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那些和太原这座城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古诗词

 

 

 

 

 

  摸鱼儿·雁丘辞

  【金】元好问

  序: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累石为识,号曰“雁丘?#34180;?#26102;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辞》。旧所作无宫商,今改定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31995;?#21271;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是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为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23548;埃?#23665;鬼自啼风雨。
  天?#25429;省?#26410;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
  为留待骚人,狂歌痛欲,来访雁丘处。

  【读解】
  金章宗、泰和五年(西元1205年),元好问年仅十六岁,在赴并州(今山西太原)应试途中,在汾河边碰到了一位捕雁者,这人说:“今天我捕获到一只大雁,杀了它。但有另一只?#28895;?#25481;的在附近一直鸣叫不肯离去,哭鸣间突然自己撞地而死。”

  他被这只大雁?#22478;?#30340;事深深感动,他买了这只雁儿葬于汾水旁,堆石为识别处,取名“雁丘?#34180;?#21516;行者?#25429;?#20026;赋诗并写了这首词。后又据《摸鱼儿》词调加工改定,词作高度赞美了大雁?#22478;?#20043;可贵,谱写了一曲坚贞爱情的颂歌。

  元好问此词,现存有李冶(1192-1279)、杨果(1197-1269)和词。李、杨均在青年时代即与元好问交好。

  李冶,金哀宗正大七年(1230)中进士,在钧州(河南禹县)任知事两年。1232年,蒙古军破钧州,李冶弃职北走,隐居于崞山。
  杨果也是金哀宗朝进士,未几即遭天兴之难,论者谓其令曲、套数当作于金元之交。

  细玩李、杨词意,绝非少年之作,似在金亡(1234年)之前,而距金亡不远。因此《雁丘辞》的改定,大致在元好问40岁左右,正是一个诗?#20439;?#25104;熟的年纪,所以能道出“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之类中年人的感喟,但起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则属于少年人的激情。是否如此,留待异日详考。

  附元好问同窗的和诗:

  摸鱼儿

  【金】李治

  雁双双、正飞汾水,回头生死殊路。
  天长地久相思债,何似眼前俱去。
  摧劲羽。倘万一幽冥,却有重逢处。
  诗翁感遇。把江北江南,风嘹月唳,并付一丘土。

  仍为汝。小草幽兰丽句。声声字字酸楚。
  拍江秋影今何在,宰木欲迷堤树。
  霜魂苦。算犹胜、王嫱有冢贞娘墓。
  凭谁说兴。叹鸟道长空,龙艘古渡。马耳泪如雨。

  摸鱼儿·同遗山赋雁丘

  【金】杨果

  怅年年、雁飞汾水,秋风依旧?#38388;尽?br>   纲罗惊破双栖梦,孤影乱翻波素。
  还碎羽。算古往今来,只有相思苦。
  朝朝暮暮。想塞北风沙,江南烟月,争忍自来去。

  埋恨处。依约并门路。一丘寂寞寒雨。
  世间多少风流事,天也有心相妒。
  休说与。还却怕、有情多被无情误。
  一杯会举。待细读悲歌,满倾清泪,为尔酹黄土。

  成王刻桐叶赞

  【南朝】庾信

  叔虞百里,居之河汾。
  帝刻桐叶,天书掌文。
  礼以成德,乐以歌薰。
  天?#28216;?#25103;,唐有其君。

  【作者】
  庾信(512-580),字子山,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县)人。南北朝齐、梁时著名宫廷诗人庾肩吾之子。他自幼出入梁朝宫廷,与徐陵同时写了许多**绮丽的宫体诗赋,世称“徐庾体?#34180;?br>
  【读解】
  诗中描述的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桐叶封弟”的故事。周成王封叔虞于唐。叔虞施政有方,国富民强。叔虞传位于其子燮父,改国号为“晋?#20445;?#36825;便是晋国的由来。

  渡桑乾(桑?#26705;?br>
  【唐】刘皂

  客舍并州已十霜, 归心日夜忆咸阳。
  无端更渡桑乾水, 却望并州是故乡。

  (注:太原古称并州,这一称呼今天也?#24597;?#35265;诸报端。)

  ?#31455;?#20110;作者】
  在许多诗集中,这首诗都归在贾岛名下,其实是错误的。
  因为贾岛是?#22534;簦?#20170;?#26412;┦写?#20852;县)人,不是咸阳(今陕西省咸阳市)人,而在贾岛自己的作品以及有关这位诗人生平的文献中,?#28216;?#20182;在并州作客十年的记载。又此诗风格沉郁,与贾诗之以清奇僻苦见长者很不相类。《元和御览诗集》认为它出于贞元间诗人刘皂之手。

  ?#31455;?#20110;诗名】
  此诗题目《渡桑乾?#32602;?#25110;作《旅次朔方》。前者无须?#24471;鰨?#21518;者却要解释一下。
  朔方始见?#28193;?#20070;?尧典?#32602;?#21363;北方。但同时又是一个地名,始见《诗经?小雅?出车》。西汉置朔方刺史部(当今内蒙古自治区及陕西省的一部分,所辖有朔方郡),与并州刺史部(当今山西省)相邻。桑乾河并不流经朔方刺史部或朔方郡,所以和朔方之地无关。
  并州在唐时是河东道,桑乾河由东北而西南,流经河东道北部,横贯蔚州北部,云、朔等州南部。这些州,当今雁北地区。由?#19997;?#35265;,诗题朔方,乃系泛称,用法和曹植?#31471;?#24212;氏》“我友之朔方,亲昵并集送”一样。而刘皂客舍十年之并州,具体地说,乃是并州北部桑乾河以北之地。

  【读解】

  诗?#37027;?#21322;写久客并州的思乡之情。
  十年是一个很久的时间,十年积累起的乡愁,对于旅人来说,显然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所以每天每夜,无时无刻不想回去。
  无名氏?#23545;?#35799;》云:“浙江轻浪去悠悠,望海楼吹望海愁。莫怪乡心随魄断,十年为客在他州。”
  虽地理上有西北与东南之异,但情绪相同,可?#26352;?#35777;。

  后半写久客回乡的中途所感。
  诗人由山西北部(并州、朔方)返回咸阳,取道桑乾流域。无端,即没来由。更?#26705;?#21363;再渡。
  这“无端更渡”四字,乃是关键,要细细体会。十年以前,初渡桑乾,远赴并州,是为的什么呢?诗中没有说。而十年以后,更渡桑乾,回到家乡,又是为的什么呢?诗中说了,说是没来?#26705;?#20063;就是自己也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果真如此吗?不过是极其含蓄地流露出当初为了博取功名,图谋出路,只好千里迢迢,跑到并州作客,而十年过去,一事无?#26705;?#32456;于仍然不得不返回咸阳家乡这种极其抑郁难堪之情罢了。
  但是,出乎诗人意外的是,过去只感到十年的怀乡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而万万没有想到,由于在并州住了十年,在这久客之中,又不知不觉地对并州也同样有了感情。
  事实上,它已经成为诗人心中第二故乡,所以当再渡桑乾,而回头望着东边愈去愈远的并州的时候,另外一种思乡情绪,即怀念并州?#37027;?#32490;,竟然出人意外地、强烈地涌上心头,从而形成了另外一个沉重的负担。
  前一矛盾本来似乎是惟一的,而“无端更渡”以后,后一矛盾就突了出来。这时,作者和读者才同样感到,“忆咸阳”不仅不是唯一的矛盾,而且“忆咸阳”和“望并州”在作者心里,究竟哪一边更有分量,也难于断言了。
  以空间?#31995;?#24182;州与咸阳,和时间?#31995;墓?#21435;与将来交织在一处,而又以现在桑乾河畔中途所?#20889;?#25554;其中,互相映衬,宛转关情。
  每一个有久客还乡的生活经验的人,读到这首诗,请想一想?#26705;?#38590;道自己不曾有过这种非常微妙同时又非常真实的?#37027;?#21527;?

