林开始沿黄河继续南下。我?#34892;?#21442;加了这次活动。

柳林县三交镇是紧靠黄河的一个古镇。这里有当年红军东征司令部旧址?#22303;?#24535;丹烈士殉难处。

过了三交镇,沿黄扶贫旅游公路渐渐离开黄河,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穿行。今年,这一带雨水丰足,前夜的一场秋雨,使公路两侧的土崖多处坍塌,雨停之后,半米深的红胶泥掩埋了公路。这?#30452;?#33014;泥掩埋的路段,断断续续绵延几十公里,?#27807;?#36710;辆和行人都无法通过。

我们21人的自行车队,在此遇到了两难的选择:一条是原路返回,绕道一百多公里,经柳林县城,走干线公路,这样可?#21592;?#20813;泥泞之苦,但?#27425;?#32972;了原先既定的千里走黄河的初衷。另一条是坚持走下去。经过讨论,大?#19968;?#26159;选择了后者。

涉足胶泥掩埋的路段,开始我们是推着自行车前行。因为每个人的车上都绑着10多公斤重的行李,车子一入泥潭,半个车轮立刻陷入泥中。车?#24535;?#36215;的红胶泥把?#25991;?#26495;?#26053;?#22622;得满满实实,根本推不动自行车。力气大的男队员索性把车子扛了起来。然而,不单是推不动车子,双脚也同样被胶泥“焊”住。队员们吃力地拔出右?#29275;?#21521;前跨越一步,然后再去拔左脚。就这样,一步一步往前挪。好在塌方处虽多,但每处塌方造成的泥潭却长不过三五十米。力气大的队员先过去,放下车子,也顾不?#20204;?#29702;泥浆,?#22303;?#21051;返回去,帮助那些正在泥潭中奋力挣扎的女队员和年老体弱的队员。

在穿越泥潭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年轻而陌生的面?#20303;?#20182;穿着高腰雨靴,操着当地口音,正在替一位女队员扛着自行车从泥浆里走出来。原来,这是当地的一位青年村民。他从这里路过,刚巧看到我们的女队员在泥潭里挣扎,就赶过来帮忙了。这位青年村民姓冉,就在前面的裴沟镇居住。

在他的帮助下,这一夜我们就住在裴沟。从青年小冉口中得知,裴沟原是一个非常闭塞落后的小村落,扶贫旅游公路修通后,给村民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只?#19978;?#36825;条公路的排水系?#25104;?#35745;?#36824;?#21512;理,每逢雨季,都会有土崖塌方掩埋公路的情况发生。 

壶口瀑布

    我们沿黄河一路南下。穿过大宁,来到吉县。转过一道山梁,前面?#26032;?#26631;指示,上写“克难坡”三个大字。穿过黄土岭上开凿的一条土隧道,抗战时期“第二战区司令部旧址?#32972;?#29616;在面前。1940年至1945年,日寇攻陷太原。阎锡山率领当时的“第二战区司令部”、“山西省政府”、“自强救国同志会”等首脑机关,曾来此处驻扎。

    参观“克难坡”之后,我们继续骑车在黄河东岸的崇山峻岭间盘旋。偶至高处,即可窥见右侧的黄河。天高地阔,大野无边,万山丛中,黄河犹如天际飘来的一线弱水。但我心里明白,这是距离太远的缘?#30465;?#20170;年北方降雨充沛,时值九月,正是黄河的丰水季节。果然不出所料,公路连续下坡十几公里,离河床越来越近,再看黄河,已变成波澜壮阔的一条大河了。

    渐近壶口,夹岸青山挟持着奔腾的黄水,逐渐收窄。及至最窄处,一川浩瀚怒吼的黄河水,忽然消失。我以前去过壶口,知道那里正是“壶嘴”。300米波澜壮阔的黄河水,到此处突然“收至一壶?#20445;?#38497;然跌入天坑地缝般的“十里龙槽”之中。此?#20445;?#25105;们正飞车在“壶嘴”的上游,至少还有两公里的距离,自然不能看见水入龙槽那翻江倒海般的壮观场景。但前面传来?#32479;?#38391;响的轰鸣声,已经预示着距离壶口瀑布是越来越近了。