  除夜太原寒甚

  ?#20037;鳌?于谦

  寄语天涯客,
  轻寒?#23376;?#24833;。
  春风来不远,
  只在屋东头。

  诗?#19997;途?#22826;原时,在特别寒冷的除夕写下了这首诗。环境虽然极艰苦,但作者坚信,严冬即将过去,春天就要到来。
  诗的大意说:请捎个信去告诉居住在远方的友人,眼前尽管天气寒冷,这点寒冷算不了什么,何须为它发愁呢!春风已经?#36947;矗?#31163;我们不?#35835;耍?#23601;在我们房屋的东头。
  诗中用象征的手法,表现了诗人不畏任何艰难困苦,蔑?#21451;?#37239;的恶?#24736;?#20505;,满怀信心地和恶劣环境进行斗争的乐观精神。诗的语言浅显,而寓意深刻。

  秋日于太原南栅
  饯阳曲王赞公贾少公石艾尹少公应举赴上?#22841;?
  (注:上都,天宝年间,长安改称上都)

  【唐】李白

  天王三京,北都居一。其风俗远,盖陶唐氏之人欤?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雄藩剧镇,非贤莫居。
  则阳曲丞王公,神仙之胄也。尔其学镜千古,知周万殊。又若少府贾公,以述作之雄也。鳌弄笔海,虎攫辞场。
  又若石艾尹少公,廓宙之器,口折黄马,手挥青萍。咸道贯于人伦,名飞于日下。?#30340;殉?#23624;,永情青霄。剑有隐而气冲七星,珠虽潜而光照万壑。
  今年?#28023;实?#26377;事千亩,湛恩八埏,大搜群才,以缉邦政。而王公以令宰见举,贾公以王霸升闻。海激伫乎三千,天飞期于六月。必有以也,岂徒然哉!有?#26377;?#22826;原主簿舒,才华动时,规谋匠物。乃*翠幕,筵虹梁,玉羞霞开,羽觞雷举。
  然后?#40723;?#36828;览,凭轩高?#40140;?#27774;河镜开,涨蓝都之气色;晋山屏列,横朔塞之郊原。屏俗事于烦襟,结浮欢于?#28186;啊?#20420;而皓月生海,来窥醉容;黄云出关,半起秋色。数君?#23681;∽每?#24936;,摇心促装。望丹阙而非远,挥玉鞭而且去。白也不敏,先鸣翰林。幸叨玳瑁之筵,敢竭麒麟
  之?#30465;?#35831;各探韵,赋诗宠行。
  (摘自《李白全集?卷二十七?#32602;?br>
  【读解】
  三京:古代都市西京、东京、?#26412;?#30340;合称。 唐以长安为西京,河南府为东京,太原府为?#26412;?#21776;李?#20303;?#31179;日于太原南栅饯尹少公应举赴上?#22841;頡罚骸?#22825;王三京, 北都居一。”王琦注:“三京,谓西京、东京、?#26412;?#20063;。”

  太原早秋

  【唐】李白

  岁落众?#22841;?#26102;当大火流。
  霜威出塞早,云色渡河秋。
  梦绕边城月,心飞故国楼。
  思归若汾水,无日不悠悠。

  【读解】
  李?#33258;?#20004;次来到太原,留下了《太原早秋》、《忆旧游?#20869;?#37089;元参军》等诗。

  太原:指晋阳故城,?#25163;?#22312;今太原市西南二十公里处的古城营村。
  本诗是开元二十三年李白与元演同游太原时所作。岁落:光阴过去,众?#22841;?#33457;草凋落。大火:星名,即心宿星,为二十八宿之一。流?#21512;?#19979;行,大火星在七月之?#29761;?#19979;而西流。《诗经?豳风?七月?#32602;骸?#19971;月流火?#20445;?#21363;此。霜威出塞:指寒霜的威势从北部的塞外南下。故国楼:指故乡,当时李白家在湖北安陆。

  忆旧游?#20869;?#37089;元参军

  【唐】李白

  忆昔洛阳董糟丘,为余天津桥南造酒楼。

  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
  海内贤豪青云客,就中与君心莫逆。
  回山转海不作难,倾情倒意无所惜。
  我向淮南攀桂枝,君留洛北愁梦思。

  不忍别,还相随。

  相随迢迢访仙城,三十六曲水回萦。
  一溪初入千花明,万壑度尽松风声。
  银鞍金络到平地,汉东太守来相迎。

  紫阳之真人,邀我吹玉笙。

  餐霞楼上动仙乐,嘈然宛似鸾凤鸣。
  袖长管催欲轻举,汉东太守醉起舞。
  手持锦袍覆我身,我醉横眠枕其股。
  当筵意气凌?#30036;觶?#26143;离雨散不终朝,分飞楚关山水遥。
  余?#28982;?#23665;寻故巢,君亦归家渡?#35760;擰?

  君?#24050;?#21531;勇貔虎,作尹并州遏?#33268;病?
  五月相呼渡太行,摧轮不道羊肠苦。

  行来?#26412;?#23681;月深,感君贵义轻黄金。
  琼杯绮?#22478;?#29577;案,使我醉饱无归心。

  时时出向城西曲,晋祠流水如?#36867;瘛?
  浮舟弄水箫鼓鸣,微波龙鳞莎草绿。

  ?#27515;?#25658;妓恣经过,其若杨花似雪何!
  红妆欲醉宜斜日,百尺清潭写翠娥。

  翠娥婵娟初月辉,美人更唱舞罗衣。
  清风吹歌入空去,歌曲自绕行云飞。

  此时行乐?#35328;?#36935;,西?#25105;?#29486;《长杨赋》。
  北阙青云不可?#20898;?#19996;山白首还归去。

  ?#35760;?#21335;头一遇君,酂台之北又离群。
  问余别恨今多少,落花春暮争纷?#20303;?