    在中国最美六大瀑布中,壶口瀑布可谓独树一帜。看别的瀑布,都是站在下游抬头仰视,水流从天而降,?#27492;?#35859;“遥望瀑布挂前川”。唯独看这壶口瀑布,最佳地点是站在“龙槽”岸边,视线几乎与上游来水齐平,自上而下,俯视眼前这“收至一壶”的黄河水,?#22303;夜?#20837;龙槽,从而爆发的水击崖断,石破天惊,狂澜漩滚,巨浪轰鸣的壮观场景。

    如果你还没有亲临壶口,请你先提一把茶壶,居高临下向一只茶杯里冲水,看看这只茶杯会泛起怎样的四处?#23665;?#30340;水花。然后你再想象:把黄河上游全部来水“收入一壶?#20445;?#20174;数十米高的悬崖向龙槽里猛灌,想象会激起怎样的狂澜,会发出怎样的巨响,那就是真实的壶口瀑布!

    水流与岩石?#22303;?#22320;?#19981;鰨?#19981;仅发出雷霆万钧般的巨响,而且激起狂澜,卷起巨浪,拧成无数个漩涡,被撞得粉尘一样细小的饱含泥浆的水滴,顷刻间化为冲天的迷雾,化为黄色的“烟尘”。这“烟尘”直冲至百米高空,随风飘荡,以至于染黄了周围看客的衣?#36873;?#36825;?#20445;?#22914;果你敢于直面狂澜,5秒?#21448;?#20869;,就会让你觉得天旋地转,翻江倒海,大有荡涤宇宙、重塑乾坤之?#23567;?#38590;怪70年前正当抗日烽火燃遍中华大地的时候,诗人光未然面对?#21496;埃?#20250;激起万丈豪情,挥笔写出不朽之作《黄河颂》。不久,?#30452;?#20924;星海谱曲,成?#22303;恕?#40644;河大合唱》的宏伟乐章。

    我效法当年的光未然,坐在“龙池”岸边直面黄河。无限感慨,?#22841;?#19975;千。突然悟出一个道理:我们选择黄河,就是因为她能?#36824;?#25375;黄土,?#20889;?#27877;?#24120;?#34701;汇万物,?#40644;?#32454;流,象征着中华民族海纳百川的博大情?#22330;?/span> 

佛峪人家

?#21335;?#31041;家河乡至垣曲县境内的一段公路穿越中条山?#27807;兀?#23665;高谷深,往往数十公里之内不见一户人家。有十几公里的所谓“疙瘩路?#20445;?#36335;面全用未经任何加工的石块砌?#26705;?#30707;块之间以碎石、河沙填充。陡坡从脚下竖起,至少有三十几度。我们的自行车在这里完全失去了它原有的功能:上坡骑不动,下坡?#20174;?#19981;敢骑。河?#36710;?#22312;脚下,就像踩在?#40644;?#32454;小的滚珠上,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大家正在汗流浃背埋头推车?#20445;?#24573;然前面传来一曲山歌小调:

“小亲亲呀,小爱爱,把你那好脸儿扭过来……叫你扭过你就扭过,好脸儿要对那好小伙呀,小亲疙蛋!”