  言亦不可尽,情亦不可及。
  呼儿长跪缄此辞,寄君千里遥相忆。

  【读解】
  诗中?#26412;?#25351;的就是唐时的太原府晋阳城。这首“忆旧游”的诗是作者写寄给好?#35328;?#28436;的,演时为亳州(即谯郡,州治在今?#19981;?#20147;州)参军。诗曾收入《河岳英灵集?#32602;?#20854;中又
  提到长安失意之事,?#23454;?#20316;于公元744年(天宝三载)至753年(天宝十二载)间。

  诗中历叙与元演四番聚散的经过,于入京前游踪最为详明,是了解作者生平及思想的重要作品。
  乍看来,此诗不过写作者青年时代裘马轻狂的生活,至涉及纵酒挟妓、与道士交游等内容,似乎并无多少积极的思想意义。其实不然。须知它是写于作者“?#21542;?#29579;门不称情”政治遭遇失意,对于社会现实与世态人情均有深入的体验之后。因此,“忆旧游?#21271;?#19981;仅有怀旧而且有非今的意味。诗人笔下那恣意行乐的生活,是作为“使我不得开?#38590;鍘?#30340;污浊官场生活的对立面来写的;其笔下那脱略形迹的人物,又是作为上层社会虚伪与势利的对立面来写的,自有言外之意在。

  并州道中

  【唐?#24951;拍?br>
  行役我方倦,苦吟谁?#27425;擰?br>   戍楼春带雪,边角幕云吹。
  极目无人迹,回头送雁群。
  如何遣公子,高?#23472;?#37306;?#28014;?br>
  【读解】行役:?#26032;?#20043;事。苦吟:反复吟诵,雕琢诗句。

  太原送许?#36867;?#20986;?#36824;?#19996;都

  【唐?#25239;?#28235;

  昔随刘越石,今日独归时。
  汾水风烟冷,并州花木迟。
  荒庭增别梦,野雨失行期。
  莫向山阳过,邻人夜悲笛。

  【读解】
  本诗作者耿湋:字洪源,蒲州河东(今山西?#20848;?#35199;)人。唐宝应六年进士,官左拾遗。
  诗与钱起、卢纶、司空曙齐名,号大历十才子。其诗不深琢削,而风格自胜。

  许待御:生平不详。东都:即今河南洛阳。刘越石:即西晋刘琨,曾任并州刺史、大将军等职,驻守晋阳,力拒刘聪、石勒?#37027;致浴?#23665;阳:县名,战国时魏地,汉为县,因在太行山南部,故名山阳。北齐时废,并入修武县,分居河南省,是太原到洛阳的路经之处。
  邻人夜悲笛?#20309;航?#26102;嵇康、吕安曾居于山阳,嵇、吕被司马昭杀害后,向秀经其旧居,作《思旧赋》以悼之,序云:“余逝将西迈,经其旧庐……邻人有吹笛者,发声廖亮。追思曩首游宴之好,感音而叹……”后人遂将山阳笛用作悲?#23458;?#21451;的典故。

  送裴相公上太原

  【唐?#23458;?#24314;

  还携堂印向并州,将相兼权是武侯。
  时难独当天下事,功成却进手中筹。

  再三?#32533;?#22406;烟里,前后封章玉案头。
  朱架早朝立剑戟,绿槐残雨看张油。

  遥知塞雁从今好,直得渔阳已北愁。
  边?#21497;?#24033;旗尽换,山城候馆壁重修。

  千群白?#26012;?#36814;?#20898;?#21313;对红妆妓打球。
  圣主分明交暂去,不须高起见京楼。

  送狄尚书镇太原

  【唐】姚合

  授钺儒生贵,倾朝赴饯筵。
  麾幢官在省,礼乐将临边。

  代马龙相杂,汾河海暗连。
  ?#24230;?#31227;帐幕,高鸟避?#32418;埂?

  天下屯兵处,?#37322;?#30772;虏年。
  防秋?#27704;?#36817;,入塞必身?#21462;?

  中外恩重叠,科名岁接连。
  散材无所用,老向琐闱眠。

  帝王之章:

  晋祠之铭并序

  【唐】李世民

  前篇

  夫兴邦建国,资懿亲以作畏;分圭锡社,实茂德之攸居。非亲无以隆基,非德无?#20113;?#21270;。是知功侔分陕,奕叶之庆?#32456;茫?#36947;洽留棠,传芳之迹斯在。
  惟神诞灵周?#36965;?#38477;?#35770;?#37117;?#30343;枧商?#28514;,分枝璇极。经仁纬义,?#20035;?#23621;贞。揭日月以为躬丽高明之质;括沧溟而为量体宏润之?#30465;?br>   德乃民宗,望惟国范。故能协隆鼎祚,赞七百之洪基?#36824;?#21551;维城,开一匡之霸业。既而今古革运,舟壑潜迁。虽地尽三分,而馀风未泯;世移千祀,而遗?#30691;?#23384;。玄化旷而无名,神理幽而靡究。?#29087;?#31072;利祷,若存若亡;汾世匡民,如显如晦。

  临汾川而降祉,构?#25163;且云?#31070;。金阙九层,鄙蓬莱之已陋?#25381;?#27004;干仞,耻昆阆之非奇。落月低于桂筵,流星起于珠树。若夫崇山亘峙,作镇参墟;襟带边亭,标临朔土。悬崖百?#26705;?#34109;日亏?#27428;?#32477;岭万寻,横天耸翠。霞无机而散锦,峰非水而开莲。石镜流辉,孤岩宵朗;?#38485;?#26355;影,重溪昼昏。碧雾紫烟,郁古今之色;玄霜降雪,皎冬夏之光。
  其施惠也,刚和凤溽露是生,油云膏雨斯起。其至仁也,则霓裳鹤盖息?#26705;?#39134;禽走兽依焉。其?#25112;?#20063;,则治乱不改其形,寒暑莫移其操。其大量也,则育万物而不倦,资四方而靡穷。故以众美攸归,明祗是宅。岂如罗浮之岛,拔岭南迁;舞阳之山,移基北转,以夫挺秀之质,而无居当之?#30465;9手?#28789;岳标奇,托神威而为固。加以飞泉涌砌,激石分湍。萦氛雾而终清,有英俊之贞操;住方圆以?#19978;瘢?#20307;圣贤之屈伸。日注不穷,类芳猷之五绝;年倾不
  溢,同?#31995;?#20043;诫盈。阴涧怀冰,春留冬?#25285;?#38451;?#20057;?#28316;,冬结春苔。非疏勒之可方,岂瀑布之能拟。

  后篇

  至如?#20542;?#28165;渭,岁岁同流;碧海黄河,时时一变。以夫括地之纪,横天之源,不能泽其常,莫能殊其操。信?#20439;?#27849;表异,带?#25422;?#32780;为珍;仰神居之肃清,想徽音其如在。是以朱?#21482;?#27586;,接轸于坛衢?#25381;癖曳狒遥?#36830;箱于庙阙。氤氲灵气,仰之而弥高?#24509;?#26224;神光,望之而逾显。潜通玄化,不爽于锱珠;感应明征,有逾于影响。惟贤是辅,非黍稷之力馨;唯德是依,岂筐篚之为惠。
  昔有隋昏季,纲纪崩沦,?#26286;?#33150;波,三?#24581;住O然氏?#21315;龄之徽号,膺八百之先?#20898;?#29992;竭诚心,?#20113;?#22025;福。爰初鞠旅,发迹神邦。举风电以长驱,笼天地而遐卷。一戎大定,六合为家。虽膺?受图,彰于天命;而克昌洪?#25285;道?#31070;功。
  ?#25163;?#33579;茫万顷,必俟云雨之泽;巍巍五岳,必?#26144;?#22756;之?#30465;K渚潘氲?#24180;,由乎播种;千录耸日,本藉崇基。然则不雨不云,则有炎枯之害;非尘非壤,则有倾覆之忧。虽立本于自然,亦成功而假助,岂大宝之独运,不资灵福者乎!
  故无言不酬,无德不报。所以巡往迹,赛洪恩,临汾水而濯心,仰灵坛而肃?#23613;?#33509;夫照车十二,连城三五,?#20063;?#20113;委,珍羞山积,此乃庸鄙是享,恐非明神所歆。正空竭丽水之金,勒芳猷于不朽;尽荆山之玉,镌美德于无穷。召彼雨师,弘?#28982;?#27901;;命斯风伯,扬此清?#23613;?#20351;地祗仰德于金门,山灵受化于玄阙。括?#30036;?#32780;警卫,拥百神以前驱。俾洪威振于六幽,令誉光于千载。岂若高唐之庙,空号朝云?#24576;虏?#20043;祠,虚传夜影!式刊芳烈,乃作铭云。

  铭文

  赫赫宗周,明明哲辅。诞天降德,承文继武。
  启庆留名,剪桐颁土。逸翮孤映,清飚自举。

  藩屏维宁,邦家攸序。传晖竹帛,降灵汾晋。
  惟德是辅,惟贤是?#22330;?#19981;罚而威,不言而信。

  玄化潜流,洪恩遐振。沉沉清庙,肃肃灵坛。
  松低羽盖,云挂仙冠。雾筵霄碧,霞?#39135;?#20025;。

  户花冬桂,庭芳夏兰。代移神久,地古?#26893;小?
  泉?#23458;?#33830;,泻砌分庭。非搅可浊,非澄自清。

  地斜文直,涧曲流平。翻霞散锦,倒日澄明。
  冰开一?#25285;?#39118;激千声。?#26085;?#28165;洁,载想忠贞。

  濯兹尘秽,莹此心灵。猗欤胜地,?#38712;?#28789;异。
  日月有穷,英声不匮。天地可极,神威靡坠。
  万代千龄,芳猷?#28010;謾?br>
  过晋阳宫

  【唐】 李隆基

  缅想封唐处,实惟建国初。
  俯察伊晋野,仰观乃参虚。

  井邑龙斯?#33606;?#22478;池凤翔馀。
  林塘犹沛泽,台?#23458;?#26087;居。

  运革祚中否,时迁命兹符。
  ?#25628;?#25215;丕构,怵惕多忧虞。

  尚恐威不逮,复虑化未孚。
  岂徒劳辙迹,所期?#31561;?#36710;。

  习俗问黎人,亲?#21442;?#37324;闾。
  永言念成功,颂德临康衢。

  长怀经纶日,叹息履庭隅。
  艰难安可忘,欲去良踟蹰。

  奉使常山早次太原呈?#31508;?#21556;郎中

  【唐】 韩愈

  ?#19990;?#38395;街鼓,晨起似朝时。
  翻翻走驿马,春尽是归期。
  地失?#39759;?#22788;,风存蟋蟀辞。
  暮齿良多感,无事涕?#25346;謾?br>
  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

  【唐?#24951;?#29995;

  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
  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真迹。

  壮哉昆仑方壶(一作?#26705;?#22270;,挂君高堂之素壁。
  ?#22303;?#27934;庭日本东,?#21919;?#27700;与银河通,
  中有云气随飞龙。州人渔子入浦溆,山木尽亚洪涛风。

  尤工?#22930;?#21476;莫比,咫尺应须论万里。
  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吴淞半江水。

  《和裴令公新开龙泉晋水二池》

  【唐】 白居易

  旧有潢污泊,今为白水塘。
  笙歌闻四面,楼阁在中央。
  春变烟波色,晴添树?#31455;猓?
  龙泉信为美,莫忘午桥庄。

  望海潮·上太原知府王君贶书

  【北宋?#21487;?#21776;

  山光凝翠,川容如画,名都自古并州。萧鼓沸天,弓刀似水,连营十万貔?#40140;?#37329;骑走长楸,少年人一一,锦带吴?#22330;?br>   路入榆关,雁飞汾水正宜秋。 追思昔日风流,有儒将醉吟,才子狂游。?#23569;?#26087;亭,城高故国,空余舞榭歌楼。
  方面倚贤侯,便恐为霖雨,归去难留。好向西溪,恣携?#22812;?#23476;兰舟。

  【读解】
  沈唐,北宋钱塘(今杭州)人,著名诗人、画家。
  诗人除了描绘太原的风光?#38382;ぁ?#24576;念昔日的儒将才子之外,更重要的是从大历史的高度,?#26082;?#22320;提出了太原的文化定位:山光凝翠,川容如画,名都自古并州。

  并州
  【宋】梅尧臣

  并州古来?#24179;?#32993;,山?#29166;?#22766;民足储。
  山根晋水发源处,平若皎鉴?#26412;?#30095;。

  渐流渐急不可测,以至?#35819;?#40483;清渠。
  岂惟俯可见毛发,况乃了?#19997;垂?#40060;。

  下?#32469;教錛赴?#39031;,?#20037;?#32610;亚曾不枯。
  兴亡莫问随水远,庙深草树空扶疏。

  ?#28872;?#25345;节过其下,爱此佳趣聊停车。
  北望故城无旧物,决奔草色连丘墟。

  已向风前听好鸟,只为落日闻苍狐。
  晋人颂识汉使美,冉冉青髯似?#21776;選?br>
  【读解】
  近胡?#27721;?#25105;国古代泛称北方边地与西域的民族为胡。近胡:指并地处北边,靠近少数民族占据的地区。
  民足储:百姓富足。?#26477;好?#20142;的镜子。?#26412;鍪瑁?#22320;下泉水流得通畅。?#35819;剑?#38899;国,水流的声音。况乃:而且。了了:清清楚楚。罢亚:原字为(禾罢(禾亚):音罢压,稻名。扶?#29761;好?#30427;的样子。?#28872;?#21830;汤时的贤相。此处似喻欧阳修。
  故城:指晋阳故城,北宋初被宋太宗摧毁。
  决?#36857;罕迹?#21407;字为(氵?#36857;?#27827;水倾泄。丘墟:指太原故城废墟。苍狐?#32752;裕?#38738;色,苍狐:这里指苍狐的叫声。

  送裴中舍士杰赴太原幕府

  【北宋】司马光

  元戎?#21830;?#40718;,大府节旄新。
  边候正无事,宾筵况待人。
  山寒太行晓,水碧晋祠春。
  斋酿?#21688;?#29087;,飞觞不?#23838;怠?br>
  【读解】
  裴士杰:生平不详。中舍:宋代官名,太子中舍。幕府:古代将帅在外的衙署。
  元戎:主将、元帅。台鼎:旧称三公为台鼎,后指一般宰相重臣。大府:高级官府,这里指地方军事长官的衙署。
  节?#31119;航?#20197;竹为之,柄长八尺,节上所?#23439;?#29275;尾饰物,?#24179;陟浮?#27492;处喻新任命的代表中央行使职权的地方长官。况:赐与。斋酿:官厅酿造的酒,全句说?#21688;?#37202;酿造已好。飞觞:举动的酒杯。?#25285;?#22810;,频繁。


  至明仙访上人不遇

  【宋?#20811;?#36807;

  暂抛尘土叩云扉,山色空蒙翠湿衣。
  涧水松风俱有恨,道人瓶钵几时归?