一阵笑声之后,气氛活跃了许多。人们抹去?#25104;?#30340;汗水,七嘴八舌附和着唱了起来。每逢爬坡,我总是远远地落在最后,被队友戏称为“沙里?#35859;稹薄?#36825;?#20445;?#21548;到大家爽?#23454;男?#22768;,我似乎也增加了一点力气。抬起头来,朝前仰视,不觉又哑然失笑。原来前面20余人,个个都撅着屁?#26705;?#19978;身?#33050;?#22312;车把上,弯腰弓背,在弯曲的陡坡上排成一溜,一步一步向山顶挪动。那?#39042;?#27963;像?#21644;?#33310;台上一群跳舞的老太。正觉得好笑,又有一曲更加高亢的山歌小调传来。细听却已经改变了歌词:

“老先生呀,老太太,快把那屁股撅起来……叫你撅起你就撅起,不然你是上不去呀!老亲疙蛋!”

大约下午两点多钟,好不容易发现前面有几户人家。我们赶紧前去投宿,却被告知,实在无法安排。原来这里只住着4户人家。欣慰的是,据说前面十几公里的地方,还有一个较大的村庄,今天正在办喜事。估计可以安排。我们只得继续朝前?#19979;貳?/span>

下午4?#20445;?#26469;到这个名叫佛峪的村庄。一打听,也确实比前一个村大了一倍,全村共有8户人家。年轻人?#32426;?#20986;打工去了,家里留守的?#20449;?#32769;少总共只有11人。今天恰有一家办喜事,邻近四五个村的?#30528;蠖几?#26469;帮忙。寂静的山村,显得稍微?#34892;?#29983;气。

一位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奶奶为我们做晚饭,动作很麻利,一问才知道,她其实只有50多岁。她这一生,最远只去过几十里外的祁家河乡;从那里除了买些油?#35859;?#37259;以及无法自制的日?#38391;?#20043;外,从没?#26032;?#36807;蔬菜、粮?#22330;?#32905;类等等,一向都是过着自给自足的“低碳生活”。自从修通了这条旅游公路,家里有了电视机,儿子买了摩托车,老汉放羊,一年能有一万多元的收入了。

正说着话,老汉回来了。聊起这条旅游公路,老汉更盼望某个有眼光的大老板能到这里来投资养殖业。他说,如果把一群小猪仔放到深山里,无须饲养,无须管理,一年之后,自行繁衍,猪的数量就能成?#23545;?#38271;。

“没人饲养,猪吃什么呢?”“山里有的是板栗、橡子、柿子,全是野生的。猪吃了很上膘。”

“没有野兽伤害它们么?”“没有!这里过去有狼和豹子。现在都没有了。这里现在只有野猪和獾子,是不会伤害它们的。我现在放的羊每天都会走失?#38050;唬?#27599;天也都会回来?#38050;弧?#23427;们认?#37117;遥?#19981;用人管,会回来的。”他说?#29275;?#20284;乎想起了什么。

“你们来看,我刚刚套住一只獾子。”说着把盖子揭开一道缝隙给我们看。一?#40644;?#20142;的獾子正在笼子里活蹦乱跳。看起来老两口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只是抱怨这该死的山体滑坡。?#21040;?#24180;雨水大,滑坡特别严重。

“前面不远,就有个很大的滑坡。连羊都过不去,你们肯定是过不去的。明天吃了早饭,你们?#27807;?#21407;路回去。”老?#33322;?#30528;说,“你们可是图个啥?不在家里享福,偏要跑出来受这份罪!”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并没有按老人说的原路返回,而是跨上自行车,又向着既定的方向继续前进了。 

山体滑坡

    离开佛峪村,这条公路就一直在悬崖峭壁上盘旋。走了约10公里,果然看见滑坡的山体。远远望去,公路左侧的半个山峰,几乎是完全垮塌下来。一块半间房屋大小的巨石,歪歪斜斜地矗立在公路中央,公路被?#27807;?#25513;埋起来。尚未垮塌的另半个山峰——公路——右侧望不见底的深壑,在这三者之间?#26376;?#30707;填充,自上而下,?#22363;?#20102;一张75?#20873;?#30340;斜面。