  【读解】
  苏过:字叔?#24120;?#22235;川眉州(今四川省眉山市)人,北宋文学家苏轼幼子。官至中山府通?#23567;?#33487;轼连年贬谪迁徙,过皆随?#22871;?#21491;。轼死,过葬轼于汝州郏城小峨?#36857;?#36930;家居颖昌,营湖阴水竹数亩,名为小斜川,自号斜川居士。徽宗时曾以右?#24418;?#37070;监太原府税。
  明?#26705;?#21363;太原晋祠北之明?#25422;?#23786;内有明仙寺,建于宋代,今不存。上人:?#40510;坛?#24503;智善行的人,后来作为对僧人的敬称。不遇?#22909;?#26377;见到。云扉:白云缭绕的山门,喻山高。空?#26705;?#28151;蒙迷茫的?#21050;?#24418;容山中的烟岚雨雾。道人:僧人的别称。瓶钵:僧人化缘带的食具。


  晋祠

  【宋】欧阳修

  古城南出十里间,鸣渠?#26032;?#20309;潺潺。
  行人望祠下马谒,退即祠下窥水源。

  地灵草木得余润,郁郁古柏含苍烟。
  并州自古多豪杰,战争五代?#36212;?#24180;。

  天开地辟真主出,犹须再驾方凯旋。
  顽民尽迁高垒削,秋草自绿埋空垣。

  并入昔游晋水上,清澈照耀涵朱颜。
  晋水今人并州里,稻花漠漠浇?#25945;鎩?

  废兴?#36335;?#26080;旧志,气象寂寞于山川。
  惟存祖宗圣功?#25285;?#24178;戈象舞被管?#25671;?

  我来登临为太息,暂照白发临清泉。
  鸟啼人去庙门阖,还有山月来娟?#36749;?br>
  【读解】
  欧阳修:字永叔,自号醉翁、六一居士,庐陵(今江西省吉安)人。北宋文学家。天圣八年进士,官至枢密?#31508;埂?#21442;知政事。神宗熙宁年间,因议新法,与王安石意见不合,致?#36865;?#23621;颖川。仁宗庆历四年他曾为河东制使,看到百姓赋敛过重,?#30333;喟?#21313;数事?#34180;?#20182;一生博览群书,以文章著名,在诗歌创作上曾率梅尧臣、苏?#36766;?#31561;反对宋初西昆诗派的浮艳文风,对当时文学发展起了一定的进步作用。

  余润?#40548;倘蟆?br>   五代:指?#25105;?#21069;北方的五个朝代梁、唐、晋、汉、周。
  天开地辟:指宋太祖赵匡慨陈桥兵变夺取北周政权,建立宋朝。
  真主:宋太祖赵匡胤。
  犹须再驾:指宋太宗两次出征,于公元979年亲临晋阳攻灭北汉政权。
  ?#24052;?#27665;尽迁?#26412;洌?#23435;太宗灭北汉后,将顽强抵抗宋军的太原军民,除杀害外,从晋阳故城迁往唐明镇和平晋城,并将晋阳城城火烧水?#20572;?#22839;为平地。
  秋草句:空垣,一作空阡。指秋草在废墟上自生自灭,埋没了被废弃城垣。

  过晋阳故城书事

  【金】元好问

  惠远祠前晋溪水,翠叶银花清见?#20303;?br>   水上西山如挂屏,郁郁?#22278;?#19977;十里。

  中原北门?#38382;?#38596;,想见城阙云烟中。
  望川亭上阅今古,但有麦?#33368;?#26149;风。

  君不见,
  系舟山头龙角?#28023;?#30333;塔一摧城覆没。
  薛王出降民不?#25285;?#23627;瓦乱飞如箭镞。

  汾流决人大夏门,府?#25105;?#33879;唐明村。
  只从巨屏失光彩,河洛几度风烟昏。

  东阙苍龙西玉虎,金雀觚棱上云雨。
  不论民居与官府,仙佛所庐?#21919;?#25152;。

  鬼役天才千万古,争教一炬?#23665;?#22303;。
  至今父老哭向天,死恨河南往来苦。

  南人鬼巫好(礻几)祥,万夫?#29289;士?#36830;岗。
  官街十字改丁字,钉破并州渠亦亡。

  几时却到承平了,重看官家筑晋阳。

  【读解】
  晋阳故城:在今晋祠东北十里的古城营村。
  春秋末晋国?#32422;?#23376;家臣董安于创建。后历秦汉,西晋,北魏北齐、唐、五代等历代经营,晋阳成为北方最?#34987;?#30340;大都会之一。
  北宋宋太宗赵光义,在公元979年攻克晋阳灭掉北汉后,下令火烧水淹晋阳,彻底摧毁了这座历时一千五百多年的古城。后来于晋阳北四十里的唐明镇(今太原市区羊市街),修筑了宋太原城。

  惠远祠:即晋祠,北宋熙宁中称晋祠为惠远祠。
  西山:指晋祠背后的悬瓮山。
  中原北门?#33322;?#38451;是北方重镇,是中原北大门。
  想见句:想见当时晋阳城巍巍高?#20160;?#20837;云霄。
  望川亭:在晋祠圣母殿后悬瓮山巅。
  系舟山:在太原市北阳曲县百余里。
  角龙?#28023;?#21271;宋统治者认为晋阳是“龙城?#20445;?#31995;舟山是龙首,所以,在毁灭晋阳之后,又把系舟山顶铲平。
  薛王:即北汉末帝刘继元,刘承钧养子,本?#26157;Γ?#21363;王位后称薛王,公元979年降宋。
  大夏门?#33322;?#38451;城北门之一。太原古称大夏,故名。
  唐明村:即唐明镇,今太原市旧城街以北至西羊市一带。
  巨屏:指晋阳城为北方的巨大屏障。
  河洛句:指中原一带为契丹、金、?#21830;?#39569;蹂躏。
  苍龙、玉虎:指晋阳城宫殿的雕饰物。金雀觚棱?#27827;?#38613;物的精致和建筑的高大。
  死恨句:宋灭北汉后,将太原四万户居民从太原迁往洛阳。
  南人句:这句说宋朝统治者讲究迷信。(礻几)祥?#28023;?#31035;几),音机,福?#21512;欏?br>   ?#29289;剩?#38899;本叉,指箩筐和铁?#38534;?#24320;连?#20898;?#25351;来毁灭晋阳城之后,在唐明镇筑太原新城。
  官街句:宋朝统治者为了钉死太原龙脉,把太原街道建成丁?#20013;巍?br>   渠:他,他们,指赵末统治者。
  却到:等到。
  官家:?#26352;实?#30340;称呼。


  八月并州雁

  【金】元好问

  八月并州雁,清汾照旅群。
  一声惊晚笛,数点入秋云。
  灭没楼中见,哀劳枕畔闻。
  南来还北去,无计得随君。

  故城道中

  【金】?#27814;?br>
  ?#37322;?#21335;北?#23838;?#38646;,尚喜扬镳过故城。
  桐叶不堪追往事,泥丸?#22871;?#35265;民情。
  青山阅世几兴废,白塔向人如送迎。
  停立夕阳无限意,西风禾黍动秋声。

  【读解】
  ?#27814;叮?#22826;原人,金正隆间进士,官至河东北路转运使。有《虚舟居士集》行于世。

  故城?#33322;?#31072;北十里,晋阳故城。?#37322;ぃ?#39551;馆,递送文书投止之所。
  扬镳:镳,马嚼子。此处喻抖动缰绳的意思。桐叶:周成王桐叶封弟的故事。泥?#29761;?#27492;处所指不详。
  白塔?#33322;?#38451;故城中惠明寺舍利塔。晋阳城被赵宋摧毁后,唯此白塔高耸无损。

  古城夕照

  【元?#31354;?#39056;

  晋阳古城称嘉丽,舞村歌楼?#22812;?#33030;。
  ?#34987;?#23500;贵一朝空,独有斜阳在天?#30465;?br>   淡烟衰草残霞中,离离禾黍生故宫。
  牧童下山香径静,白杨无数号西风。