    走近细看,这个斜面上的每一块石头,无论大小,似乎都是活放着的,稍一动,就有滑落万丈深渊的危险。我们这才相信,牧羊老人的话,并非故意耸人听?#29275;?#30830;实是连羊都过不去的。

    ?#20113;?#20851;县老牛湾开始,辗转一千多公里来到此处。眼看?#29275;?#31163;我们设定的终极目标——可以?#20811;?#40644;河离开山西的小浪底水库,已经不足百里,可以说,只剩“一步之遥”了。难道真要功亏一篑么?路已至此,事已至此!不二的选择,只有跨越!拼上一整天的?#22868;洌?#20063;要跨过去!哪怕拼到天黑,哪怕露宿道旁!大家交换了一下眼神,并无更多的语言,就开始各?#36234;?#19979;行李,哪怕是一只水壶,也要解下来,尽量减轻扛车跨越的重量。

    老常和老周,虽也都是60岁的人了,但在我们这支?#28216;?#37324;还算是最年轻力壮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自然非他们两个莫属了。

    首先是空人跨越。只见他俩一前一后,先把一只脚站定,然后用另一只脚向前试探着去踩踏。两只?#29275;?#23601;这样一前一后?#22815;蛔牛?#30828;是从虚活碎石?#22363;?#30340;斜面上,踩出一条能让人站稳而不至于滑落深渊的所谓的“路”。

    沿着这条“路?#20445;?#31532;一个把自行车扛过去的,是农村基层干部出身、已经67岁的老巩。接?#29275;?#32769;常、老周、老巩,三个人往返多次,帮着女队员和体弱的队员,经过大约两个小时的奋战,终于全部安全地跨越了第一处山体滑坡。

    在这之后,大大小小的山体滑坡一共有七处,好在并不都像第一个那样的艰险,下午4时左右,我们终于赶到了小浪底水库北岸的原土坪村——这是我们本次“千里走黄河”活动的终点,并且在沿黄扶贫旅游公路的起点——“0公里处”拍了照片。

黄河情怀

    当我们终于站在小浪底水库北岸的时候,天色已近傍晚。在夕阳余晖的映?#21335;攏?#36797;阔的黄河水域?#40644;?#37329;黄,望不到尽头。跟壶口瀑布那惊涛骇浪、万马奔腾的情景形成强烈?#24202;睿?#36825;时的黄河清澈、宁静、温柔、?#35748;椋?#24456;像一位年轻漂亮的?#30422;住?#25105;静静地站在它的身旁,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突然觉得,这眼前的黄河,真就是自己的母亲,自己?#36335;?#36824;是?#23383;?#30340;孩童,此时正依偎在妈妈的怀中。一?#20013;?#31119;、安全、甜蜜的感觉慢悠悠地从心底掠过。

    一路的艰辛,往返4000公里的跋涉,胶泥潭中的挣扎,山体滑坡的险恶,骑行途中的风雨,“疙瘩路”上的颠簸……这一切难以忍受的磨难,此刻全都变成了?#26223;?#21644;自豪的感觉,变成了幸福美好的回忆。

    这?#20445;?#25105;想起佛峪老乡的问话:我们这群老年人,为什么不坐在家中安度晚年,为什么偏要出来受这份罪呢?以往,我自己也真的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此刻,就站在这黄河岸边,我突然悟出了其中的道理。这,大概就是为了?#24050;?#29983;活的真谛,实现人生老年阶段的自我?#22737;蛋桑?/span>

    正当我?#22841;?#19975;千、不能自已的时候,队友们的欢笑与呼喊声把我?#21483;眩?#25105;看见他们都把自己的爱车高高地举过头顶,面对着黄河欢呼跳跃。此?#20445;?#25105;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拼尽全力,也把我的爱车高高擎起,面对远去的黄河,用嘶哑但却发自肺腑的声音喊道:黄河,愿你一路走好!

 

 

 

文来?#30679;海?#26412;文作者:李秉正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2-05-09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行游山西系列总目录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