  【读解】
  张?#33579;?#23383;养正,其先江都人,占籍太原右卫(今山西宁武、偏关一带)。天顺四年进士。历任都察?#27827;?#20325;?#21152;?#20351;。宣府巡抚、工部右侍郎。成化十九年致仕,弘治间车。
  嘉丽:华美壮丽。舞榭句:这句?#21040;?#38451;城当年的?#34987;?#19968;朝空:一时全都没有了。离离:繁茂的样子。故宫:以往的宫殿。号:引声常鸣。

  汾河晚渡

  【元?#31354;?#39056;

  山衔落日千林紫,渡回归来簇如蚁,
  中流轧轧橹声清,沙?#21490;?#32439;雁行起。
  遥忆横流游幸秋,当时意气谁能俦。
  楼船箫鼓今何在?红蓼年年下?#30528;浮?br>
  【读解】
  簇如蚁?#27827;?#20247;人?#23548;?#22312;渡口。中流:半?#26705;?#28193;河中间。轧轧:象声词,这里指摇橹的声音。沙际:沙边。横流游幸秋:?#36127;何?#24093;刘彻游幸汾河的事。俦:相?#21462;?#32418;蓼:开着红花的蓼草。下:落下。

  《咏晋祠水》

  【宋】 范仲淹

  神哉叔虞庙,地胜出嘉泉,
  一源甚?#32428;海?#25968;?#33014;?#28538;盢。
  此意谁可穷,观音增恭虔。
  锦鳞无敢钓,长生同水?#26705;?
  满目江南乡,千?#22812;?#31166;田。
  我来动所思,致主愧前贤,
  大道果能行,时雨宜不愆。
  皆如晋祠下,生民无?#30340;辍?br>

  卜算子

  汪元量

  我向河南来,伊向河西去。
  客里相逢只片时,无计留伊住。

  去住总由伊,莫把?#32426;?#32858;。
  安得并州快剪刀,割断相思路。

  题晋祠

  宋·汪藻

  一脉泉随天地老,悠然洗尽半生心,
  欲令惠及生民远,须道仁同此水深。
  圣?#22797;?#28789;昭住古,高题崇号重来今,
  登祠拜罢秋无际,?#32771;?#35199;城万亩阴。

  题童子寺

  唐·耿湋

  半偈留何处,全身弃此中。
  雨馀沙塔?#25285;?#26376;满雪山空。
  耸刹临回磴,朱楼间碧丛。
  朝朝日将暮,长对晋阳宫。

  北至太原

  李益

  炎祚昔昏替,皇基此郁盘。玄命久已集,抚运?#23492;思琛?br>   南厄羊肠险,北走雁门寒。?#21152;?#19968;戎定,垂此亿世安。
  唐风本忧思,王业?#23548;?#38590;。中历虽横溃,天纪未可干。
  圣明所兴国,灵岳固不殚。?#29926;?#34180;游客,斯言殊不刊。

  情留别并州从事

  马戴

  浅学常自?#26705;?#35884;承?#30171;?#30693;。
  才希汉主召,玉任楚人疑。

  年长惭漂泊,恩深惜别离。
  秋光独鸟过,暝色一蝉悲。

  鹤发生何速,龙门上苦迟。
  雕虫羞?#22987;?#24178;禄贵明时。

  故国诚难?#25285;?#38738;云致未期。
  空将感激泪,一自洒临岐。

  送裴相公赴镇太原

  张籍

  盛德雄名远近知,功高先乞守藩维。衔恩暂遣分龙?#20898;?br>   署敕还同在凤池。天子亲临楼上送,朝官齐出道傍辞。
  明年塞北清蕃落,应建生祠请立碑。

  太原赠李属?#36867;?br>
  杨巨源

  路入桑干塞雁?#26705;?#26531;郎年少有光辉。
  春风走马三千里,不废看花君绣衣。


  酬太原令狐相公见寄

  刘禹锡

  书信来天外,琼瑶满匣中。
  衣冠南渡远,?#33322;?#21271;门雄。
  鹤唳华亭月,马?#25381;?#22622;风。
  山川几千里,惟有?#21483;?#21516;。

  送马尚书郎君侍从归觐太原

  卢纶

  玉人垂玉鞭,百骑带櫜鞬。
  ?#30001;?#37326;邮静,献新秋果?#30465;?br>   塞?#22836;?#38632;雪,虏帐失山川。
  遥想称觞后,唯当共被眠。

  春送卢秀才下第游太原谒严尚书

  白居易

  未将时会合,?#30691;?#20439;浮沉。
  鸿养青冥翮,蛟潜云雨心。
  烟?#21363;?#21035;远,风碛暮程深。
  墨客投何处,并州旧翰林。

  于太原召?#22363;即脱?#23432;岁

  李世民

  四时运灰琯,一夕变冬春。
  送寒馀雪尽,迎岁早梅新。

  陪太原郑行军中丞登汾上阁

  欧阳詹

  中丞诗曰:汾楼秋水阔,宛似到阊门。惆怅江湖思,惟将南客论。南客即詹也,辄书?#35789;?#19978;答。

  并州汾上阁,登望似吴阊。
  贯郭河通路,萦村水逼乡。
  城槐临枉渚,巷市接飞梁。
  莫论江湖思,南人正断肠。

  和白侍郎?#22303;?#29392;相公镇太原

  刘禹锡

  十万天兵貂锦衣,晋城风日斗生辉。
  行台仆射深恩重,从事中郎旧路归。
  叠鼓蹙成汾水浪,闪旗惊断塞鸿飞。
  边庭自?#23435;?#28925;火,?#21040;?#36824;来坐紫微。

  奉和裴令公三月上巳日游太原龙泉忆去岁禊洛见示之作

  白居易

  去岁暮春上巳,共泛洛水中流。
  今岁暮春上巳,独立香山下头。
  风光闲寂寂,?#32418;?#36828;悠悠。
  丞相府归晋国,太行山碍并州。
  鹏背负天龟曳尾,云泥不可得同游。


  ?#30171;?#21028;官使太原

  武元衡

  劳君车马此?#24050;玻?#25105;与刘君本世亲。
  两地山河分节制,十年京洛共风?#23613;?br>   笙歌几处胡天月,罗绮长留蜀国春。
  报主由来须尽敌,相期万里宝刀新。

  送宇文南金放后归太原寓居,因呈太原郝主簿

  岑参

  归去不得意,?#26412;?#20851;?#39134;蕖#ū本?#25351;太原府晋阳)
  却投晋山老,愁见汾阳花。
  翻作灞陵客,怜君丞相家。
  夜眠旅舍雨,晓辞春城鸦。
  送君系马青门?#20898;?#32993;姬垆头劝君酒。
  为问太原贤主人,春来更有新诗否。

  谒并州大兴国寺诗

  李世民

  回銮游福地,极?#23458;?#33459;?#20426;?br>   梵?#21647;欢欤?#27861;日转双轮。
  宝刹遥?#26032;叮?#22825;花近足春。
  未佩?#21152;?#23567;,无丝柳尚新。
  圆光低月殿,碎影乱风筠。
  对此留馀想,超然离俗?#23613;?br>
  并州路

  李宣远

  秋日并州路,黄榆落故关。
  孤城?#21040;前眨?#25968;骑射雕还。
  帐幕遥临水,牛羊自下山。
  征人正垂泪,烽火起云间。


  ?#21335;?#21271;都留守裴令公

  白居易

  天上中台正,人间一品高。休明值尧舜,勋业过萧曹。
  始擅文三捷,终兼武六韬。动人名赫赫,忧国意忉忉。

  荡蔡擒封豕,平齐斩巨鳌。两河收土宇,?#26286;?#23450;波?#24013;?br>   宠重移宫龠,恩新换阃?#28014;?#20445;厘东宅静,守护北门?#24013;?br>
  晋国封疆阔,并州士马豪。胡兵惊赤帜,边雁避乌号。
  令下流如水,?#25910;?#27901;似膏。路喧歌五袴,军醉感单醪。

  将校森貔武,宾僚俨?#27969;幀?#23458;无烦夜柝,吏不犯秋毫。
  神在台骀助,魂亡猃狁逃。德星销彗?#33579;?#38678;雨灭?#20837;?br>
  烽戍高临代,关河远控洮。汾云晴漠漠,朔?#36947;?#39102;颾。
  豹尾交牙戟,虬须捧佩刀。通天白犀带,照地紫麟袍。

  羌管吹杨柳,燕姬酌?#28895;選?#38134;含凿落?#25285;?#37329;?#23490;?#29750;槽。
  遥想从军乐,应忘报国劳。紫微留北?#20898;?#32511;野寄东皋。

  忽忆前时会,多惭下客叨。清宵陪宴话,美景从游遨。
  花月还同?#20572;?#29748;诗雅自操。朱?#26355;?#23467;徵,洪?#25910;?#39118;骚。

  近竹开方?#26705;?#20381;林架桔槔。春池八九曲,画舫两三艘。
  径滑苔黏?#27428;?#28525;深水没篙。绿丝?#24433;读?#32418;粉映楼?#25671;?br>
  为穆先?#36808;罚?#25307;刘共藉糟。舞鬟金翡翠,歌颈玉蛴螬。
  盛德终难过,明时岂?#33258;狻?#20844;虽慕张范,帝未舍伊皋。

  眷恋心方结,踟蹰首已搔。?#20132;?#19978;寥廓,燕雀任蓬蒿。
  欲献文狂简,徒烦?#21152;?#38518;。可怜四百字,轻重抵鸿毛。

  ?#33073;?#27700;?#23458;?#21028;并州

  欧阳修

  胸怀磊落逢知己,气?#23472;?#27178;负壮心。
  玉麈生风宾满坐,金鳞照甲士如林。
  牛羊日暖山田美,雨雪春寒土屋深。
  自古幽并重?#32769;溃?#31063;应行乐费黄金。

  太原

  ?#20037;鳌?#38472;子龙

  高接天关险,恒山入晋难。
  黄云知塞近,?#25758;?#20837;春寒。
  龙首何三斩,羊肠路几盘。
  长垣掀不落,宝剑为谁弹。

  【读解】
  本诗作者陈子龙,明崇祯进士,与夏?#23460;?#25239;清,事败投水死。
  天关:即太原西北之天门关。
  龙首何三斩:指宋赵光义攻克太原后,曾在系舟山、太原西山削挖山脊,谓之铲龙角。
  羊肠:天门关山谷,乾烛谷亦称羊肠坂。

  咏晋水

  ?#20037;鳌?#26446;继贞

  水可亡人国,哪知国自倾。
  片言能树敌,三版得完成。

  【读解】这首诗讲的是历史上三家分晋的故事。

  忆晋祠风景?#20057;?#33268;望雨之意

  ?#20037;鳌?#20110;谦

  悬瓮山前景趣幽,邑人云是小瀛洲。
  群峰环?#26159;?#34746;髻,?#36758;?#20013;?#30452;逃?#27969;。
  出洞神龙和雾起,凌波仙女弄珠游。
  愿将一掬灵祠水,散作甘霖遍九州。

  【读解】
  这是明代爱国英雄于谦写在晋祠的诗句。
  于谦,字廷益,号节?#37073;?#26412;是浙江钱塘人,永乐年间进士,曾经担任过十余年的山西巡抚。他在主政太原期间,广开水渠,?#27515;?#23500;民,深受百姓拥?#40140;?#20110;谦为人正直,不肯?#24466;?#24403;时的宦官王振,结果遭受打?#40140;?#22826;原百姓听说以后,徒步上京为他鸣冤,迫使朝廷收回了成命。

  除夜宿太原寒甚

  ?#20037;鳌?#20110;谦

  寄语天涯客, 轻寒?#23376;?#24833;。
  春风来不远, 只在屋东头。

  【读解】
  寒甚:天气很寒冷。轻寒:有点冷。寄语:传话。
  天涯客:远离家乡的人。?#23376;茫?#20309;用、何须的意思。
  屋东头:?#20184;?#26041;,意即很近。

  除夕之夜,于谦在太原过除夕,格外寒冷,又是羁旅他乡,但是于谦没有哀愁,而是满怀希望。他给远离家乡的人们?#23548;?#21477;话:天气虽然有些寒冷,但又何必为此而不堪苦闷呢?春天不久就要来到了,春风就在屋子的东头。
  这首诗文?#21046;?#23454;,却寓意深刻。除夕本来“寒甚?#20445;?#20182;却说“轻寒”而何必言愁,而?#20057;浴?#23627;东头”为喻,?#24471;?#26102;令虽为寒冬,但春天已近在眉睫。这一富于哲理意蕴和人生体悟的诗篇,深入浅出地告诉人们?#21512;?#23506;冷的天气不会长久一样,困难也只是一时的,应该振奋精神,看到困难后的光明前景。使人不禁想起英国名诗人雪?#22330;?#35199;风颂》中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20426;?br>
  太原怀古

  ?#20037;鳌克?#20305;

  独上山城思寂寥,英雄千古恨难消。
  鸣蛙尚产居民灶,惊马空留义士桥。
  齐洞僧归云冉?#21073;?#27721;宫人去雨潇潇。
  堪怜此地多离乱,莫向明时负?#30772;啊?br>
  【读解】
  明代诗人苏佑曾在太原任职,他通过描写当时的太原名胜,寄托了今昔兴亡之感。

  雨中送申公子涵光

  【清?#25239;搜?#27494;

  十载相逢汾一曲,新诗历落鸣寒玉。
  悬瓮山前百道泉,台骀祠下千章木。
  登车冲雨马频嘶,似惜连钱锦?#22799;唷?br>   并州城外无行客,?#22812;?#21016;琨听夜鸡。

  【读解】
  本诗作者:?#25628;?#27494;。申涵光:与顾同为明末遗民,交往颇深。此诗作于康熙二年,时申在太原。
  历落:清新,超俗。这句说申涵光的诗象鸣溅的流水这声,那样清新超俗。
  台骀祠?#26477;?#31040;汾水之神的祠宇。
  千章木:高大的树木。
  连钱:马具?#31995;?#22270;?#24013;U夏啵旱?#22312;马鞍下,垂于马背两旁以?#26448;?#22303;的马具。
  刘琨:西晋时并州刺史,曾以孤城太原抗击匈奴刘渊。
  听夜鸡:刘琨曾与祖逖同为司州主簿,闻鸡起舞。这里作互相勉励,振作奋发的意思。

  太原题厅壁

  裴度

  危事经非一,浮荣得是空。
  白头官舍里,今日又春风。

  望晋恭花园

  【清】屈大均

  襟带河汾玉殿长,一朝弓剑委秋霜。
  将军死战哀宁武,帝子生泽恨晋阳。
  马首关山?#31456;?#26085;,城中歌吹罢清高。
  悲风处处吹松柏,谁到并州不断肠。

  【读解】
  本诗作者屈大均,广东番禺人,曾参加抗清?#28216;椋?#22833;败后削发为僧,中年还俗,曾客居大同、代州,与?#23435;?#27494;、傅山等交往甚密,他的著作在乾隆时多为禁毁。
  晋恭:朱元璋封第三子?#27428;?#26408;冈)为晋王,称晋恭王。晋恭花园?#33322;?#29579;府外建有王府花园,名杏花岭、松柏坡等,清顺治三年,晋王府失火,燃烧月余,遂废毁。
  作者是望晋恭花园而思朱明王朝。哀宁武,指明代在宁武与李自成农民军战死的山西总兵周遇吉,宁武有周遇吉祠。

  起义堂颂序

  张说

  尧以天下禅舜,舜以天下禅禹,禹将宅百揆,总万国,一?#28218;娥?#21352;,再?#28218;?#30347;繇。稷卨先举,彼商与周以之更盛;皋繇后大,我国?#24322;蹲仁?#21629;。非舜以考天而畴?#26705;?#23457;灵命之阴骘;非禹以享天而德?#33579;?#30693;历数之有归。及乎元元间出,光大前?#27428;?#22402;道德而统运,依清虚而立法,天祚我李,厥惟旧哉!

  并州起义堂者,皇天造帝之初,高祖誓众之地也。隋氏失御,国乱无象,小道自贤,大才胥忌。惟宫室陂池之好,惟沈湎暴慢是保。?#31995;?#19981;歆,黎人?#21776;藎?#20845;军逾海而东败,万乘过江而南覆。豺狼入邑,猰争人,黔首嚣然,方将无诉。我高祖感之,乃龙跃晋水,凤翔太原,百神前驱万姓来奔。开咸阳,入天门,用汤武之兵,静新室之乱。遵唐虞之典,承太王之基,率百官受终于文祖,辑五玉班瑞于诸侯。类圆禋方之礼?#31119;?#23553;功爵德之议允,约法惟简,代虐以宽,子惠困穷,怀柔蛮貊。金石一变,日月重华,近古以来,未有**易姓若此之盛者也。非天私我有唐,惟天佑于积德;非唐求于人庶,惟人怀于累?#30465;?br>
  当此之时,太宗内启圣谋,外行专断,躬擐甲胄,?#19979;?#23665;川,?#33830;?#38596;而为奥主,一区域而定大业。周《诗》曰:“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信今之谓也。若夫修德以?#24471;?#22857;命以造邦,源浚者流工,根深者叶茂,天人报应,岂相远哉。观周之兴,始於后稷、公刘,承以太王、王季,皆勤俭忠厚,?#26031;?#21069;烈。至於文王成之,武王启之,康王安之,故卜代三十,卜年八百,天所命也。我唐之兴也,始於皋繇元元,承以景皇元帝,皆立言迈德,垂裕后昆。至於高祖受之,太宗有之,高宗守之,中宗复旧?#25285;?#30591;宗新景福,比之周?#36965;?#25105;何谢?#26705;?#19988;如陈?#26053;?#21009;,庶其躬稼之绩;元宗道要,小其避狄之?#30465;?#21270;流率土,狭其江汉之域;义宁大朝,羞其牧野之战。故武德中,太行出大声曰:“唐?#27515;?#19975;年,”盖天之所命,年代未可涯也。仲尼曰:“惟天为大,惟尧则之。”又曰:?#21543;?#23613;美矣,又尽善也,”非至德,其孰能如此其大者乎!”

  於戏!先后舍元子而立予主鬯,烦大位而付予天下。自高祖创?#25285;?#30334;有六?#21073;?#38054;承丕绪,十有四载。东西南北,无思不服,山川鬼神,亦莫不宁,实惟艺祖储福之所致,岂予幼孙菲德之所及。方将运心於元妙之?#24120;?#21385;志?#23545;?#21270;之炉,发令为祥符,施惠为霖雨,任贤为两曜,仗能为四时,俾天之下,有形者遂全,怀生者自足。树铺野茧,田种嘉谷,斫雕为朴,捐珠弃玉,追大庭而齐风,?#20301;?#32997;而同俗。非曰能尔,愿凭宗祏而效焉。

  癸亥之岁,献春正月,济河横汾,省方展义,存问黎老,缅慕本邦,城郭岿然,桑梓如旧。鉴风物之忧思,寻王业之艰难,惟高祖若天地之开辟,化成万类;惟太宗若日月之照昨,光?#31471;谋懟?#20030;晋阳之甲,除君侧之盗?#25381;商?#20399;之封,升天子之号。肇基发迹,实在於?#21462;?#20185;驾无所,或顾怀於旧土;灵魄无方,傥来归?#27934;颂謾?#37089;县之所?#25628;戏睿?#21069;人有言曰:礼不忘本,乐殊其德。如姬咏周原,而刘歌沛邑,国我烈祖,如闻叹息之音;嗟尔后人,无忘成功之颂。

  起义堂颂

  张说 

  皇矣?#31995;郏?#20020;下有赫。?#23548;嗨暮#?#27714;人之瘼。
  吁彼隋?#33606;?#20854;政不获。眷我高祖,?#23435;?#20854;宅。

  天辅皋陶,明?#20307;?#25945;。道尊老氏,同元体妙。
  ?#26102;?#22235;乳,明融独照。随父?#34892;模?#21490;良辩貌。

  高祖诞灵,神光夜耀。天妹作合,?#25307;?#26790;绍。
  祚生文帝,膺运会昌。首唱高祖,骞?#23665;?#38451;。

  万夫一心,元?#21046;?#34892;。火旗炎炎,?鸟洋洋。
  五?#28165;?#24093;,万国讴唐。天纲?#36136;瑁?#29579;师节制。

  威惟连?#33606;?#32769;生摧?#23567;?#23665;引军,河龙渡帝。
  渭仓散积,离宫弛闭。关辅来苏,远方咸惠。

  长安宫?#36965;戏?#22826;微。隋迁宝鼎,唐在?#38533;帷?br>   仗入双?#20898;?#35791;出九围。三灵协载,百禄同归。

  帝谓太宗,表正封略。?#34074;?#39130;扫,霆驰电铄。
  剑不摧锋,弩无再广。西平陇,东取河洛。

  杲密德充,头悬面?#20426;?#21271;走?#26449;鰨?#21335;达蛮荆。
  ?#36523;?#20316;,?#27178;?#24213;平。风动神行,海?#32494;?#29983;。

  莫不来庭,於昭义堂。誓众资始,天命所起。
  于胥颂美,维予小子,夙夜敬止,於戏皇王!
  绪思不忘。

 

文来源:百度中部吧原贴由Vivalavidalc发表

太原道制作 http://www.37165144.com ( 2012-04-16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37165144.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高手论坛一码中特 北京快中彩连锁 老快3走势 陕西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官网 辽宁11选5官网 河南福彩22选5 期特码开 河南快三中奖助手 福彩30选5奖金多少 32张牌九技巧的书籍 香港赛马会图片 4场进球规则 曾道人一句中特诗 六合彩六肖中特 一定牛江西快三五省